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九龙珮 正文

第八回 伏待杀机
2021-07-07 08:41:1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程小蝶点头微笑,心中却盘算着哪一招才能入田长青和方怀冰的法眼。
  天凤门根本不放在田长青的眼中,用出天凤门的剑法,岂不是贻笑大方。
  忽然间灵光闪动,想到了那位大智者吴先生传授的三招剑法。
  离开沙府之后,曾在暗中练过两次,还不太熟练,也还未体会出它的神奇之处?但它不是天凤门中剑法。
  程小蝶抖出了腰中软剑。
  这柄剑长逾四尺八寸,和缅刀一样,属于软兵刃,不同的是,这把软剑是由中原铸剑名师,用缅铁铸成,虽无切金断玉、削铁如泥之锐,但也是兵刃中的利器,玉天凤凭仗此剑,纵横江湖二十余年,有许多一般兵刃没有的怪异变化,所以这柄剑就被江湖上送了一雅称,叫做“玉凤剑”。
  程姑娘软剑入手,也同时运起了玄门太乙神功。
  她只练数天,谈不上火候,但太乙神功的玄妙之处,是能借助其身内功的成就,姑娘一运气,一柄软垂于地的长剑,渐渐地直了起来。
  田长青、方怀冰都看得很仔细,眼看软剑挺起,很快地成了一柄毕直的长剑。
  程小蝶樱唇轻启,吐气出声,身子突然飞起,直射厅外。
  田长青、方怀冰也跟着移出大厅。
  琴、棋、书、画四女婢,也跟了出去。
  但见程姑娘玉足一点地面,身子向上跃起,长剑随着程姑娘翻转的身驱闪动,形成一个丈余见方的大转轮。
  连翻七转,程姑娘实在无法支持了,才落着实在,背对大厅,暗暗喘了两口大气,才缓缓回过身子。
  “好剑法!好剑法!”方怀冰道:“你很会隐藏啊!”
  “小蝶!”田长青道:“这不是天凤门中剑法!它叫什么名字?”
  “你问这一招啊?”
  田长青叹道:“你如不愿说出剑法来历,就说出这一招吧?”
  程小蝶心中忖道:我哪里是不愿说,只是我不知道呀!就是这一招,我也不清楚它叫什么名堂啊!心中一急,可就急出了一招剑法招术,道:“这一招叫‘上天梯’。”
  “上天梯?”小方奇道:“田大哥!这是什么怪名字啊?”
  田长青道:“剑转如轮,如遇兵刃封挡,就可以帮助她借力换气,她手之剑,锋芒锐利,可软可刚,借弹动之力。步步登高,可以在空中停留不坠,先敌施袭,该是剑术中的绝高剑法了。”
  这番妙论,顿使程姑娘茅塞一开,悟出了这一招剑法中不少奥妙运用。
  不知道我是否能参加今夜之战?”程小蝶道:“我知道内力弱了一些,还不能发挥出这一招的威力。”
  “此招重在一个巧字,剑法轻灵。”田长青道:“只要能灵机应变,威力不可思议,就此一剑,就已具参与此战的本钱了。”
  “多谢四大哥!”程小煤收了长剑,退到小方身侧。
  “程姑娘!你自称内力不足,但你的剑法变化,可以弥补!”田长青道:“最让人担心的,是你对敌经验的不足,记住!我不杀敌,敌必杀我,就算不忍施下毒手,一击取命,也要重创到他无法反击。”
  程小蝶点点头,道:“谢谢你,田大哥!我刚才用的不是天凤门中剑法。”
  田长青道:“别有奇遇!”
  一面说,一面向厅中行去。
  入厅就坐,程小蝶道:“一位大智者,传了我几招剑法。刚才施出的一招‘上天梯’,就是他传授给我的剑法之一。”
  田长青未再问名,转过话题,道:“我们研商布置迎敌之法,饱餐一顿,先作休息,待敌来袭。”
  所谓研商!也就是田长青把迎敌的计划,仔细地说了一遍。
  他思虑周密,充分地利用了田园的形势,征询各人意见,程小蝶认真地思索了一阵,竟然想不出如何去修正他的布置。
  “料敌在我,敌人是否一定会来,那就无法预料……”
  “回主人话,十之七、八会来!”阿保快步行入厅中,说出了郭宝元收服王文正的经过。
  “常奇是一位非常精明的人物,我虽然不相信他能预知未来,但绝对不可轻视!”田长青道:“白莲教也确有很多奇异的邪术,我们不能不预作准备,阿横呢?”
