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潜探隐秘
2020-01-30 20:15:0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袍人站在大山石头上,目睹了这一场血拼,看得比程小蝶更清楚了,却没有下令埋伏的人出手相助。
  现在,拼战结束了,才缓缓走下山石,向那位幸存的蓝衣少女行去。
  两位从卫突然由山石前、后的草丛中站起,迅快地奔行到青袍人的身后。
  蓝衣少女很镇静,也很胆大,看着三个敌人走过来,一点也不害怕,肃立不动,横剑以待。
  青袍人抬右手,不停地挥动,表示他没有恶意,同时也传出了预定暗号,命令埋伏在四周的属下,待命行动。
  蓝衣少女高举起右手长剑,在头顶上不停地画圈子,剑身在日光下闪动,一眼可看出,她也在传出讯息。
  青袍人距离蓝衣少女十步外停了下来,淡然一笑道:“我要见你们的带队首领。”
  “我已经传报上去了。”蓝衣少女道:“你请稍候片刻,她们很快会到。”
  话说得很平静和气,哪里象誓不两立的敌人。
  “姑娘很聪明,早知我来意。”
  “你举止从容身后又有从卫,”蓝衣少女道:“一看就知道是领头的人物。”
  两人有着相当的距离,说话的声音很大,空谷传音,隐身在十余丈外的程小蝶也听到了。
  她忖道:这些姑娘们,不但武功好,胆气豪,姿容美,口齿也十分清晰,看来,都是聪明、美丽的女子,我程小蝶做了前所未有的女总捕头,主管缉拿南七北六一十三省的汪洋大盗,绿林飞贼,也出了小文、小雅两个极具慧根悟力的姑娘帮助我,现在,又出现了素喜和这批年轻的女杀手,武林中女捕女寇,都是高手,这一代江湖人物,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付思之间,三条人影并肩而至。
  三个人都是女人,也穿着同色的天蓝劲装,只是多了个桃红色的滚边,明显地看出了身份的不同。
  居中一个年纪稍长,应在二十六七之间,左首一人年纪轻,最多二十一二岁,右面一人,熟得很,竟然是素喜姑娘。
  心中早有预知,素喜是新秀杀手中的人物,但骤见到,仍有着惊喜交集之感,耳闻和目睹感受不同。
  看衣着,三人的身份相同,但可看得出中间女子,为领队的首领。
  证实了,小文、小雅的心中,也有一份莫名的惊喜,两人同时向程小蝶看去,希望看到程小蝶的手势、命令。
  但两人很失望,程小蝶全神贯注青袍人和那居中女子的交谈上,两人也只好凝聚全神听去。
  “我叫素华,兄台的大名能否见告呢?”
  说得温柔有礼,对旁侧两具女尸,竟是视而不见。
  程小蝶暗暗忖道:她比我阅历丰富,一见面就请教姓名,也具有铁石心肠,如若是小文、小雅对敌战死,我绝对无法忍下眼泪,也将痛哭失声。
  青袍人略一沉吟,道:“告诉我你们的来历,我就说出姓名。”
  “你设计引诱我们入伏,难道还不知道我们的来历吗?”素华笑道:“可是欺侮小女子没有见识?”
  青袍人道:“就算我知道,也希望亲耳听你说出来。”
  “开玩笑啊!”素华道:“你既然知道了,还要我说,何况,我已能猜出你是谁。”
  “我虽常年在江湖上走动,但认识我的人却少之又少。”青袍人道:“你真能猜得出我是谁吗?”
  “只要你不抵赖。”素华道:“我们可以赌一下。”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我以真面目出现于此,岂会抵赖,猜得对,我一定承认,说吧,你要赌什么!”
  “大了你不敢!”素华笑道:“我们就赌左手的小指头吧!这个指没有用,有它不多,无它不少,小玩玩嘛,不知阁下敢不敢赌?”
  拿根手指作赌注,还是小玩玩,赌输了就要自残躯体呀!神勇啊!美丽的大姑娘。
  初生之犊不畏虎,反而把青袍人给吓住了,他敢赌黄金万两,不敢赌一根小指头。
  何况,每一个手指对他都有很大的用处!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任意自残,我和你赌一千两黄金。”青袍人道:“你敢不敢赌?”
  “我知道你不敢赌手指。”素华道:“不过,千两黄金也是一笔数字,聊胜于无,赌啦!”
  “你年纪轻轻,哪能作得主意。”青袍人道:“赌输了,怎么讨钱?”
  “素喜妹子!”素华道:“拿出银票来,给他瞧瞧,同时,也要看看他的赌本。”
  素喜点点头,目注青袍人,道:“一千两六十四斤,谁也不会背着那么多黄金行动,但我们非常有钱,你说吧!千两黄金折合多少白银?我就拿银票出来,小心哪!看过我的银票,你也要亮出相同的银票才行。”
  青袍人点点头,道:“俗例是一两黄金十两银,我们就算它一万两了,你能拿得出一万两银子的真正银票吗?”
