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四章 金粉留香
2021-06-18 19:04:4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赵子原回首望了华服女子一眼,说道:“姑娘要将区区引到何处?”
  那陈雷冷冷接口道:“留香院!你没有听见么?”
  赵子原稍事踌躇,耸耸肩道:“也罢,既来之,则安之,阁下请领路。”
  陈雷朝华服女子欠身一礼,转身迳自前行,赵子原举步跟随其后,往庭园内侧,林内掩映的精舍步去。
  华服女子仍然停立原地未曾移动,这一忽,她那姣美脸庞上又已笼罩了一层蒙蒙青气,眼望人的背影消失在青竹修篁间,低声道:“粉黛留香,壮士气短……恁你如何执拗,姑娘还不是有方法叫你听命……”
  她喃喃自语着,唇角牵动,露出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古怪笑容。
  赵子原泰然紧跟陈雷之后,一面留心门径,打量逃走的去路,穿过园林,眼前出现了数幢精舍,疏疏矗立。
  来到精舍前面,陈雷合掌击了三下,只闻“咿呀”一声,朱门缓缓被人拉开,两名身着红裳的少女当门而立。
  两名红裳少女望也不望赵子原一眼,右边的面对着陈雷,冷冷说道:“奉主人谕令,留香院暂行关闭一载,陈爷难道未有所闻?”
  言罢,不待陈雷答话,就要将门合上,陈雷却适时递出一脚将门撑住,冷哼一声说道:“武姑娘可没关照你用如斯口气,拒她的客人于门外吧?”那红裳少女道:“但是主人之命……”
  陈雷打断道:“主人之命自有武姑娘承担。”
  那红裳少女这才偏首拿眼上下打量了赵子原一忽,道:“既是如此,这位相公请进。”
  陈雷道:“一切都依照原有规矩,休得待慢了客人。”
  说着转身便走,赵子原一时倒听不明白他的弦外之音,只有愣愣立在当地。
  两名红衫少女侧身让赵子原入门,门后又是一片深邃的前院,她俩当先领路,不时回过头来望望赵子原。
  赵子原隐隐觉得,这两个少女拿眼望他时,脸上总是浮溢着难以捉摸的神秘表情,他心中暗暗纳罕,忖道:“此处并非善地已可推见,奇怪的是她们毫不顾虑我会逃逸,想是防而有备使然,我若想离开这里,须得用点智力才行……”
  步过前院,两名红衫少女在东厢房门前驻足,右边一名自袋中取出一朵白色椿花,递与赵子原道:“相公请将白椿插在襟上,进入厢房后自有人负责招待。”
  赵子原也不多问,接过椿花插上,那红衫少女似乎料到他如此干脆,一时反倒怔了一怔,续道:“本院计分东南西北四厢,相公暂请先入东厢小憩,明日小女子再来接往南厢,不过——”
  红衫少女欲言又止,赵子原钉上一句道:“不过如何?”
  那红衫少女道:“据小女子所知,留香院自设立于今,尝有来客十四,不过大半在进入东厢之后,便再也没有机会另游其余各厢了……”
  赵子原皱眉道:“难不成他们是一进不得复出?”
  那红衫少女不答,迳道:“前后十四来客之中,仅有一人在半载之前,能得遍游东南西北四厢,那委实是开下令人无法相信的奇迹,缘是主人一怒之下便下令关闭本院一年。”
  赵子原忍不住脱口:“姑娘说的是谁?”那红衫少女缓缓道:“那人自报姓名叫司马道元!”