  “送郭总捕头入城后,就立刻回来。”
  田长青目光一掠琴、棋、书、画,道:“你们去准备晚餐!”
  四婢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晚饭上桌,阿根也回到了田园。
  田长青笑道:“吃过晚饭,大家就小题片刻,二更时分,各就定位,坐息待敌,一切按计划行动。如果敌人纵火,不可含忿追杀,迅速地退向藏身之处,宁可让庐舍成废墟,也不要一人伤亡。”
  程小蝶心中暗道:表面上看他风流成性,是个花心大公子,但骨子里他却是十分自强,爱护他身边的每一个人,勿怪连阿横、阿保这样的高手,竟然甘心为奴,忠心不二。
  程小蝶藏身在大厅外一株高大梧桐树上,但仍然尝到了蚊虫的厉害。
  目光转动,四周一片静寂,听不到一点声息,暗道:别人都不怕千叶万咬,我岂能示弱!暗中运气,果然,蚊虫竟被逼在数寸之外,心中喜道:
  原来太乙神功,还能如此妙用。
  夜入三更,突问一阵辆辘辘声,传入耳际。
  对田园中的形势,程小蝶已有了清楚的了解,正西一面,有一条可通马车的大道,盘转于竹林之内。
  想不到的是,敌人竟会乘车而来?
  田长青的预计之中,似是无此一着。
  大法师常奇,果然有出人意料之能。
  程姑娘悄然摸出两枚蝴蝶镖,分扣于双手之中。
  不见有拦截的行动,程小蝶也只好强忍下了初次对敌的激动。
  一辆黑色的篷车,直驰到大厅外面青草场地中,才停了下来。
  是一个四马牵引的大型篷车,全车满载,可以坐上十个人。
  双方似是都很能沉得住气,篷车停下,竟未再动,隐藏厅外林中的人,也未现身。
  只有健马的喘呼声音,划破夜色的沉寂。
  程小蝶心中一动,忖道:
  这马车有什么目的呢?难道是想引诱我们现身?传说白莲教有很多邪术,这篷车中的秘密,可能也是邪术之一了。
  足足相持了顿饭工夫之久,篷车中才传出了一阵冷厉的笑声,道:“好!就凭这份沉道,果然是遇上高人了。”
  车门打开,三条人影,连番飞出。
  人落地,兵刃已然在手。
  三个黑衣人,三把雁翎刀,直立胸前,是神刀三太保。
  果然,片刻之后,篷车中又行出两个人来。
  是两个女人。
  程小蝶立刻想到四大毒人中两个役施活毒的女人,心中蓦然一惊,忖道:难道这篷车中载有毒物?
  仔细看出,两个女人身上,各挂着两个竹篓。
  是毒物不会错了,只不知是何等恶毒之物。
  “咱们已应邀而来,诸位却藏首缩尾的不敢相见,难道这也是待客之道吗?”
  声音由篷车中传出来。
  原来,领头的还躲在车中没有出来。
  只是这一番对峙的忍耐,就长了程姑娘不少的见识,江湖啊!是这么幽沉难测。
  “哼!明明躲在竹林里,却故作神秘不现身,惹火了你姑奶奶,烧了你们这片翠竹林!”左首一个女子开了口,声音尖细,语气恶毒。
  大厅中传出回声道:“区区就坐在大厅前面,诸位夜侵民宅,非奸即盗,已属不该,一个姑娘家出言粗俗如此,真是刁泼兼具,也不怕找不到婆家?”
  是田长青。
  不知何时,他已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大厅门口。
  “我蛇姑娘要男人,随手就抓来一大把,挑挑捡捡,臭男人有什么好稀奇的!”
  “亮出名号了,是蛇姑娘啊!”田长青笑道:“别往脸上贴金了,这姑娘两个字,你也敢用,就算是姑娘她妈吧!你也太老了一些!”
  夜色中看不出蛇姑娘的表情,但可以由她口气中听出她的忿怒,尖厉地叫道:“该死的臭男人!”
  一扬手,一道青芒,直射过去。
  程小蝶暗道:田大哥风流倜傥,但损起人来,却是如此的尖酸,把女人最忌恨的话,全都说出来了。
  那是什么暗器?好长啊!
