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红灯老魔
2020-01-30 20:53:3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万复古亲自迎接到大门以外,把程小蝶主婢三人让入了三进内厅。
  二掌柜点石成金云鹏,三掌柜摘星手风琳,都赶来作陪。
  丫头献过茶,万复古先开口,道:“天星子呢?住在刑部?还是客栈中?”
  “老道士吓跑了!”
  程小蝶道:“他说要溜,我还认为开玩笑,可是想不到他说跑就跑,临走丢下两句话,要我向万大掌柜请教,我想了半天想不通,只好跑来领教了?”
  姑娘说的传神,万复古听得高兴,哈哈一笑,道:“请教可不敢当,总捕头如有所使,万宝斋尽力而为,昨日和程捕头和解,云、风两位掌柜很高兴,连敝东主也听得连声赞好,过几天,他要亲自请程总捕头吃饭,还请务必赏光,给万某一个面子。”
  “一定来!”
  程小蝶道:“我带小文。小雅和郭副总捕头一起来!”
  “那真是太好了,万某先致谢!”一抱拳接道:“老道长说的什么?什么人能把他老人家吓跑。”
  “他说红灯向上升,越升越高。”程小蝶道:“他惹不起红灯老魔吧?所以要开溜。”
  万复古未笑。风琳、云鹏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确定是红灯老魔吗?”二掌柜云鹏道:“红灯上升之后呢?”
  程小蝶道:“天星子没说呀?”
  “不会错了!”万复古道:“天下高手,没有一个人能有红灯老魔这份功力,让红灯不停向上升!”
  “老魔头,还没有死啊!”云鹏道:“闯入北京地面上,又想干什么呢?”
  “天星子说了一句话。”程小蝶道:“不像对着刑部来!”
  “那是冲着万宝斋了?”万复古道:“这就严重了。”
  “难道是帅永昌约请而来?”风琳道:“什么样的聘礼,才能打动老魔的心?”
  “血手无影帅永昌,没有这个分量。”
  万复古道:“也没有能动老魔之心的礼物。这件事,要先禀告东主,程姑娘,你先请回,今夜如果太晚,明天上午一定到刑部拜访。
  “不用到刑部,小蝶在家里京花小筑候驾,我会等你一天。”
  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万某人晋见东主,恕不远送了。”
  程小蝶回到住处,素喜迎上来,先上手巾,后上茶。
  她等姑娘落了坐,才笑道:“怎么如此一个快法,来去如风啊!我还认为万大掌柜会留你们吃晚饭!”
  “看他急得像没有脑袋的苍蝇,哪还有心情留我们吃晚饭哪!”
  小文接着道:“二掌柜、三掌柜,全都变了脸色,红灯老魔究竟是什么人物啊?有如此的恫吓威力?”
  “我不知道谁是红灯老魔,但我知道能使万大掌柜失去镇静,肯定是天下稀有的高人。”
  素喜道:“以万复古统率的力量,足可以对抗一个像少林、武当那样的大门派。”
  “但他很惶恐,要立刻晋见东主。”小雅道:“素喜你们东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你见过没有?”
  “应该是没有见过。”素喜接着道:“就算见到过,也不认识,他下表明身份,谁肯费心思去记忆个普通的人。”
  “认识你的师兄吗?”程小蝶道:“你见过的那位师兄?”
  “认识,他灵秀英俊,是那种女人一见难忘的男子。”
  素喜接着道:“我还认识一些教武堂中的教席,像千手刀王、铁拐翁等高手,他们教我们武功的时候,都戴了面具,但处久了,一眼就认出来,不是他们的面貌,而是他们的神韵。”
  程小蝶道:“记着呀!见到你认识的人,立刻通知我。”
  “婢子会记在心中了。”
  “好!你现在去吃饭、洗澡、睡觉。”程小蝶道:“我的推断是、万复古今夜可能不会来了。”
  素喜心中忖道:“这里充满一种坦然、温柔的感觉,和万宝斋大不相同,虽然捕头一样的是兵战凶危,但一切都出自意愿,我既然过来了,岂可寸功不立,言侍郎聪明绝世,死得诡奇,自己去订制棺材,也一定会留下谁可能是凶手的线索,倒要仔细地想想,提供给小姐一点帮助。
  于是,她就睡不着了。
  直到天色蒙蒙亮,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这一下醒过来就日上三竿了,小文、小雅、程姑娘。都已穿着整齐,陪着客人吃早点了。
  来的客人有两个,竟然是大掌柜万复古,和二掌柜云鹏。
  素喜心中很不安,心中怦怦跳,洗过脸急急跑出来,程小蝶已拍身旁木椅,道:“过来坐,一起吃!”
