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情泪湿襟
2020-01-30 20:59:4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就是他伤了你。”
  小文把穿在剑上的娃娃,举在素喜的面前。
  她道:“很难令人相信哪!怎么会有这么矮小的人,而且气力很大,第三剑才把他手中的刀子震飞出手。”
  素喜仔细看,小人眉发俱全,隐隐可见胡须,好像是二十岁的人了,不禁心头震动。
  她暗暗忖道:的确是人,但长的这么小,就不是天生如此了。
  伸手触摸,气息已绝,叹息一声,道:“他刺我的一刀,气力很大,可惜他已经死了。”
  “他很凶狠。”
  小文道:“我无意杀他,但他自己撞上了长剑,而且是心脏要害。”
  “小文,快去告诉小雅,别再杀了马乘风身上的小人,这中间可能蕴藏了一个大秘密,一定要生擒活捉住他。”
  素喜道:“去帮小雅一把,必要时你们两人联手,不能让他死。”
  小文点点头,取下剑上的小人尸体,转身而去。
  小雅仍在和马乘风刀来剑往地应战不休。
  事实上是小雅姑娘已取得控制全局的优势,剑势奇厉,逼得马乘风团团乱转,行有余力,就分心旁骛了。
  所以,她听到了素喜受伤的事,也知道是伤在水中天带在身上的小人手中。
  她心中忖道:能伤素喜,也能伤我,水中天是被杀死后,由身藏带的小人自行出刀,威力应是不及由主人放出的小人出刀凌厉,马乘风不会再蹈覆辙,会及时放人出刀了。
  小人能自行出刀,证明他们有一把出刀的气力。
  那么小的身体,气力必然出自武功,小雅很快的得到了一个结论,这些小人,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小杀手。
  所以,必须要小心提防。
  素华抱起小人的尸体,脱下上衣,很谨慎地包了起来,低声道:“素喜,这具小尸体送给我吧!你知道万宝斋有一所精研药物的所在,那里集中了十几位精通药理的名医,相信他们会找出一个结论。”
  “好,我就胆大作主,送给你。”
  素喜道:“不过,我希望师姐要把结论告诉我。”
  “我会专程来找你,告诉你他们的结论。”
  素华道:“不过,小文和小雅会不会不同意呢?”
  “这就由小妹担了,但话要说明,如果小文、小雅活捉了另外一个,你可不能再打主意。”素喜道。
  素华笑一笑,道:“师姐可不是那么贪心的人,素喜,谢啦!”
  转身向前行去。
  “师姐,还有一件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啊?”
  素喜忍着腿疼追过去。
  她低声道:“刚才,小文挑战帅永昌,小雅和我都准备出手帮忙,我看几位发射火龙镖手的师妹,都已摆出了发镖的姿态……”
  “我们总不能置身事外吧!”
  素华道:“这次可是和刑部合作呀!”
  “六枚火龙镖一齐出手,威力所及,就把我和小文、小雅全坑进去了。”
  素喜道:“我不会点破,小文、小雅也没有瞧出破绽,她们心地纯,不会怀疑朋友,小妹出身万宝斋,可就难免多个小心眼……”
  “我也想到了这一点。”
  素华接道:“所以,甘冒大不韪,传令匣弩手发射弩箭。”
  “这一点,我很感激。”
  素喜道:“悬崖勒马,大概是还顾念我们相处十几年的姐妹情意,但我想知道的是,师姐是奉有密令,俟机行动呢?还是师姐出于己意?”
