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五章 落日残红
 
2020-06-18 16:43:40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由川入鄂的长江水流上,在日暮时分,顺流驰来一叶小舟,舟帘高卷,舱门大敞,小舟前后有舟子二人,半倚橹舵,一任小舟顺驰,却是不加力气,意态至为潇闲。
  这时红日半沉,江风习习,只见由舟舱内,先后踱出两个儒衣文士来。
  前者年约四旬上下,面相清癯,五官甚为清秀,后者却是一个十三四的少年儒生,剑眉星目,猿臂蜂腰,意态尤为飞扈!
  他二人轻轻踱出船舱,驻足舱面,向远处眺望着,少年不禁发出一声喟叹道:“好一幅落日半江的图画!师父!我们不如在外面共进晚膳如何?”
  前头文士注目江上,好似正在领略眼前落日美景,闻言只随便的哼了一声,一双眸子,却是动也不动,那少年见师父无语,知已默许,遂作主张,回身和舟子交谈了一阵,立刻动手张罗,在船首小小舱面上,摆下了一张小方藤桌,又摆了两把靠背椅子,少年用手一拉中年文士的衣袖道:“师父,请坐下吧!”
  文士这才回头,见状一笑道:“如此甚好,我方才只顾欣赏落日余晖,不禁意会神往,却连你说什么都没听见!……”
  他一面坐下,叹了一声,微微一笑又道:“由此足见我辈师徒,本适文墨生涯,落身武林原非合适呢!”
  说完话,不由玉手拍案,连连呼道:“伙计,弄壶好花雕来!配两样菜!”
  舟子答应着,这条水道,本是旅客频繁,舟上酒食常备着,以供客人索食,是故一呼即至,须臾,已端来了两样小菜,舟子为二人斟上了酒,文士不由举觥笑道:“来徒儿,好好陪我喝几杯!”
  少年启唇一笑,说着举杯一碰,仰首而尽,文士喝了五六杯之后,颇为兴奋的朗声道:“在二十年前,我最感遗憾的,是没有能收到一个好徒弟,传我衣钵……”
  “所以我不得不仍在江湖上混……”
  他微微一笑,又接道:“可是二十年以后的今天,哈!”
  他大笑了几声,双手伏桌,注视着少年道:“我这项志愿,已经达到了,我是没有什么再求的了,我是该过几天平静的日子了!”
  少年点头道:“师父这几年,是太累了,是该静静地享享福了!”
  中年文士笑眯眯的点着头,认为徒弟这几句话,说得十分体贴,他吃了一口菜,笑道:“等你们成婚之后,我也到拾翠楼去住几天……孩子,你讨厌么?”
  少年先是一喜,可是听到最后,不禁双眉一皱.道:“师父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像师父这种高人隐士,弟子请还请不到呢……何况你老人家还是弟子授艺恩师……”
  少年一口气说到这里,尚要再往下说,文士已呵呵笑道:“小子!我是逗你的……你别发急呀!”
  他骄傲的看着眼前这个徒弟,心中一时真有说不出的高兴,当下眨了一下眼皮子道:“告诉你,师父可是吃定了你了,你拿棍子撵也撵不走啊!”
  说着他又呵呵大笑了起来!
  少年又是兴奋,又是羞涩,一张俊脸,也由不住蓦然红了红,可是却为他爽朗的神采掩住了。
  他为师父斟上一杯酒,正色道:“师父对弟子恩重如山,理当由弟子供奉终生,师父既有此说,此后可不许借故离弟子而去啊!”
  中年文士一怔,遂呵呵大笑道:“好聪明的孩子,你想这么来拴住我么?……告诉你!师父这一辈子游荡惯了,恐怕到了晚年,也难改初衷啊!”
