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狂梦天涯 正文

第二章 反间大计
 
2021-06-06 16:34:48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答罕从卓书那里走出,他对手下的勇士说道:“去蒙古部找粘拔恩!”
  兀风、赞答等人劝他道:“三王子,我们与蒙古人势如水火,你何必去犯险?”
  答罕说道:“粘拔恩素有大志,他要夺取大宋,也要犯我大金,我要他知难而退。”
  绳师道:“有我们在,他能奈何得了三王子吗?只是那个阿鲁忽有些棘手。”
  答罕笑说:“我自有分寸,你们难道不信我?”
  粘拔恩一听得答罕来了,霍地起立,他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有二十人左右。”
  粘拔恩冷冷道:“莫非他用二十人想踹我大营?”
  赫叶雅说道:“答罕是智者,如果你与他说话,可能有所得,你不必怕他,要他进来好了。”赫叶雅再对阿鲁忽说道:“你站在粘拔恩的身后,保他无虞。”
  阿鲁忽不愿意,但碍着赫叶雅的面子,不好再说,只能答应。
  答罕昂然而入,粘拔恩说道:“三王子,不知再来说什么?”
  答罕说道:“送与蒙古一个大好前程。”
  粘拔恩大笑,说道:“要我忘了与金人交战的那一段往事,我会信你。”
  答罕说道:“大金的得益高于一切,我二哥虽说死于蒙古人手,但我们要保住大金,如今还不是与蒙古人斗的时候。”
  粘拔恩笑笑,说道:“请坐。”
  要知道粘拔恩是蒙人中的皎皎者,他被派去伊宁假作商人,必是有过人的机智。他对答罕一揖,说道:“耶律重恩不知答罕王子大才,竟放公子回金,看来西辽不保了。”
  答罕说道:“听说西辽已被灭,耶律重恩的祖庙也被焚之一炬,耶律重恩不久会兵散。”
  粘拔恩说道:“西辽兵勇将多,是我大蒙的心腹大患,怎么会一朝便散了?”
  答罕说道:“西辽在罗布泊支撑数年,全靠原来辽国的一点积蓄,如今他无银两军需,只能一散。再说原来风传耶律重恩有大辽的藏宝,那是虚谈,他军一乱,便得分兵,西辽再无足虑。”
  粘拔恩看看赫叶雅,赫叶雅点头,看来答罕所说,像是事实。
  答罕说道:“五国兴兵,先有西夏匆匆退出,再有西辽兵散,皆不足虑,吐蕃与蒙古两国兵进,此时吐蕃也兵驻饶风龄,只是观望。难道将军不想退兵吗?”
  粘拔恩怒道:“五国说进兵,金人不守信用,金人不可交。”
  答罕说道:“一要进兵,我五弟泽利便进兵庐州,兵败失利,被大宋杀手唐逸所杀。我金兵一路败北,怎么能说金人不守信诺?”
  粘拔恩说道:“答罕,你徒逞口舌之利,你金人做事,却是不行!”
  答罕眼光锐利,看看粘拔恩,说道:“我在捕鱼儿海一战失利,但大金元气不丧,我又回到了金国,我先来知会粘拔恩一声,如果你不回兵,我便夺你儿乞部与粘拔恩部。虽说蒙古十二部已是联盟,但那几部都不及你两部强大,我攻你两部,让你首尾不能相顾,看你败不败?”
  粘拔恩的嘴里忽地觉得很苦,答罕不会不报兄仇的,如今的金主熙宗是刺罕的儿子,他怎么会忘了对蒙古兴兵?
  答罕说道:“我只咬住你粘拔恩一路,让你回不到捕鱼儿海,你以为你能见到蒙古的落日吗?”
  答罕挺立起来,说道:“我二哥的眼眶没有眼珠,还能埋在祖陵。粘拔恩,你想想,一个没有眼珠的粘拔恩会被昏鸦啄食,你身躯的肉一块块全都要吞入昏鸦的口中!”
  粘拔恩忽地恶声喊道:“别说了!”