  “我有很多银票。”素喜道:“一万两是所带银票甲最少的一张了。”
  果然由怀中取出一把银票,选了一张,双手拉直,高高举起,道:“看清楚啦,山西柳记银号的号票,天下通用。”
  素喜拿出的银票,是否这张最小,没有人知道,但这一张确实是一万两的银票。
  青袍人目光锐利,看得十分清楚,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柳记钱庄票子,也只好拿出银票了。
  最感讶异的是程小蝶了,打架拼命来的,为什么带这么多银票来呢?一张一万两的巨额银票,又作什么用呢?
  不过,对于青袍人所带的小额银票,程小蝶心中有个解释,是作奖赏用的,立下功劳,立刻发下赏银,是最好的奖励方式,尤其是对为钱杀人的杀手,什么方法比立刻付钱更有效呢?
  “你是……”素华微笑道:“血手无影帅永昌。”
  青袍人呆住了,刚把放入口袋的银票,又取了出来,道:“你赢了,不过,我很奇怪,你怎么认识我的?我虽然常在江湖走动,大都戴着面具,知道我真正面目的人,天下只有五个人,这些人绝对不会泄漏我的秘密,我身上虽有三副人皮面具,但常在江湖上使用,我以为不戴面具才是秘密,天下无人能识我,真是百密一疏啊!”
  一扬手,把一叠银票投向素华。
  十多张银票,平平的飞了过来,速度不快,但却有如粘在一起似的,竟无一张零乱散落。
  素华接过银票,立刻掷还,笑道:“帅兄,开个小小玩笑,哪能真的收钱。”
  这说明,她们真的是不把一万银子放在心上。
  “我输了,应该付的。”帅永昌道:“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啊,姑娘为何不收?”
  “我想知道,多少银子,帅兄才肯撒手不管这件事情?”素华道:“我们不希望和帅兄为敌。”
  “这……”帅永昌皱起了眉头,道:“使我非常为难了……”
  素华接道:“当然,除了价钱,由帅见开出之外,你也可以提其他条件,例如小妹、素喜、素兰……”
  说的清楚极了,只要撒手不管此间的事,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也可以人财两得。
  程小蝶终于明白了,素喜身上带着巨额银票的原因,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些新秀女杀手,个个貌美如花。
  但更可怕的是她们言行,表达出对主人的绝对忠诚,可以为主人牺牲所有,包括贞操和性命在内。
  程小蝶也知道了素喜这一代的杀手,全以素字排名,但却想不通用什么方法,把一个美丽聪明的姑娘训练得如此忠贞。
  什么方法呢?程小蝶茫然了,想不通啊!
  “三位都很美,娇媚撩人,可是……”帅永昌结结巴巴,有些说不出口。
  “帅兄兴致好,也可以一箭三。”素华道:“只要帅兄肯答应退出,一切事都好商量。”
  天啊!可真是只求达到目的,不择任何手段。
  一直没有开过口的素兰,突然开了口,道:“帅大哥,我们既能入君眼,想是姿色还可人,你忍心杀了你喜欢的女人吗?”
  “缠夹呀!”程小蝶心中忖道:遇上这样的女人,还真是难以对付,帅永昌已经被缠夹得有点动心了。
  “帅某担心的是无法向雇主交代,再说,我邀请了这么多人进入京城,也不能甩手不管呀!”
  素华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低声道:“这里隐伏有多少个人?”
  “二十多三十个吧!”帅永昌有所保留,不肯把确实的人数说出来,当然也未说埋伏的位置。
  素华、素喜等暗中留意,也看出一些隐藏杀手的位置,但只有十几个人。
  “有几个高手,杀人的能力,不在我帅某之下,他们不单是武功一流,而且,还有奇技在身!”
  “一日千里马乘风。百手尊者水中天,听说能在激战中多出一把杀人刀?”素华道:“可能是一种奇异的飞刀手法,我不信一个人真生了三只手?”
  这两人的影子秘密,果然隐藏得很好,素华能叫破血手无影帅水昌的身份,却不知道影子的秘密。
  帅永昌也不知道,笑一笑,道:“他们常在激烈的搏斗、生死一发的危机中,突然能出现杀人之刀,在完全意外方位杀到,一刀取命,至少也使人重伤,从未失手过一次,江湖上传说他们有阴灵护身。”
  “帅兄,相信这件事吗?”素华道:“怪力乱神之说,小女子是绝对不信的。”
  “我也不信这种鬼话,可是也想不出他们怎会在激战中,多出一把神出鬼没的刀啊!”
