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十三章 都兰湖畔
 
2020-06-18 16:58:43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继志三人毒发,自知不久即会死亡。痛苦中程友雪竟劝起石继志来,石继志没有答话。
  司徒云珠也接着劝道:“继志!友雪的话,实在是对的。我们两人都是爱你的。真正的爱个是占有,而是牺牲,如果你能接受我俩的爱就请你叫回端木芷,为你解毒吧!只要你活着,我们的死也就幸福了,不要固执,固执的结果,只是造成同时毁灭而已你……你……听我们的话吧……”
  司徒云珠说到最后已泣不成声。
  倦伏一旁的石继志听到她们两人的劝告,开始只是流涕痛哭最后竟大叫起来:“友雪、云珠,我听你们的话你们住口好不好!”
  想不到石继志坚强的毅力,竟在她们两个的真心哭诉下渐渐地改变了,他开始希望端木芷回来,取出她怀中的翡翠小胆瓶来救活他。
  可是端木芷早已离去多时,他只好连滚带爬地出了石室,探首洞外,向着夜空尽力地呼喊:“端木芷!……端木芷……。”
  果然,从远处传来一阵马蹄之声,不消片刻,已经停在山崖下,马背上跃下一条黑影,用绝顶轻功飞身上崖,来至石继志停身之处,来人非别,正是丑妇端木芷。
  端木芷此时正以胜利者的姿态像慰问俘虏一样,两只眼睛死盯着石继志,半硬半软向石继志道:“继志!我实在是爱惜你,只是你一再地失信于我,叫我自己对自己也无法交代,现在你既然再度需要我。我当然也不记恨于你,不过这一次我救了你,你再也不能背信了是吗?……”
  石继志腹中痛得实再也忍耐不住,而且这种软绵绵的暴力比强有力的暴力更具屈服对方的力量,因此他也不再考虑急切地答道:“不会!不会!我再也……不会……失信了,请你决把……解药……给我吧!”
  端木芷看到石继志完全服贴的情形,才从怀中摸出翡翠瓶,石继志已经贪婪地伸出舌头了。
  端木芷从瓶中倾出些少药粉在指甲中,像主人喂狗般的放在石继志的嘴边,然后,对石继志郑重地道:“你解了毒之后,立刻跟我走,你答应不?”
  石继志点头道:“……答……应。”
  端木芷见石继志已驯良得像一只忠实的哈巴狗,便不再留难地将药粉弹入他的口中。
  石继志吞下解毒药之后,身体立时康复,翻身跃起,面带愧容用恳切的语气向端木芷请求道:“姐姐!你既然慈悲了我,就请你慈悲到底,把雪妹妹和云姐姐一起解掉她们的毒吧?她们是会同样感激你的!”
  端木芷丑脸一绷,大摇其头道:“不行!”声音坚决得像利刀。
  此时的石继志,功力虽然恢复,但自知无力再战,为了目前,为了将来,只有听命于她,让她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现在畏缩的石继志,和当年初离小刃峰英豪气魄相比,俨若两人,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恶人还受恶人磨。”所谓“英雄”只是弱者的对称而已。而石继志遇上端木芷,石继志听到端木芷的声音,简直像狼听到虎叫,只是哆嗦着身体,再也没有抗拒的能力。
  此时洞内传来友雪与云珠的呻吟之声,石继志不由一阵颤抖,因而已受此痛苦不止一次,深深体会其中的滋味,非言语笔墨所能形容,真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于是不断哀求着端木芷,双脚几乎跪了下去。
  端木芷经不住石继志的苦苦哀求居然大发慈悲,准如所请,不过有一个条件:“如果我同意替那两个丫头解毒,你必须同意废去她俩的武功,永远做我们两人的婢女。”
  石继志毕竟不是凡人,虽然受尽屈辱,但他的良心并未失掉听到端木芷狠毒的方法,直比杀死她俩人还要难受。于是立刻请求道:“请你千万别废去她们的武功,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
  他说话很快捷,但也有他的用意。
  端木芷道:“你作得了主吗?”
