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狂梦天涯 正文

第一章 反噬其主
 
2021-06-06 16:33:42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红顶天摆脱不了青衣人的追踪,她对那些跟着她的勇士喝道:“回去吧,禀报你们的西辽王,就说我对他们不会客气!”
  后面追踪的萧挞不厉声喝道:“王妃,你乖乖跟我走,回去与大王分说!”
  红顶天的马突地蹶倒,人滚翻出去,一直翻滚,待再得站起时,已是微伤。那萧挞不看看赶上,劈刀就砍!耶律苦奴暴喝一声:“你要杀她,也得十八皇族决断!”
  萧挞不冷笑,围上来的勇士都盯住红顶天,她头发披乱,人也疲惫不堪,萧挞不说道:“十八皇族只是疑心珠宝下落,王妃还是随我回去,与大王再做分说。”
  红顶天昂然道:“我不愿回你那军营,你愿杀便杀。”
  那耶律苦奴劝她道:“王妃,有什么话当着大王的面儿说,十八皇族有他们做事的理由,王妃不必固执。”
  红顶天冷冷道:“你愿意杀我,杀好了,我不愿回你的那军营!”
  萧挞不厉声→喝道:“如果王妃执意不肯回去,臣下只好杀了王妃!”
  他怒喝一声:“弓箭准备!”
  耶律苦奴跳下马,跪着爬到红顶天的身旁,说道:“王妃,我们保不住你,你莫要我们再全都自尽啊。”
  只剩下了五个人,他们是耶律重恩派来保护顶天的,眼巴巴地看着红顶天,等她回心转意。
  红顶天心道:我不必死在此处,我也真个要知道究竟为什么要冤我拿了他们的什么珠宝,我要知道此事,再做打算。
  她突地说道:“好,我便跟你们回去,见耶律重恩。”
  耶律重恩躺在床上,他看到了红顶天,笑一笑,说道:“你回来了?”
  红顶天嗓眼儿一热,她蓦地发觉,自己对耶律重恩并不那么仇恨。她轻声说道:“他们要我回来,说是有什么珠宝,我也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冤我拿了他们的珠宝?”
  耶律重恩说道:“对不起,我知道,你没拿什么珠宝。但他们不信,他们以为大辽真有什么珠宝,便穷追不舍。”
  红顶天对他说道:“莫非你说他们也不信?”
  耶律重恩说道:“他们不会信,如果他们信了,岂不是会放过你?他们不愿放过你,也不愿放过我。你不回来就好了。”
  红顶天看着他,忽地说道:“你的伤重不重?”
  耶律重恩说道:“很重,我几乎坐不起来。”
  红顶天道:“如果我在,须跋不会伤到你。”
  耶律重恩忽地流泪了,他说道:“命不好,奈何?”
  他说的是那一次新婚夜,他与红顶天闹翻,红顶天与他分手。只是一心盼着红顶天来为他分优,谁知道竟是有那一场灾难?
  红顶天看着他流泪,忽地李成思说道:“大王,你当着王妃的面儿,说说那珠宝的事儿。”
  耶律重恩说道:“我告诉过你,根本就没有什么珠宝。耶律苦奴也回来了,让他说说为什么去抢银两充军备?”
  耶律苦奴说道:“我知道,那是乌图说出的假话,根本就没有什么珠宝。如果有,主人不会强攻大宋。”
  李成思说道:“好,既是没有珠宝,我们怎么再攻大宋?
  莫如我们一齐来找珠宝!”
  李成思一声喝令,十六人都挈出刀剑来,直指着耶律重恩与红顶天,说道:“说出来,珠宝藏在哪里?不然你们两人一齐毙命!”
  耶律重恩看红顶天,她昂然不惧,他忽地叹道:“我要知道如此,怎么也不会去娶你。我要答罕去找西夏王,以为你能助我强西辽,谁知道它就会灰飞烟灭?真是可惜,我对不住你。”
  红顶天不语,只看着眼前的刀枪,她幽幽地说:“你对不起我的不是这事。”
  耶律重恩大声道:“人都要死了,还讲那话做什么?你就没有责任?你在我的床上,放着一个女人,我怎么知道是谁?
  再说那是新婚夜啊。”
  红顶天喝道:“住口!”
  耶律重恩不说了,只是低头看地。
  萧挞不说道:“你说,新婚夜你们做什么了?”
  红顶天恶声说道:“要我说吗?”
  耶律重恩轻声说道:“别说。”
  红顶天缄默不言,李成思说道:“王妃,你不说,我便杀了你!”
  耶律重恩说道:“男女情事,事关隐秘,怎么能说?”
  李成思道:“昕王妃说,像有另一个女人,为什么不说出来?”
