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十章 黑蜃奇毒
 
2020-06-18 16:54:15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继志来到长安一心只想寻找司徒云珠及程友雪两人,对府衙里那一桩乌烟瘴气的事儿根本不愿问,但他为什么竟冒充了临潼守备去淌这一个浑水呢?
  原来昨夜他在驿馆后进暖阁外屋面上与春秋笔柳上云及铁扇子周平打了一个照面后便匆匆离场而去,在返回客寓的时候,他在想那丑貌妇人。
  那丑妇人究竟是什么路数,她在长安居酒楼上并未显出她是身怀绝技的江湖人物,不料他向府尹大人张琦及巡按大人赵源保那一手飞刀示儆的干净利落,以及用蝙蝠“夜游林”的快捷身手,在武林高手中却也难得一见。
  石继志一边想,一边走,未几,已回至悦来客栈门首。
  悦来客栈乃长安城中最大的一家客寓,因时过半夜,大门已经关闭。
  石继志不欲叫醒店小二,便干脆以夜行人方式,只足一抵地,身子拔高三丈,在半空中拧腰打了一个“燕子穿帘”身子平着向前一纵,越过围墙,轻轻飘落在院内空地上。
  此时正是仲冬天气,花木凋零,虫声唧唧,偌大一个院子,在夜深人静中特别显得萧索。
  石继志人已倦怠,对当前景色无动于衷,迅即蹑足步上走廊,轻步来到自己所居的天字第十二号房门首。
  他正要跨入之际,突然感觉房内有异,赶紧一缩手,侧身一旁,等了片刻,不见房内有何动静,于是他才左手运劲将门猛推,顺势向房中每一个角落打出一掌,掌声呼呼,震得门窗“咯咯”作响。
  几秒钟过后,房内渐渐恢复平静。
  石继志心想莫非自己多疑,于是一挺身,迈步跨入房中,摸出火摺子点亮桌上的油灯,灯光四射。
  石继志丢掉折子转过自身来,猛见自己床上坐着一人,不男不女,妖形怪状,其丑无比。
  石继志未加思索,即对两人连攻两掌。
  说也奇怪,石继志神速招数,却被这神秘客人“青一烟绕”闪过,把石继志所发千钧掌力扑了过空。
  石继志怒容满面,大惊失色,但对方对自己的冒失出招并未还手,丑恶的面上,展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身子依然飘回坐在床上未动。
  石继志这才心平气和,仔细打量对方,发现对方不是别人,正是那长安酒楼同席而坐行刺张琦的丑妇人。
  石继志正要开口发问对方来此意图,不料对方竟先开口道:“请别发怒,今夜有两件事特为阁下而来。第一是送还阁下朱雀剑和那黑豹子千里驹,第二则是……”
  说到“第二”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坐在床沿上把腰扭了一扭,胸围晃了一晃,显出迷人的姿态。
  石继志急于要知道她所说的“第二”是什么,根本没有注意其他,于是乃喝问道:“第二究竟是什么?”
  丑妇人又是一笑,笑得很难看从她不太洁白牙尖上居然露出很清楚的音调道:“我复姓端木,端庄的端,单名芷,芷草的芷,今年廿……”
  石继志觉得所问非所答,不耐烦的又重覆了一句:“我问你说的‘第二’件事呀!”
  端木芷好像才醒悟过来,补充的道:“第二吗!是你已经中毒,所以我特为你送解毒药来。”
  石继志闻言一惊,道:“中毒,我几时中毒的?”丑妇人看他的惊异,不由得用不屑的眼光看他一眼道:“阁下乃当今武林高手,出手几招倒是不凡,只是身中奇毒,尚不自知,这不免……”
  石继志心中虽然怀疑,但不由得不信。于是赶急运起丹田“阳炁”真气,舒展全身百骸四肢一周,果然当真气行到双乳中间的“阴都穴”时,觉得任脉与督脉交汇之处疼痛,身躯似失去了平衡。
  端木芷见状,便又笑道:“现在你相信了吧?”
  石继志这才减少矜骄之意,不敢小看对方,同时她既然好意来送药,当然不便再以冷面孔相向了,于是也勉强的一笑道:“端木大嫂,这有劳你了。”
  端木听到石继志的称呼,心中大感不快并正色道:“奴家尚待字闺中,休得胡言!”
