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狂梦天涯 正文

第九章 一迫三击
2021-06-06 16:30:57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红顶天忽地觉得她活得很惬意,她为什么要天天惦念着那老人的情意,老人已是死了,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未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女人,她要去活她自己。
  她决定先奔建康,去寻找她自己的路。
  如果她能自寻一条生路,自己养活自己便好了一位勇士来到了她面前,说道:“大王病重。”
  她无语,咬着唇无语。
  她身后跟着十六人,那是耶律重恩的贴身卫士,他们都来跟着她,听命于大王的一句话:保护红妃!
  勇士再说:“皇族十八人逼迫大王,要他拿出珠宝来!”
  红顶天无话说,她想自己走,但脑海里仍浮出耶律重恩的影子。
  勇士说:“是须跋与莫奴生去杀他,我们跟着王妃,不然我们会死在须跋手里,死在莫奴生的手里,但大王不会受伤。”
  十五人远远看着她,他们无怨无悔,自从她赌气出走的那一天,他们便跟着她,一直跟着,保护着她。其实她何尝要人保护,只是遇到了唐青青那一次,他们冲上来护她。
  红顶天说道:“你们应该回去。”
  那勇士说道:“大王下令要我们保护红妃,如果红妃这里出了事,我们对不住大王。”
  葛地一声呼哨,传来杂沓的马蹄声,那勇士吼道:“不好!
  来人!”
  那十五个人应声而来,但他们晚了!
  一阵箭雨,当场倒在地上五六人,那勇士吼叫着:“保护红妃,撒!”
  那勇士有条不亲,叫道:“回到我身旁来!”
  他扯出红顶天的小枪,叫道:“红妃小心!”扔枪与她。
  红顶天执枪在手,顿时血热,她是西夏的第一勇士,怕什么血战?
  只见那些人冲来,是与他们一模一样的勇士,都是青衣勇士,臂上有一道白色的标识。
  他们是西辽的勇士,是耶律重恩的人。
  勇士喝道:“为什么杀人?!”
  那赶来的人叫道:“快拿出珠宝来,不然宰了你!红顶天,拿出珠宝来!”
  工顶天愕然,说道:“什么珠宝?”
  那年轻人冷笑,说道:“你装作不知,也是无用。那个与大王交好的女人痴娘儿,她在梓州大花银子,已是露了馅!”
  红顶天怒喝道:“你真是胡说,我嫁与你们大王,何尝见过什么珠宝?”
  那年轻人自指着鼻子,说道:“大辽皇族,有耶律姓氏,有萧氏,有李氏,计是三族大家。大王自是耶律氏主人,我是萧挞不,就是萧氏的主人,那个老者是李成思,他是李氏的主人。”
  红顶天一笑,说道:“看来你也主得西辽的犬事了。”
  萧挞不昂然道:“正是。你不拿出珠宝来,必是一死,我代表萧氏皇族处死你!”
  红顶天冷笑道:“你见过大辽的珠宝吗?”
  萧挞不愣一愣,说道:“没有。”
  红顶天笑说道:“你做大辽皇族,也信此无稽之说!”
  萧挞不道:“你们拿出来珠宝,不然我杀了你!”
  那跟红顶天的勇士护着她,喝道:“西辽有王,你们不得无礼!”
  萧挞不喝道:“围起来!不拿出珠宝,全都杀掉!”
  那勇士喝道:“退后,有什么事,得大王决断!”
  那萧挞不说道:“耶律苦奴,你护着她,也不得好死!”
  耶律苦奴喝道:“我们也是耶律氏的子弟,护着王妃,不让他杀人!”
  萧挞不喝道:“杀!”
  一阵子乱箭再射,射倒了三人。
  耶律苦奴喝道:“护着王妃,退!”
  红顶天卷在人丛中,退出去,夺得马匹,上马而逃!
  那耶律苦奴叫道:“快,快跟上来!”
  再有三人扑来,跟着红顶天四骑的身后,带一匹空马,耶律苦奴上了马,叫道:“快走!”
  八个人在前头跑,后面有成千的铁骑在追。
  萧挞不喊道:“要不杀了她,大王会杀掉我们,把他们全都杀光!”
  勇士们也知道,如果耶律重恩站起来,再要杀红顶天他们,那是再也休想。
  但如是有人传出去,说他们杀了红顶天的人,耶律重恩也不会放过他们。
  他们一定要追上红顶天,把这八个人全都杀光。
  倩倩很快乐,她救了三十只猴子,最妙的是,一只最小的猴子最乖,它竟在楼梯外不走,等他们一行人走出那家酒店,便扑来她的肩上,吱吱叫着,跟着她,缠住她。她扯也扯不下来。
  秀茗说道:“它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你把它带回去吧。”
  倩倩大笑,说道:“本来那个老妈妈就很头疼我,再一见了这只猴子,更得咧嘴了。”
  齐眉杨说道:“你愿意养猴子,也不用她拿银子,她有什么不愿意?”