  素华脸红了,笑一笑,道:“素喜,事情已成过去,还提它作什么?你就帮帮我,把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我会的。”
  素喜道:“我们是同们师姐妹中,最要好的朋友。”
  “别忘了还有素兰,她也是真心挂念你,只可借她已被调入东主身边听差,没法子参与这次行动了。”素华道。
  “见着她,代我问候,我也真的想念她,有空时,我们三姐妹聚一聚,好好地喝一杯。”素喜道。
  素华点点头。
  小雅也引出了小人出刀。
  马乘风被小雅剑势逼得团团乱转,心头怒火三千丈,不得不用出压箱底的本领了。
  小人突然冒出来,一刀直刺,那份巧与快,简直像由马乘风身上弹出的暗器。
  小雅虽然已有十分的戒备,仍被那一刀穿过衣衫,也割破了皮面,如果不是全心戒备,这一刀一定会刺入小雅的小腹中。
  小文长剑疾出,平面拍过去,希望先震飞了小人手中的刀。
  素喜抱伤跑过来,配合小文,两支剑阻合成一片剑幕,硬把小人和马乘凤分离开去。
  小雅把受伤的一腔怒火,全发在了马乘凤的身上,一连三剑俱中要害,马乘风倒下去了,虽未气绝,也是奄奄一息了。
  小文、素喜双战小人,却打得小心翼翼,长剑大都是平面拍击,她们不希望伤害他,准备生擒活捉他。
  小人倔强又凶悍,但最狠的地方是不怕死,小身体硬向剑上撞。
  素喜常被他这等舍命求死的打法,逼得向后退。
  但小文已经有一次对付小人的经验,看准了一个机会,一剑拍飞他手中刀,左手一探,直抓过去。
  小人气力有限,这一阵蹦跳挥刀,早已累得汗透衣衫,但仍拼尽余力跳起五六尺高,避开了小文的一抓。
  小雅快速的飞过来,一把抱入了怀中。
  小人已经无力再挣扎,只好任小雅抱住,小雅仔细看,只有一尺多一些,但却有胡子,手脚也稍大一些。
  小文用一条丝带把他捆起来,口中也塞了一块绢帕,怕他遇到机会,自绝死去。
  这一阵激烈的火拼,虽在闹区,但幸是深夜,那一阵大风沙,也吹得家家闻窗、关门,行人绝迹,当然也惊动一些附近的人家,胆大的开个门缝看,胆小的就蒙头大睡了。
  “素喜,你受了伤,小雅也是,等一下,我看过你们的伤势,我要一一还给你们。”小文道。
  “我只是一点点皮肉之伤,这血流不到三滴,伤口像针扎,这也算受伤啊!太夸张了吧!”小雅道。
  “这次受伤不能算!”素喜道。
  “是伤在小人的刀下,可不是技不如人,也不是粗心大意,小文!你就别难为我们了,你如自残躯体,我们要如何会安心,再说正值用人之际,这不是为姑娘添麻烦吗?因为,我们再回报你,那就真的都会倒下去了。”
  “好吧,这次放你们一马,希望下次你们也能体谅我。”小文道。
  “放心哪,小文。”
  小雅道:“我们绝不会想出你这种缺德办法,我如统领全军时,不听话,就绳捆索绑上公堂,先打四十煞威棒。”
  “你只是一个捕头啊!”
  小文道:“虽然也有品有级,可没有差官衙役,也没有公堂可坐,拉入你闺房,抱他上牙床,怎么罚!你就慢慢想吧!”
  “小文,你可是春情荡漾了?尽望邪里想啊,真是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真要告诉姑娘,早点把你嫁出去了。”小雅道。
  小文脸色一整,道:“别闹了,让素华姐听了笑话。”
  这时,头上的乌云也散去了,天上星光闪烁。
  素喜道:“几个领头人物,全数奸灭,对付了红灯老魔,就可以搜查上林画苑,可是凶手是谁呢?”
  “素喜,总捕头心中早已有计较。”
  小雅道:“凶手是什么人,她心中已经有数,不肯告诉我们,是怕走露了消息,凶手一旦闻风远扬,那又得大费一番手脚了。”
  素喜点点头,道:“我在言侍郎身边一年多,形影不离,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凶手是谁?小姐心中有凶手,可真是神得很哪,不佩服也不行了。”
  “小雅,你说,红灯老魔今晚上会不会来到这里?我们要不要布阵以待?”小文道。
  “来不来要问素华。”
  小雅道:“布阵是早已完成,你看看,能用的弩箭,也都被捡回去了,尸体也派人送回刑部验房中,等验明正身,再出葬,我代你传出号令,张重、陈同,已布成待敌阵势。”
  “谢啦?小雅。”
  小文说着话,人却举步向素华的停身所在行去。
  素华似有意避开,躲的好远好远。
  看上去似乎是让三人能商谈公事,但素喜心中明白,素华是借机会派人把那具小人尸体送回万宝斋。
  她轻轻一拉小雅,道:“我们跟过去。”
  素华很机警,也一边留心看三人的举动,看小文行过来,立时迎了上去,道:“几个小师妹年纪轻,我怕她们听到什么?回去后胡说八道,所以带着她们走远一些,三位就可以畅谈机密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机密好谈。”
  小文道:“我们都是奉命行事,素华姐,你看红灯老魔今晚会不会在此出现?”