  石继志闻言,知道自己已是有意的错误,不觉脸上泛红,立即改称:“端木……”只叫了两字,心里一忖:
  但不知叫端木姑娘好?还是叫她端木姐姐,瞧她那付尊容,无论怎样称呼,都有些难于启齿,因此支吾了一下,然后继续道:“恕在下眼拙,请原谅则个。”
  丑妇人不在乎地道:“你就叫我一声端木姐姐吧!”
  石继志心中一阵恶心,但脸上不露痕迹,点了一点头。
  “如此称呼也好!但不知姐姐怎知我身中奇毒哩?”
  端木芷道:“解铃人即系铃人,毒当然是我下的。”话到此地她觉得还有补充的必要,不让对方追问继续补充的道:“昨晚你在长安居酒楼上饮了两杯高粱,第二杯就有了黑蜃在内,‘黑蜃’乃万毒之王,其毒无比,今天方之除我以外,尚无人能解此毒。”
  石继志闻言,大惑不解道:“毒既是你放的,为什么又要为我解哩?”
  此时的端木芷正发出得意的狂笑,故意忸怩的姿态,石继志不禁怒火中烧,反手成掌,直向端木芷脸上打去。
  端木芷好似早有准备,对他突如其来的一掌,神色自若,身法不快不慢,迎着他的掌势,头部向左一偏,轻轻让过。
  石继志出招收招,亦极神速,待那端木芷避过一掌,业已向右边打出第二掌。
  端木芷已知第二掌难让,立即身形向上一提臀部轻摆,“嗖”的一声,身体已平平滑出门外,回头笑对石继志道:“好不识抬举,居然向姐姐挑起战来了,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姐姐的厉害。”
  石继志心想对方好大的口气,好狂的态度,于是也冷面一笑道:“少废话。”
  话声甫落,身形已如腾蛟起凤,奔出门外。
  端木芷见来势不弱,一面小心提备,一面反从容不迫地道:“你身中奇毒,死到临头,还想和姐姐格斗,未免太不量力了。本来姐姐要给你一点教训,但仔细想来,还是暂时免了吧!”
  端木芷说到这里又大声的笑起来,而且越笑越难看。
  石继志理智虽镇定,但青年气盛,经不起激动,也不管自己身体中毒不中毒不禁咆哮一声,足尖点地,跃到端木芷跟前指骂道:“快给我滚!不然休怪我‘七禽掌’无情了。”
  端木芷闻言,并不惊骇,态度自若。
  此时月色朦胧,光线十分晦暗,客栈的院落仍鸦雀无声,只有他们两人简单的对话在空气中激起一点微波。
  端木芷还是报以一声冷笑道:“原来你是上官先生的独传弟子石继志,近来江湖上都赞你是首屈一指的武林后起之秀!”
  石继志冷笑一声道:“好说!”
  端木芷道:“如此更妙,来!把你的七禽掌使出来吧。”
  石继志心想这妇人真不知死活,大概神经有毛病吧,但话已说出,也不能收回,正在迟疑不决,端木芷道:“快发招吧!考虑什么,难道想用七修剑吗?如果觉得空掌对空掌不占便宜,还是先回房去拿七修剑再来?”
  这一迟疑,居然被端木芷当成弱点来俏皮一番,弄得石继志只好勉强答应一声道:“我平生与女人正式对敌向例先让一招。”
  端木芷,仍冷冷一笑道:“好志气,不过你须知道我是姐姐,还是让你先发招吧!”
  石继志觉得说话不能一错再错,只好坚持原意道:“说话算话,姐姐也好,妹妹也好,女人必定是女人。”
  端木芷似也要存心戏弄他于是立即道声:“接招!”