  他回头瞅一眼阿鲁忽,说道:“答罕,你一切都算得很对,但有一件事算错了,你来蒙军大营,肯定是来错了。”
  阿鲁忽走出来,走到答罕对面。他要擒拿住答罕,金人便再无计。
  答罕忽地冷笑,说道:“粘拔恩,如果你敢动手,我敢保你与赫叶雅全会中毒!”
  他身后就是长白毒王的弟子绳师、索师、藤师。
  赫叶雅对粘拔恩摇头,她知道,如果粘拔恩中了毒,他们无法解毒。
  答罕说道:“你们会退兵的,但你们记着,要绕路回蒙古,不然你们会中金人的埋伏,全军覆没。”
  答罕走出军营,看着蒙古大军,他叹道:“粘拔恩的军队兵强将勇,我看到了从前大金攻入大宋时那强悍……”
  勇士们不吐声,他们也看得出,蒙古兵将精悍威武,看来他们将是大金的大敌。面对这样的强敌,怪不得剌罕大帅失利。
  粘拔恩看着赫叶雅:“为什么不乘机杀了答罕?”
  “你没有这机会。除非你帐内的人都不要了!”
  阿鲁忽说道:“我不怕中毒,如果他下毒,我会让他们全都死在帐内!”
  赫叶雅说道:“我们也会死在帐内,大家一齐送命。”
  赫叶雅说道:“我要你不动,是因为五国攻宋,已成虚事。
  不马上撤兵,张俊一来,便得陷入重围,再想回蒙古,便很难了。”
  粘拔恩说道:“张俊很厉害吗?”
  赫叶雅说道:“不是张俊厉害,而是大宋十几年不曾出兵了,十几年备战,乘锐而来,我在大宋土地,孤军深入,你说会不会败?”
  粘拔恩说道:“耶律重恩没了,还有卓书,尚可一图。”
  赫叶雅说道:“卓书会去图耶律重恩,去收编那西辽的军队,他哪里有时间与大宋开战?”
  粘拔恩说道:“我们就撤?”
  赫叶雅说道:“答罕来试我们的虚实,我们真的要撤。如果我猜得对的话,他如今只是一试,并不想对我们动手,如果他真的不来说话,我们就危险了。”
  几个大金勇士忽地站住了,兀风对答罕说道:“三王子,我不明白。”
  几人都是愤愤,怒视着答罕。
  答罕看着他们,说道:“有什么不明白处?”
  兀风说道:“我们与蒙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此仇必报,三王子为什么不攻打他们,却劝他们收兵?”
  答罕说道:“你打猎时,野鸡要打飞,你明白打飞的道理吗?”
  赞答大喜道:“三王子,你说我们要攻打粘拔恩,要他回不去蒙古?”
  答罕说道:“我告诉过他,他的眼珠子也无法长在眼眶里,我要替二哥报仇!”答罕回头,说道:“快马加鞭,回去报与狼主,就说粘拔恩必不会绕路,他会赶忙回蒙古,他怕我大军攻蒙,蒙古再也不会有什么粘拔恩部了!”
  十几个人低声欢呼,他们急急催骑,赶回大金,狼主一听要杀粘拔恩,他会大喜过望的,他一定不会忘了报父仇!
  红顶天看着耶律重恩,他醒来了,他命不该绝,只是昏厥过去了,慢慢再醒来时,他再也不问西辽兵马的事儿。他只是躺在床上,病也不医,只是静静地躺着。
  红顶天如今忘了对他的仇怨,只是看守着他。
  耶律重恩说道:“我又活了,再也不是西辽王,我是耶律重恩,我才又活了。”
  耶律苦奴进来了,他说道:“大王,我们该做什么?”