  这舟上二人,正是新由峨嵋山下来的上官先生及石继志,此行目的是奔向宜昌,欲到司徒处,与程友云和司徒云珠二女完婚。
  师徒二人,全是文武兼通,人又风雅,故而沿途游览,行了半月,还未及全程之半。
  此时为饱餐江水之秀,竟自在舱面对着江上暮色,喝起了酒来。
  石继志听师父这么说,不由道:“你老人家要是在拾翠楼住不惯,弟子就陪你老人到别处去玩玩,反正不叫你老人家离开我就是了!”
  上官先生微微一笑道:“真的么?”
  石继志剑眉一轩道:“自然是真的了!”
  上官先生呵呵一笑道:“到了那时候,你就没有这么自由了……”
  石继志尚没有体会出言中之意,不由怔了一下道:“那是为什么呢?”
  上官先生嘻嘻一笑道:“好糊涂,那时候就有人管着你了!不是吗?”
  石继志这才突然悟出,不由俊脸一阵通红,哦了一声,窘笑道:“师父真会取笑……”
  上官先生哂道:“你不要以为我是给你开玩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看你如何摆脱两个娇妻的纠缠……”
  石继志不由脸又红了一下,当时心中不禁愤愤不平暗忖:“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为妻子所约束?师父也太已小看我了!……”
  不过当时却未与师父多争辩,只笑了笑道:“反正我是不离开你老人家就是了!”
  上官先生嘿嘿一笑道:“到时候看吧!”
  正说话间,突有一快船,由身后乘风冲浪而来,二人见来船行驰见疾,眼看快要冲到了自己这艘小船上来了,不由俱都大吃一惊。
  石继志方自一站,正要喝叱,突见来船船首上,站着一个黑衣道人。
  这道人见石继志这一站起,似乎一怔,却连忙把身子掩入舱内去了!
  那大船也擦着小舟旁边驰了过去,却溅在小船上一船的水,石继志不由大怒,方叱了声:“喂!这是……”
  不想为上官先生一把拉着坐了下来,微笑道:“算了!出外的人少惹事为妙,就让他们过去算了!”
  石继志皱了一下眉道:“这船上一定不是好人!”
  上官先生这时又喝了一口酒,微微哂笑道:“江湖上本是恶人的世界,这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来!我们还是喝我们的酒!”
  石继志心中虽是纳罕,可是师父既如此说,他也不好不遵,这时上官先生又回头,对一舟子道:“这船上有鲜鱼没有?”
  舟子弯腰笑道:“有!有!还有几条大鲤鱼,客人是不是要来一条?”
  上官先生大喜道:“好得很!你弄一条豆瓣肥鱼来,多加辣子!”
  船夫应声而去,石继志这时忍不住道:“师父你老人家没有看见,方才那个船上有点古怪……”
  方言及此,上官先生嘻嘻一笑道:“不就是那个这人么,人家只是不愿我们看他,才躲进舱去,这又何怪之有?”
  石继志不由皱了一下眉,心中大不以为师父之言为然,暗想:“这道人鬼头鬼脑,分明是跟随我们而来,师父却不以为怪,我却要注意他们才是!”
  想着一言不发的又坐下了,上官先生似乎这时酒兴极高,连连劝饮。
  石继志不忍扫师父的与,也就暂时把那道人之事撇开,须臾,舟子上了鲜鱼,二人也就愈发开怀畅饮了起来!
  入夜之后,船行转缓,因为这一段水路,暗礁颇多,来往船只如快行,极易触礁,且水势弯窄,曲回处极多,来去各船,都在船舱下挂起了一盏红灯,以为标志,因此水面上点点红星,衬印在水面上,更足红光婆娑,蔚为奇观!
  二人频频呼酒,吃了六小坛,尚未尽兴,直把那舟子吓得相互吐舌。
  他们真看不出,这一对书生模样的人,居然酒量如此之大,简直大得骇人。
  这种陈年花雕,常人只要饮上半小坛,已可说是海量了,却想不到二人,竟自一气喝了六整坛,尚同无事人见一般,怎不令人吃惊?
  二人直饮到月上中天,才令舟子把杯盘清理下去,这时小船可就走得愈发慢了!
