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2021-12-10 18:45:52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谭意哥取笑道:“娘现在可担心了。”
  丁婉卿道:“我才不担心呢,是你该担心,因为这是你的东西。”
  “我的东西,这是你的聘礼呀。”
  丁婉卿道:“是的,不过我将来只做个平平实实的家庭主妇,用不到这些东西,我准备给你做嫁妆。”
  谭意哥吓了一跳道:“娘,你别开玩笑。”
  “我怎么会跟你开玩笑,当着周三哥三嫂,我也不能开这种玩笑呀。”
  “这个……我不能要。”
  “为什么不能要?玉朗被你赶着去应试了,可见你将来是打算做命妇的,正用得着这些东西。”
  谭意哥道:“我叫玉朗去赴考,只是要他学以致用,争个正经出身,可没打算做什么命妇。”
  丁婉卿道:“你既然以终身相托,又要他去取功名,就得作那个打算和准备。”
  谭意哥道:“娘;你也得问问杨大先生的意见,虽说这是给你的聘礼,但是要你带去的。”
  穷九先生笑道:“不必问我,东西既不是我的,我也无权处理,不过要我表示意见的话,我也万分赞成,将来到了湘潭,我们最多还是开米粮号,的确要不着这些东西,何况婉卿原是准备照顾你一辈子的,被我抢了去,应该补偿你一下的。”
  谭意哥笑道:“这点东西就换了我娘去了,我也不干,这我还是不要。”
  丁婉卿一笑道:“随便你,反正我是送给你了,你不要可以再送给别人,或是把它们卖了。”
  周大婶叹道:“这么名贵的珠宝,连我这老婆子看着都未免心动,你们却推来推去的不肯要,莫非你们一个个都有毛病不成,你们不要就送给我。”
  周三忙道:“老太婆,你要来干啼?还能戴着不成?”
  周大婶道:“我戴不着,有人戴得着。”
  周三道:“谁?我们无儿无女,连个亲一点的子侄都没有,还有谁能用?”
  周大婶笑道:“我留着看看有那家的标致小媳妇,娶来给你做小老婆呀,否则像你这么又老又穷又丑的老头子,没有这些珠宝,谁肯嫁给你!”
  说得大家又是一阵哄笑,也在笑声中,决定了这次惊天动地的锄奸行动。
  第二天一清早,浊世翩翩的伊戈公子就骑了匹大青驴子上了路,在他后面的老仆人则挑着担子,须眉花白,紧紧地跟着,一直折向了城外的妙贞观。
  才到山下,那随后的老仆人伊安就嘀嘀咕咕地道:“少爷!你说要访友,莫非你的朋友就住在山上!”
  伊戈只嗯了一声,伊安又道:“这山上除了和尚就是庙,没有别的住家,你的朋友怎么会住在上面呢?”
  伊戈不耐烦地道:“你只管跟着走就是了,问这么多干嘛?”
  伊安道:“少爷;不是老奴多口噜嗦,而是此刻不同,咱们身边带着重要的东西,要是出半点差错。”
  伊戈愠然地道:“不过是那么一点珍珠玉器罢了,有什么了不起,丢了就丢了。”
  伊安道:“少爷,这可不简单,是到吴家去下的聘礼,吴家的老大人是做过大官,见过世面的,为了怕东西拿出去太寒伧,老夫人把她自己陪嫁过来压箱底的宝贝都给拿了出来,临时还再三吩咐,要老奴小心妥为保管,你想老奴怎么不经心呢,何况这四色聘礼,也的确是珍贵,单是那一双珠凤,价值已是上万两银子了,若有个失闪,若奴怎么担待得了。”
  伊戈愠然道:“丢了我自己担待,关你个屁事,你少噜苏就行了。再说东西放在你的挑子里,在这青天白日之下,好好的怎会丢呢。”
  伊安不说话了,渐渐已近山道,有一段全是夹壁,看来无法隐身藏人,前面的伊戈放低了声音,道:“周大叔,您在山下说那些话,莫非已有所见。”
