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狂梦天涯 正文

第八章 善恶无道
 
2021-06-06 18:01:54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唐逸接到一封信,也不知那是谁写来的,信里写道:“唐门主人知悉,你妹妹唐青青如今正在卓书处,被卓书以惨无人道的刑术,使其成为残废人。此术自古以来未闻也。
  听说唐门主人权倾天下,而贵妹却受此酷刑,岂不哀哉?每一日始,每一日终,卓书当以绳系贵妹,拴之床头,谓之屋狗。每一大皆凌辱青青,所受苦难,人不能忍也。如唐门主人不能解其苦难与危难间,青青何盼焉?”
  唐逸接到此信,心头怒火,顿时大发,他恨道:“那个山中活佛是我最期望的人,我望他能助我保三位妹妹,哪里知道他只是如此一点儿能为?”
  阎可怜无语,只是低头,好久方道:“你埋怨也无用,莫如想一个办法,去救青青。”
  唐逸说道:“我不昕那些十大掌门的鬼话,他们只是一心要我做事,哪里肯为我担一点儿心?”
  阎可怜道:“此时莫如去找卓书,要他知道厉害。如能给他一点儿教训,这样可好?”
  唐逸说道:“好,我去找他,今夜里便去。”
  阎可怜说道:“莫如公子带着唐门弟子三十人,我带着二十几位姐妹,今夜去给卓书一个厉害。”
  唐逸十分感动,他握着阎可怜的手,说道:“你总是帮我的,我很感谢你。”
  阎可怜幽幽说道:“你要不恨我,就不错了,不必说感谢我的话。我没帮你办好此事,你也托过我的。”
  唐逸说道:“那不一样,活佛亲自答应我,我要找他。”
  他坐在书房里,活佛是无所不在的吗?他究竟在哪里?如果他在中原,那他一定很忙,忙碌着做他的大事。他能说服中原十大门派都听他的,一定很有本事。
  唐逸在他的心里呼唤活佛,只是这一次他的呼唤有一种愤怒,他恨活佛。
  他长声呼唤:“活佛,活佛,你在哪里?”
  听得那久违了的声音再响起,他甚至有一种厌恶感,他恨那声音,恨那个人:“活佛,你无所不在,你知道不知道我妹妹青青正在受难?”
  活佛一叹,说道:“我知道,我当初也告诉过你,她们不会听我的,只有抓起来她们,才可能不被人伤害。像唐老爷子,他呆在中原,如今有些呆傻了。”
  唐逸怒道:“我告诉过你,我愿意做你安排我做的一切,只是得我父亲安好,我三个妹妹都无恙,你是答应过我的。”
  活佛说道:“我答应过你,但我安排唐老爷子,便知道他是一个废人了,我不愿意让你的三个妹妹都成了废人。再说,人在江湖,生生死死,当各安天命,唐青青面貌和善,但她一生多舛难,这是难免的。”
  唐逸恨道:“胡说!我为什么要听你?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告诉过我做什么,我便去做,你我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
  活佛久久不语,他实在是有愧于唐逸,不然他怎么能不出声?
  唐逸说道:“你再也不必对我提什么安天大计,你那个鬼计我看也没有什么用?你能安天,怎么岳飞还得死?你能安天,怎么大宋还是金瓯残缺?你能安天,怎么我唐门也被那十大门派洗劫?我不再听你的了,你再也不必找我,我也不会去找你了。”
  活佛一叹,说道:“要你做此大事,也是难为。国家更替,乾坤流转,怎么能以一人的快意更改?所谓安天,实是无奈。
  只是一番心意,能做大宋的子民,尽一点心意而已,岂有他哉?唐逸,你几下建康,阻卓书杀高宗,便是立了一件大功,世人无知,不知此事重大,但你自己也知道,你做下了大事。
  何必妄自菲薄?”
  唐逸说道:“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再管你的事儿了,你再休对我说什么安天大计。”
  活佛远了,唐逸恨道:“我要去救青青,我要去救青青。”
  卓书撤军了,他的部队慢慢撤下来,不与张俊正面交锋。
  他知道,张俊刚胜了一仗,风气正锐,他不能胜张俊,必须撤军。
  卓书撤回阿柴麻,回到了吐蕃境内的积石山。
  他把军队驻扎在这里,静待蒙古大军的消息。他知道,粘拔恩撤回去了,但答罕素蒙古有仇,必不会放过这机会,他能不能杀了粘拔恩,大败蒙古军?如果答罕胜了蒙古,天下大势更得改写,一度消沉的金人会再强大起来,那时吐蕃、西夏都会受他影响。
  忽地听得有人叫道:“大王,你看!”