  “帅兄可是很担心他们两个人吗?那容易,我们替你除掉他们两位,你只要安排我们见两人的机会就行。”素华道:“还有什么困难一起说出来吧,相信我们有能力代你解决。”
  “马千里、水中天如能杀我血手无影,杀手至尊的地位早就被他们霸过去了,不论什么样的杀手,都没有杀我的机会。”
  “所以,我们才动之以情,重酬相邀,也愿以身相许。动用如此大礼,可是从未有过,这是第一次。”素华道:“因为你是最厉害的敌人,所以,我们想化敌为友。”
  帅永昌摇摇头,道:“我不能弃下他们不管,也不能背叛聘雇我的主子,我看,这件事很难谈得下去,三位姑娘不用再多费唇舌了。”
  “那是说,我们之间,非得拼个你死我活不可。”素华道:“再无商量的余地了。”
  “刚才,几乎被你们说动了,杀手最爱钱和美女,都已摆在眼前,但我仔细一想,这种事,不是帅某人干的。”
  素华春色变了,长叹一声,道:“帅兄啊,我们真的是如此无缘吗?”一眨眼,竟然落下了两行清泪。
  小雅看得很清楚,心中暗骂:还会流泪呀,装作到了家,这个女人阴毒,犹在素喜之上。
  但帅永昌的看法,就有些不同了,皱起眉头,道:“萍水相逢,本属敌对,谈判不成,兵戈相见,可是常有的事,姑娘也不用为此伤怀,何况,帅某走遍江湖,绝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事。”
  “我钟情你的武功,也爱慕你的成就。”素华道:“当我知道你确实存在于江湖中时,我已为君动了心,今日虽然是初度见面,但帅兄的影子,已在我心中活了三年了”
  不知是真是假,但帅永昌有些动容了,只不过这狡猾大魔头,容色一闪即逝,恢复惯常的冷静,笑道:“如果你说的全是真话,何不投入帅某麾下呢?”
  素华双目眨动,脸上也微现惊喜,道:“你真的肯要我?”
  帅永昌点点头。
  “我已非完壁之人,你不会嫌弃我吗?”
  “这是世俗偏见,帅某何等人物,岂会放在心上。”
  素华目光左右瞟,素喜、素兰立刻警觉,突然向后退了十余步。
  素喜顺手一把,拖开了那站在原地没动过的蓝衣姑娘。
  素华回手一剑,未能刺中那蓝衣少女了。
  帅永昌微微一笑,道:“杀人哪?”
  “我只想证实自己的诚意。”素华道:“两个小师妹都油滑成精,自己闪了不算,还带走了第三届一位学妹。”
  “第三届?”帅永昌吃了一惊,道:“她们有多少人,全是女的吗?”
  素华叹口气:“既然已决定跟你,也不用再骗你了,男女都有,合计七十二人。”
  “七十二大贤啊!”帅永昌道:“男女各有三十六人?”
  “不是。”素华道:“这一届女的多了十二个,一共四十八人,男的嘛,只有二十四个了。”
  “你是第几届?”帅永昌被引动好奇之心。
  “第二届,素喜、素兰和我同届,只不过,她们的年龄小一点,叫我师姐。”
  “有没有第一届……”
  “当然有,她们成就很高,不是独当一面就是……”突然停口,笑道:“你问我这么多,我都据实回答你,我好象太吃亏了?”
  “日后要长日相处,还有什么之分?”帅永昌道。
  “说的也是!”素华缓缓向帅永昌行去,摆出了一个依偎入怀姿态。
  帅永昌似想避开,但却突然又改变了心意,一挺胸,大有欢迎美女入怀之势。
  但见刀光一闪,两把刀拦在帅永昌的身前,挡住了娇媚横生的素华姑娘。
  是帅永昌两个从卫,他们以极快的速度,闪转到帅永昌的身前,出刀挡人。
  素华微微一怔,停下脚步,神色恢复正常了,毕竟钢刀锋利,是要命的玩意儿,酒醉亦有三分醒,何况素华的娇媚神态全是装出来的,刀上的寒气一逼,就立刻消失不见了。
  帅永昌哈哈一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闪开呀!”
  两个劲装从卫看了帅永昌一眼,收刀而退。
  “属下无知,多多得罪。”帅永昌道:“以姑娘之快,想必看得出来,他们并无伤人之心,只是想保护在下罢了。”
  “他们出刀好快。”素华道:“寒光一闪,刀锋已到了我的前胸、项颈,天啊,再多那么一寸,就会伤了我。”
  “当真能够伤了你吗?”帅永昌笑道:“你也太过谦虚了。”
  “如果我有防备,他们当然不能。”素华道:“可是我没有防人之心,这就无法预测了,再说,如是我情急反击,出手无法拿捏分寸,重伤了你两个从卫,岂不是一件很大的憾事。”
  帅永昌目光一转,发觉素喜、素兰和那蓝衣少女,竟已走得踪影全无,点点头,道:“那只怪他们学艺不精了,不能责怪姑娘。”
  素华道:“看起来,你不信我,也没有真心招降我的用心了?”