  石继志也未思索即应道:“我作主便是。”
  当然,石继志的答话,并非完全没有考虑,他也有他的如意打算,他想如果友雪与云珠的身上之毒解除,武功不被废去,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来日方长,时机并不是没有,只要找到机会,三人联手发难,杀死端木芷。取走她的翡翠瓶,再奔哈拉湖寻找掘墓怪医包音图澈底根治黑蜃奇毒,未尝不能重蹈光明,还我自由之身。
  但端木芷是个鬼灵精,她似乎只用眼睛扫了一下石继志,便已猜中了石继志的心在想些什么,因此冷笑一声道:“继志,你别胡思乱想,你以为不废去她们的武功你们三人就有机会联手攻我,老实对你说,刚才在洞内你们三人联手攻我十几招把我打在地下,那是我假装的,逗着你们玩的,目的是想试试你们的心,是否真的狠得下心杀我,我嘴角所流的血是我自己咬破舌尖所流的,不信你看。”
  端木芷说罢张口吐出舌头,凑到石继志面前去。
  石继志对着这样一张丑脸,慌不及地躲开。
  但他心中在暗惊端木芷居然不怕三人联攻,更惊奇的是她还有一套“天心通”功夫,竟能测知他人心中的思想都不敢了。
  逼得他连思想都不敢了。
  但事已至此,也不必想得太多,只要她肯为友云与云珠解除痛苦,以后的事慢慢再说,所以他也就忍着,不再吭气。
  端木芷看到石继志已经完全服贴,乃转身走进石窟,但见友雪与云珠已经萎顿得半死不活,形同虚脱了。
  石继志看在眼里,痛在心中,但又不敢显露在脸上,生怕引起端木芷的妒心,发生意外。
  端木芷先把不屑的眼光向友雪与云珠一扫,然后说了几句轻蔑的话,才动手慢条斯理地,摆出为她们解毒的样子。
  她将石继志协议的几个要点说给了友雪与云珠听,同时问她们能不能接受?友雪与云珠听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石继志看见情形不对,赶紧在端木芷背后向二人丢了一个眼色,于是友雪与云珠才勉强地点点头。
  端木芷见三人都已妥协才为她们吞服解除蜃毒的药,一场不愉快的事件才告解决。
  端木芷用手一挥,命石继志与她同骑一马,而命友雪与云珠跟随马后步行。只见她搂着石继志,一提缰绳,马鞭飞腾而去。
  狂傲的态度,世上罕见。
  石继志回头见友雪与云珠跟在马后,不禁有无限的感怀。好在彼此默契在心,相互了解,因此在表面上的轩轾也就不以为意。
  不料端木芷所走的旅途竟是那样遥远,翻山越岭,接连走了七天七夜,尚不知落脚何处?
  起初几天,友雪与云珠仗着自己的上乘功力,把步行并不当作一回事,但人的精力并非无穷,走到后来,已发觉举步艰难了,何况每夜子时三刻要与石继志同样地腹痛一番,而接着便须向端木芷乞怜解药。
  端木芷的黑蜃奇毒竟把三个不可一世的人物,收拾得变成三条可怜虫。
  但石继志与友雪云珠并非甘愿受辱以求苟活偷生,而是在他们精神的领域里,有着希望,有着相通的道路准备再作联手的复仇计划,虽然七天七夜过去,竟无下手的机会,但他并未灰心。
  到了第八天,石继志在马鞍上回首问端木芷道:“我们尽走这些崎岖山路,究竟要上哪儿去啊?”
  端木芷搂了一下石继志的腰道:“我们去青海的海心山。”
  石继志闻言心中大吃一惊,回首望望跟在马屁股后面的友雪与云珠,也都吓得花容失色。
  海心山,这是一处与中原不发生关系的化外区域,江湖上传说海心山是个绝地,一等一的高手一入海心山,便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还,然而端木芷为什么要去?这就奇了,然而她们此时已无心顾虑这些,反正跟着走算了。
  第九天的傍晚,到了都兰湖边,前不巴村,后不巴店,天边无云,月儿已从都兰湖上升起,泻下了一片寒光,映在水面上,泛着浮动不定的银辉,使夜行人格外觉得苦冷难受。
  端木芷勒住乘马,拉着石继志双双飘身而下两目横扫,似乎想在此一探宇宙奥秘的神态,将马缰缠在树上。
  尾随马后的友雪与云珠早已疲倦不堪,巴不得早些停下来休息休息,看到端木芷的举动,心里一阵高兴,知道暂时不再走。
  端木芷把马栓好就下命道:“今晚上就在这湖边露宿一宵,明晨再继续赶路。”
  端木芷说罢便在行囊中取出露宿用的器具,命令友雪与云珠去湖边打水,然后对石继志道:“继志,你去捡些枯柴来生个火堆,我去猎一只小鹿来今晚我们吃些烤鹿肉来充饥吧!”