  “招字一出口,右掌向石继志缓缓推出,这动作极慢,但却有一股凌厉无比的掌力自她掌心绵绵透出,逼到石继志身上,口中还一面说:“当心柔掌”。
  果然柔掌逼到石继志身上,石继志竟然有些站立不稳,于是他赶急将丹田之气提住马步扎稳,挺住了对方开招的第一掌。
  端木芷一收掌,立刻又对自己的掌力加以说明道:“继志弟弟,柔掌是掌中的上乘,柔能克刚,谅你知道个中三昧。”她这一说,真是一种教训的口吻,刺激的作用比恶骂还厉害一着。
  石继志哪里还能忍耐,于是顾不得师父要他不要随便施展七禽掌的叮嘱,身形骤然暴起如苍鹰升空在空中身子一翻,双足倏分如大字形,然后身子猛向端木芷猛扑而下,一式“雷霆三翅”双掌连环朝端木芷上盘急攻三招。
  看来端木芷似乎被石继志的怪异动作吓呆了,竟然僵立当场,不躲不闪。
  当石继志身形扑下,见端木芷呆呆地不作躲避,也不出手招架,心中也自一惊,欲想收招已无可能,因七禽掌不发招则已,如一发招,势难收拾,如果硬将吐出的招式收回,则石继志必将血气倒流,自毁生命。
  因此石继志心一横,身子落下掌劲照发。
  端木芷既不闪也不避,当石继志身掌落在端木芷身上时,端木芷才顺势倒下。石继志的劲力,像千钧的钢铁,端木芷的身子却像一个无限厚的棉毡,所以两力相着时不仅彼此毫无伤害,且倒下的镜头也特别滑稽。
  石继志的身子,整个压在端木芷的身上,端木芷的双手又紧紧搂着石继志的腰肢。
  但奇怪,当石继志撑脱端木芷的搂抱立起身时,却发现端木芷双目紧闭,人已晕了过去。
  两人格斗,如果是同时动手,不论胜负属谁,倒干净利落,最怕的是对方不出手,而竟将对方致于死地,这未免有失江湖豪侠的作风。此时石继志的心情正是如此,他不仅忘掉端木芷无端毒害他的仇恨,且更深责着自己缺乏容忍的度量,同时他还记起当年以七禽掌伤了玄衣道长黄明冲的一条腿时,师父曾大发雷霆,竟致于要将自己逐出门墙,如今自己居然又在长安客寓之中,同样以七禽掌的“雷霆三翅”打死了人,而且还是女人,若让师父知道,真不知自己的后果如何,实在难以想像了。
  石继志心中急得不得了,他用手按在端木芷的鼻孔上,已经试探不出一口气看看脸色逐渐变白石继志不知如何是好。两只手不断搔着头,两只足不停的在端木芷的身边来回急走。一会儿蹬着足,骂着自己,一会儿闭着眼若有所思,真像热锅上的蚂蚁。
  此时刚发四鼓,寒意甚重,天边几颗寥星,正闪灼着眼睛。突然石继志像有所悟,弯下腰,用手解开端木芷的衣扣。
  端木芷颜面虽丑,但三围却十分美好,不仅肌肤细嫩,且双峰高耸弹动起来极富雌性诱惑。石继志似乎无心欣赏这个,仅把耳朵贴靠在端木芷的胸前。
  原来石继志的这一动作,是想到如果对方心脏未停跳,血脉未冷,也许可用以自己的真力揉他全身三十六穴或有生机,亦未可知。所以他解开她的衣扣,侧耳紧贴她的胸前。就在这个有些肉麻的当儿,端木芷突然“噗哧”一笑,手指一点石继志的前额道:“瞧你这个人,如此不老实,弄得奴家痒痒的,还不知道害臊,我不知道你师傅传授的‘七禽掌’竟有这样的动作。”
  她一边说,一边将身体凑近石继志的身旁,叫他把衣服扣子替她扣好。
  这一场悲喜剧,真把石继志弄得啼笑皆非。
  然而格斗的结果,表面上似乎看不出胜败。实际上是否有胜败,石继志心里有数。所以他竟站在一旁默不做声。还是端木芷打破沉默,用温柔的语气解释道:“你的七禽掌果然厉害,如果我没有这股柔劲早就完蛋哩!”
