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狂梦天涯 正文

第七章 折磨女人
 
2021-06-06 16:38:32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耶律重恩刚才使脱了气力,觉得气力正一点点从他脚底溜走,他看定卓书,说道:“如是你动一动,便叫你死无全尸!”
  卓书喝道:“李成思,你跟不跟我走?”
  李成思回头叫道:“凡是李姓家族的人,都跟我走!”
  他一喝,便有帐内的亲兵跟随,到了帐外,看着那十几万大军,他喝道:“跟我走!”
  只有几干人跳上马,随着他走了。
  卓书回头对耶律重恩说道:“耶律重恩,我要是你,决不放过这一次好机会!”
  卓书放声大笑,扬鞭催马,说道:“耶律重恩,你小心些,我早晚来取尔狗命!”
  二十几万大军跳跃,欲冲向卓书,耶律重恩挥一挥手,说道:“放他走好了!”
  卓书在众军中慢慢走出去,他带着李成思,带着那几千人,走了。
  耶律重恩回头,站在高处,对红顶天说道:“你看,我们还有二十几万大军。”
  他流出了泪。红顶天说得对,他能做西辽王,荣辱算得了什么?他要做大事,天生做大事的人,怎么会因为一点儿挫折便退却?
  萧挞不跪地说道:“大王,你处置我好了。”
  耶律重恩扯起了他,说道:“十八皇族的人还在,还有十五人,我们再好好复兴大辽,再建大辽!”
  萧挞不领头高呼:“再复大辽,再复大辽!”
  李成思问道:“大王为什么不杀耶律重恩?”
  “他不值得一杀。”
  “他要真成为西辽王,便难对付了。”
  卓书大笑,说道:“他决做不成西辽王,反是他会帮我成大业。”
  李成思不明白,看着卓书。卓书说道:“他会弃大宋,回去夺回鹘,再攻西夏的,西夏他不敢攻,只能夺回鹘,他夺回鹘,我夺西夏,看谁能胜?”
  李成思说道:“夺下了这许多州县,又放弃了,实在可惜。”
  卓书说道:“与张俊一仗,知道大宋兵马,实在不弱。我不能等他来打我,我要走。”
  卓书回到帐内,他坐在床上,叫道:“过来,好好侍候我。”
  可心与可怜便过来,她两个早就熟络,轻轻揉着卓书的身体,令他快乐。卓书忽地叫道:“那个臭女人给我放到哪里去了?”
  原来他天天带着唐青青,把唐青青拴在他的床头,令她百般痛苦。这让两个女人也看不下去,乘他出去的时机,可心与可怜把唐青青送至他帐歇息。
  卓书吼道:“你们把她带来,我要她看着我,看着我百般享受,她受过苦楚,才知遵吐蕃王的厉害!”
  卓书一吼,便进来了两人,他们是吐蕃的勇士,卓书叫道:“把那个臭女人押来,拴在床头!”
  扯来了唐青青,把她用一条绳子系着,拴在床头。卓书跳下去,挑起她的下颏,说道:“乖乖,这么好看的女人,你不跟着我享福,偏去喜欢什么莫奴生?他算是什么东西,像丧家之犬,东逃西跑,险些死在耶律重恩的手里。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勇士!”
  唐青青冷眼看他,此时的唐青青,被卓书用刀做过手术,竟是胸乳也被割没了,卓书还在她的身体内做过手术,令她再也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唐青青有时摸着她的乳,那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乳头,再也没有了浑圆的乳,她暗中哭泣,决心如果真能逃出去,她再也不去找莫奴生,她不愿意让男人看到自己这可怕的样子。
  她死志已决,但她决心要杀死卓书。
  卓书早就窥破了她的心计,冷笑说道:“你只能等着唐逸来,如果唐逸来了,你还无法自咬舌尖,你就想自尽也做不到。唐逸来了,你说他会不会哭?他看到你男人不像是男人,女人不像是女人,他会不会哭一场?如果唐逸来了就好了,我好好服侍你,让你体味体味男人的滋味。”
  卓书突地跳下来,令可心、可怜:“把她扶起来,让她躺在床上,你们两个像服侍我一般好好服侍她。”
  可怜、可心两人不敢不听,便把唐青青放在床上,一边放,卓书一边说道:“做女人最快乐的地方在哪里,就是在床上。你一辈子在床上得男人爱抚,得到后代,得到好好的睡眠,得到一切,甚至你作一场好梦,都离不开床。所以说,女人应该最喜欢床。”
  他轻声说道:“青青,你喜欢不喜欢床啊?”
  唐青青恨恨地骂道:“卓书,你只是一条狗,你是一条颗皮狗!”
  卓书拍拍手,说道:“好,骂得好,如果是一条狗,还不可憎。如果是一条癞皮狗,那样子就很可怕了。”可心与可怜两人抚摸着唐青青,她们的手像蛇,能从那柔软中体味出淫荡的味道。唐青青咬住嘴唇,她决不发出那种怪声音来,她决不是一个肯降服的女人,她不是一个女人!