  石继志听到端木芷的吩咐,即忙诺诺连声,连忙拾柴生火,忙得一塌糊涂。端木芷见他热心作事,也就安心去抓小鹿去了。
  石继志见机会难得,看到端木芷去远了,便偷偷地与友雪云珠在湖边草地举行秘密商谈,三人比手划脚,耳语一番后,便各自散开,假装着各做各的事情,好似毫不相干的样子。
  过了片刻,端木芷果然赤手猎了一只小鹿回来,便命石继志杀死小鹿割了几块鹿脯,放在火上烤灸,石继志烤起来得心应手,约有一炷香光景,鹿肉被烤得香气四溢,闻之令人垂涎欲滴。
  友雪与云珠一路上都是两脚走路,体力消耗特别多早已饥肠辘辘,闻到肉香,哪能忍耐食物的引诱,不禁直吞口沬,但端木芷却有意折磨只许石继志吃,而令友雪与云珠站在二丈开外侍候。
  石继志见到端木芷如此残忍地对待友雪与云珠,实在有些不忍,连送到嘴边的鹿脯,也吃不下去。
  端木芷见石继志咬在口边鹿脯吃不下去,知道是友雪与云珠两个妖怪的作祟,便厉声道:“午夜你吃不吃解药!”
  这一句比什么都灵,石继志心中一凛,连忙将撕下的几块烤肉塞进嘴里未加咀嚼,便硬吞了下咽,于是引得一旁的端木芷也笑了。
  友雪与云珠饿得直咽口水,眼馋得直盯着火堆上烤肉,和那嗤嗤冒油的香味,几乎想扑上去,在这七八天内,她们实在已怕透了端木芷,因为端木芷的武功,依石继志的估计,足可与上官先生分庭抗礼,而她的心计却又过之。纵使上官先生能及时赶来相救,亦未见得有必胜的把握,因此再想和她正面冲突,已认定是有害无益了。
  端木芷吃饱了肚子,才大发慈悲地用手扯了一大块鹿脯像喂狗似地丢给友雪与云珠,同时吩咐道:“吃饱后快替我把毛毯铺好,我要休息!”
  友雪与云珠接了鹿肉,忍气吞声地说了一声:“是!”一面吃着鹿脯,一面看着端木芷狞笑一声,伸了一个腰,站起身来拉着石继志的左手一起到湖边散步去了,月光下,人影双双,微风乍起衣袂飘飘,俨似密月情侣,两人直瞪着眼看,竟吃不下垂涎很久手中的鹿脯。
  她们凝视着湖畔,直看到两个人影慢慢走回,才急忙从端木芷的行囊中取出二条毛毯,匆匆铺在地上,似乎还深怕被她瞧见。
  端木芷与石继志散步回来,友雪与云珠垂手站一旁,恭顺得像奴隶,权力会奴役人,一点不假啊!
  端木芷的颐指气使,越来越显明,看见站在旁边的友雪与云珠似乎都不顺眼,频频挥手,要她们站得远一些,然后才仰身躺在毛毯上,唤石继志坐在她的身边,要他用双手替她轻捶酸软的大腿。
  石继志依照吩咐坐下来,贴近端木芷的身体用空心拳,有节拍地在她大腿上捶击着,渐渐地看到她收敛倦容,终于闭上了眼皮。
  石继志赶紧向友雪与云珠比了个简单的手势,叫她们两人赶紧准备运足气功,蹑足过来,她们俩人早已会意,连忙调息完毕,暨二人分立两边,环伺在端木芷的左右,石继志又做了个手势,于是三人各各自骈指如戟,由石继志对准端木芷的“乳中穴”,友雪对准她的“眉冲穴”,云珠对准她的“丹田穴”,控制三处大穴,只听石继志号令动作,此时三人紧张的情形直像撬牢门的囚犯。
  火堆发出“毕剥”之声,火光在各人上闪动,端木芷紧闭双目,胸脯起伏,鼻息均匀,似已睡熟。只听石继志一声猛喝:“点!”