  端木芷的讲话,既在赞美对方,但也在表扬自己的功力,真是不失身份已极。但仅管端木芷谈话如何折衷樽俎,但始终没有消除他心里的不安,因为他自下山以来,除了他师父上官先生外,可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不料在这长安城中,竟栽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丑女人手中。
  就在这双方均无伤害谁的心里中,敌视的观念便逐渐减少,只是石继志在两度交手均落下风,心里着实不服。
  一个人在某方面有缺憾时,总希望在另一方面得到补偿,这种心理,石继志也不例外。
  石继志自忖着自己,难道我就没有比她高一着的地方吗,于是想到轻功。心想自己的轻功在峨嵋小刃峰,修练有素不亚金发神猱,不妨施展功上赢她一手,脸上也好光彩些。只是两次败北,不便再作第三度的挑战,于是只好把刚才的一幕故意淡漠,偷偷的暗捉真气,将足一点,使出上乘轻功,故意以戏耍姿态在月黑风高的悦来客栈院内飘来飘去,一会儿上假山,一会儿下池塘,俨如矫健神猱的身法,尤其是在暗淡的月光下,人影的晃动特别显得迅捷,端木芷在一旁看得起劲,不自禁的也使出轻功,紧随继志之后,登山渡水贴草沾花。
  两人动作虽未言明比赛,但彼此心里着实有数,开始还比较缓慢,后来就逐渐加快起来,只见两人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好像双蝶在穿梭,流星在追逐,起初还看到人影,以后就连人影都消失了。
  这一幅精彩镜头,除了天空中闪灼的星星外,似乎没旁人看到了。
  就在这轻功比赛到登峰造极的时候,突然石继志的“阴都穴”突感一阵剧痛,人从半空中向池塘直坠,活像一颗陨落的流星,划破长空的寂寥。
  正在千钧一发危险关头,说时迟,那时快端木芷神速的轻功竟作了一次罕世难见的表演。一个“黄莺出谷”凌空虚渡的身法,竟将坠落的石继志,拦腰抱着,同时急扭纤腰,横越池塘,双足飘落岸边,姿态之美妙,令人难以想像。
  石继志被救出险,胸口痛得站立不稳,居然就在池塘遍的青草地上躺了下来。口里不住的哎哟!哎哟!叫着。
  端木芷看到石继志痛苦的表情,丑恶的面形上不禁显露出怜惜的意思,于是乃叹口气道:“真糊涂,为什么竟忘了他身上毒发的时候到了哩!”
  她边说俯身将石继志拦腰抱起,直奔东廊天字第十二号房。
  房内灯光未灭,石继志被摆在床上时,身体已经不能动弹了。
  端木芷倚靠在他的身边,用细嫩的手抚摩他的头,像慈母抚慰儿子似的道:“继志!乖乖莫动,我马上为你解毒。”
  石继志身体虽然瘫痪,心里尚甚清楚,看到端木芷这种过份的殷勤,实在想逃避。
  他讨厌接受端木芷的仁慈,因为她的企图已经太明显哩!想到这里,他不禁高声叫起来:“我不要你解毒,我的包袱里有‘王蜜’我会自己解毒的,请把包袱丢给我!”
  端木芷了解男人倔强的心理,同时也知道“王蜜”不能解“黑蜃”,于是把包袱丢给他。
  石继志痛苦的撕裂包袱,取了一块王蜜吃了,胸口尚在不断的痛,吃了第二块疼痛依然。他开始失望,祈求的眼光竟向端木芷扫了一眼。
  端木芷看到机会已经成熟,才又重新用手拍他的头道:“还是静静的不要动,让姐姐好好为你解毒吧!”
  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美人恩尚难消受,何况端木芷,长相既已丑恶,而她的行为又很卑鄙,假如毒未发着,甚至毒发不会要命,石继志是难受委屈的,偏偏现在毒已发着而且疼痛又一分一秒的在加剧。
  人到快死亡的时候,才会觉得生命的可贵,石继志虽然恨她,但本能的求生欲,逼着要他低头,死并无代惯,何况大仇未报,可爱的人儿还在期待着他哩?
  端木芷看到继志的表情,知道他固执的心里已经完全化为服贴了,于是才用严肃的表情,郑重的对石继志道:“继志,不是我恐吓你,你实在中毒太深,如再不治,瞬刻即会死亡,你知道死亡对你是毫无益处。我也不希望看到你活生生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死去,所以我才想救你,然而你又偏偏固执己见。现在已面临生死关头,生与死固然掌握在我的手中,但生与死也由你一念的决定。
  “我对你下毒,并非毫无目的,但我的目的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只要你肯答应,我就立刻为你救治!”