  只听田长青叫道:“长虫啊!吓死人啦!不得了,还是一条七步断魂的毒蛇呀!”
  口中喝叫,右手疾快地一挥而出。
  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手法,竟把一条毒蛇反投过去,掷向了最近的一个执刀黑衣人。
  那是一条奇毒绝伦的蛇,咬中一口,必死无疑,黑衣人不敢碰触,雁翎刀疾推而去。
  神刀太保,果然是出刀如风,刀光过处,一斩两断。
  “不管我事啊!”田长青道:“是他杀死你蛇姑娘养的蛇啊?”
  毒蛇虽然被腰断两截,但蛇头一转,蛇口大张,噬向黑衣人。
  黑衣人疾退,雁翎刀光旋如幕,把蛇头斩成一片血雨撒下,口中却怒道:“蛇姑娘!怎么搞的?竟然咬起我了?”
  “你把它一斩两断,它哪里还能分得清敌我!”蛇姑娘道:“垂死反噬,药物的效用,已经无法克制它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来,你那些毒蛇,如果受伤,就无法控制,我们擦抹那些药物,还有个屁用啊?”
  蛇姑娘怒道:“你杀了它,我还没找你算帐,你恶人先告状,竟然找上我了,可恨啊!可恨。”
  田长青端坐不动,袖手旁观,似是很欣赏自己挑拨起的一场内哄。
  黑衣人似是也被激怒了,刀势一斜,指着蛇姑娘,道:“惹火了我,我就杀你一身毒蛇。”
  “那你就试试看吧!”蛇娘子扬起了双手。
  “住手!”篷车中传出来一声怒喝道:“窝里反啊!敌人还未杀一个,自己先拼起来,是吗?”
  黑衣人忍下怒火,向后退了三步。
  显然,他心中对毒物有着很大的顾忌。
  蛇姑娘的目光,转向了田长青。
  “怎么?不吵了。”田长青道:“未见真章,中途罢手,真是虎头蛇尾,扫兴得很!”
  “挥手之间,能制住我经过调教的毒蛇,足见手法的高明!”蛇姑娘道:“那不但要出手准确,而且还得精通蛇性,阁下可否以姓名见告呢?”
  泼辣、恶毒的蛇姑娘,突然间表示她确为田长青的制蛇手法所震惊,探询对方的来历了。
  “不用了,咱们一不攀交,二不论道!”田长青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彼此绝无源渊,但如你愿意放手走人,不参与今夜之战,也许可以留下三分日后的见面之情。”
  话中有硬有软,充满着挑拨的意味。
  蛇姑娘一颦柳眉儿,道:“阁下的误会很大,姑娘我担心的是误伤了同门中人,话既已说明,心意已尽。”
  田长青突然跳起来,道:“阴得很啊!真是口里叫哥哥,腰里掏家伙。”
  原来,三条毒蛇在夜色掩护下,悄无声息地行向了田长青。
  田长青飞越而起,三条毒蛇虽盘上木椅,昂首猛咬,但仍被田长青先走了一步。
  “我认为遇上了同道高手,还真的被你唬住了!”蛇姑娘咯咯一笑,道:“原来是个西贝货,不知死活的二百五啊!”
  双手齐扬,六条毒蛇飞投而出。
  田长青身子斜飘,落在大厅屋面上,冷冷说道:“这些蛇,都是搜自深山大泽的奇毒之物。”
  “对!咬一口,就叫你魂归地府……”
  “得来不易呀!”田长青接道:“毁了它们,可真是有点可惜,现在是三龙盘踞,还差一条甲将,一条白娘子,就成了五龙会啦!”
  程小蝶听不懂这些名堂,但却看到三条盘踞椅子的长虫,相当大,蛇身盘在扶手上,三条蛇头仰起了两尺高,相互注视,似是很想吞下对方,但又似被一种力量阻拦,披此怒目相视。
  夜色幽暗,瞧不清三蛇的颜色,程姑娘凝聚了目力,也只能瞧个大概的情形。
  如果她看清楚了,她就会觉得更可怕,三条蛇都是极少看到的颜色,不是一般的毒蛇。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珮

上一篇:第七回 少女情愫
下一篇:第九回 五龙会聚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