  三人同时出手,点穴指如闪电般疾袭而下。说时迟,那时快,三人指尖尚未触及端木芷穴道,端木芷已及时醒来,眨眨双目,但见她仰躺着混身一颤,硬接三人一记的狠毒联攻。
  三人的手指果然点中了端木芷的穴道,但不知何故,手指像插入一堆软绵绵的棉花堆中。
  端木芷小腹一缩,暗运气,“嗯”了一声,全身肌肉一松一绷,竟将三人的手指力道弹开。
  石继志与友雪云珠一见大惊,心知事情要坏,赶紧施出平生全部功力,三人再度出手联攻,但见端木芷腰肢一扭,身体紧贴着地面飞滑出去,再一转身,身形便已在丈外直立。
  于是一对三的火拼即时开始,石继志下达总攻击令道:“雪妹、云姐,事已至此,惟有我们各施绝学,有敌无我,与这妖妇决斗到底。”
  友雪与云珠闻言,身形已如巧燕穿云,分向两翼抄去,与石继志成品字形把端木芷围在核心。
  端木芷用目环视猛见三人凶神恶煞,怒目横眉。知战端已起,无法避免,惟有以战止战,方为上策。不禁一阵冷笑道:“我一心想把你们带入天堂,但你们偏偏要自投地狱,好吧,你们三人一块上吧!”语中带警,气势凌人。
  石继志未予置理,毫不容情地双掌推,激荡出一股刚锐无比的掌风,袭向端木芷前胸,而在同时,友雪与云珠也在端木芷的背后左右两侧以毒招响应。
  端木芷立在核心,双掌连闪,身形旋转如辘轴,用“回龙身法”将三人袭来的掌风化解为一股螺旋气流,只围绕着她的身体涡回,虽然吹得她衣袂飘飘,但始终无法接近身体损及毫毛。
  石继志与友雪云珠联攻十几招,兀自不克,石继志心想把真力耗在这些无谓的过招上,吃亏的将是自己,于是当机立断,改以看家本领“七禽掌”出手,他的朱雀剑与友雪云珠的兵刃俱被端木芷收去,所以大家都只能以内家真力修为互相颉颃。
  石继志疾退半步,凝神一立,功力敛贯双臂,身形暴起纵上半空,双掌十指箕张,口中呼啸一声,一式“鹤鸣九泉”,人朝端木芷俯冲而下。
  单看这一威猛的架势,也足令人丧胆,但端木芷伫立原地,丑脸微仰,双掌以“托梁换柱”招式护住上盘,准备硬接石继志的厉攻,但友雪与云珠早已与石继志密商好联合行动的计划,因此在石继志身形暴起之际,便各以全力从左右两边夹击端木芷。
  友雪与云珠的夹击配合得相当巧妙,迫使端木芷再也无法伫立原地,而且使她无法躲闪,除非纵身而起,但如她纵入空中,在她腾身的霎那,势必内劲微泻,而此时正是石继志的攻势最锋锐的当口,只要碰个正着,端木芷立即粉身碎骨,死于当场。
  不料端木芷对友雪与云珠的夹击视若无睹,她全神贯注着石继志的七禽掌。
  石继志在半空俯冲而下,劲势凌厉,如排山倒海似地扑向端木芷。
  端木芷双掌贯满了阴柔绵力,与石继志的双手甫接,立即发出一声闷响,四掌好像粘住了一般。
  石继志双掌被端木芷的双掌吸住,身形尚未落下,两脚还倒竖在空中,端木芷已经全身一颤,自体内逼出一股绝大柔力,自双掌吐出,但见她双掌微微一推,竟将石继志抛入半空,斜飞而去。
  而端木芷刚抛出石继志,她自己背后腰股之处已着了友雪与云珠同时攻来的四掌“惊涛拍岸”,这四掌乃是友雪与云珠舍命打出的狠招,合起来的劲道,少说也有八百斤以上的威力,但是端木芷体内的柔力似乎有着自动调节作用,能自动化解外来的力量,因此友雪与云珠的掌力虽然击中了端木芷的腰眼,但掌力竟不能深透她的体内。