  远远的看到来了一群人,那是一群着大宋装束的人,他们慢慢来到了营前。
  卓书看着,突地放声大笑起来,他笑说道:“原来是我的大舅哥来了,他们大宋叫内兄,你知道不知道什么是内兄,那就是自己女人的哥哥。”
  他叫扎嘎:“打开营门,迎接唐公子!”
  唐逸着一身素衣,身旁有铁胆张,有唐连,还有三十几个唐门兄弟和“忘忧屋”的二十几位姐妹。
  他们骑着马,慢慢来到了卓书面前。
  卓书说道:“我忘了告诉你,唐逸,我做了你的妹夫,你还不知道吧?其实这种事你知道不知道都没关系,只要你妹妹知道就行了。”
  唐逸愤怒得手抖。
  他是使用暗器的高手,手不该抖的。
  唐逸说道:“卓书,我来就是告诉你,你大营里的许多人都中了毒,他们如果没有我的解药,便无救了。”
  卓书笑道:“你胡说,你有什么凭证,莫非又来对我威胁?”
  正说话间,卓书身后的几个勇士都跌倒了,咕咚声很响,他们叫道:“肚子,肚子疼!”
  唐连说道:“刚开始时只是肚子疼,最后才是心口疼,到了你也头疼,便是毙命时了。”
  卓书回头,看到身后许多人都倒下了,他叫道:“唐逸,你在我的食物上作了手脚?!”
  唐逸只是冷笑,说道:“你的营内会有许多人要死,我们等着。”
  他下了马,施施然坐在地上,看着卓书身后的人,忽地扎嘎也头冒虚汗,他说道:“我也……我也……”他扑通一声倒地,也捂着肚子。
  卓书怒道:“唐逸,我要杀了你妹妹!”他回头喝道:“押上来!”
  唐逸终于看到青青了,青青没有神采,脸色有些苍白,人也很瘦。真的有一条绳索系在她的脖子上,像拴着一条狗。
  卓书笑说道:“唐逸,我拿你的妹妹当一条狗,养着玩的。
  晚上我拿她发泄我的欲望,白天我玩弄她,让她爬给我看。要不要让她爬一下,你看看好玩不好玩?”
  唐逸忽地长啸,他怒道:“卓书,我让你死无全尸!”
  卓书悠闲道:“那倒也是,我要死无全尸,你的妹妹便无尸可寻了!唐逸,你解我的兄弟们的毒,不然我要杀了你的妹妹!”
  阎可怜说道:“卓书,你斗不过我们的,如果你杀死了唐青青,我们必杀你所有的人!”
  卓书放声大笑,说道:“你听说过卓书受谁威胁?你要杀便杀,我不怕!”
  地黄绝也仆倒,他叫道:“大王,大王,我也……”
  原来有许多勇士喝过了井里的水,有的食物也有毒,吃过食物的,喝过水的,都中了毒。
  卓书功夫过人,自是邪毒不侵。
  他冷冷看着,说道:“我要救我的兄弟,你威胁我,我可不怕!”
  唐逸说道:“等吧,你的兄弟们都死了,我便与你决战!”
  卓书怒吼一声,叫道:“包围他们!”
  那些不曾中毒的吐蕃勇士都冲上来,把唐逸一行都围在正中。
  唐逸不动,他的身前身后是铁胆张、阎可怜及一些唐门弟子与“忘优屋”的姐妹们。
  他们也不怕死。
  唐青青忽地叫道:“哥哥,哥哥!”
  卓书叫道:“听她对你说话吧!”
  唐青青说道:“哥哥,救那两个孩子!”
  卓书大笑,说道:“对了,还有两个小杂种,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妹妹生的杂种,你看他们,一脸的倒霉相!”
  他喝令带来那两个孩子,他们很是倔强,被捆住了,仍是一脸的不服。
  唐青青说道:“哥哥,让他杀了我,你替我报仇,把卓书碎尸万段,把他们……”
  她一一指着那些吐蕃勇士,“把他们全都毒死,让他们鬼魂也回不到逻些城!”
  听得那碎心的诅咒,有人不寒而栗,他们看着卓书,卓书仍是纹丝不动,他说道:“唐逸,你拿出解药,我便放了你妹妹,把这丑八怪交与你!”