  说到这里,端木芷伸手在怀中取出一只小小的翡翠瓶,放在石继志的眼前幌了一幌,同时再问道:“你答应不答应,快说!”
  石继志闻言,觉得这完全是一种侮辱,但一转念,她并未讲出条件的内容,又怎么可以一概拒绝哩?
  “人在矮檐下谁敢不低头”只要端木芷提出的条件不太离谱的话,又何尚不可以折衷!石继志想到这里,立刻问端木芷道:“请你先告诉我,条件是什么?”
  端木芷咬了一下嘴唇,面带笑容,声细如蚊子,只有两人可以听见:“我要你答应我不爱天下任何女人,只许你同我……”
  端木芷说到“同我”二字以后居然说不出口,停了一停,她又自己为自己转弯道:“我先让你做一件事情,看你是否言而有信,然后再说。”
  石继志胸口的疼痛,一刻莫有停过,他见端木芷故意磨时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道:“快说呀!”
  端木芷这才继续说道:“你明晨假扮临潼马守备去府衙内救出追风叟罗昌,不论成功与失败,应严守江湖规矩,不得乱杀一个官兵,我在此等候,速去速来!”
  石继志忍不住痛,听到是件小事,诺诺连声,连忙一口应允。
  端木芷已将翡翠瓶口的玛瑙塞拔去,在瓶中倾倒很细小的红色药粉在她右小指甲内,然后叫石继志伸出舌头,把药粉弹在石继志的舌根上。
  石继志立时觉得口中辛辣无比,且隐隐尝到一股血腥之气,暗想这该不是另一种毒药吧?他一想到此混身不由自主地一震,不料一震之后,周身痛苦全消,四肢恢复力量,身体也一跃而起,真是绝世灵药。
  自石继志毒发被解除后,便一心准备救出罗昌,早点摆脱这丑女人端木芷的羁绊,为了要了解罗昌为什么被逮捕的详情,便开口问端木芷道:“罗昌犯的什么罪?为什么一定要我去救?”
  端木芷沉吟了一回道:“告诉你也不妨,反正你已经是属于我的,终是无法逃出我的掌握。”言下颇具自信于是继续道:“长安城的狗官,人人爱贪,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国库钱粮,竟变成了他们的私囊。我为了拯救民间疾苦,冒险盗窃官库。殊知狗官查人不着,竟抓罗昌抵数,明日即是问斩日期。本来我想亲自去救他,现在正好试试你的信用。”
  石继志问知罗昌犯罪始末,知道拯救并非难事,于是趁天未明,施展轻功,飞越悦来客栈院墙,急奔长安衙狱而去。
  石继志依照端木芷的指示,假扮临潼马守备,诱骗府尹大人张琦释放追风道叟罗昌,居然得手,当罗昌放出离衙,石继志尚在与府尹张琦并坐寒暄之际,正巧那铁扇子周平回衙。
  周平一见石继志与张琦同坐一起,大吃一惊,仔细再看,原来张琦腰间被一把利剑顶着,情知有异,便召集了二三十名捕快,埋伏在大厅外面,准备俟石继志步出时,一拥而上,将石继志活捉起来。
  石继志眼睛雪亮,早已把周平看在眼里,没有出声,其实石继志要想走,莫说二三十个快捕,就是二三百个又其奈他何,别说大厅中门窗洞开,就是没有门窗,他可以使用轻功揭开瓦片穿将出去,何况他的身旁还有一个府尹大人当作人质,谁还敢来动他。不过他想夜长梦多,还是早走为妙,于是立即起身,仍用利剑抵着府尹大人的背脊,要他护送出门。
  府尹大人哪里敢说一个“不”字,乃起身送石继志步出厅外。
  两人身体贴得很近,好像是宾主间礼貌的样子。
  周平在厅外石阶上,手中紧摇着铁扇,准备动手,但见府尹大人相偕而来,真是投鼠忌器,哪里能够乱动分毛。
  周平心中一转,便退躲在六扇门外右侧的石狮子背后,拟在石继志行经之时,来一个出其不意的袭击。
  时间分秒过去,眼看石继志挟着府尹大人安全通过快捕防线跨出厅门,直向自己藏身之处走来。
