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二章 达摩院中逞英雄
 
2020-06-18 16:33:11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继志一身奇功,确实也没有把这几具木人放在眼中,再加以遭那悟明禅师愚弄,不由心火陡起,满心暗想:“我先把这达摩院木人机关破了以后,再与你和尚理论就是!”
  因此当他仔细,向这些木偶注视之后,已窥出了些机密,心知自己背向那木偶之时,定会遭至木人暗袭,于是虚点宫门,向前一伏身。
  倏地拧腰回身,一双掌上挟起无比劲风,用双撞掌的功夫,直向那具木人身上劈了过去。
  立刻就听见“嗡!”的一声大响,跟着克嚓一阵机簧之声。
  这第一具木人,尚不待发招,已坏在了石继志双掌之上,本身上一阵颤抖,木屑纷纷下坠,这木人来回如不倒翁也似的,一直摇曳了起来。
  石继志掌击这第一具木人之后,身形并不少缓须臾,一滑足尖,身形轻轻纵起,直向这第二具,一个半蹲着木人身前落去。
  身形方一沾地面,不及发掌,那木人忽然两下一分双足,双掌猛的往上一举,用“双掌贯耳”的疾招,直向石继志双耳上猛贯了下去。
  石继志不由大吃了一惊,暗想这木人好快的身形,当时疾忙向下一点头,那双木掌只往当中一凑,却是差着一分没有拍上。
  不过那种疾劲的掌力,确实令石继志暗暗惊心,自忖这一双掌,要是击在了头上,怕不打得脑浆迸裂才怪,有此一念,却不敢再对这些木人,心存大意了。
  他又哪里知道,素日考验弟子之时,这些木人都有固定的招式,是用机簧事先上好了的,所以这具木人,发完两招之后,即形同废人也是。
  可是这些木人,却分别由八名高僧,暗中操纵机扭,故此石继志无疑就同八僧一齐对掌一般,自然感到吃力十分了!
  石继志头虽低下,心中也不禁有些奇怪,暗忖:“这木人怎知打中也未呢?为何两掌却没有相击在一块呢!”
  可是他这一念尚未转完,那木人在空中的双掌,突然向当中一合上,向前跨出一步,双掌上竟用了一招“童子拜观音”,霍的直向石继志顶门上直劈了下来。
  石继志一旋身躯,搪臂用“拨架金梁闩”的硬功,向上一搪,“嗡!”的一声,只觉右脸一阵发麻,那木人也更因石继志这种神力,一时反弹了出去,又自吐吐的来回摇了起来。
  石继志倏地一勾右足,用鸳鸯踹子腿,飞起一腿,直把这木人前胸踹了个粉碎,一时连腹中机簧都弹了出来,身子更是摇个不停。
  总共不过几度交手,已坏在了石继志手中两具木人。
  石继志虽不知情,可是那知窥堂外的八名老僧,都不由吓坏了,略一交谈之下,各自点足腾身潜入堂内暗房中去了。
  在那暗房之中,各有通入堂内的暗门,八僧可必要时,任意出入,而石继志却难以发现。
  石继志再击坏两具木人之后,足踏“乾”“巽”之位,暂时把身子定了住。
  只见这条甬道左右黯暗处,各立着一具木人,样子是仰身而立,一沉左掌,一沉右掌,面部都是仰首上视。石继志不由冷笑了笑,心想:“这达摩院,既是这般僧人评技之处,想必各木人,都有几手想不到的绝招,只是可惜都制作得太不结实了,今日我如幸能通过,这些木人怕不一一身残肢断,日后也难以施唤了!”
  这么想着,正要点足直穿甬道,不想方往前跨行了两步,耳中突然听到那悟明和尚的声音道:“石施主!老衲看望你多时了!”
