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二章 夜斗荒园
2021-06-18 18:34:55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殃神道:“别打岔,老夫引述这些不过是楔子,缘因五日前,又有人接到了挑战黑帖!”
  一众高手齐然动容,厉向野冲口道:“是谁?那人是谁?
  殃神一字一字道:“金翎十字枪麦炘!”
  朝天尊者喧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麦施主与世无争,人缘如是之佳,又有何人会买雇职业剑手,必欲除之而后己?”
  殃神道:“这幕后买雇之人,暂且不去说他——众所周知,自从二十年前谢金印突然失踪之后,武林中着实波平浪静了一阵子……”
  此刻那守墓老人正从茅舍出来,手拿着一张皱皱的白布,闻言抬起头来,露出一种匪可形容的奇特表情,拼命用白布揩拭桌面。
  殃神续道:“然而两年之前,竟又出现了一名职业剑手,身分颇为诡秘,剑法又狠又辣,祈门居士首遭毒手,这人究为谢金印阴魂不散,或另有他人借尸还魂,是颇值得玩味了。”
  圈中的赵子原忽然插口道:“阁下认为,两者之间,何者较有可能?”
  殃神白了他一眼,没有答理,他朝诸人道:“老夫今日邀集诸位,非特是为麦十字枪助拳,而且也为了要查一查这职业剑手的来龙去脉!”
  湛农道:“说得好不稀松,咱们怎么一个查法?”
  殃神伸手一指甄、顾二人,沉声道:“一切线索都在这两个娃儿身上了!”
  他视线又落在赵子原身上,复道:“至于另外这名少年的底子,老夫倒知之不详,但既然与他俩搭在一路,自也脱不了关系。”
  甄、顾两人的神色陡然变得相当难看,顾迁武道:“阁下不知所云胡语一通,恕小可不懂。”
  飞斧神丐道:“似此重大之事,怎会与这些后生小辈有关?”殃神道:“不怪叫化你心有存疑,其实错非老夫亲眼目睹,也难以相信。”
  飞斧神丐道:“老丑你有何发现?”
  殃神道:“事情须得回溯五日之前,老夫正作客于麦府,约摸三更之际,忽闻屋上有夜行人的足步声,老朽不动声色穿窗而出,见有二人并肩立在前院园墙上……”
  他锐利的目光扫过顾、甄,续道:“那两名夜行人见老夫现身,便忽忽飞身离去,老夫方欲追赶,就在此刻,麦十字枪气急败坏地自大厅跑了出来,手上拿着一张黑帖。”
  黑岩三怪老大厉向野冲口道:“敢情这是职业剑手的挑战黑帖?”
  殃神颔首道:“不错!那投下挑战黑帖之人,除了老夫所见的两人外,是不可能有第三者了。”
  厉向野道:“老丑的意思是:那两名夜行人便是眼前这一对少男少女?”
  殃神道:“是夜虽然无星无月,但老夫却瞧得清晰分明,正是这两个娃儿无误。”
  顾迁武道:“小可等不明不白背上这个黑锅,实是啼笑皆非。”
  殃神冷笑道:“凡事眼见为真,老夫既是亲眼而见,还由得你巧言分辩?”
  朝天尊者趋前道:“小施主年纪如是之轻,原不可能与职业剑手这四字相提并论,但此话既出自丑施主之口,便不由得贫僧不信了。”
  甄陵青道:“漫说咱们与职业剑手沾不到一点边,就是真有相干又待如何?”
  殃神沉下嗓子道:“那么老夫便得自你身上盘出职业剑手的底子!”
  甄陵青道:“无可奉告。”
  殃神阴阴道:“今日尔等已尽在老夫掌握之中,在未尝到老夫苦头之先,还是实说的好。”
  甄陵青率性别过粉脸,来个相应不理,殃神恚道:“你说是不说?”
  甄陵青晶瞳一转,道:“说!说!那职业剑手右足微跛,长相之丑,无以复加……”
  殃神咆哮道:“小辈你是自寻死路!”