  石继志独个儿站起了身子,走向船边,方自陶醉着一江红灯,偶而偏首,却见一条大船,紧紧挨着自己小船不及丈远,也是缓缓地行着。
  仔细一看,竟和先前那大船极为相仿,石继志不由微微冷笑了一下,遂向上官先生道:“师父请看!”
  上官先生只抬头,向着石继志手指处看了一下,微笑道:“看什么?”
  石继志走近了一步,轻声道:“师父!你老人家莫非没有看清楚么?这条船正是方才过去的那条船,不知怎么,却又回绕到了我们后头,我看……”
  上官先生长眉微微一耸,道:“继儿,不是我说你,这么两三年的江湖经历,你还是如此浮燥?”
  石继志不由脸一阵红。
  上官先生微微一笑道:“就算他是缀着我们的,你能说不叫他们走么?……”
  石继志讷讷道:“可是总应该给他们一个警戒呀!”
  上官先生微微一笑道:“说你浮燥,果然浮燥,你那么作,能有什么用呢!你说!”
  石继志脸红了一下,果然无言以对,上官先生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道:“你想通了没有?你那么作,只有打草惊蛇,又有什么用呢!”
  石继志心中暗暗佩服,不由望着师父傻笑了笑,上官先生眯着眼笑了笑,道:“从下午我就知道了,还等着你说?我只是装作不知罢了,想不到你却是一点气也存不住……”
  石继志不由脸又是一红,当时小声道:“那你老人家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一声呢?”
  上官先生游目江上,哼了一声道:“要早告诉你他可能早就不追了!”
  石继志不由一怔,知道师父意思是说自己太浮燥,而他却是另有用意。
  当时闻言后,又回头看了那大船一眼,只见大船上,除了船首上两盏红灯以外,这么热的天,舱面竹帘,竟全都放了下来,一点什么也看不见,不由心中纳罕,忍不住又问道:“你老人家可曾看出,是哪一道上的么?”
  上官先生翻了一下眼皮,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说话,石继志还要说什么,上官先生却由位于上一站,叹了一声道:“外面天黑了我们还是进去吧!”
  石继志应了一声,却见师父猛然咳了几声,声音咳得很大,同时一只手,却扒在了石继志肩上,口中含糊自语道:“师父老了不行了,只这……几杯酒,已醉了,你……快扶我进去……”
  说着脚下一阵踉跄,竟把先前所坐的一张椅子,也给踢翻了!
  石继志不由大吃一惊,只当是真的,不由忙用力把师父掺起,却见师父口一张,“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酒气薰天。
  这时小船上,立刻大乱,那两个划船的,也忙停舵跑了过来。
  一个老远就嚷道:“我说嘛!相公喝得太多了,郎格会不醉嘛?乖乖!这可不是好玩的!”
  石继志这时扶着师父,只觉得上官先生身上,竟是重得出奇。
  他心中不由大奇,暗忖:“他老人家的酒量,素是大的出奇,就是较今日酒量再加上一倍,也不见他醉过,怎么今日如此不济?这是怎么回事?”
  尤其今天他奇怪的是,明明自己可以一人把他扶进去的,他却是硬赖着不走,口中更不时哇哇的干呕着,那两个船夫尚大叫道:“相公!你把他躺下嘛!弄条凉手巾在他脑壳上抚一下子……”
  石继志这时心已大乱,单手挽着上官先生,方道:“你们不要乱叫,我自有办法!”
  无意间一抬头,却见那大船上,此时竹帘竟自卷起了一半,似有数人,正自凭窗,向自己这方船上望来,石继志不由心中一惊,忙用力把上官先生接着,一路踉踉跄跄进向舱中去了。
  上官先生边走着,尚自哇哇有声地吐着。
  待进入船舱之后,扶着上官先生倒在一张床上,上官先生月中含糊道:“快把窗子……关上!关上!”