  后面的伊安笑道:“这班兔崽子果然是够小心的、老远的山下树林子里居然布下了暗哨,一动一静都立刻通报上面知道,我们昨天商量好的那番话,果然有了效,看来他们是被打动了。”
  伊戈正是乔装的谭意哥,她上次来时,以伊戈为名,这次自然不能更改,伊安则是周三改扮的。
  周三以他江湖人特有的警觉,已经发现了林中藏有人迹,偷偷摸摸地在注视着他们,所以才说出了那诱敌的话,这是预先安排的计划步骤。
  伊戈问道:“他们用什么方法把消息传到上面去呢,这儿没有一条路呀。”
  周三手指高飞入空中的一点灰影道:“那不是他们的信鸽吗?这批家伙行事如此隐密,的确是心怀不轨了。”
  伊戈却道:“他们防备如此周密,回头周大婶跟杨大先生他们会不会露了形迹呢。”
  周三笑道:“不会的,他们也是老江湖了。”
  他见谭意哥仍有不放心的样子,笑道:“姑娘不必担心,穷酸的耳目最灵敏,连我都能发现了,自然瞒不过他的,还有我那个婆娘,身手也在我之上,所以你大可放心,他们吃不了亏的,倒是你要特别小心,今天最危险的是你。”
  走出了夹壁,看见两边又是林木苍密,伊戈就不再说话了,只有伊安在嘟哝着道:“公子,咱们到底是去看谁呀,这么久还没到?”
  “你别烦,迟早总会到的。”
  “可是现在天已过午,今天怎么来得及赶回城呢?”
  “赶不上就留一夜,我本来也不打算回去。”
  “那怎么行,老奴已经跟人家约好了见面的。”
  “你又擅作主张,跟谁约了见面?”
  “那是老夫人的意思,她也不放心那四色聘礼,价值实在太高,叫老奴到镖局去投保,让他们派人保着一起上路,老奴已经跟长沙三湘镖局的总镖头谈好,他答应派两名镖头,护送我们进京的。今晚在镖局里签合约,这是看在老爷生前的面子,人家说,若是今天不去书约,他们就不承保了,因为他们的业务太忙,匀不出人来。”
  “不保就不保,我也不稀罕,弄两个人跟在后面,一路上都不自在。再说咱们一肩两挑上路,人家以为只是普通的考生,不会太注意,要是带两个保镖的,反而明告诉人,咱们带着值钱的东西,会引来麻烦了,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不做也罢。”
  伊安叹了口气:“少爷,也只好这么说了。”
  两个人终于来到了妙贞观前,伊安道:“少爷,原来你的朋友是住在道观里啊,唉!怎么这观里都是些女冠子呢?”
  伊戈沉下脸道:“伊安,你能不能不说话?”
  伊安总算是老实下来了,两人才上台阶,观中的道婆已经迎了出来,嘻着嘴笑道:“伊公子,你可来了,妙师可盼了好久了,她吩咐过,你一来就请上揽翠阁去,她就在那儿候着您呢。”
  伊戈笑道:“她知道我今天来的吗?”
  婆子道:“您还说呢,您去的时候,不是说第二天来的吗,害得妙师父早也盼,晚也盼。每天都在等候着您,好不容易今天才盼到了。”
  伊戈笑着上了前面大殿,循例拈香拜过了吕祖,然后一迳向后面而去,他这次是轻车熟路,用不着人带路了,而婆子要派人引他去时,他他摇摇手道:“不必了,我知道地方,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奇好了。”
  婆子朝他笑笑,就让他们主仆二人单独上了小径,走离大殿,伊安已经低声咀咒道:“这些天杀的婆娘,这那里还像是道观,那婆子简直是他娘的勾栏院里老鸨子的嘴脸腔调。”
  伊戈一笑道:“婆子太俗,妙真本人却不俗,且颇多可取之处。”
  伊安撇撇嘴道:“那当然,九转炼狐的道行,自然比刚成气候的心妖精高深得多,否则也害不了人了,就凭先前那婆子的嘴脸德性,能把人引来吗?”