  他右掌一圈,猛地向甄陵青前身拍至。
  “我道殃神在武林中名气缘何如斯之大,想不到这名气竟是专门欺凌弱女得来的。”
  殃神厉吼道:“好刁蛮的丫头!”
  掌随声发,双掌一上一下,挟着两股阴毒的内力潜劲交击而出。
  甄陵青见对方来势惊人,丝毫不敢怠慢,她微微凹胸收腹,娇躯后退之际,玉臂陡舒,双手十指齐曲,迅疾无俦地朝对方腕间拍去。
  殃神招数已然用老,还未来得及收势,甄陵青那如钩的十指距自己腕脉仅有寸许,自指掌中逼出的罡气便已先期扫至。
  殃神心头微怀,情知自己是太过低估眼前这姑娘了,匆迫中施出一式“分花拂柳”,双掌舞起一片幻影,就在甄陵青纤指来势微滞的间隙,疾然收掌。
  须知殃神在江湖中负誉数十年,一身内外武功已达出神入化之境,而且是出了名的难缠人物,这下他掌出无功,急怒之下,杀心立生,只见他单掌徐徐抬起,掌心逐渐露出一种酡红。
  场中诸人睹状,面色齐地一变,顾迁武大叫道:“妹子快退!那是百殃掌!”
  殃神一掌正待击出,那壁朝天尊者陡地掠身上前,立在两人之中,说道:“丑施主可莫毙了活口。”
  殃神沉道:“老夫自有分寸。”
  朝天尊者道:“丑施主请别忙着发出这记百殃掌,贫僧须先知晓:十字枪麦施主接到挑战黑帖,约斗之期究为何日?”殃神道:“望日之夜,也就是二日之后。”朝天尊者道:“贫僧建议,不妨将这几位小施主擒下,送到麦府,作为异日人质,或可保得麦施主擒下,送到麦府,作为异日人质,或可保得麦施主一命。”殃神略一寻思道:“只怕职业剑手未必在乎他们的性命。”
  朝天尊者道:“目下仅此一途可循,只有权为一试。”
  殃神沉吟不语,一旁的黑岩三怪老三湛农道:“大哥,咱伙儿与麦炘素无交情,犯得着为他卖命,结上这么一个厉害仇家么?”
  卜商附和道:“老三说得有理,咱们实是不能也不须与职业剑手为敌。”
  那飞斧神丐在后面说道:“看来似乎有人要抽腿走路罗,我说老丑也未免太不知趣,早知黑岩兄弟三人一向都是独善其身的,还要勉为人之所难……”
  湛农转身怒道:“老丐你说话客气些!”飞斧神丐道:“难不成这话还说错了?”
  湛农嘿了一声道:“老丐你莫以为有丐帮在后头撑腰,就可以神气活现,哼哼,丐帮势力虽大,可还没放在咱伙儿眼里。”
  飞斧神丐冷笑道:“湛朋友出言辱及鄙帮,我这叫化儿说不得要向你请教请教。”
  湛农道:“很好,咱哥儿连日奔波,蹩了一肚子闷气,正愁没地方出咧,我瞧话不必再说,要动手,湛某第一个奉陪。”
  飞斧神丐冷然道:“痛快!痛快!”
  “刷”一响,他掣下了腰间悬着的大板斧,垂握手中,说道:“湛朋友进招吧——”
  湛农再不打话,一掌平平推出,飞斧神丐低哼一声,大板斧在胸前一横一振,两股力道在空中触个正着。
  但闻砰一声大响,周遭飙风卷起,砂石激射,飞斧神丐肩头微晃,身形滴溜溜打转,借势卸去对方一掌之力,双足立地生根,居然寸步未退。
  他淡淡道:“如何?”湛农道:“老丐甭狂,再接住湛某这一掌!”