  石继志应言关上了窗子,这时一船夫送进了一盆冷水,皱眉看着上官先生道:“这位相公喝得实在太多了,这种酒,不要说像相公你们读书人了,就是我们施力气的,也不敢喝郎格多,乖乖六大坛!”
  石继志只有装着点头,他心中不禁狐疑,一时猜不透上官先生到底是打什么主意。
  当时由舟子手中,接过了毛巾,轻轻抚在了上官先生前额上。
  只见上官先生,这一刹时,倒是真的面色惨白,牙关紧紧的咬着。
  奇怪的是,方才吐出的那些酒菜,竟没有溅在他自己身上一点,石继志等人,身上也是没有一点,由此证明,显然上官先生决非真个是喝醉了。
  那另一舟子,此时正用水,在舱面上冲刷着,阵阵酒气随风飘扬。
  石继志皱眉看着师父,心中一时猜测不透,也不知到底他是真醉假醉。
  那船夫还伸手在上官先生手上摸了一下,不由叫道:“我日他妈!好烫!”
  不想他这一句话方一出口,那烂醉的上官先生,竟在床上翻了个身,一条左腿,却正扫在这船夫的后胯之上,这本是无意之举,却不料那船夫,竟自“啊唷!”的一声怪叫,一连后退了好几步,脸都青了!
  石继志本是剑眉一挑,正想给这舟子一点亏吃,责他出口不逊,却不想他竟先挨了师父一脚。
  这一脚看似无意,实是有意,石继志心中明白,不由微微一笑道:“怎么,踢着了没有?”
  那舟子嗞牙咧嘴了半天,才道:“郎格没有,哎唷……哎唷……”
  石继志见他如此,差一点笑了出来,当时忍着笑,一挥手道:“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吧!”
  那舟子狠狠的盯了上官先生一眼,小声道:“不要看他人瘦,龟儿子力气还不小咧!”
  石继志不由一声叱道:“你嘴里干净一点!怎么出口就伤人?”
  那船夫不由一怔,吓得马上缩头就出去了,其实川人口头语最多,又都是极为下流之语,其实他们并无意骂人,只是说惯了,顺口就溜出了,诸如“老子!”“龟儿子!”……等语,下江人初一闻之,是不大顺耳,可是他们川人自己听起来,倒不以为怪!
  就像那船夫,挨了骂,还不知错在何处呢!
  笔者幼居重庆,闻一笑话云:有父子二人吵架,儿子骂其父曰:“老子不看你是老子的老子,老子今天硬是要揍你个老子!”
  试用川语读之,不由令人喷饭,即川人自念之,亦不免发笑矣!一时有感,顺笔写来,读者之中如有四川人,尚请多多包涵,盖口语之误,各省皆有之,不独川人也!
  且说石继志待这船夫走后,忙挨近床前,仔细看了看上官先生,不由小声道:“师父!你老人家是真醉假醉?”
  上官先生却是鼾声如雷,酒气更重了,弄得石继志一时也糊涂了。
  他皱了皱眉,伸手在他前额上摸了摸,果然是烫得惊人,这一下他可吃了一惊!
  当时忙自身上,取出了一粒丹药,放在了上官先生口中,只见他哼了一声,又自转过身去。
  石继志又叫了两声,上官先生只是无语,他不由暗自心付道:“这是绝不可能的!师父此举一定含有深意,我又何必一定要揭穿呢!不如也凑合着他装到底算了!”
  想着也就不再多说,偷偷揭开帘角,向外一望,那条大船仍随在小船之后。
  大船上的竹帘子,这时和最初一样,又放得密丝合缝的!
  石继志看了一会,也看不出一个什么名堂,当时放下了手,心中愈发感到纳闷十分。
  他皱了皱眉,心说:“我又何必这么小心?这船上道人是好还则罢了,要是他们真敢找我们麻烦,我还不能惩治他们一番么?”