  不过,端木芷全身力量都已在双掌打出,因此马步已浮,虽然友雪与云珠的掌力被她在无法化解,但因掌力极猛,端木芷拿桩不住,身子也被抛入空中,如断了线的纸鸢,与石继志同一个方向飞向都兰湖面,“扑通,扑通”两声,双双跌入湖中。
  石继志先一步跌入湖中,他不识水性,因此一入水中便半天没有冒起来。
  端木芷相继跌入湖中,她见石继志不识水性,心中倒是一惊,因为她毕竟是深爱着他的,因此一个翻身,人也钻入水底。
  友雪与云珠以为端木芷在水中追杀石继志,心中大急,立即奔向岸边,毫不考虑地双双纵身入湖,游向石继志沉下之处。
  其实石继志跌向湖中之时,他本拟以“登萍渡水”的轻身法踩水而起,不料都兰湖中有种凶猛无比的怪鱼,名叫剑鳌,躯体巨大如象,嘴巴尖锐似剑,张嘴时形似剪刀,上下颚长满了三角形的锯齿,力大无穷。
  因此石继志双足一接水面,刚巧有一条大剑鳌游经其间。
  剑鳌张嘴咬住石继志的右足猛力往水底一拖,就把石继志拖入了水底。
  端木芷在半空时业已看清剑鳌的行踪,因此她不是跌入水中,而是去拯救石继志。
  友雪与云珠因为站的距离远,又在晚上,虽然月色甚好,但光度毕竟有限,所以没看清当时湖面上的真实情况。
  石继志被剑鳌拖入水底,起初心中猛吃一惊,待他发现对方只是一条怪鱼时,神经立刻镇定下来,于是顺水推舟,让剑鳌拖走了十几丈远,然后躬腰屈背,将上身蜷到足跟之处,用手探入鳌嘴,将上下两颚用力分开,右足立刻自鳌嘴内抽出。
  凶猛的剑鳌并非好惹的东西,到口的猎物,岂能轻易放其逃走,尾鳍一扇,又跟踪前来,利嘴向石继志全身乱咬,石继志不善游泳,自知无法在水底久耽,于是力贯丹田阳炁,双手拉着剑鳌上下两颚猛力一撕。
  剑鳌在都兰湖中是鱼中之王,平日在水族内颐指气使,不可一世,不料今日遇到了石继志,算是碰上了克星。
  石继志只用了五分劲力,已将身长丈余剑鳌,的两颚撕裂,流出了大量的腥血。
  这腥血一流,立刻引来了大小一百多条剑鳌,自四面八方游来,竟将石继志、端木芷、友雪与云珠困在水中。
  这样一来,四个人不得不暂时放弃仇恨,重行划分敌我,成立一条抗鱼联合阵线。
  不过这条联合阵线非常脆弱因石继志虽然武功卓越,但是不识水性,友雪与云珠虽会游泳,但武功在四人中较差,因此人鱼大战的主力落在端木芷的身上,而端木芷只顾保护石继志,却希望友雪与云珠被鱼咬死,至于石继志的心中所想适得其反,他希望端木芷被剑鳌拖走。这简直是离心离德,哪里说得上是团结抗鳌!
  因为四人同床异梦,所以发挥的力量不大,八条手掌虽阻止了攻击,但亦只是保卫而已。时间久了,如何支持,这是一个人问题,因为成千成百的剑鳌正源源涌来。
  端木芷眉头一皱,暗忖再耗下去,难免要葬身鱼腹,于是对石继志道:“继志,快想法纵出水面,用登萍渡水身法,双足踩上水面跃入空中,再以你的天马行空身法飞返岸去,快一点,迟则不利。”
  石继志心中奇怪,暗想你怎么知道我会天马行空的身法,但他无暇多想,却一面击退了当面的二条大剑鳌一面对友雪与云珠道:“雪妹,云姐,你们先逃,我掩护你们。”
  友雪与云珠惭愧地道:“我们不会天马行空身法?怎么逃呢?”