  赵子原闻言,心头颤了一大颤,暗忖:“司马道元?……司马道元?……记得曾听母亲提及,司马道元一门十八人不是在翠湖舟舫上遇害了,难道死人竟能复生……”
  他正待追问下去,那两名红衫少女已裣衽向赵子原一福,比肩施施离去。
  赵子原怀着一颗忐忑之心,将房门推开,陡觉眼前一亮,黝黑中闪耀出五颜六色的彩光,赵子原一惊之下,倒退了两步,待了许久未见动静,这才缓缓踏入门内。
  身方入室,只觉里边光亮若昼,室顶略呈圆形,壁间尽镶白石,室内悬立着一片石屏,屏前不知堆满多少明珠翡翠,珊瑚玛瑙,分置三个石槽,交映出缤纷七彩,端的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赵子原心中一动,步至槽前,但见珠宝上置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铜觥,他伸手拿起一瞧,上面镌有几个篆体小字:“欲获彩袖殷勤意,须得量珠聘美人。”
  赵子原一寻思,便用铜觥自石槽内满满兜了一杯明珠,复行举步绕过室中的石屏。
  触目处见屏后灯烛高悬,两壁各有两房芙蓉格雕花窗,内掩珠帘,靠窗摆着一张檀木方案,案上炉中升起一缕香烟,袅袅而散。
  再往里去便是一张翠玉大床,床上纱帐垂挂,赵子原轻咳一声,只听得一道娇慵的声音自帐内响起:“来客可曾量珠而入?”
  赵子原将手上铜觥高高举起,道:“区区瞧到觥上题字,已遵量一杯明珠。”
  一只白玉般的纤手徐徐伸了出来,将纱帐拨开挂在金钩上,床上绮罗衾枕,一个身笼轻纱的美女斜躺其上。
  她右手纤指支颐,另一手将兜满明珠的铜觥接过,脸颊在满杯的珠宝上反覆的婆娑着,兴奋之色毕露无遗。
  赵子原微笑道:“古人有量珠聘美之韵事,区区尝不予置信,不想今日能亲逢此等际遇……”
  那轻纱美女小心翼翼的将满杯珠宝倒入床头一个木箱里,冲着赵子原一笑,道:“你倒是善解女人之意,喂,谢谢你啦。”
  赵子原奇道:“为什么要谢我?那满装金玉珠宝的石槽距此室仅一屏之隔,姑娘只要移驾数步,便能取所欲取,区区不过是代劳而已。”
  那轻纱美女螓首微摇道:“珠宝虽近在咫尺,但我却不能走过石屏。”
  赵子原道:“区区不明姑娘之意?”轻纱美女道:“那石屏之中安装有精巧机关,任何人能从外面走进,若从里边向外步出,机关立发,可致人于死地。”
  赵子原心子一震,道:“然则姑娘……”
  未待他将话说完,轻纱美女已伸手一拉吊绳,随着阵阵铃声亮起,左侧壁角另一道门户缓缓开启,三名赤足艳婢鱼贯步入。
  赵子原率性往案前檀椅上一坐,当首一名侍俾上来为他按摩揉身,其余两名忙着摆酒设肴,香气四溢。
  轻纱美女跣足下床,赵子原酒未入口,竟觉微醺。
  莺声燕语荡漾在斗室之内,三名艳婢殷勤进酒劝食,赵子原不觉食指大动,开怀畅饮。轻纱美女柔声道:“相公好酒量。”
  于是洗杯更酌,赵子原也渐渐习惯,不再拘束,吃到半夜,肴核既尽,杯盘狼藉,侍婢匆匆收拾去了。
  她们仍是循左侧壁角的那道门户出去,赵子原心念微动,暗道侍婢既从此门进出,则必能通达室外无疑,却不知是否有护卫把守?
  轻纱美女似已看穿他的心事,说道:“相公还想离开东厢么?”
  赵子原坦然道:“区区被迫进入此院,自然必须觅机离去。”
  轻纱美女诧道:“被迫?难道你不是慕‘留香四艳’之名来到本院?”
  赵子原摇头道:“恕区区孤陋寡闻。”轻纱美女道:“相公若非慕名而来,则量珠聘美之举,便太不值得……”
  赵子原道:“珠宝又非区区所有,不审姑娘意所何指?”
  轻纱美女道:“尔后你会明白的。”
  她秀目一直盯住赵子原脸容不放,移时始长身立起,步至香案前面,伸手在四方案角上各自一拍,那香案突然冉冉自地面升起,逐渐露出了一个月形小洞,宽约可容人进出!