  石继志不由一惊,忙循发声处看去,不想方一扭头,只觉足下地板一阵颤抖。
  同时右肋处一股劲风猛然袭来,他久经大敌,只一感觉,已知有敌人袭到。
  当时也来不及再找那悟明和尚,到底藏身何处,疾连凹腹吸胸,身子已收回半尺许,惊慌之中向来处一打量不由吃了一惊。
  不知何时,原来是右壁边的那具木人,竟向自己滑了过来,一只木掌,正以“金插手”的招式,向自己右肋上猛然插了下来。
  石继志用“切手”向这木人腕子上一切,那木人猛地一个大旋身。
  石继志竟自施了一个空招,那木人已自风掣电闪也似的幌到了石继志背后,只见它双膝向下一弯,双掌平胸霍然向外一推一扬。
  这一招叫做“吐气排云”,是佛门中一招极为厉害的招式,而这达摩院中木人,常处难置时,均经过总寺方丈亲自指点,所以佛门中,各势绝招,均暗制于木人身上,这一招“吐气排云”施来尤为美观疾劲。
  石继志见这木人,出掌呈掌,都似一极精技击的行家,劲头亦施得恰到好处,不由暗惊这木人身手了得。意念之间,木人双掌已经沾在了自己衣衫之上,石继志不由向前猛一伏腰,左掌在腋下猛然一翻,身形已“刷”的一声转了过来。
  当时向外一引臂,这种“龙形一式穿心掌”,毕竟非同小可。
  那木人“吐气排云”一招打空,方要往回收回双掌,可是石继志这一式“龙形穿身掌”,却容它不得了,顿时只听见“碰!”的一声。
  这一掌石继志击在了那木人身上,直把这木人打得一个疾转。
  石继志进步欺身,猛探右臂,五指曲伸之间,已击在了这木人单足之上,当时口中喝了声:“起!”
  猛然他力贯单臂,向上用劲一拔,只听见“克呌”的一声,竟把这木人,连着足下的滑板,一并给掀了起来,石继志向外一扬,哗啦啦一阵响,竟把这具木人给摔了出去。
  他这里方自把这具木人给翻了出去,就觉当空一阵衣衫震动之声,随见一黑影自空猛然坠下。
  这人往地面上一落,石继志已看见,竟是一发须皆斑的老僧。
  石继志认出,这老僧正是那八名之中其一,不由一怔,方自后退一步,尚未出言。
  这僧人已哈哈一笑道:“石继志你也太大胆了,这木人自开寺方丈亲制以来,已有三百年历史,你竟敢任意毁弃,今日贫僧悟禅,倒要教训教训你了!”
  这老和尚人高体大,说话更是声若宏钟,每一句话,都震得余音荡漾不绝。
  随着这悟禅和尚的话声一了,这老和尚上肩微恍,已翩若惊鸿也似的,划到了石继志身前,僧袖向上一扬,取了一式“飞龙探珠”,直向石继志双目上,猛伸手疾点了过去。
  石继志就在这僧人大袖翻扬之际,已体会到这名僧人衣袖上,含附着有过人的功力,不敢过份大意,让他僧袖沾上。
  不过石继志此时,也不禁大为震怒,见悟禅和尚双指,已快点向自己双目,不由右足向前猛然一探,出右掌“拨云见日”向一边一翻,暗中掌缘上可用着“铁琵琶”的硬功夫。
  悟禅和尚冷哼了一声道:“孽障,看你还横行到几时?”
  他说着话,仿佛也知道,石继志掌上有真功夫,不敢叫他掌边劈上,慌不迭向回一挫手腕,用“拂袖静风”的禅门绝招,把一管僧袖,抖得笔也似直,直向石继志胸前猛袭了过去。
  石继志凹腹吸胸,方自把前胸吸进了些,但正在此时,石继志猛觉得一股疾风,直向他背脊之后,猛然袭进了过来,石继志不由大吃一惊,他口中厉哼了一声,双掌向下一按,已陡然拔空而起。
  他身子方起在了空中,已看清了那背后突袭自己的,竟又是一名白眉僧人。
  石继志不由冷笑了一声,暗忖:“好毒的一群和尚,这可是你们逼我下毒手,可怪不得我石继志大开杀戒了。”
  一念未完,他已陡然落了下来,他心中此时已恨透了这两名僧人。
  此时身形向下一落,已欺身在那后扑而上的僧人之后,他口中冷笑了一声道:“和尚你是找死!”
  他说着向外猛一现掌,用“巧打满天云”的重手法把双掌抖了出去。
  他恨透了这名僧人,已把全身劲力提贯于双掌之上,这一撒出来,可真有意想不到的威力。
  这后来的和尚,法名悟真,亦是首座僧之一,这一扑未着之下,还险些着了悟禅一掌,方自勾腿旋身,想把身形转过一边,就觉侧肋后,猛然逼进一股,他平生未领受过的绝大劲力,一时眼花缭乱,心血上涌,方自道了声不好,欲顿足腾身而起。
  可是石继志这种乾元掌力,为聚集五行真力,所谓五行者乃心、肝、肺、脾、肾等五种真阳劲力,一发而出,确有令人难以思量的劲力。
  那悟真和尚只觉得双目一阵发花,鼻中方哼了一声:“好小辈!”