  伊戈笑了笑,伊安又道:“意姑娘,刚才山下一定把我们的谈话传了上来,所以上面也布好了陷阱在等着你,回头你说话时,也把圈套张大一点,让他们当天现原形,也叫他们死而无怨。”
  伊戈点点头道:“我省得,您老放心好了,倒是您自家要小心,回头一定是摆布您,免得您讨厌碍事,您可别真的着了道儿了。”
  伊安哈哈一笑道:“这个你放一百廿个心,老头子一生在江上行船,大风大浪的不知经过多少,难道还会在阴沟里翻船不成?”
  伊戈道:“这可难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行前周大婶还再三关照我,叫我提醒着您一声。”
  伊安哼了一声道:“这个婆子,越来越唠叨了,居然连我都信不过了。”
  伊戈一笑道:“大婶说您自己当然是没问题,可是您要照顾我这个手无寸铁的人。可就增加不少麻烦。”
  伊安这才道:“这倒是的,意姑娘,回头你可别跟我离太远,让我照顾不看你。”
  伊戈笑道:“我知道,我也会想办法的。”
  说着已经慢慢走近了竹径,谈话就不便再继续了,两个人不作声,来到竹楼,但见那个叫水月的小道姑,正在楼下扫竹叶,看见他们,忙丢了扫帚迎上来,伊戈压低了声音道:“水月,你好,妙师呢?”
  水月用手指指上面道:“在等着您呢!”
  看看伊安,失望地道:“那位张公子没来?”
  伊戈一笑道:“走了,已经上京去了。”
  “啊!走了,这么快,他不是说要再来的吗?”
  伊戈道:“有急事要先走一步。不过他说了,考期一过,立刻就回来。对了,我也要赶了去,你要是有什么体己话,或是什么书缄,我可以帮你带去。”
  水月微带幽怨地道:“我们还有什么话呢,他到了京师,还会记得我们这种人。”
  伊戈笑道:“那可冤枉他了,他一直还对你念念不忘,不但叫我问候你,而且还托我带了一朵珠花来送给你,放在我的行李里,回头拿给你。”
  水月这才有了点笑容道:“只要他有这份心就够了,我倒不在乎他的什么东西”这时楼上已经响起了一个娇慵的声音道:“水月,你在跟谁说话呀?”
  水月忙道:“妙师,是伊公子,您终日思盼等候的伊公子来了。”
  “鬼东西,伊公子来了还不快请他上来,在底下闲磨什么牙,通知厨下,把素菜准备好。”
  水月伸伸舌头,用手一指楼上道:“公子快请吧。”
  伊戈笑了笑道:“水月,还有我这老人家也要麻烦你招呼一下,他别无所好,给他一壶酒就行了。”
  伊安忙道:“不!不!老夫人交代过,叫我在路上不准喝酒的,说贪杯误事。”
  伊戈道:“你放心好了,在这种地方喝醉了也没关系,是我准你喝的。”
  伊安道:“少爷,您知道的,别说是喝酒了,就是用饭时,我也是无肉不下饭的,在这个姑子庙里……”
  伊戈怒道:“你胡说些什么,给你酒喝还挑剔!”
  水月却笑道:“没关系,老人家放心好了,我们是道观,不像寺庙那样,绝对忌荤腥的,尤其本观供奉的是吕仙祖师,他老人家游戏凡尘,随缘小往,偶而也动动小荤的,所以本观虽没有大荤。但风鸡、鹿脯、乾鱼、腊鸭等乾脯还是有的,尤其是本观后山的松鸡,又香又嫩,风乾后一蒸就透,一丝不沾牙……”
  伊安笑道:“真的吗?好姑娘,那得好好尝尝,好姑娘,麻烦你给我弄上一点。”
  伊戈笑着上楼,伊安帮着把东西搬上了楼,但见妙真迎在楼口,云髻高堆如黛,身着鹅黄道袍,却是轻绸所制,轻灵飘逸,丰神如仙。
  这个女人确实是懂得打扮自己,伊安似乎看呆了,伊戈道:“把东西放下,你就到下面去吧。”
  所谓东西,无非是一口箱子,看样子份量很重,上来时压得楼梯吱吱直响。
  他放下了东西,就被伊戈赶了下去,妙真笑道:“伊公子,怎么隔了几天才来,害我天天的等,你看这楼上,天天都为你准备着。”
  伊戈叹了口气:“妙师,我何尝不想来,可是一回到城里,就接到家母手书,赶我走路。”
  “走路!上那儿去?”