  “大掌柜一向是算无遗策,但现在已近四更,时间是晚了一些,事情也许有了变化。”素华道。
  “会有些什么变化呢?”小雅提出了心中的疑虑。
  “譬如说,程总捕头和大掌柜已经得手,破了血罩。”素华道:“红灯老魔已受伤远扬,当然也可能对峙不下,还未作生死一搏。”
  “是不是,不会到这里来了?我们要不要找上去帮忙呢?”小文道。
  素华道:“找上去,也帮不上忙,今晚上,我们已收获很大、刑部匣弩手威力强大,一举射死了帅永昌,一个会聚杀手的组合,似乎是全被这一战击溃了,这是一场大胜,而且是以弱胜强。”
  “说的也是,大家全凭武功硬拚。”小文道:“今夜这一战,我们是全无胜算,只是帅永昌一个人的‘血焰掌’,我们就无法对付,不过,杀伤力最大的,还是火龙镖。
  那一击,可能伤了他们数十个人,也击垮了他们再战的勇气,帅永昌一死,各自逃命了。”
  “小文姑娘。”素华一笑,道:“我们再等一阵,五更收队,不管事情有些什么变化,中午之前,一定有一个明确的讯息。”
  她言笑平谈,似是一点也不担心万大掌柜的安危,万宝斋中的弟子们,对万复古十分畏惧,但并不关怀。
  小文、小雅和素喜就完全不同了,她们心系程小蝶的安危,是出于至诚的关心,听完素华的分析之后,三位姑娘,全成了一副愁眉苦脸,心中祈求菩萨保佑程小蝶的安全,但却是垂着头,默然无言。
  能说什么呢?全心都在挂念着程小蝶的安危呀!
  又等了顿饭工夫,小文下令收队,回转刑部。
  离五更,还有一段距离。
  素华想提醒一声,但见小文寒着一张脸,似是腹有千般愁,只好忍下不开口了。
  到刑部天还未亮,小文下令匣弩手解散休息,带着小雅、素喜,进入总捕头的公事房中。
  当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研究、解开那个小人之秘,但小文却懒得问了,交给陈同、张重,好好看管,总捕头回来了,再研究小人的事。
  本来也是,程小蝶如不幸殒落在血罩中,三人的远大抱负,都将尽付流水。
  小雅叹口气,道:“小文,我憋得受不了,我要出去找姑娘。”
  “不是办法。”
  素喜道:“一则是他们行踪飘忽,无法捉摸,二则是,找到了,我们也帮不上忙。与其瞎跑一通,还不如在这里等。”
  “最可恨的还是田大公子,他如不带‘辟邪宝刀’,姑娘也许不会有冒险入血罩,拚死一战的勇气。”
  小文道:“人在北京城,发生了如此大事,他竟袖手不管哪!姑娘如有个三长两短,他该负一半责任。”
  “不公平啊!怎么能怪到田大哥的身上。”
  程小蝶满身疲累地缓步而入,道:“我怕你们担心过度,胡思乱想,所以没休息,就赶了回来。”
  “看姑娘一脸困倦容色,先请休息,精神恢复了,再罚小文,我犯了很大的错误。”
  程小蝶真的很累,坐在椅子上,微闻双目,长长吁了一口气,道:“万大掌柜受了伤,田大哥也受了伤,而且伤得很重,他如不及时出手,十之七八就要死在红灯老魔那一击之下,田大哥替我挡住了,我才有机会重创老魔……”
  程小蝶双目未睁,但泪水却从微闭的眼帘中涌了出来,滚下双颊,滴在衣襟上。
  她接道:“田大哥一直追随在我们身后,等到最重要的时刻,发动了雷霆一击,是为了救我呀!
  他表面上风流放荡,不拘小节,事实上,却有为有守,令人钦佩,我感激他,敬重他,也……”
  突闻啪啪两声,小文狠狠地自括了两个嘴巴子。
  而且,打的声又重,双颊上,已见了红色的指痕。
  程小蝶缓缓睁开了眼睛道:“小文,你这是干什么?”
  “我该掌嘴呀!”
  小文道:“心里面胡思乱想,口中胡说八道,这几天口花花地说了不少田大公子的坏话,心里头就不知道骂过多少次了,我恨他人在北京城,不来刑部帮忙,也不劝阻小姐入血罩……”
  “他知道劝不住的。”
  程小蝶道:“所以,他用性命成全我,可惜,我让他失望了,那么好的机会,竟然没有杀死红灯老魔。”
  “姑娘。”
  小雅开了口,道:“现在救人最重要,田大公子在哪里?我们去背他回刑部,请郭副总捕头到太医院去,约几个最好的疗伤大夫来,为田大公子疗伤。”
  “田大哥被送到万宝斋了。”
  程小蝶道:“万复古说的对,万宝斋有现成疗伤大夫,也有天下最好的疗伤药物,田大哥出手,救了我程小蝶,也救了他万复古,他推算现场情势,田大哥不出手,我和万复古都没有活的希望。”
  “万宝斋的人呢?”小雅道:“怎么会只有你和万大掌柜在场?”
  “老魔很狡猾呀!”