  红顶天低头不语。
  十八人着勇士看守两人,他们出去商议计谋,再过一会儿,听得吵声极大。那耶律苦奴大叫:“不行,你们哪一个人能替得了他?如果有吐蕃、西夏、蒙古来攻,你们能胜得了他们吗?”有人应声道:“我们输了,也强似自己家里便贪占。
  不必再说了!”
  先进来的是耶律苦奴,他跪在床前,呜呜哭起来。
  耶律重恩说道:“苦奴,他们要杀我?”
  耶律苦奴放声大哭,说道:“他们鼠目寸光,根本不想大辽大业,只想着他们皇族一家一氏的利益。主人,我们做错了,我们做得不值啊。”
  耶律重恩说道:“更不值的是乌图,他与梦知雅那么相爱,竟死在草屋里。他们梦想着保住一个大秘密,大辽复国大业必成。他们死得安心,可我们能怎么样?”
  苦奴说道:“主人,他们要杀死你与王妃!”
  耶律重恩笑一笑,说道:“好啊,杀便杀好了,只是红姑娘无罪,他们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苦奴说道:“主人,他们要……要活活埋了你!”。
  夜深沉,十七个人走进来,团团围住耶律重恩的床。
  李成思说道::“主人,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你说出珠宝藏在哪里,我们会放过你,并听你命令,再复大辽。如果你不说出来。我们便活埋你。让你永远也享用不到那一批珠宝。”
  耶律重恩冷笑,说道:“看来你们享用不到那珠宝,我也享用不到那珠宝了。只是珠宝有还是没有,你们都没弄清,便要埋人了?何必这么性急?”
  李成思看着他,十七个人心道:如果不是你身负重伤,我们十几个人也不是你的对手,我们不急,待得你爬起来,那时要埋的死人就不是你了。他苦笑道:“三十万大军进退失据,不急怎么行?”
  点着了火把,上千勇士把耶律重恩围住;中间有十几人抬起了他的床,向帐外走。
  一路上,都是西辽的勇士,他们凝注着自己的统帅,他们知道,耶律重恩是他们的希望,但他背叛了西辽,丢失了国土,他贪吞了珠宝,成了大辽的罪人。如果他不说出珠宝在哪里,便救不了三十万大军,便无法胜得大宋,西辽再想复进罗布泊也不能够了。
  如果他不说,便把他埋在树下
  红顶天也被捆着,带至那树下。
  耶律重恩脸上带着笑,他对红顶天说道:“我要知道会让你看我如何死,我一定不会派答罕去西夏求娶你,我告诉你,我真的很后悔!”
  十几个勇士在挖坑,他们挖得很慢,心里很难受,巴望着大王说出来珠宝的下落。如果他真的被埋,西辽还有什么希望?但耶律重恩只是看着树,他说道:“这棵树大概活了几十年了吧?”
  红顶天也看树,她说道:“差不多像人一般的年纪。”
  经顶天此时完全原谅了耶律重恩,她知道耶律重恩是无辜的,但他做西辽王是太累,如今他要死了,死也许比活着好。
  坑挖好了,十几个勇士跳上来,李成思说道:“把床放下去。”
  便有人拿绳子扯着床的四角,慢慢把床放下去。
  耶律重恩像是在看人为他铺床,他笑微微说道:“好啊。”
  他被放在坑内了,李成思说道:“主人,你再不说,便真是死人了。人死不能复生,珠宝再也无用了。只能饱他人私囊,于你有何好处?你说出来吧!”
  耶律重恩的眼角有一滴泪,他轻声念叨:“但有回天心,恨无挽天力。”
  红顶天看着十八皇族,除了耶律苦奴,所有的人都愿意杀耶律重恩。
  扔土,耶律重恩平静地躺在床上,看着他们扔来身上的土,他要被埋住了……
  耶律苦奴看着三万耶律家族的勇士,他说道:“十八皇族一齐表决,愿意杀死西辽王,另立新王。他们说,耶律重恩背叛大辽,私吞珠宝,他们决定把大王活埋!但我跟大王多年,我知道他决不会做此事,我们要去救他。”
  三万大军一声齐吼:“要去救大王,要去救大王!”
  三万大军上马,他们要冲破二十几万大军的重围,救出耶律重恩!
  李成思叫道:“杀了他!”
  耶律重恩说道:“你们葬送了大辽前程,断送了天祚帝的梦!”
  他被掩埋住了。
  红顶天忽地听到有人喊杀,听得远处有人冲来,那是耶律家族的三万人,他们拚死杀来,要救耶律重恩。红顶天叫道:“让开,我要救耶律重恩!”
  她扑来,冲李成思出手!
  李成思夺手一剑,直刺红顶天!红顶天一抢,身子斜让,扑去坑内!她刚至坑旁,土便更落得多。原本就被掩住的耶律重恩更无呼吸,似乎土里被埋的是一个死人了。红顶天呼叫道:“耶律重恩,耶律重恩!”
  但无人应声,死去的人怎么会应她?