  耶律重恩的队伍还有一些积蓄,耶律苦奴依大王的命令,去劫人银两,如今尚有一些,可买军粮,再说部队只有三万人,不必积很多的粮草。
  耶律重恩说道:“我不是你的大王了,我只是耶律重恩。”
  耶律苦奴说道:“我们剩下的,只是耶律家族的人。大家都等着你去说话。”
  三万人团团围坐在周围,耶律重恩躺在床上,被十几个勇士拾起来,小心翼翼放在地上。
  耶律重恩说道:“红姑娘,扶我起来。”
  红顶天扶他起来,耶律重恩坐在床上,看看周围,说道:“耶律家族世世代代都是辽帝,在皇族三姓里,耶律家族是真正的皇亲。”
  众人看他,想起了耶律家族的过去,他们过的是何等荣耀的日子啊。
  耶律重恩说道:“在大辽要灭时,天祚帝有一日问起丞相元历脱脱,有什么法子能使大辽复兴,丞相说道:只有死灰复燃,方能大辽有望。但那时大辽气数已尽,内里国库空虚,外有金人强侵,怎么能够再复大辽?当时丞相一计,叫做死灰复燃,便是没有希望中的希望。他们拿出最后的几十万两银子,把大辽的精兵汰选,只剩下了三十万人马,送去罗布泊。当时弄得人人皆知,有珠宝藏在罗布泊内,就是要坚定信心,异日再图一复。我是天祚帝的承继人,自该知道此事,但知道此事的有几人,他们是死去的丞相元历脱脱,他的女婿乌图与女儿梦知雅,还有埋假珠宝的三十六勇士,他们都知道此事是假。那一日我去观看埋银处,远远看着,也知道三十六勇士皆自尽而死。但我不知那是假的,我一直以为是真。我也不知为什么乌图那么抠,只是省吃俭用,我也不知道大军一直在用梦知雅隐姓埋名做商人挣下的银子,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在黑汗复国时,我一再催乌图,要拿出珠宝来用?他只好早早假作自尽,以掩我耳目。他本来想真的自尽,但他与梦知雅是一对恩爱夫妻,他二人决定隐居做农民。
  但我们不知,我派人去找他们,找到了,他们只好告我一切,然后自尽……这一回,他们是真的自尽了。”
  耶律重恩的神色很是激动,他大声道:“我们再复大辽无望,我们没有那力量,天下大势,早就不是原来的那局势,我们无力回天!”
  耶律家族的人都是皇族,他们一心盼着能再复大辽,过好日子,他们什么都不做,只在罗布泊里磨剑,做他们的复国美梦。如今他们知道那梦再也做不成了,心中悲凄,大是难过。
  耶律苦奴说道:“我们要做什么?”
  耶律重恩看着那些脸孔,他们都是他的亲人,他长叹一声,说道:“各寻出路,如果能分散在各国,别人还看不出。
  你愿意在大宋寻一条生路,便在大宋定居。你愿意去黑汗,就去那里。只是不能啸居一处,会被人消灭的。”
  他们头一次得自己寻生路,他们得自己去赚钱养活自己。
  三万人马都来对着耶律重恩一揖,他们三五成群,自散去了。
  红顶天看着耶律重恩,她的心头震惊莫名,看来她是小了耶律重恩,能放手时须放手,真是豪杰所为。她轻声说道:“我看过许多人物,但没人如你一般,真是大豪爽。”
  耶律重恩回头看看苦奴,说道:“苦奴,你自去吧,何必管我?”
  苦奴一笑,说道:“别忘了,我们都把你当成我们主人的。”
  苦奴的身后,有几百勇士,他们是耶律家族的中坚,他们不愿散去,情愿跟着耶律重恩,出生入死。
  张俊的兵马走得很慢,他也知道,如果与敌军相遇,再慢就来不及了,他一边走,一边用圣上的令来调各地的人马,到他与卓书遥相守望时,他的人马已至五十万。
  两下扎营对望。
  卓书笑道:“张俊真来找我?”
  他对银喇嘛问道:“大师,这个张俊是何许人也?”
  银喇嘛说道:“他是原来的后军将军,剿金人有功,且与秦桧亲近,是主和派的唯一大将。”
  卓书道:“想必他没什么本事?”