  “到京师去,而且还派了个老讨厌来押我上路。”
  妙真道:“干嘛要这么急呢,秋试之期还早,这儿离京师虽不近,却都是康庄官道,就算是下雨地阻不了行程,这种大热天赶路多辛苦,等初秋天气好一点再上路,有个十来天也就到了,只要不误考期就行了。”
  伊戈道:“这次晋京,求取功名倒不算什么,家母知道我志性淡泊,再说我又是孤枝独苗,家计也还过得去,并不须要我游宦千里以赡家。”
  妙真道:“可不是吗,就算进士及第,弄个千里之外的老虎知县干着,还不如在家乡当你的举人少爷舒服,不指望着做官发财,是不必受这个罪,假使你一定要做官,而自己也出得起的话,想想办法,由拔贡的路上,照样能混上一顶乌纱,换个大老爷做做的。”
  可见她对于吏情之熟,交游之广,连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门路,她都不厌其详地告诉了伊戈,以表示她对伊戈的关切与喜悦,这倒使得伊戈有点不忍心算计她了,但是想到已经跟大家配合好了,而且此女害人之多,陷人之深,则又不得不狠起心肠了。
  因此她笑道:“妙师,多谢你的指点,不过我这次却是非进京不可,因为家母有一家远房亲戚,在东居户部侍郎,他有三个女儿,长次俱嫁,最小的一个今岁才满十六岁……”
  妙真哦了一声道:“好啊,二八佳人,岂蔻年华,原来你进京是去相亲的。”
  伊戈道:“那位表舅我是认识,他对我十分满意,所以人家一说,他立刻就同意。”
  妙真道:“如此佳婿,岂有不满意的。”
  伊戈道:“可是我连那个女孩子妍媸黑白都不知道,却贸然前去下聘,心里实在感到扭。”
  妙真想了一下笑道:“令亲在京师身居高位,他的女儿倒不会是个丑八怪。”
  伊戈道:“老子做官大小,跟女儿的美丑何关?”
  妙真一笑道:“这其实的关系很微妙,既居高官,其行止家世当受人之注意,所以他家中若有个特别丑的女儿,早已传开来了。”
  伊戈笑道:“这个倒是没听人说过,但是想来也不会是天姿国色,风华绝代,如妙师之万一者,否则也应该腾传开来了。”
  妙真道:“伊公子怎么拿我这苦命人开玩笑了。”
  伊戈正经地道:“是真的,我一接到家母的信后,心里浮起你的影子,我不求别的,只希望能够有你一成的模样,就心满意足了,所以我在此去之前,特地弯了来看看你。”
  妙真似乎颇为感动地道:“承君错爱,妾身倍感荣幸,今生能得相识,也算是缘份,且尽今日之欢,留寄他日之思,公子能停几天呢?”
  伊戈道:“最多可停一天,明天就要走了。”
  “什么,只停一天,你看看你上次说要来读书,我立刻就把这座竹楼给你清理了出来,整天地盼着你,而你只能停一天。”
  伊戈看看室中,倒是真为他准备整理妥就了。
  因此充满了歉意道:“实在对不起,妙师,就这一天,也是我偷匀出来的,因为伊安这奴才,跑到三湘镖局去,请了两个镖师同行,原说好是今天走的。”
  妙真的眉头一皱道:“还要请什么镖师。”
  伊戈道:“还不是为了这个鬼盒子,里面有两样是传家之物,家母不放心,一定要请保镖的,而三湘镖局的局主,跟先父又颇有关系……”
  妙真不经心地道:“传家之宝,应该珍藏在家中,干吗要叫你随身带着呢?”
  伊戈道:“家母因为老舅在京师做官,场面大,亲友多,怕拿寻常物品去下聘太寒酸,所以才叫我把几样传家之物带了去,摆出来也像个样子。”
  妙真道,“是什么东西,可以让我见识一下吗?”