  石继志道:“你们先纵出水面,我再以掌力把你们送上岸去。”
  友雪与云珠道:“可是你会不会……”
  石继志道:“你们放心,我不怕。”
  于是友雪与云珠游近石继志的身边,石继志命友雪先纵,友雪依言将双掌平伸在水面一压,身子顿时飞出水面,石继志趁势用手托住了友雪的屁股,运劲一推,将友雪抛上岸去,然后是云珠,如法泡装地上了湖岸,不料石继志刚将云珠抛出,他身后有两条巨大的剑鳌伺机扑上,各自咬住了石继志的双腿,一个泼剌,钻入水底,端木芷看得真切,奋不顾身地在鱼群中沉身而追。
  石继志在水底施展不出七禽掌,何况他耗力太多,尤其是不识于水,因此双足被剑鳌咬住,就显得有些无能为力了,但求生之欲,人皆有之,所以极力挣扎着,可是当在环伺在四周的已不是二条鱼而是数十条数百条了……。
  幸而端木芷及时来救,但见她手指像弹钢琴般的乱点,指触鱼身就翻白,一会儿才在鱼群中杀开一条血路,奋勇将石继志在鱼口中救出,然后冒出水面,也照样画葫芦地用手托在石继志的屁股上,运劲一推,把石继志扔上了岸,然后她自己以“白日飞升”身法跃出水面,再以“羽化登仙”的凌空虚渡的绝顶轻功飞上湖岸。
  四个人全身透湿,在水中尚不觉得冷,上了岸被晚风一吹,禁不住牙齿捉对儿厮打起来,于是大家爬近了火堆,添了木柴,拨旺了火焰,围坐在火堆四边,各自行起功来。
  衣服烤干了,功也行毕了,但是毒发时间也到了。
  石继志正在想,对外的战争结束,对内的斗争,可能更残酷,端木芷可能要和我们算账了。
  正在狐疑之间忽见端木芷从怀中摸出翡瓶,检视了一下瓶塞,然后拔了瓶塞再检视了一下瓶中的药粉,哈哈大笑道:“还好!还好!瓶子还未进水你们还有药可吃。”
  石继志与友雪云珠互相惊讶地互看了一眼,心想端木芷的话意似乎不咎既往,但端木芷接着又说:“照刚才的情形,这个世界应该不容你们存在,不过,我们一度化敌为友,战胜水族,不管你们管的目的何在总之我不想立刻惩治你们,希望你们有所反省,好好跟我去海心山,中途不得再有叛逆行动,否则休怪我言之不先。”
  石继志与友雪云珠闻言,均低着脑袋,默不做声,像惭悔,也像在作另一次的起义。
  海心山是一座小岛,孤立在青海省之海湖中,青海湖是吾国内陆高上最大的咸水湖,因为水味甚咸,所以不称湖而称海,省名亦由此而来。
  从海边眺望海心山只可见到一个隐隐郁郁的影子,其湖之阔可以想见。
  石继志与友雪云珠跟着端木芷来至海边,海边上既无人家,亦无树林,更无船只,只见汪洋一片,碧绿得可怕。
  端木芷乘马在沙滩上打了一个转,马蹄在沙滩上来回踩了无数杂乱的蹄印,似乎在想如何渡海的样子。
  突然,端木芷用手一指南面的一个高高隆起的沙丘,用命令的口吻吩咐与云珠道:“你们两人快去把那沙丘挖开!”
  友雪与云珠不知何意,但不敢有违,只好乖乖的去做,因为她们一路上被端木芷折磨得太惨,她们再也没有勇气反抗了,她们已慑服在端木芷的雌威之下。
  石继志奇怪地问道:“挖沙丘干什么?”
  端木芷道:“你不用管。”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十二章 沙漠风暴
下一篇:第十四章 毒龙寒潭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