  石继志指尖已经扬起,当空“嗤!”的响了一声,就听那悟真和尚跟着“啊哟!”了一声,一连退出了十几步,就见他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人也跟着向前倒了下去。
  总算这和尚,自幼从佛,武功已得有禅门真传,尤有“混元气炁”的真实功夫,普通掌力休想进身,却不知石继志这种五行真力,竟有如此威力,一时五内如焚,心火大燥。
  他于惊怒之下,已知一时大意,受了内伤,忍不住呛出一口鲜血。
  这时石继志如存心赶尽杀绝,只需再一进身,这悟真和尚,定是有死无活,可是他却是一存心厚道之人,这种掌力一撒出,已不由感到后悔,慌忙向后退了一步,遂见那先见的悟禅僧,一横右臂,已把悟真拦腰抱着,他一面扭脸向石继志道:“好孽障,你竟敢出掌伤人,今天看你有何本身,能够跑出这达摩院!”
  悟禅和尚虽然说着狠话,可是内心,却也为石继志这种掌力,惊吓得心胆颤抖,平抱着悟真和尚,哪里再敢有一丝停留。
  当时一踹僧鞋,“刷!”地一个倒穿身势,已隐身站在暗门之内。
  石继志赶上一步,只见一片漆黑,哪里有两名僧人踪影,心中不由一阵纳罕,只恨得重重往地上跺了一脚,暗付:“好一群恶僧,这可真是我要大打出手了!”
  思念之中,耳中已听到一片丝丝之声,心方惊愕,以为是那悟禅和尚又开了暗门出来,不由转目暗处,双臂暗暗蓄劲待发,却觉得右肋一黑影窜过身前,并非是那悟禅和尚,却是先见之木人。
  这木人突然划出,右掌如戟,一式“顺水劈舟”,直向石继志连肩带臂猛劈而下。
  石继志不由一惊,脑中想道:“这群和尚居然轮流着战我,一会是人,一会又利用这些木人,分明想把我累死,哼!”
  他想着不由厉哼了一声,却因技高胆大,虽想到这些,并不现丝毫退缩之意,那木人陡然划过,石继志却向左一塌身闪开了木人闪电似的一掌,跟着划出了半尺以外。
  当他再次直身之时,他那双闪闪的目光之中,已是呈出了一片杀机,那木僧偏也不知趣,竟自向前一欺身突分二臂,施了一招“大鹏展翅”,依然是由上而下,直朝石继志前胸肋处,猛划了下来。
  石继志见这木人,居然能知自己闪处,而跟进撒招,不由大惊,同时心知,暗中定有人在操纵机扭,否则这木僧岂能如此。
  想到此,他不由更为震怒,见木人这一招“大鹏展翅”挟着尖锐的劲风,确实是劲猛力足,石继志冷笑了一声,突然向回一收二臂,有意往下一矮身,心想这木人似有人暗中操纵,此时定会赶进,由上而下向自己痛击,果然一念未完,这木人已电闪也似划过身前,就见它双掌往空一合,发出了“啪!”的一声,用“野马分鬃”的一势疾招,直向石继志两处“肩井”穴上猛然抓了下来,这一招确实厉害无比。
  可是石继志老早已胸有城府,这木人跟进这一招,已足证明他猜测不错,暗中定有人在操纵着,就见他下膝突然往地面上一曲,借势向下一滚,也只是膝头,小臂二处着地。
  只听见“刷”一声,如同电闪也似,已翻闪到了这木人身后,向上一长身,也正是这木人扬爪下抓之时,石继志以口中喝了声:“躺下吧!”