  倩倩便把那猴子带回妓楼,养它。这一夜正在鼾睡,忽听得吱吱叫声,那猴子扯着她,直扯向窗口。一看窗外,竟有许多的青衣勇士正在爬窗。倩倩叫道:“有贼啊!”立时院内锣响人吵,许多人赶来,扑奔窗前,叫道:“打啊,打啊!”
  那些青衣人一见暴露,便即下手,重拳出手,打倒许多人,来抓倩倩。
  倩倩躲藏不及,叫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青衣人叫道:“西辽王有请!”
  倩倩气急败坏,叫道:“他算什么东西?我不去,你们滚开!”
  但那青衣人扯着她的衣袖,叭地打她一个耳光,吼道:“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倩倩气苦,此时秀茗早就惊醒,叫道:“西辽王有什么了不起?他要请我们小姐,你也得客气些啊。”
  那青衣人说道:“没什么可客气的,走!”
  下了楼,扯她匆匆上马,秀茗在后赶着叫道:“我要跟着小姐啊,我要跟着小姐!”但无人理她,眼见得那一行人马匆匆奔出梓州城。
  秀茗知道,要解救小姐,只有找两人,一个是眼前的齐眉杨,一个是蜀中的唐逸。她急急赶奔至街角,叫一乘轿子,说道:“快,快抬我去杨大先生家,我给你三倍的轿钱!”
  到了那里,她匆匆丢下一块银子,冲去叫道:“快,快告诉杨大先生,就说有人劫了我家小姐!”
  家人一听,不敢怠慢,冲去院内赶忙叫来齐眉杨。齐眉杨听清了事情原委,说道:“好,此事交我去办。”他回头对身后的大汉说道:“发信鸽,要他们追踪那些人,记着,如伤到了痴儿,我宰了你们!”
  那大汉一声应,随即去后院,放出十数只鸽子,鸽子带着鸽哨,冲天而起,向四外去了。
  秀茗说道:“我得去告诉我家公子,要他来救姑娘。”
  她匆匆出去,再到了梓州的“忘忧屋”,对那里的留守姑娘说知此事,那姑娘也放了一只信鸽,说道:“公子马上就会知道此事,他会赶来的。秀茗姑娘就住在这里,放宽心,等公子来好了。”
  一路人马匆匆而去。
  那带头人是一个年轻人,他也姓李,他带着人马赶到城外,便喝令道:“进那片树林!”
  进了树林,他叫铁骑都围在四周,哨探一下有人无人,他喝令把倩倩解到树下,问道:“痴娘儿,你说,你与答罕公子在大王营帐里,得了那珠宝,藏到哪里去了?”
  倩倩茫然道:“什么珠宝?”
  年轻人冷笑:“姑娘何必装傻?你与答罕公子一向是最受大王重用的人,就连我们大辽皇族也不会像你们两人那样,在他面前受宠,你们在大王新婚的那一夜。两人先后出走。一定是大王与你们定好了计,把珠宝带走了。”
  倩倩失声而笑,说道:“你们难道不知,你们大辽从来没有什么珠宝吗?”
  那年轻人恨恨道:“不给你吃一点儿苦头,你如何能认?”
  他叭叭打了倩倩几个耳光,再问道:“你清醒许多了吧?
  你说,那珠宝藏在哪里?”
  倩倩说道:“你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珠宝!”
  那人再问:“那大王的新婚夜,为什么你与答罕公子各自出走,一个向南,一个向北?”
  倩倩说道:“我们不喜欢在一起了,便各奔东西,这有什么?!”
  那年轻人冷笑,说道:“军旅之中,你们仍不忘亲热,你们两人是世上最相亲的一对,你与他能分手,谁相信你?你说,珠宝藏在哪里?”
  倩倩说道:“我自你们军营走出,根本就分文未带,哪里有什么珠宝?我去了梓州,也是去了妓楼,我自活我的,哪见过你们的什么珠宝?”
  那人笑道:“是啊,你在梓州挥金如土,哪来的钱财?从军营出来,你根本不会带什么。谁也知道,珠宝根本不在营中,你去拿了珠宝,再去妓楼,为掩人耳目,你才那么大买珠宝的!”
  倩倩只是冷笑,她看着那年轻人笑。
  那人问道:“你笑什么?”
  倩倩大声道:“笑你白痴!你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珠宝,哪来的珠宝?”
  年轻人唰地抽出剑来,逼在倩倩的脖颈处,吼道:“说出来,饶你一死!”
  倩倩说道:“我听得答罕说过,你们大辽根本就没有珠宝,那乌图夫妻也是因为没有珠宝而死的。”
  年轻人说道:“不杀你,你不会说?”
  正欲再折磨倩倩,忽听得马蹄声骤,便听得有洪亮声音传来:“那一条路上的朋友,怎么在齐眉杨的地盘上做事,报上个字号来,不然可要不客气了!”