  “小婢很惭愧呀!怎么搞的,睡到这么晚?”素喜一面向小蝶请罪,一面向万、云两个请安。
  万复古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了素喜一眼,但这一眼看得素喜脸泛羞红,红到了耳根后面。
  程小蝶一把拉住素喜,道:“不早不晚,时间正好,万大掌柜刚刚到,还未开口说话呢!”
  “素喜我有认床的毛病。”小雅接着道:“何况是新床,新房、新地方,一夜睡不着,天亮了,才能眯上眼睛,这是很正常的。”
  两个人赶着打圆场,素喜的心中很感动,她也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但不能借此说谎。
  她苦笑一下,道:“是到天亮才眯上眼睛,但我不是认床,是在想事情,言侍郎能预制棺木,定然也能预示凶手,就是想不出他留在哪里,找出来,案情立刻大白。”
  万复古口吃馒头,喝着小米粥,只是点一下头,似是守着食不言,寝不语的格言。
  “不用太急!”
  程小蝶道:“来日方长,坐下吃早餐,我们先听两位掌柜的教言。”
  素喜傍着程小蝶坐下去,正是万复古和程姑娘的中间。
  云鹏吃着玉盘中精致小菜,也是一个馒头,一碗粥,早已经吃饱了,不肯放下筷子,是为了陪着万复古。
  程小蝶的早餐也许对了万复古的口味,他吃了两碗粥,两个馒头,意犹未尽,现在在吃第三个馒头,吃得很慢。
  小雅看得心中烦,忖道:都吃好了,就在等他一个,连后上桌的素喜,也吃了一碗粥,一个馒头,饱了,四个美姑娘圆桌而坐,等着一个修躯长髯大男人吃饭,看上去真有些怪里怪气。
  但程小蝶心中明白,万复古不是吃,只是借吃来拖延时间。
  他是在想,想一想……
  该说些什么?
  能说些什么?
  要不要和刑部全面合作?
  刑部里重要人物,只是三个小丫头,再加上江北四老,实力还是有限得很……,但他们有官方身份的实力,真要动员起来,又非任何江湖的门派、帮会可以比拟。
  如果程小蝶能要五城兵马司帮手,立刻就可调动卫守京畿四周的一万名精锐马、步大军出动,就是武功再高的江湖人,也无能抗拒,大刀长戟蔽日月,箭如飞蝗盖天来。
  还真是被程小蝶猜对了!
  万复古琢磨过东主的话,又推敲了刑部的实力,才一口咽下了馒头,推开饭碗,道:“我和云二掌柜,一早赶来打扰,先谢谢总捕这一顿丰盛的早餐。”
  程小蝶微微一笑,道:“大掌柜,言归正传吧?我能做到的,当会全力以赴。”
  “万宝斋也要调出高手迎战。”万复古道:“红灯老魔已快近五十年未在江湖上出现过了,应该是早死了。”
  “会不会是他的儿子或是门下承继了衣钵的弟子?”小文道:“世上没有不老的神仙,也许他早就死了,这是第二代红灯弟子?”
  素喜目睹这个情况,心头一跳,小文好胆大,姑娘在场,她也敢争口讲话,也不怕姑娘生气呀!
  转头看程小蝶,面色平静,对小文讲的话似颇赞许,陡有所悟。
  她忖道:“她们情同姐妹,不是说的,精神行事,都是一样,只要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就是。”
  “对!”
  万复古一掌拍在大腿上,道:“真要如此,红灯老魔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啦!就怕祸害一千年,老魔头该死不死,就有点麻烦了。”
  程小蝶道:“大掌柜,请教一件题外事?”
  万复古微微一征!
  他自忖道:“是什么时刻了,你还要请教题外事?”但脸色未变,笑容依旧,道:“程总捕头请说。”
  “红灯老魔,如若还在,今年有多少岁了?”程小蝶道:“一个人的成就,能摆脱衰老的影响吗!”