  伊戈道:“当然可以,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光泽好一点,手工巧一点,没什么了不起。”
  说着把那盒子送了过去,妙真接过打开了,室中顿时珠光宝气辉映,把她的眼都看直了。
  伸手抓起一样细赏后,又换上第二样,却又舍不得放下第一样,一脸都是贪色。
  伊戈心中暗叹。
  到底是女贼,一看见珍宝,先前那付娴淑飘逸出尘的丰采全都不见了,她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条饿狼用爪子攫着几块肥肉,这时候谁去碰它一下,都会引得她来拼命的。
  一直到她欣赏够了,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来,叹了一口气才道:“今天我算是开了眼界了,这辈子我也没见过如此精美珍奇的珠宝。”
  “妙师过谦了,你见多试广,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再说,像你这样神仙一般的人物,又怎么会对那些世俗之物感到兴趣。”
  妙真有点讪然,因此只有笑笑道:“伊公子,你可说错了,一个女人,总是对珠宝有着特殊的兴趣的,不管她是怎么样的女人也不例外,我也是个女人。”
  她轻叹了口气:“我当然也见过一些好东西,可没有一下子见到这么多,而且那也是人家穿戴在身上,远远地看一下而已,从没有这样拿在手里看的,要是能戴一下,那该多好,即使是戴一天,也算不虚此生了。”。
  伊戈笑道:“我接到这盒子时,心里也在想,这些东西若是戴在你的头上不知是怎么一付情形,既然你有兴趣,倒不妨试戴一下。”
  妙真惊奇地道:“我……可以吗?”
  伊戈道:“有什么不可以,在明天早上我走之前,你尽管戴着好了,只可惜现在我不能做主,否则我就送给你了,珠宝翠玉,原是要戴在美人的头上,挂在美人的身上,才能益增其光辉,像你这样的美人才配戴此物。”
  妙真高兴得连忙到镜前,先把那一双珠凤插在两边的鬓角上,又在后面插上那支玉钗,手上戴上玉镯,颈间挂上玉链,一时珠光宝气,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却使她那些鹅黄的道袍失去的飘洒的韵味了!她自己也感到了这种不和谐,有意的脱下道袍,里面只有一件薄丝的内衣,隐约之间,衬托着她迷人的胴体,但是伊戈却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以惋惜的眼光看着她,使她倒有点不知所措。
  她自信在这一身打扮下,任何男人都难以抗拒的,但是这个痴男却以一片惋惜的眼光看过来,他惋惜什么,是惋惜自己的手腕太拙劣吗?伊戈的心里确实是这个想法,她并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女人,完全是以一个男人的心理来看这个女人,只不过他所表现的是一个超脱的男人。所以她只轻轻地叹口气,打开了箱子,取出了一件雀金织锦袍,那是以孔雀的尾翎织入丝中织成的一件外袍,闪着乌金的金辉,自然十分的名贵。
  伊戈道:“披上这个吧,红花还得要绿叶扶衬,我也真希望这件衣服是我的,那样我就可以送给你了,只可惜这也是家母给我带到京师的聘礼之一,只能借给你穿一会儿。”
  妙真的眼中发着光,女人对华丽的新装的诱惑是很难拒绝的,她抢过了织锦袍子,披在身上,对着镜子照了一照,这下子才十分满意,那满身的珠光宝气才能够相互配合,连带也使她变得雍容华贵了。
  她贪婪的眼睛望着那口箱子,道:“你这简直就像是传说中沈万山的聚宝盒了,还有些什么宝贝?”
  伊戈笑道:“没有了,箱子里装了一些金叶子,那是要在京师去置备其他的聘礼的。”
  “看样子很不轻,大约总有几十两吧?”
  伊戈笑道:“五十两一包,足足十包。”
  “什么,五百两黄金,我的少爷,你带这么多金子上路干嘛?”
  伊戈道:“购买花红彩缎,鸡猪面鱼酒果等去下聘呀,这些东西总不能从这儿带了去,只有到那儿临时采购了,家母说要办得像个样子。”
  “那也不必要这么多的金子呀!”
  伊戈道:“怎么不要,照规定要四百名挑夫,两百名挑盒的,每一架都得装满,这虽是不值什么钱,可是京师地方,米珠薪桂,钱少了恐怕办不来。”

相关热词搜索:潇湘月

下一篇:第十一章
上一篇: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