  轻纱美女回首朝赵子原道:“从来入留香院者,都是急不及待欲占有贱妾之身体,相公既是一反常情,不妨先自洞下浏览一些事物,然后再决定是否与贱妾亲近不迟……”
  赵子原大感迷惑,只是目下却不便多问,他俯身入洞,却见一梯道直落而下,级尽处有岩陡立如屏。
  洞壁形状千奇百怪呈乳白色,重巉叠岩,别有一番森然气氛。赵子原别身绕过,触目但见十三人席地而坐,每人都是须发长垂,两眼深陷,神容甚是憔悴。
  赵子原悚然一惊,此刻他方才知晓那轻纱美女要他入洞所瞧的事物,竟是指这些人而言,却不知有何用意?
  那十三人见赵子原入室,头也不抬,当前一个开口道:“小子,你是东厢李姬今夜的客人?”
  赵子原一听,敢情那轻纱美女的芳名就叫李姬,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遂任意点了点头。
  那人忽地雀跃而起,击掌叫道:“咱们这石室又将新添一个伴儿了……嘿嘿……”
  狂笑声中,陡地右臂一扬,鸟抓般十指大张,电也似的往赵子原手腕拂去。
  变生仓促,急切间赵子原脚步一错,身形一动,从对方掌隙中倒窜出五步之外。
  那人一手拂空,不禁咄咄呼奇不已,他盘膝坐着动也不动,整个身躯宛如被什么托着升了起来,升起半丈多高,单掌又是一拂而出,赵子原犹未弄清是怎么一回事,腕脉被对方捏个正着!赵子原沉声道:“阁下何尔以武相加?”
  那人轻轻落下地来,依然是盘膝坐在原地,裂嘴笑道:“老夫为什么要偷袭一个娃儿……老夫为什么要偷袭一个娃儿……”
  他没有回答赵子原的话,反倒在自说自问了,赵子原方自皱起双眉,那人空出的左手忽然一拍脑袋,复道:“老家伙!你不为李姬又为了什么鸟?……李姬……李姬……好不想煞人也……”
  说完,又自傻兮兮的笑了,赵子原愈听愈是离谱,错愕道:“小可不明阁下之意。”
  那人开口骂道:“蠢材!老夫要越俎代庖,上东厢温柔乡睡一风流大觉,你还不省得。”
  赵子原见他时喜时怒,不禁啼笑皆非,暗忖:“此人大约是在此室居住已久,未与久人接触,是以神智都显得有些不清了……”
  他正寻思如何将手腕挣脱,陡闻一个沙哑的语声说道:“放下这娃儿!”
  赵子原循声望去,一个唇下长满于思的大汉缓步朝他立足之处移近。
  那捏住赵子原腕脉之人不语,于思大汉复道:“丁伟鲁!老夫叫你放了这娃儿!”
  赵子原心子猛可一震,他知道这丁伟鲁号称丧门神,名垂西南数十载,江湖传言当他崛起江湖伊始,单人匹马行遍天下,曾在短短二月之中连毙数十名武林高手,又曾独闯少室山峰,与少林掌教三韦大师较技五昼五夜,最后在罗汉阵下全身而退,凡此事迹都流传遐迩,人人不忘,不料眼下竟困处此室,而且变得疯疯癫癫,赵子原自惊得呆了。只闻丁伟鲁道:“老夫要杀要放,还有谁管得了?”
  赵子原乘他说话之际,左臂突地一拧,有如一条滑蛇般挣脱对方五指,丁伟鲁一时不曾防备,只觉手掌一空,赵子原已倒身立在三步之外。
  那于思大汉哈哈笑道:“小朋友,你好快的身手!”
  丁伟鲁沉下脸来道:“姓苏的,你挺身上来干涉老夫之事,不要是为了争风吃醋吧?”
  那于思汉子道:“你口齿干净点!”
  一旁的赵子原内心却不住沉吟:“姓苏?这人竟是姓苏?……”
  倏地,他脑际浮过辞别师门之时,恩师所说的一句话:“子原,为师生平只有两位至友,其一是太昭堡主赵飞星,另一位姓苏,叫苏继飞……”
  他的思路很快便被打断,只听那丁伟鲁道:“姓苏的,要上东厢渡一良宵可不简单,你那飞云第十八式练成了么?”