  “问得好。”
  万复古道:“应该是不能,精深的内功,也只能使技艺减少衰退,红灯老魔如还健在,应该是百岁以上高龄了,体能和技艺都应该受到老化的影响。
  除非他真能练成道家的玄九真决,突破了生死之关,返老还童,生机更新……”
  突然住口,呆了一呆!
  接着又道:“青苗玉。”
  “怎么?青苗玉中之液,能够帮助他。”程小蝶道:“生机更新,返老还童?”
  “好像有这种功能!”
  万复古道:“云鹏,你的看法呢?”
  “不是可能,大掌柜,而是一定能!”云鹏道:“青苗玉液配合一些药物,能以极快速的变化,使人脱胎换骨,生机再造,再配合上某一种精奇内功,那就神奇莫测了。”
  程小蝶微微一笑,道:“如真有一块青苗玉进入了北京城,肯定是落在杀死言侍郎的凶手中,那个人是谁?现在何处?我不知道但绝不是落在红灯老魔的手中。
  这就是说,红灯老魔仍然受着人类衰老的影响,至多,保持他原有的武功,所以,万大掌柜,只要以常情推断,迎战红灯老魔就行了。”
  “但愿如此,如是不幸被他取去了青苗玉,我们都在劫难逃了。”万复古道:“就算他未曾取得青苗玉,但老魔仍然最为可惧的人……”
  “他的子侄弟子,如若承其衣钵,正值壮年。”程小蝶大感不服地问道:“难道还不如红灯老魔一个百龄老翁吗?”
  “唉!一般的拳、掌兵刃,总有精奇变化,实也不足以构成威胁。”
  万复古道:“但红灯老魔,有一种攻击人的方法,不知是什么武功,红灯突然爆射出一片红芒,老魔身形也化一大团红影卷来,一掠而过,杀人取命,也在这瞬息完成。”
  “这是什么武功?”
  程小蝶满脸狐疑地问道:“难道是药物的效应?或是妖法?”
  “红雾漫漫,有如一大波血水涌过,所有的景物,都被那一团红色的影雾远扬,人已气绝,老魔也消失不见,只见到一盏红灯,飞扬而去,血腥现场中,只有一股淡淡的腥香……”
  “腥香?”
  程小蝶道:“从未听闻过腥中还有香味?”
  “不错,淡淡的腥,淡淡的香!”
  万复古道:“这就是红灯老魔的可畏之处。如是药物效用,那也是把药物提炼到了极致的境界,不少人从遗留的腥、香余味中找寻答案,一直找不出正确的结果,以后,红灯消失江湖之后,这件事也就淡了下来。”
  “杀人于一团红光卷袭之中?”
  程小蝶道:“最可疑的就是那团红光,和那盏红灯了,不知死于红雾笼罩的高手,是何等一个形状?”
  “似是由一支尖锐长箭,穿入了太阳穴中。”
  万复古道:“有时,可在伤口中发现齿痕,不过,也有一刀断喉的死状,只是非常少见。”
  程小蝶迷惑了,事情和她的推敲,有了距离,就不敢再发狂言,这是件非同小可的大事,一言错出,关系着很多高手的生死。
  “大掌柜,这等景象,”程小蝶道:“是何原因呢?”
  “那血水一般浓密红雾中,可能有着使人目肓、气窒的力量。”万复古道:“使人在一刹那间,失去了抗拒的能力,任人宰割了。”
  “穿入太阳穴中锐器,可以解释,但那齿痕呢?不会是利器所留了?”程小蝶道。
  “万某在想,会不会是故弄玄虚,只是当代高手,死在红灯老魔手下的,有数十位之多,包括各大门派中的长老高人,和绿林道上的一些顶尖人物,今、上两代中江湖高手有一半死在了他的手中。”
  那么多精英人物,都找不出个明显的原因,只能称它谓“血罩”,万复古心中总有千股怀疑,也不敢说出口了,就像你程姑娘一样,心中已有所疑,却不肯说出来。”
  好厉害的万复古,早已看透了程小蝶心中隐秘。
  “和你万大掌柜一般顾虑,心中力排众议,却是不敢说出口来!”程小蝶道:“只怕说错了话,唐突先贤,只好憋在心中了。”
  “万某人来此的用意,是邀请程总捕头合力对付红灯老魔,不管是老魔本人仍在世上,还是他的衣钵弟子到了此地,他们一天不离开北京城,你程总捕头也无法放手追凶,不知总捕头,是否肯和万宝斋联手拒敌呢?”