  程小蝶道:“他避开了我们设下的圈套,反而把我和万大掌柜引诱到城外,在那里施展出冠绝江湖的血罩,是诚心要把我和万大掌柜,毁在那里。
  但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出田大哥这号人物,会突然出现,而且是第一流的顶尖高手,田大哥击破了血罩,也打散了老魔的如意算盘。”
  “我和小文去看他。”小雅道:“留一个人在那里侍候他,直到他伤愈为止。”
  程小蝶摇摇头,道:“过几天,他伤势稳定下来,我们一起去看他,你们知道,田大哥重伤之后,告诉我些什么话?”
  “姑娘,少说几句话,好好休息,日后慢慢说给我们听。”小文道。
  “我是累了,说完这几句话,我就去休息。”
  程小蝶道:“田大哥说,小文、小雅,都是可当大任的人,阿保、阿横,耿忠不二,这些人都可重用,要我督促你们,再下工夫练武功,更上一层楼,就是当世中一流高手了。”
  “我好惭愧,我在背后骂他,他却正背后赞我。”小文道。
  “小文,别放在心上。”
  程小蝶淡然笑一笑,道:“就算田大哥知道了你在背后骂他,他也不会怪你的,你是为了我呀!”
  “姑娘,答应我,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让我去侍候他。”小文道:“他大人不记小人过,但我心中不平安啊!”
  “小文,真的用不着去。”
  素喜道:“万宝斋有一批受过长时期训练的男女,专责照顾疗伤、医病的人,他们很入行,也很细心,田公子是万大掌柜的救命恩人,一定会得到最好的照顾,我们去帮忙,反而会得手碍脚。”
  “素喜,万宝斋中的大夫,真的能强过太医院吗?”小雅道:“太医院可是帮皇上看病的所在,他们才是天下最好的大夫。”
  “不说他们的医学修养,这方面,我们都是外行。”素喜道:“单说疗伤这件事、万宝斋中的大夫,经验之丰富,绝非太医院中大夫能比,太医院中十年八年,也碰不上一个受伤的人,但万宝斋,却每月都有受伤人去接受治疗。
  有时敌我开打,有的伤重到奄奄一息,只要没断气,大部分都能医好,所以我很有信心。
  田公子定能够完全恢复,小文、小雅,扶姑娘去休息,天一亮,就回万宝斋疗养院打听消息。”
  程小蝶道:“素喜,万掌柜的伤,比起田大哥,轻多了,嘱咐他,我要田大哥完好如初,我感激,也会报答……”
  “姑娘,万复古是那种不肯受人恩情的性格。”素喜道:“田公子救了他,他就会全力回报,据我所知,万宝斋藏有千年老参、天山雪莲,都是疗伤的圣品,我会看情形,该如何开口,把姑娘的意思告诉他。”
  程小蝶点点头,在小文、小雅扶持下,回房休息了。
  很宽敞的公事房中,只余下素喜一个人,孤灯照只影,有着一点夜阑人静的凄凉感受。
  郭宝元轻轻地推开房门行进来,低声道:“素喜姑娘,总捕头是不是受了伤?”
  素喜正在思索,田长青田大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三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都很喜欢他,那就不算英俊动人的原因了……
  想的正入神,还真被郭宝元叫声吓一跳。
  “总捕头没有受伤,她只是太累,有一夜休息、好睡,就可以复元了。”素喜道。
  “这就好,这就好。”郭宝元道:“尚书大人下午还提起总捕头,已经半个月没回家探望娘亲了,夫人非常想念她。”
  “恐怕得延迟几天。”素喜道:“总捕头如果心有千千结,回趟家探娘亲,也未必能让夫人快乐,何不等她心情开朗时,再回去呢?”
  “姑娘说的是。”郭宝元道:“尚书大人再问起来,我就说案情正值紧罗密鼓,总捕头无法分身,唉!难为她呀,千金之躯,坐不垂堂,如今却是出入刀光剑影中,日夜奔忙不稍停。”
  无限感慨地摇着头,转身走了。
  望着郭宝元的背影,素喜暗暗忖道:看将起来,官场和江湖,只是称呼不同,却都充满身不由己的无奈。
  经过了一夜休息,程小蝶疲劳尽消,只是眉稍的秋苦更浓了,担心田长青的伤势啊!
  但她还是打起精神,处理要公,下令郭宝元请江北四老、陈同、张重,带着匣弩手,严密监视上林画苑中的动静。
  如有可疑事物,就拦阻搜查,也不准他们携物离开画苑。
  郭宝元有点为难神情,但还是照着办了。

相关热词搜索:玉掌青苗

下一篇:第二十三回 智闯王府
上一篇:
第二十一回 视死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