  想着不由宽心大放,顺手拉了一床被单,为上官先生盖在了身上,自己顺步又踱回到舱外。
  却见一舟子,正要进舱,见石继志出来,不由弯腰恭敬的道:“相公!天暗了!船不好行得,要拢起啰!”
  石继志知道他是说,船要停了,晚上不能走的意思,不由点了点头道:“好吧!你找个地方停下吧,明天早晨早点开船就得了!”
  这船夫答应了一声,正要退回,忽然似想起一事,不由面色变得十分张惶道:“相公是不是认得后头那条大船的人?”
  石继志不由摇了摇头道:“我不……不认识呀!”
  那船夫愈发紧张道:“那就奇怪了,它郎格一直钉倒我们走嘛!甩都甩不脱!”
  石继志也学会了镇静,不由一笑道:“你管人家干什么?人家怎么走,就怎么走,这条江也不是我们家的?”
  船夫碰了一鼻子灰,一时也无言以对,当时狠狠盯了大船一眼,扯着嗓子叫道:“么头!歇船了,拢岸下锚!”
  那另一舟子,在船尾答应了一声,一时橹舵连响,小船向岸边石壁拢了过去!
  石继志这时借着舱门挡住身子,偷偷向后面大船上看了一眼。
  却见那船仍是缓缓向前行去,不由心中一放,暗忖道:“莫非是我们多心了?”
  那船夫也自后面笑道:“龟儿这还像话,要是再钉倒起,格老子硬是要给他一点颜色看了!”
  说着小船也就向岸边上靠去.石继志见岸壁凸凹处很多,凡是在岸边停泊的船,多半是紧靠着凹处下锚,这么船身就不会受风浪的冲荡。
  石继志这条小船,也是找了这么一处凹口,把船靠了进去。
  二舟子把小船下好了锚,这才在船尾上,又重新升火,自己弄饭吃,所吃的菜,也就是方才二人所吃的剩菜,可见他们生活极为简朴,食时偶有说笑,声音也很低,想是怕石继志又发脾气。
  石继志在舱面上立了一会,一个人甚感无聊,也就进舱去了!
  船舱内本燃着两盏豆油灯,石继志灭了一盏,另一盏也把灯火拨小了些!
  上官先生本是鼾声如雷,此时却十分安静,背朝着石继志,睡得十分安逸!
  石继志也不去扰他,当时靠着竹床,脑中却是十分紊乱,一会想东一会想西。
  尤其想到了,自己不久就要和两个梦中的人儿见面了,不但见面,而且即将要成婚了,他不由周身感到一阵阵发热!
  “婚姻”这种事,在他这个年岁的人来说,想起来还是太神秘了些,禁不住他脸蓦地变得通红了。
  于是云珠和友雪这两个不同典型的影子,一齐翻上了他的眼帘,他也不觉陶醉了半天!
  忽然这两个女孩之间,又冒出了另一个人影子来。
  那人竟是莫小晴,她身着一袭灰色宽大的尼衣,高筒白袜,青芒鞋,正自含泪向着自己,似在说:“继哥!你竟把我忘了么?”
  石继志不由往起一坐,眼睛那些幻像,即立刻消失了!
  他不禁若有所失的摇了摇头,自叹道:“我这是何苦?到了这个时候,何苦再去想她呢!我虽对她不起,可是却不能以‘爱情’来报答她啊!”
  想着不由拼命摇了摇头,心方一定,他又极力的追思着友雪或是云珠的影子去了!
  可是情孽之于人,实有不可摆脱威力,愈想压制,愈不能尽如人意,莫小晴的影子虽去,却另外又有一个人走出来了。
  这人仍是一个女孩子,长得甜甜地,不笑都带着一对酒窝,骑着一匹白马,拖着一条黑黑的大辫子,头上还带着一顶白帽子!
  那是沙漠的丹鲁红!
  石继志忙坐起身子,叹了一口气,那影子也就消失了他不禁叹道:“唉!我负情的人,实在太多了!”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四章 八臂观音
下一篇:第六章 依法泡制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