  “可以,只是刑部的高手不多。”程小蝶道:“派不上多大用场,万大掌柜想要刑部多少人手?”
  “三十六张强力匣弩,分作三队,至于派几位高手拒敌,万某可不敢强求,由程总捕头作主了。”
  “人虽不多,但精锐尽出,素喜和小文、小雅,统率三队匣弩,小蝶和江北四老中神眼叟佟元修愿作对付红灯老魔的先驱。”
  “言重了,万宝斋派出十大剑手,八女二男,由万某和云鹏统军,我仍和程姑娘、佟元修并肩迎敌,这一支官民统合的力量,专一对付红灯老魔,事实上,红灯老魔一溃败,帅永昌也就不战自溃了。”
  程小蝶忖道:果然约我合作,这股力量入了刑部掌握,江湖形势就掌握大半,天星子老前辈确有预见之能。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红灯光焰,震烁江湖,但你万大掌柜,却似是一点也不害怕?”
  “万某和程总捕头,有着雷同的想法,我不相信所谓‘血罩’是妖术邪法,无可抗拒,怪异出在那红灯、血雾中,它们是些药物合成之物,如何能爆出一片迅如流矢的血雾,我还想不出原因,只能计划对付它的步骤办法。
  所以,我们仍然十分冒险,我布置三十六个匣弩,在他发动时,先给他一阵匣弩发射的乱箭,再以不停的箭雨,阻绝他的攻势,配合我们的暗器施袭,希望能在他把我们卷入红雾之前,把他挡下来。”
  “这一轮弩箭,暗器,如果挡他不住。”程小蝶道:“大掌柜是否要进入‘血罩’中瞧瞧呢?”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万复古淡淡一笑,接着道:“我始终不相信它是妖法,杀人的古怪在那团血红的云雾之中,不入‘血罩’,岂能探得隐秘。”
  “一盏红灯,突然迸射出一片红芒。”
  程小蝶道:“当然十分可疑,灯上有古怪!”
  万复古点点头道:“所以,我准备了很多药物,有几位名医,连夜替我配制拒抗各种毒气、毒性的药剂,算一算,踏入‘血罩’时,我身上至少十余种抗毒性药物,和三种能对抗巨毒的天然药物,艾末粉、雄黄精、寒玉汁,如若这些药物,都不能抗拒红灯老魔的攻势,我准备全力反击,与汝偕亡,为武林除去这一大害。”
  程小蝶道:“只有这些准备吗?还不够啊!”
  “他们替我准备了一个头盔,当然,稍经了一些改装,两面太阳穴,纳入保护之下,还有一片铁叶子保护咽喉。”
  万复古道:“与敌之前,以守为主先就损了三分锐气。”
  “红灯老魔不是奇术、妖法,但熟能生巧,多一份准备,就多一份胜算。”程小蝶道:“所以,我也要一份,头盔小一点,你带的药物,我都要有,不能让我吃亏呀!”
  万复古怔了一怔,道:“这种事,一人涉险已经够了,何苦拖一个人冒险呢,云鹏要开眼界,已经被我拒绝了。”
  “我不同!”
  程小蝶道:“云鹏是你的属下,我是你的合作人。堂堂的刑部总捕头,岂能临难苟安。何况,我身怀你们万宝斋所没有的克敌利器。”
  “当世的奇物、珍玩,万宝斋应该都有,你说说看,万宝斋缺了什么?也正因为这些物器齐备,我又相信自己的判断,才有入‘血罩’一探究竟的勇气!”
  “大掌柜不是说过我们心念雷同吗?…”
  “有点不同!”
  万夏古打断了程小蝶的话,接道:“我是多年推想,反复研判,才有了这么一个结论,程姑娘却能一闻内情,就有了和在下雷同的想法,结论虽一,但智慧反应,却是大不相同了。”
  程小蝶脸上有些羞红,那是兴奋的腼腆,能让鬼手神算,如此称颂,不容易呀!
  “所以,我该入‘血罩’!”
  程小蝶道:“临敌应变的本领,我也不错啊!”
  想到她在西山别墅的青草庭院中,极巧的找了一百个回合的设计,临敌应变的本领,确也过人。

相关热词搜索:玉掌青苗

下一篇:第十八回 围歼狼
上一篇:
第十六回 比武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