  但可气的是,她仍是发出那种声音。
  卓书说道:“这就是女人的声音,自古以来,说女人淫荡,就是说她能发出这声音来。这声音常常迷住男人,迷得男人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迷得男人血脉贲张。”唐青青恨道:“不要,不要,不要啊!”
  卓书低下头去,对着唐青青说道:“青青,你说不要,是不要我对你那么好,还是不要发出那种迷死男人的声音?”
  唐青青恨不能一口口咬碎他,把他嚼得碎碎的,咬死他!
  但她的眼睛发红,那神情让卓书看去很是快意。他说道:“如果你有浑圆的乳,有一张很好看的脸蛋,我会听得见那声音的。可惜啊可惜,你没了本钱,你再也不是蜀中唐门的美女了,你只是一个怪物,你是怪物,哈哈哈!”
  卓书从折磨女人中得到快乐,他的心在舒张,脸上有一种兴奋至极的表情,他愿意再折磨唐青青,一直折磨她致死。
  唐青青此时更是难受了,她渴欲,她眼前只有一个恶兽,她决不让那恶兽有快乐。但她的渴欲明明在呼唤,在呼唤卓书。她怎么能甘心,她不能这样啊,她哭泣,她再也不愿意活下去了。但她连自杀的本事都没有。她手里没有簪子,没有一个硬的东西。那两个可恨的女人,她们假惺惺地要放她走,但她们还是当面折磨她,这比弄死她更使她难受。她叫道:“放开我吧,我不愿意,我不愿意!”
  卓书最恨的就是那“安天大计”,如果没有那大计,没有唐逸,如今他会做大宋皇帝,做天下一统的大皇帝,那时他就不只只是一个吐蕃王了。他得了许多的美女,那是大宋皇帝送与他的,但他不要,他心里恨恨,他要夺来的美女,夺来的美女才有味道。让她们在自己的狂肆下呻吟,让她们在自己的压迫下痛苦,让她们像唐青青一样,生也不能,死也不成,那才显卓书的手段。
  可心、可怜的手慢下来了,她们也累,抚摸男人是一种快乐,抚摸女人就是劳累了。
  卓书怒喝道:“快,快做!”
  他大声道:“不知道她很需要这个吗?快,快一点儿,让她好好舒服!”
  唐青青要死了,她不知道人还能再受什么苦楚。她才知道,人最痛苦的,是不该快乐时快乐,不该痛苦时痛苦。她突地跳起来,叫道:“卓书,卓书,我杀了你!”
  卓书任她扼住自己的咽喉,说道:“愤怒出美人,你看你这样子,脸也扭歪着,看去像是一个丑八怪!”
  他根本不在乎唐青青怎么扼住他的咽喉,他只是看着唐青青,说道:“你要掐死了我,便没人再给你做那种妙绝天下的手术了。你从此只能是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玩艺儿了。”
  卓书放声大笑,说道:“有人问你,唐青青,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你会说,我不是男人,我没有男人那玩艺儿,我也不是女人,我不是女人哪,你看我哪像个女人,你看乳,你看……”
  他扭一扭,再扭一扭,看去很像一个怪物。
  如果不是惧怕,可心与可怜会笑出声来,但她们怕,怕这个男人,他只是个疯子!
  卓书说道:“你给你哥哥写一封信,告诉他,你在这里受苦,要他来,我与他好好一谈。”
  唐青青呻吟道:“你……休想,你休想!”
  卓书说道:“你在这里受苦,唐逸却在那里享福,你也知道,他有许多女人,那都是美女,我卓书也享用不到的美女哪。本来那都是我的,但他去了,把我的美人都夺走了,你说他可恨不可恨?”
  唐青青说道:“他不像你,你只知道折磨女人!”
  卓书恨恨道:“他比我更甚,我再怎么折磨你,你不会死,可他玩弄一个女人,最后就使她一命鸣呼,他狠不狠?可怪的是,那个阎可怜还是最喜欢他,他算个什么东西?”
  唐青青解恨地道:“好,好,他比你好过千倍百倍!在你手里的女人,你玩不够不算完,在他手下的女人,都愿意跟他,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心甘情愿!你跟他怎么能比,你只是一条臭狗!”
  卓书怒道:“你是一个贱女人。我不玩弄你,你不会服输!”
  他喝令两个女人扯着唐青青,他去奸污唐青青。
  天很晚了,帐外的灯也忽明忽灭,唐青青此时真的是在呻吟了,她恨死了自己,她不愿意让卓书看到她的反应。但她是女人,她对于那淫威有一种反应,令她感到很屈辱的反应,她想哭,哭不出来。她想叫,但那叫声变了,变得像是女人的求偶声。可怜与可心也都心跳,她们知道女人的叫声意味着什么,她们也渴欲,来抚摸着唐青青,期图从她的那快意里寻找一些慰藉。唐青青叫道:“放开我,放开我啊。”
  她只是一只无助的羔羊,一只待宰的羔羊。
  蓦地,一个孩子扑上来,咬住了卓书的耳朵,“啊!”