  语罢,双掌一翻,正待出击,陡见人影一闪,殃神已自欺身上前,说道:“有道是不看僧面看佛面,两位请瞧在老夫份上,就此罢手。”
  湛农不好继续发作,徐徐垂下双掌,那厉向野一步上前,冲着殃神抱拳道:“承蒙老丑抬爱,邀约咱们至此,但厉某度德量力,对此事确是无能帮忙,请从此别——”
  殃神一摆手,道:“厉兄请听老夫一语:老夫生性亦不喜多管他人瓦上之霜,只是那职业剑手一日存在,我们一日便寝食不得安宁,说不定眼下便有人买雇了剑手要来杀死你我……”
  厉向野踌躇不定道:“然则老丑有何万全之谋?”
  殃神道:“有烦令昆仲三人守住四周,老夫先行擒下娃儿们再作道理!”
  甄、顾两人相互打了个眼色,顾迁武回首望了望赵子原,唇皮微动,欲言又止。
  赵子原步出草棚之下,朝殃神道:“阁下欲擒之人,是否也包括区区在内?”
  殃神阴阴道:“你这是多此一问了。”
  赵子原耸耸肩,道:“阁下可不要后悔。”
  殃神道:“老夫有什么可以后悔?简直笑话!”
  说着,转向甄、顾两人道:“尔等还不束手就缚?”
  朝天尊者道:“贫僧早已布置停当,另有收拾这几位小施主之法,省得多费手脚。”
  他一击掌,坟地周遭倏地传出一阵极为怪异,却又悦耳的声响,那是一种近乎梵唱,又像是美女歌咏的清音,萦绕不绝。
  众人俱不觉为这突如其来的乐声吸引,环目四望,但见每座大坟后面接二连三地步出了两排身着蓝红两衫的稚龄童子。
  那十名男女童子边行边唱,缓缓踱到众人面前,突然在甄、顾与赵子原三人身遭绕起圈圈来。
  梵唱忽高忽低,唱声中隐隐透出一种匪可思议的奇异力量,陡然之间,三人彷佛触电一样,全身震了一下!
  甄陵青首先警醒,娇喝道:“是朝天神庙摄魂大法!快施无极雷!”
  赵子原乍闻“摄魂大法”四个字,猛然大吃一惊,他犹来不及转念,那甄陵青和顾迁武已双双立定,齐声大喝道:“邪魔异道,靡音焉能胜正!”
  两人喝声合中有异,异中不同,宛若平空暴雷骤起,一忽儿又分化成五道长短不一的雷鸣之声,大有风云为之变色的气概。
  梵唱一低又扬,音调倏地一变,再无丝毫和谐之音,三人只听得难受非常,甄陵青扬掌便向左侧一名女童打去,喝道:“倒下!”
  梵唱声中,女童却没有应掌倒下去,仍旧若无其事地随着其他童子绕行着。
  甄陵青大惊失色,双掌接续拍出,激起半天飙风,却是掌掌有如泥牛入海,全无动静。
  渐渐那唱声的威力愈来愈大,赵子原蓦然发觉一桩奇事,那梵唱透出的怪异力量,每值自己运功相抗之时,那便更增多了几分,若是抗拒的内力愈大,似乎那怪异的力量也变得愈大。
  赵子原正自惊异之间,心神猛可又是一阵震荡,神智逐渐昏沌,彷佛他已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过去的身世,悲惨的遭遇,像一条毒蛇般地啃噬着他的心子,各种苦痛一下子全涌到了赵子原脑中,禁不住悲从中来,直欲放声一哭……
  就在赵子原心智即将崩溃之际,他耳中突然传入一道细若蚊语的话声:“速速抱元守一,敛气闭窍,六合通贯,神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心合,心与灵合,灵与神合,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赵子原迷迷糊糊中,本已为梵唱所伤,此刻听这“传音入密”的警语,内心登时一凛,中气微吐,将凝聚的功力悉行散去。
  在散功的一霎,他猛地又一提气,在全身百骸运行了十八周天,顷忽,果觉灵台清明,靡音不闻,心潮已是平静许多。
  他乍一恢复正常,疑念立生,暗忖道:“是谁?是谁在暗地里助我?……
  放眼四望,只见殃神那一伙人停立圈外,草棚之下,那守墓老者面色沉沉,依然掣着一张方布,在桌面上擦拭不停。
  赵子原瞧不出任何迹象,反首一瞧顾迁武及甄陵青,却见两人满脸是汗,睛瞳无神,分明已无力抵抗靡音的内侵。
  立身圈外的朝天者尊沉声道:“佛力无边,领回朝天神庙去——”
  男女童子又唱又绕,接着汇成两排,在震耳的梵唱声中,徐徐朝西方行去。
  甄陵青和顾迁武二人却像着了魔似的,也如痴似醉的随着跟了上去……
  殃神待侍童一走,便对着朝天尊者道:“这些侍童是早经训练有素了,若老夫眼力不差,他们的资质都是时上之选哩。”
  朝天尊者道:“为了觅寻此辈幼童,贫僧几乎履遍大江南北,着实费了几年工夫……”
  说到这里,语声倏然顿住,敢情他发现了赵子原仍然停立原地,竟然没有跟着侍童们离去!