  周平见机不可失,立即扬起铁扇,一招“子辛出关”猛向石继志左腰猛点,说时迟那时快,铁扇尚未触及对方身子,石继志已闪立一边,张琦却大喊一声,仆倒地上,原来周平一扇竟打在府尹大人身上,想收扇已来不及。
  此时周平一着慌,不知是追打石继志好,还是救起府尹大人好,正在为难之际,石继志已提真气于右足,把隐藏在周平的石狮子猛力一足,只听“轰”然一声,竟把吨重石狮子踢成碎石,扬入子空,簌簌落下。
  周平与众快捕,大惊失色,眼睁睁看着石继志扬长而去。
  石继志马到成功,干完释放罗昌的事十分得意,心想早些回去消差,了结江湖的信诺。不料过了几条街,突见前面人山人海,围观打斗。
  石继志走近一看,原来是追风叟罗昌与春秋笔柳上云正在拼斗。
  柳上云口边叫“抓逃犯。”
  罗昌则说是:“府尹大人亲自开释。”
  一个要走,一个要抓,纠缠不清,引得观众越来越多,但谁也不敢多事。
  石继志看到两人格斗,首先还是平手,以后罗昌就渐走下风。
  柳上云的双掌,一招紧比一招,把罗昌逼得步步后退。
  罗昌毕竟是退休了的老镖客,像老马放镖一般,动作已不如年轻时利落了,何况碰上的对手是金笛书生柳上旗的孪生胞弟!
  石继志正欲上前救出罗昌,突然人丛中竟出现了两个女人,仔细一看,竟是程友雪与司徒云珠。只是距离很远,不便招呼,人潮鼎沸中,招呼也听不见。
  原来程友雪留书出走后,先回洞庭家里去了一次,她怕石继志按址寻去,便只耽搁了三四天就动身上长安找她的外祖家,她的外婆已经去世,只有舅舅及舅母与很多表弟表妹。
  程友雪在路上做了不少见义勇为拔刀相助的事,因之到长安竟在石继志之后,石继志是一心一意到长安,骑的又是千里神驹“黑豹子”,所以早到很多时间。
  司徒雪珠也与程友雪一样好打不平所以到长安也不比石继志早。她一进长安,刚巧才因围观打斗与程友雪相遇,小姐妹两异地重逢,高兴得热泪盈眶,相拥在一起,说不尽的别后相思。
  言谈间,忽然人群中闪出一条空隙,从空隙间瞥见罗昌被柳上云一掌击在左肩,罗昌一个跄踉倒退,友雪惊呼一声道:“舅舅!”
  原来程友雪此番前来长安,就是投奔她的舅舅追风叟罗昌的。
  罗昌一听有人唤他,身子一震,观看是谁?疏忽招架。柳上云趁机一个饿虎擒羊的姿势,身子猛扑过来,右手五指箕张,堪堪已搭在罗昌前胸的衣襟上。
  突然人群中竟伸来一手用“小天星”手法,抓着柳上云的右手手腕,一扣一翻,把柳上云硬带出五步之外,他耳边同时听到一声暴喝:“性柳的,别逼人太甚!”
  柳上云一回头,原来管闲事的不是别人,就是石继志。
  石继志本想先从人丛中挤过去见程友雪和司徒云珠,不料听到程友雪叫罗昌是舅舅,所以他就决定先救罗昌了。
  正当石继志手扣柳上云右腕时,忽听程友雪怒叱一声:“放手!少管闲事!”
  石继志闻声一楞,自问是我拍错了马屁?还是她认错了人,于是才马上抬起头来向程友雪和司徒云珠打招呼:“友雪妹妹!云珠姐姐!我在这儿。”
  友雪仍然怒容满面地道:“谁是你的妹妹!你快把那人放了!”
  石继志道:“这姓柳的是衙门真当差的,他要捉你舅舅去杀头哩!”
  友雪道:“我的舅舅由我来救,不关你的事。”
  石继志非常尴尬,他看了柳上云一眼,放手也不好,不放手也不好。
  此话暂且不提。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九章 红楼天犬阵
下一篇:第十一章 双雄夺珠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