  他突然双掌上运出了“磨石功”的掌力,由这木僧后背,从上而下,侧劈而下。
  只听见“克嚓!”的一声,这一双掌,全插入了那木僧一双大臂缝之中,随着他吐气开声的向外一炸双腕,已把木人一双大臂,齐根的给卸了下来,“啪嗒”的一声,摔落在数丈以外。
  这木人双臂既失,已丝毫无用武之力,跟着足下一片丝丝之声,又往回路上缩去。
  可是石继志内心已恨透了这暗中操纵之人,木人既往回退,他身形却跟着腾了起来,翩若惊鸿的向下一落,正巧落在了木人身后。
  他足下用劲一踹已赶上一步,排出运掌,猛然往木人身后直劈出了两掌。
  这种内家掌力,在石继志手上施出,那可真是惊人了,就听见轰的一声大响,一时屋摇地动,整个阁室竟全都颤抖了起来。
  就在这一声大响尚未全部结束之前,一条疾劲的黑影,陡然由暗处拔登而起。
  果不出石继志所料,木人身后,竟真有操纵之人,此时为石继志这种掌力惊得,不得不腾身而起,在空中还咳了好几声,显然已在石继志掌下受了重创。
  那人身形向下一飘,哈哈一阵大笑,石继志立定一看,竟见又是一名僧人。
  这老僧不用说,也是八僧之一,身材瘦长,面色黝黑,一双眸子更是灿灿惊人。
  石继志不由暗忖这和尚好惊人的内功,只是他此时已愤怒到了极点,决心要给这群和尚一个厉害,此时间得这和尚笑声之后,非但不惧,一点足尖,已窜至这老僧身前,向前一欺步,骈中、食二指,往这僧人“肺脯穴”上就点。
  这和尚笑声未完,石继志指尖已到,他猛然“倒踩莲枝步”向后退了三步,大袖一翻,直朝石继志小臂之上卷了去。
  石继志向后一收小臂,和尚“铁袖功”扫空,可是袖管上所带出的劲力,已使石继志体会到这和尚功力非同小可,不由暗想:“想不到这金顶寺中,居然还有真功夫之人,看来确实也不能太以大意了!”
  这老和尚铁袖扫空之下,已知蝴蝶舞花也似的,翩然又转到了石继志身侧,他口中叱了声:“施主接招!”
  陡然见这和尚吐气开声,向前一上步,用“玄鸟划砂”的招式,猛然直朝石继志左腰上划了过去,石继志向左一转身,和尚右掌已到,他都不慌不忙向下一抖手,暗以扣穴手的功夫,直向和尚右手“腕脉穴”上扣去。
  这一式石继志运施得极为快捷,那和尚为掌寺方丈同门师弟,在本寺掌“藏经堂”,法名“归一”,确实有一身禅门真功。
  此时石继志这种扣穴手,向外一撒,这归一大师不由蓦然一惊。
  他真没想到,这石继志年纪青青,居然有这么高玄功力,由对方指尖上所逼出的那缕罡劲之力,竟使这归一大师,一条右腕,脊骨发麻。
  好个归一大师,竟然不慌不忙向下一沉手腕子,暗中以中指指尖,反向上挑,“指点金灯”,反向石继志右掌“分水穴”上点了去。
  石继志此时已知这和尚有真功夫,不敢再轻率对敌,和尚掌式是由下而上,石继志却是由上而下,就听石继志口中一声断喝道:“闪开了!”
  他猛然一挑指尖,暗以“巨灵金刚掌”力,向下猛然拍了去。
  归一大师不由心中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石继志竟能这么下手,因为这种掌式,反倒把穴门更为畅开,莫非石继志,竟不惧自己这一势点穴手不成?
  归一大师脑中这么想着,掌式可依然猛劲的上递着,中食二指,只觉得一软,已点在了石继志掌心“分水穴”道之上。
  他心中方自一喜,猛见石继志展眉一笑道:“和尚你还不服输么?”
  归一大师不由大吃一惊,当时向下一挣右掌,不想那二指,竟如同钳在了石缝中也似,深深的陷在了石继志掌肉之中。
  他脑中已突然想到,对方这种功夫,分明是一招极为厉害的“没云分肌”功夫,自己竟无知上了大当,不由顿时吓了个面无人色,到了此时,这归一大师,可再也顾不得什么叫仁慈厚道了。
  就见他一旋左臂,暗运全身真力,于那袖管之上,噗噜噜整个袖管上,挟起无比劲风,以“排云赶浪”的疾招,直往石继志全身上下拼了去。
  他这一势,运用得极为快捷,满想即便是伤不着对方,也定可将此危势化解。
  却不知这年青的石继志,武功已臻至高不测地步,举天上下,如今只有其师上官先生,才略胜他一筹,其它几乎再也找不出一个对手。
  归一大师,如不施出这一势辣手招术,或许尚受伤轻些,此时一施出这种毒手,石继志又被他摆得无名火起,就见他同时左掌向外一抖,口中叱了声:“去吧!”