  朝天尊者愣了一愣,目光在赵子原面上来回扫视数番,咄咄称奇道:“怪哉!小施主可是来自少林?”
  赵子原摇摇头,朝天尊者复道:“既非少林子弟,自是未习过金刚心法,何以竟能在迷魂大法的法阵中保持清明?……”
  赵子原仍然不语,此刻,梵音已渐去渐远,十名侍童领着甄陵青及顾迁武两人,一行而去,逐渐消失在蒙蒙夜色中……
  飞斧神丐上前道:“刻下怎有余暇追究缘由?尊者门下的侍童已去远,咱们还不赶上?”
  朝天尊者慢条斯理道:“莫躁,莫躁,清空神庙距此不过数里路程,且那两个小施主身受大法之摄魂,在四十八个小时辰内决计不会清醒过来,是以侍童自会安然将他俩带回神庙……”
  飞斧神丐伸手一指赵子原,道:“这娃儿又该如何处置?”
  朝天尊者道:“摄魂大法对他既是罔效,只有出于用武一途了……”
  掌随声起,一股强劲绝伦的劲力疾翻而出,朝赵子原击去。
  赵子原双肩微幌,向左移开数步,那朝天尊者左手大袖接着一扬,一股热风应袖而发,破空卷向对方,即如雷击电掣亦不足以言其速。
  热风犹未袭到,赵子原便感到炙灼难当,全身肌肤若受刀刃刺割,他本能退后寻步,那股灼热气流已经压体欲裂!
  赵子原大惊之下,猛地双足倒转,欲避其锋,就在这一忽,陡闻旁侧的湛农失声喊道:“火!火!鬼镇起火啦!……”
  朝天尊者闻声一怔,掌势不禁略挫,赵子原乘机向后纵开,那股热风“嗖”地从胸腹侧部荡过。
  坟场上一众高手齐然放眼望去,但见鬼镇东街房铺浓烟弥漫,火舌不住地自屋宇上冒出!
  诸人虽然距离鬼镇如是之远,仍可听到不绝于耳的“劈啪”之声,在夜风吹袭之下,火势迅疾蔓延开来,火光将低空的云彩染映成一片血红!
  朝天尊者不知不觉已垂下了双掌,喃喃道:“闹鬼了!……鬼镇闹鬼了!……”
  殃神沉声道:“鬼镇不迟不早,适于此时起火,大是耐人寻味,尊者身为空门中人,何以竟会相信闹鬼之说?”
  朝天尊者道:“丑施主有所不知,鬼镇闹鬼已有相当长久之历史,贫僧经常往来此间,便亲眼见过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话犹未完,突闻湛农又自出声喊道:“老丑,你瞧——你瞧……”
  殃神抬眼道:“瞧什么?”湛农道:“那……那守墓的老人不见了!”
  殃神一怔,闪电般一个转身,只见草棚下光光荡荡的,那还有人影在?守墓老人就在这顾盼之间,在一众高手的眼前消失了!
  殃神面上汗珠陡现,他一纵身,掠到草舍门前,右手一翻一推,厚重木门“砰”地撞击而开……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三章 青冢之谜
上一篇:
第一章 鬼镇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