  但闻四周丛中传出了轻微的声息,似是有物在移动。
  “怎么?断我归路,是不是已存杀我之心。”素华道:“郎心即狼心,果然不错。”
  “好啦……素华姑娘!”帅永昌冷笑一声,道:“你虽然放下了身段,不过,演技还不够精练,帅某是何等人物,岂会踏入女色陷阱,姑娘也不用再装作下去了。”
  素华仍在笑,笑得一张脸柳楣花娇,但莲步缓缓移动,暗中布马拿桩,准备迎战。
  杀手的第二特色,是表里不一,口中叫哥哥,腰里掏家伙,两个杀手遇上了,就要比耐心、比狠心,争取最有利的出刀机会。
  他们不但随时准备出刀杀人,也一面防备别人偷袭。
  “素华姑娘,你聪明美丽,为什么不估算一下?”帅永昌道:“有多少突围逃命的机会,你猜得不错,你归路已断,四面楚歌,放下宝剑投降吧!”
  “我知道,你点头的动作很大,那是传达你的命令的暗号,小妹猜得对是不对?”
  “对,后生可畏呀!”帅永昌道:“不过,我现在才明白,女杀手比男的更为可怕,幸好在下老谋深算,占先一步,姑娘人虽聪明,但比起在下,就嫩姜不如老姜辣了。”
  “唉,我是真动了投降之心,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呢?”素华拔出长剑弃置于地,道:“现在,总应该相信我了吧?”
  这一招,倒是大出帅永昌意料之外,微微一怔,道:“好,先告诉我你们从哪里来的,目的何在?”
  “这里不是谈话之处。”素华道:“带我回去,还怕我不告诉你吗?”
  帅永昌沉吟了一阵,道:“好,我带你回去。”
  举步行了过来,一面又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出个七八成了,杀手这个行业,我最清楚,你们是受过特殊而又长期训练的人,才能培养出那种视死亡如儿戏的勇气。
  她们只是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啊,没有十年八年的功夫,训练不出这样的勇武精神,和那么精深,凌厉的剑法。
  当今之世,除了富可敌国的万宝斋外,我就想不出,哪一个家庭有这么的大财富和魄力,只是我不明白,万宝斋为什么要淌这次混水呢?”
  “我们来自有方,一切行动都受到令谕的控制,有些事非出本愿,但又不能不听命行事。”素华道:“你帅兄一个人独来独往。为何受人利用,以你在江湖上的声威,召集了如此众多的杀手,为人效命,究竟为什么呢?实在叫人百思不解?”
  “钱!杀手的工作,就是拿钱取命,计价杀人。”
  “你帅兄的价码一定不低。”素华道:“加上这批人手,都是江湖第一流的杀手。费用的庞大,非常惊人,我也想不通,北京城中,谁有这么大的财力,请得起你帅兄和这一大批杀手,他要杀什么人,需用到这么多的江湖中高级杀手?”
  “差一点就被你骗过去了。”
  帅永昌接着道:“你弃剑投降,我认为你真的想和我合作了。现在,我已觉悟到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你们一定是被一种外人难知的方法,牢牢地控制着,不死不休,活着一天,你们就不能够背叛主人,素华,你也太急啦,你只是想从我的口中,探知邀请我们的幕后人物……”
  “帅兄,这么吧!我们交换这个最大的秘密。”素华道:“你告诉我他是谁,我也告诉你,我们来自何处。”
  “不谈你投降、合作的事了?”帅永昌道:“百里行程已九十,你不觉得很可惜吗?”
  “你一直不肯相信我,谈下去,也很难有个结果。”素华道:“干脆,大家以秘密交换秘密……”
  “那我就太吃亏了。”帅永昌道:“我可以把你带回去,慢慢拷问你,我相信一定能问出一个所以然来。”
  “准备动强了?”素华道:“这有失君子的气度啊!”
  “干杀手的,哪会有正人君子?”帅永昌道:“我希望你不要反抗,我保证不会杀你,只要说出你的出身来历,一定放你回去,杀手无情,但重承诺。”
  “如果我不肯说呢?”素华道:“何况,我也不喜欢被人逼迫、绑架,再说,把我折磨的不成人形,苦疼万分,就生不如死了。”
  “这真是一件很不幸的事。”
  帅永昌接着道:“因为。现在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以我的观察、判断,你的人,至少隐身在十丈以外,她们已来不及出手帮助你,何况,还有拦截她们的人,王闪、余标带她走。”

相关热词搜索:玉掌青苗

下一篇:第十三回 特殊审讯
上一篇:
第十一回 槐谷凶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