  顶天绝望了,她恶狠狠回头,对着十八皇族的人大喊道:“杀死了耶律重恩,你们再也无法与吐蕃争雄,早晚必会沦为他人的奴才!”
  李成思大吼道:“杀了她,省得她恶言恶语!”
  十个人扑向红顶天!刀枪齐加,李成思怒道:“看刀!”
  一刀劈来,泼风一般,滚向红顶天!萧挞不叫道:“李大人,让大军射她!”他大喝道:“射她!”
  箭如风泼,那李成思让开,箭多射向红顶天!
  狂风般的箭雨!
  红顶天的后背便中了此箭。红顶天跌在坑内,叫道:“真不知我与你……还会死在一起!”
  忽地,铁蹄杂踏,吼声连天,人齐叫道:“背叛大辽者,该杀!”
  李成思怒道:“耶律苦奴,你敢与十八皇族作对?”
  。耶律苦奴朗声道:“大辽勇士听着,天祚帝临终,把大辽托付与谁?不是托付与十八皇族,不是托付与李成思、萧挞不,而是托付与耶律重恩。因为只有他,才能带大辽勇士再复旧国!你们助他杀死大王,便是灭大辽!”
  有人听他叫得有理,便收弓后退。二十几万大军的包围,渐渐让开,只有十七个人站在正中。
  耶律苦奴叫道:“大王,大王!”
  他以为那坑里血糊糊的人是耶律重恩,但扑上去一看那不是耶律重恩,只是红顶天!
  他怒自面向,叫道:“大王在哪里?”
  李成思等人不语,耶律苦奴如疯一般去挖,叫道:“你们真的把大王活埋了?你们真的为那无处寻找的珠宝,把大王活埋了?”
  他的手抖着,去挖那土。
  二十万大军让开,他们自觉惭颜,让那耶律家族之人去挖耶律重恩。
  但人已死,埋在土里,怎么会再复活?
  他们的手都挖出了血,一旁看着的李成思等人也都着急,他们握着拳,看着他们挖。
  终于挖到了人,耶律重恩的脸仍是那么平静,他死得很轻松。
  把床抬上来,放在地上。
  众人看着耶律重恩,他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耶律苦奴流泪了,他大声叫道:“你们听着,你们杀了他!
  你们杀了他!谁去抵得卓书的超绝武功?还有谁能运筹帷幄,再图回鹘或在西夏复国?是你吗?”
  他指着李成思,李成思摇头,他没这个本事。
  “是你吗?”他再指着萧挞不,萧挞不也摇头。
  耶律苦奴大声道:“你们只能指责他,从来也没有一个人能胜过他!如今你们帮了吐蕃的大忙,帮了大宋的大忙,杀了你们自己的大王!还有谁能带领二十万大军,你们会听哪一个人的?你们最信服的是哪一个人?说啊!说啊!”
  :
  无人应声,他们只要珠宝,耶律重恩为什么不说出珠宝藏在哪里,他为什么不说?让人竟误杀了他,可恨可恨!
  耶律苦奴回头,对着耶律家族的人叫道:“耶律家族是皇族,但耶律家族决不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我们走!”
  三万大军慢慢走近,过来几人抬起耶律重恩,他们慢慢走着,向外走去。
  二十几万大军围住他们,但没人出手,他们再不会对自己人出手。
  他们没了耶律重恩,也失去了复国的希望耶律苦奴叫道:“抬上红姑娘!”
  李成思看看身旁的十六人,他问道:“我们去哪里?”
  无人能答。他再问:“我们怎么筹二十几万大军的粮饷?”
  还是无人回答。
  他们一向只知道对耶律重恩吹毛求疵,如今没了耶律重恩,他们何处去?
  萧挞不说道:“我们跟踪那个唐门的姑娘,看她手里有没有珠宝?”
  李成思说道:“好,我们便派些人去,去蜀中看唐门有何动静。”
  萧挞不说道:“二十几万大军撤退,容易出事,不如我们分成几路,各回罗布泊。”
  众军看着他们,突地有人叫道:“不,我们再也不回罗布泊了!”
  是啊,从前在罗布泊,因为有复国的希望在他们的心头燃烧,他们才耐得住苦,耐得住那寂寞。他们再也不肯在那大风沙里住下去了,他们叫道:“大军夺城,大军夺城!”
  他们要攻大宋,要攻城略地,不再回头!
  大军分成几路,各自东西。
  萧挞不带一路大军,这大军也分成三路,互相呼应,向大宋纵深进军。他们要夺大宋的城池,他们跃跃欲试,耶律重恩能做到,他们怎么就做不到?
  李成思带一路大军,也分成三路,他们向江南进发,如能与蒙古军互相呼应,便可大成阵势。两路大军分成六路,向两地出发。

相关热词搜索:狂梦天涯

上一篇:第三部 大伤心处
下一篇:第二章 反间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