  倩倩眼一热,几乎流下泪来。一定是秀茗去报了齐眉杨,他便来救自己的。
  就听得那年轻人道:“听着,要保住这痴娘儿与我,我要带她回去,交与十八皇族处理。”
  众勇士声诺,他们围住了倩倩,向树林外撤。
  齐眉杨的人跟着,他们不敢逼得太狠,怕青衣人杀了痴娘儿,无法对齐眉杨交代。他们一边派人通知齐眉杨,一边远远跟着这些青衣人,跟他们去耶律重恩驻扎的达州。
  齐眉杨要调动水陆两路的所有人马,去救倩倩。
  他的弟兄们问:“大哥。用你的银令去做此事,是不是小题大作?”
  齐眉杨说道:“她是我的一个弟兄,我不救她,怎么能心安?再说她是蜀中唐门的人,我不救她,怎么面对唐逸?”
  那人不出声了,就是他们的齐眉杨大哥,也得罪不起蜀中唐门:
  他们出发了,跟着齐眉杨去救倩倩。
  唐逸正伏在须眉与侍剑的身旁,与她们说话。他说道:“男人有时无聊,最想与女人说说话,那时女人温柔一点儿,男人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对女人肯定很好。”
  侍剑笑看他,也不出声。须眉呸一声,说道:“去你的,男人算什么东西?他们那劲儿来了,又抱又亲,又搂又啃,到了厌恶你时,看也不看你,你当他是什么好东西?”
  唐逸说道:“不是好东西,你梦里还抓着不放?”
  须眉脸通红,骂道:“呸,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搂你,是梦里不知好歹!”
  侍剑忽地说道:“你醒时也不知好歹!”
  唐逸大笑,拍手道:“不错啊,有人说公道话了。”
  须眉说道:“侍剑,我掐死你!”
  她恶狠狠扑去,正要掐侍剑,忽地一只信鸽落在眼前。
  须眉正伏在地上,便说道:“你也来欺负我?”她抓起鸽子,拿来那信,读着,忽地说道:“公子,不好了,他们要杀三姑娘!”
  唐逸霍地跳起,抓来那字条,看罢说道:“好,我们走!”
  自十大掌门那一次派他去刺杀卓书与耶律重恩,他回到唐门。唐门便大大改观。原来的暗道机关没了,更新的暗道机关巧思重重,那于大巧哪里比得上巧思过人的快乐门主与大欢喜佛?此时的唐家堡子固若金汤,唐逸更是大无忧虑。
  唐逸叫来了唐连,对他说道:“倩倩有事,我去救她。你守在家里,小心些。”
  他急急上马,带着侍剑与须眉,去救倩倩。
  日夜兼程,唐逸赶奔达州,他要赶在那些青衣人把倩倩送去耶律重恩的大营前救出她来,那便好了。
  齐眉杨赶至,他问了问情形,说道:“叫他们听我说话。”
  那弟兄叫道:“喂,你们听着,我们杨大哥要与你们说话!”
  那边的青衣勇士叫道:“有话就说!”
  齐眉杨说道:“如果你们放下倩倩姑娘,我保你们走开。
  如果你们敢动倩倩姑娘一下,我便杀光你们!”
  那勇士冷笑,说道:“我是大辽皇族,你能威胁我?”
  齐眉杨说道:“你们为什么要抓痴娘儿?”
  那勇士说道:“她拿了我们大辽的珠宝,在梓州挥霍,我们要她拿出珠宝来!”
  齐眉杨恍然,他大笑道:“你们有什么珠宝?干痴娘儿什么事儿?她用的银子,是她在梓州挣来的,你们管不着她!”
  那勇士冷笑,说道:“你听说过一个妓娃买一条街,买三十只猴子放生的事儿吗?”
  齐眉杨正色道:“我知道,我当时在场,她的银子是她自己的,哪里是什么珠宝?”
  那勇士不信,说道:“我们只是听西辽王的令,把她押回去,要不要杀她,要看西辽王如何做了,”
  齐眉杨说道:“你们听着,她的哥哥是蜀中唐门的唐逸大公子,如果你们真的伤了她,怕西辽王也不能保你们了。”
  那勇士冷哼一声,说道:“你不必威胁我,你直去威胁西辽王好了。”
  他叫那些勇士围在一圈,对齐眉杨说道:“如果你动手,我便杀她。反正有她与红顶天都知道那珠宝事,我们杀不杀她,全看你了。”
  齐眉杨不敢动手,说道:“我们只跟着他们,去与西辽王理论!”
  看看后面跟着齐眉杨的人,而且一路上,齐眉杨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前面后面都是。他们慢慢围住了那些青衣勇士,眼也不眨地盯着倩倩姑娘,他们看着,如果那些勇士一个闪失,便要夺回痴娘儿。
  看看要到了达州。忽地有人叫道:“唐公子来了,唐公子来了!”
  便见有三骑奔飞如箭,直射到眼前。听得唐逸叫道:“倩倩,倩倩,你还好吗?”
  倩倩看到是哥哥来了,她忽地流泪,心里对于耶律重恩的仇恨,对于答罕的怒怨,对于红顶天的嗔怒都一齐上来,她轻声说道:“哥哥,你真的来了,你真的管我了吗?”
  一句话说得唐逸泪水满腮。

相关热词搜索:狂梦天涯

下一篇:第十章 情羞难说
上一篇:
第八章 风卷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