  立刻当空一声爆响,归一老和尚,本来向右转的身子,此时竟猛然向左旋了过去。
  他感觉到,这少年所发出的掌力,竟是他生平从未领受过的重掌力,顿时一条左臂,酸麻得几乎都要断了,同时他觉得右掌一阵奇痛,已为石继志掌心握了住,归一大师年已八旬,一生收徒也不知多少,败在他掌下的成名英雄,真是不胜枚举,可是今日此时为石继志这种掌力一扣,这老和尚不由长眉一搭,口中念了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石施主武技惊人,老衲拜服了!”
  可是石继志此时又哪里还去听他口中念些什么,只见他右臂向上一翻,把握住老和尚的右掌,掌心突然向外一登,用巨灵金刚掌的掌力向外一扬,口中冷笑着喝叱了一声:“去吧!”
  只听见那归一大师口中间吭了一声,偌大的身躯,随着石继志这种翻势,竟如同一个皮球也似的,被抛了出去,轰一声,直撞在壁角里,顿时就给撞晕了过去,右继志在一登掌心的刹那,已感应到,那归一大师中食二指,竟全部折断了。
  此时虽连伤数人,心中倒无不过意之感,略一顾视了一下左右,遂又踏着大步,直向这甬道深处走去,他心中默默念道:“总共是八个老和尚,已为我伤了两个,还有六个,待我慢慢小心来打发他们!”
  他想着一面若无其事的向前走着,可是那双精光四射的眸子,却不时来回的转着,心想:“这些木人,大概被我给毁怕了,再也不敢请出来了!”
  却不知心念方动至此,猛然足下拾扳一软,似要坠下之感,石继志忙拔身跃起,却见右壁角处飞快的划出一具木僧。
  这木僧又壮又大,体积竟比前见者大上了一倍,周身全漆满了红漆,足下踩着一条活动踏板,只一闪已到了石继志身前。
  石继志不由蓦然心中一惊,这木人突的克克向下一弯腰,“噗!”地扫出一腿。
  这一腿看来少说也有千斤之力,要是为它扫上,马上就得骨断筋摧。
  石继志虽自信,自己所练磐石功,也未尝就经受不了它这一腿,只是不愿轻易尝试,容得这木人巨腿电闪也似的扫近,他霍的用“雀跃栅技”的小巧身法向上微微一拔。
  那木人巨腿擦着地面“嗖!”地一声,扫了过去,可是这木人双掌,竟从上往下,双手握拳,猛地一招“油锤贯顶”,直往石继志天灵盖上猛击了下来。
  石继志侧身向上一挣,暗施缩骨术,将四肢百骸向内一抖,竟从木人二臂之间的臂缝里,突然站了起来,那木人想是发现不好,足下一片沙沙之声,直往回路上疾划飞驰而去。
  可是石继志早已存心,把这院中所有木人,毁一个尽尽,那又再容它退回身去。
  就在它疾退而回的刹那,石继志猛然震起神威,口中叱了一声:“开!”
  猛见他二臂向外一分,全身一阵暴涨,耳中只听到“克嚓!”的一声暴响,那高有丈许巨大的木人,竟在石继志这种神力之下,被挣得一裂为二,残躯“啪嗒”的一声,分裂成了好几块,倒在就地。
  石继志身形,也跟着如同飞燕钻天也似,突然拔身而起,轻飘飘地落身一边。
  那木人全身仅剩双足,犹自踩在踏板之上,电闪也似的向回缩了去。
  这么一来,可把藏身暗处的六名高僧,给吓了个目瞪口呆,他们作梦也没有想到,这石继志,竟会有这种神功奇技。
  这达摩院为蜀省一地八十七处分寺,甄选出师弟子的最后试场,内中木僧一十八具,无不被众僧,屈为神明而不可侵犯。
  因这十八具木制僧偶,已历数百年,非但木质奇坚,且无不巧具匠心,鬼斧神工,只要有损害,要想觅人修补,那可就万难了。
  所以这金顶寺,自掌寺老方丈以下,无不把这几具木偶像,视为镇寺之宝,这达摩院,数着八僧中悟性大师掌守看管,就连本寺各弟子,如无方丈铁鱼令,也休想轻举妄行越雷池一步。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一章 朝山晋佛
下一篇:第三章 高僧阵前展难题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