  唐逸说道:“你放了青青。”
  卓书昂然道:“我放了你妹妹,你再杀我,我怎么办?我只能带着她,你给解药,我再放她。至多是你杀我,我也杀她。”
  唐逸想不到卓书竟会如此疲赖,他怒喝道:“卓书,我便杀了你!”
  他向前冲,卓书的手放在青青的头上,他抚摸一下青青,笑道:“我与你有夫妻之份,你就是死了,可别怨我!”
  他那笑嘻嘻的样子气坏了唐逸,他怒道:“我一定要杀了你!”
  卓书回头,猛喝道:“如果唐逸杀了我,吐勇士们,全歼他这一群狗男女!”
  他对着阎可怜说道:“可怜,可怜,我本来意属于你,你何必跟着这个倒霉的唐逸,你看他一脸的晦相,哪像一个正经公子?可怜,你不如像你姐姐一样,也跟我卓书公子,叱咤风云,横行天下。你后梅不后悔?”
  阎可怜悠悠道:“你真无耻!”
  卓书放声大笑,说道:“我无耻?你看那个唐逸是不是无耻?他占了你‘忘忧屋’多少女人?他夺了你的青春吧?你真是可怜,不如惜情,不如惜情。惜情惜情,真个有情。可怜可怜,你真可怜!”
  阁可怜只是看着他不动,如她愤怒,必会影响唐逸的决断。
  唐逸忽地说道:“拿解药给他们!”
  唐连拿出解药来,要递与扎嘎。
  忽地阎可怜叫道:“不行:”
  她慢慢走出,说道:“我在唐逸公子的眼里,也不比他的妹妹更差。你放了青青,我来做人质。我跟着你走,让唐公子带人走,我再回去。”
  卓书更是气愤,原来阎可岭甘心做唐逸的人,就是冒此大险,她也情愿,她与唐逸真是心心相印了。
  唐逸说道:“可怜,你……”
  阎可怜说道:“卓书公子,你愿意不愿意?”
  卓书心里一想,此时就是拿住青青,也是一个僵局,不如拿阎可怜来换。
  他说道:“好,我便封了你的穴位。”
  他正要上去封住间可怜的穴道,阎可怜说道:“不必卓书公子,我自有人。”
  她上前来,对唐逸说道:“请公子动手吧。”
  唐逸也不知他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他出手,封住了阎可怜的穴道,阎可怜说道:“放了青青姑娘。”
  卓书挥手,有人放开了她。阀可怜弯下身子,说道:“青青姑娘,你好好保重!”
  青青忽地回头,高声叫道:“放了我的孩子,放了我的孩子!”
  阎可怜说道:“放了两个孩子,卓书,你何必与孩子为难?”
  卓书挥手,那两个孩子规着,奔去青青怀里。青青落泪,叫道:“孩子,我的孩子!”
  看来青青真的拿他们两个当自己的亲生孩子了,她那关切,令人心酸。
  卓书着人扯着阎可怜,两人拿刀架在她的脖颈后,向后慢慢退却。
  唐逸看着阎可怜,说道:“可怜姑娘保重,保重!”
  阎可怜说道:“卓书公子,你何时放了我?”
  卓书说道:“我要带你回到逻些城,到了那里,我再放你。”
  阎可怜说道:“好,君子一言,我便信你。”
  卓书回头,对唐逸笑道:“我不是什么君子,你最好别信我的。”
  他一挥手,吐蕃兵慢慢拔营走了,唐逸带着他的人,看着远去的卓书,他走向青青,抱住青青,说道:“青青,哥哥对不住你。”
  青青哭了,她哭道:“哥哥,我经过那么多的世事,我也明白了,你要唐门在江湖上强大,也没有什么不好。你做得对,我错怪了你。”
  唐逸亲自把青青抱上了马,搂着她,说道:“回家吧,我们回家。”
  卓书把阎可怜放在一辆车上,他骑马跟着那辆车,对阁可怜说道:“可怜,你还是随我去逻些城吧,我也让你享受一下王妃的日子,说不定你会愿意嫁与我呢。”
  他放声大笑,但看见阎可怜冷若冰霜的面孔,忽地不笑了,他问道:“我很可笑吗?”
  阎可怜说道:“你挺可怜的。”
  卓书气咽,说不出话来。
  阎可怜说道:“你胜了‘忘忧屋’时,你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卓书公子,可如今你做事,多半像是无赖,岂不可怜?”
  卓书看着阎可怜,他骑着马,从此时至大军到了逻些,他再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狂梦天涯

上一篇:第七章 折磨女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