  他吼叫着,叫道:“咬死你,我咬死你!”
  另一个孩子去拔刀,他拔刀砍向卓书。
  卓书仍在逞欲,他只一回手,便格开了那刀,那刀飞出去,再弹回来,正插在孩子的肩卖。唐青青叫道:“快走!”
  两个孩子不走,他们怒目看着卓书,那个咬卓书耳朵的孩子被卓书一弹扔开,他怒吼道:“我的耳朵!”
  他跳下去,扯住了那两个孩子,唐青青叫道:“别动我的孩子!”
  两个孩子抓在卓书的手里,他们再挣,再叫,卓书也不放手。两个孩子被他扯着脖领,胀红了脸,憋气难受。卓书说道:“我要杀你们两个,如杀两只兔子!”
  唐青青叫道:“放开他们,我……求你了。”
  ‘卓书哈哈大笑,说道:“这两个野种也不是你的孩子,叫你什么娘?你真是多余,莫奴生跟你有什么瓜葛?你要替他看着这两个孩子?你算是他的什么人?你这个丑八怪,你要两个孩子,你来求我,你来舔我,舔我的耳朵,把那血舔干净了。”
  唐青青无奈,她只能闭上眼睛,去舔卓书耳旁的血。
  卓书大声道:“不行,不行,你得睁着眼睛,你闭着眼,把我的耳朵弄脏了!”
  两个孩子叫道:“娘,不要理他,不要理他!”
  唐青青说道:“别说……别说了。”
  她去舔卓书的耳朵,卓书笑孜孜说道:“你还是蛮有情意的,只是你对莫奴生那么好,有什么用?他只是一个死人了,他连耶律重恩都杀不死,据说他与须跋都死在耶律重恩那里了,你也知道,耶律重恩杀延了他们两人,他自己也受了重伤!”
  谁能像唐青青此时,那么酸楚,那么痛心。莫奴生真的死了吗?如果他不死,至少有一日,唐青青会对他说:我帮你带好了两个孩子,你带他们走吧。那时莫奴生对她再表什么情意,她也不会接受。她已是残花败柳,再怎么与莫奴生在一起?天下有的是好女孩子,他再找什么样的找不到?男人永远不会有什么损失,只有女人,才是苦命的人。
  她心想着莫奴生,去舔卓书的耳朵。
  忽地,卓书说道:“不行,不行!你舔我的耳朵,你就得想着我。你想着莫奴生,舔着我的耳朵,我岂不是大大没趣?
  不如你一边舔我的耳朵,一边叫着我的名字,我听来还舒服一点儿。这样好不好?”
  看两个孩子早就憋得喘不上气来,还提在卓书的手里,唐青青哪敢再说什么?她只是点头:说道:“好,好。”
  卓书笑说道:“你也有爽快的时候,真是难得。”
  唐青青只有睁着眼去舔卓书的耳朵,她心里恨得说,咬咬,咬死他个狗杂种!但她的舌尖出去,是在轻轻地舔他。人的心里是多么矛盾啊,她只要能咬死卓书,让她死几个来回她都愿意。但要是伤害了那两个孩子,她不愿意。
  像过去了十年,两个孩子扑在地上,叫道:“娘娘,娘啊!”
  唐青青的嘴里有血,是那狗卓书的血。她张开眼,看着两个孩子,说道:“不要再去碰他了,他是一条狗,狗会咬人的!”
  血生、仇手说道:“娘,我要杀狗,我要杀了这条恶狗!”
  唐青青说道:“你杀不死他,他凶着呢。”
  她抚摸着两个孩子,大汗淋漓,如释重负,此时不要她再受苦,真的比做什么都好啊。
  血生、仇手两人哭着说道:“娘啊,怎么能杀了这条恶狗?”
  唐青青说道:“他最怕的人,便是你们的大舅,他要来了,你看这条恶狗,就会夹着尾巴叫,那样子好乖呢。”
  两个孩子放声大笑,看着卓书而笑,他们看不起卓书,他只是一个疯子!
  疯子可怕,但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不怕他,他还能把你怎么样?
  卓书恶声道:“我杀了他们两人,你求不求我,你跪下求我,我便不杀他们!”
  唐青青说道:“我求过了,我不会再求你了,你杀了他们,我必为他们报仇!”
  血生、仇手都拉着唐青青的手,说道:“娘,如果他伤了你,我们长大了,要他死无全尸!”

相关热词搜索:狂梦天涯

上一篇:第六章 断其一指
下一篇:第八章 善恶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