  那于思大汉冷冷道:“这个不用丁老你费心。”丁伟鲁笑嘻嘻道:“咱们成日无所事事,除了钻研武功悟出一招一式,以求亲近芳泽之外,还有什么需要费心?姓苏的,你飞云第十八式若已练成,在授与那主儿之前,老夫说不得要与你喂喂招了?”
  语声甫落,一掌已自抬起,笔直往于思大汉击去。
  于思大汉冷哼一声,不闪不避,待得对方掌力击到胸前,猛可挫身伸手就拿。
  丁伟鲁掌势虽猛,变幻却快如闪电,于思大汉手才递出,他已换了一个方向拍来,于思大汉横肘一挡,掌力陡发,与那人对了一掌。
  “嘭”地一响,于思大汉的身形一震,反觑对方,但见丁伟鲁的身躯也是一阵摇动,衣袂飘拂而起。
  丁伟鲁大吼一声,掌出如风,一口气推出了五掌,这五掌换式之疾,出招之准,端的是妙入巅毫,于思大汉不知不觉往后退了一步——
  不容敌手有任何反击机会,丁伟鲁第六掌又接踵而至,他这一掌拍来,看似轻轻飘飘毫不着力,破空竟挟起一道“虎”“虎”之声,彷佛有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随着这一掌疾卷了出来,威势之强,即如十数步之外赵子原也为之骇然变色!
  “拖刀掌!”
  “丁门拖刀掌!”
  旁观诸人全都忘形大叫起来,丁伟鲁出自西南边陲,他那一身古怪神功早已在武林下了令人心寒的传言,这“拖刀掌”,更是他的独门绝技,当年他独闯少林,便是挟仗此技,迫使三韦大师的“劈刀七十二杖”杖出无功,其后一年复在齐北面对金刀会八大舵主,在盏茶之间,拖刀也似地一连击出八掌,分将八人击毙当地,立刻风传武林,眼下他旧技重施,顿令在场十数高手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说时迟,那时快,丁伟鲁那“拖刀掌”才发,那于思大汉双目之中精光陡长,双掌合并,右掌贴着左劈一推而出。
  他攻势未尽,身形陡地凌空而飞,左掌借势继之一翻,掌风真力划过半空,“嘘”地发出尖响,待他落地之时,双方距离已不到三尺,他左右掌再度交相而起,一霎之间,尖锐嘘声大作,丁伟鲁那宛如利刃,着肤生痛的拖刀掌力登时一敛。
  丁伟鲁猛地吐气侧身,硬生生止住掌势,沉声道:“好一招‘风扫残云’!苏继飞你那飞云第十八掌练成了!”
  此言一出,石室内众人齐然露出惊讶之色,纷纷交头接耳,议论不休,于思大汉面上却阳阳如故。
  赵子原心知众人谈论的必是于思大汉所露的这一手“飞云第十八掌”,他也是第一次目睹这种神乎其神的掌力,惊异与钦羡之情固然有之,但他内心却在想着另一个问题:“苏继飞……他果然是苏继飞……”
  正忖间,那其余的十一人已停止了议论,一个文士装束的中年人缓步上前,朝于思大汉抱拳道:“苏兄既已悟出新招,自可凭掌换银,量珠聘美,一亲李姬芳泽,诚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于思大汉苏继飞淡淡道:“有谢谬贺,只是苏某这一新招,却暂时不欲传授那不知名的主儿。”
  那中年文士满脸意外之色,道:“苏兄欲藏珍自秘?那东厢李姬——”
  苏继飞接口道:“李姬的魅力固令人无可抗拒,但苏某总觉得自家费尽心血所悟出的武功招式,就这么平白传与他人,换得一杯明珠,以博李姬青睐,委实太已不值。”
  大伙儿面面相觑,作声不得,良久一个清越的声音道:“旨哉斯言!旨哉斯言!”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五章 风风雨雨
上一篇:
第三章 青冢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