  银喇嘛道:“他也很有本事,是大宋有名的将领之一,大王莫掉以轻心。”
  第二日,两军对阵,张俊以马鞭遥指卓书道:“几个弹丸小国,也想侵我河山,不要性命了吗?”
  卓书大笑,说道:“张俊,你伙同秦桧害死岳飞,是大宋的奸臣,我要杀了你,大宋军民会不会拍手称快?”
  张俊最恨的是人提起害死岳飞事,他虽是没有出手加害岳飞,但终是主和派人,心内有愧。别人一提,自是恼火,叫道:“卓书,休逞口舌,看兵!”
  从门旗下冲出一将,是大宋的韩清,他冲向对方阵内,迎面赶来一个,却是卓书的大将黄绝,两人阵前交锋,过了十几招,兀自不分胜负。忽地张俊一指,叫道:“捉住卓书,封万户侯!”大军一听,皆是踊跃,扑向吐蕃军阵。
  两下混战,此时大宋的兵马胜过吐蕃多多,便围起来,大宋兵也十几年未战,此时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叫道:“杀他番子,杀他番子!”把吐蕃兵围成几十个圈子,分头杀他。
  卓书带着黄绝、扎嘎等首领,叫道:“别叫他们冲乱了阵脚!”但此时军中混乱,谁能听他?只好被乱兵卷来冲去,无法再聚。黄绝叫道:“鸣金撤退吧?”
  卓书喝道:“不可!万一鸣金,败阵中,定会死伤无数。
  你们守着,我去杀张俊!”
  他突来奔去,人如天神,左手擊矛,右手执皮盾,吼道:“当我者死!”
  宋军见他勇猛,也真是怕他,见他突来,便哗地向后撤。
  卓书叫道:“张俊,我要与你决战!”他一搠便挑死一员宋将。
  后面的大将叫道:“射他,射他!”一阵乱箭射来,卓书用皮盾挡住,叫道:“敢射我?”冲上去,对着那射他的宋兵一阵狂杀。他用手里的盾去击宋兵,那盾上的箭都扫在宋兵脸上,扫得他们乱叫。再扔下皮盾,抓起一刀,砍来剁去,如切瓜砍菜一般。看看那面中军大旗渐近,卓书啸哨,再复一跃,便冲至张俊面前。
  张俊有护军三千,都是精武之人,一见卓书冲来,便叫道:“杀了他!杀了他!”扑来杀他。
  迎面一击,一枪挑了当先一将,卓书挟枪而行,直逼张俊。后面的精兵吼叫着,向他递来刀林,刀闪光,人成阵,卓书能一跃几丈,也必落在他们的阵内。
  卓书忽地觉得他有些力不从心。
  他再回头,只见黄色、扎嘎此时也被乱军分开,如是他们落入宋军的分割包围,必被全歼。他再怒吼道:“张俊,且饶你一命,我早晚必去杀你!”
  他纵身飞跃,直射向那密密匝匝的人群!
  张俊遥遥一看,便知他是去救黄绝一部,便挥旗叫道:“围住他,不让他与那吐蕃兵聚在一处!”
  便有千百宋兵围上,一步步逼向卓书,卓书把刀一掷,钝刀直刺入一员大将身上,那将抓刀倒地,随后便被乱军踏死。
  后面的宋兵且近且放箭,那箭射向卓书,卓书一吼,拿上衣卷束成团,一挥落箭。
  再逼向一宋兵,抢来一盾,护住他的身子。
  但有一箭正射在他的肘上,顿时痛在心腑。
  他怒喝一声,叫道:“我杀光你们大宋的兵将,叫你张俊狼狈回朝!”
  他回头一夺,再复夺得一刀,直欧下去,正劈在一将的胸前,便见血迸,人吼,倒地而死。
  卓书一脸是血,头发也披乱,俨如天人,怒叫道:“张俊,你想败吐蕃,今生休想!我是从神山走十三圈的人,神佛护我!”

相关热词搜索:狂梦天涯

上一篇:第一章 反噬其主
下一篇:第三章 密鼓紧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