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狂梦天涯 正文

第四章 醉卧沙场
 
2021-06-06 16:36:59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熙宗进了大帐,看到答罕背对着他,在看桌上的羊皮地图。勇士要提醒答罕,狼主来了,但熙宗摇摇头。
  答罕正在看地图,他在想,在哪一带全歼粘拔恩部呢?均州、饶风岭,还是兴元府?在这一带都有很好的开阔地,有很好的战场,但在哪里能拦得住粘拔恩部,令他全部被歼?
  他皱紧眉头,在苦苦思索。
  金主看着他,心道:有这等好良臣,我大金有望啊。元朱看着答罕,心道:三哥已是头发都白了,其实他不过三十多岁。征战,征战,伤人累人啊。他也忘了,他做金人三军统帅,带几十万大军征战大宋,掠得二圣而归,那时他也不过是二十多岁呢。此时他的心,更是老多了。
  蓦地答罕叫道:“对,对,就是它了!”
  他的手敲在利州西路,也就是过了兴元府。
  在那里,粘拔恩部会以为他们要到家了,会松懈一下。他们正要欢乐,正要庆幸他们能回家时,就是他们再也到不了家的地方。
  只是在那里,蒙古人很容易来攻的,怎么办?
  答罕突地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便打他一个近蒙古,要他有家无归!”
  金主笑说道:“看来三叔又要打大胜仗了。”
  答罕回头,看是金主,不由一跪,说道:“狼主大驾到营,为什么不报?”
  金主笑说道:“三叔正思谋大计,我要他们勿打扰三叔。”
  答罕讲明要在与蒙古交界处打这一围歼仗,金主眼睛发亮,看着答罕,说道:“我也知道,当初如不是三叔归来晚了,大金狼主,非三叔莫属。如是那样,大金如今便不是此时的模样了。我一向敬慕三叔,三叔算无遗策,此事就请三叔下决断好了。联来此地,便是要全力支持三叔,雪我大金耻辱的!”
  粘拔恩与赫叶雅一路上心情焦急,他们如不能快快赶回蒙古,必是会有阻军。他们的马队很快。如果能冲过饶风岭,再过兴元府,他们便会到了大金与大宋的交界处,在那里,很邻近蒙古。
  粘拔恩说道:“看来答罕只是虚张声势,他至今也没伏击我军,他没那个胆子!”
  赫叶雅说道:“在四大公子里,我最怕的就是答罕,他是一头咬人的狼,你怎么能不在意他?”
  突地听得鼓响,四外都是鼓响。那鼓声正敲在粘拔恩的心里,他惊叫道:“有伏兵!”
  从饶风岭的四外走出金兵,人人高喝:“宰了粘拔恩,杀光蒙古人!”
  金兵包围上来,一层层,一队队,无穷无尽。
  答罕站在岭上高坡,他身旁有一张黄伞盖,粘拔恩惊道:兵回
  “金主也来了?看来他们来意不善!”
  赫叶雅说道:“告诉他们,向回冲!”
  粘拔恩叫道:“不对,我们得向前冲,大蒙古勇士怎么能不战而退?”
  赫叶雅说道:“他是摆明着要吞吃你全军,你怎么不悟?
  快撤!”
  不待粘拔恩下令撤退,便见第一队金兵冲来,向他们横扫!
  马队冲击得很狂,远远便放箭,直射得粘拔恩部人仰马倒,粘拔恩叫道:“下马,射他!”
  待得下马,未等还射,更有一队马队从后冲来,叫道:“杀啊,杀死粘拔恩,替捕鱼儿海的兄弟报仇!”
  粘拔恩的眼也红了,扯起大弓,叫道:“看箭!”一个带队的平章倒下,后面的马队兀自不停,向前猛冲。
  阿鲁忽大逞神威,他也不避那箭,但见有人冲上,便是一掌,拍在那人头上,便见血出。拍在那人胸上,便听得惨叫,胸也塌了,人便倒下。阿鲁忽杀得兴起,大叫道:“有谁敢来,我便杀他!”
  那赫叶雅一见阿鲁忽神勇,便大叫道:“阿鲁忽,快去杀了答罕,再不就杀了金主!”
  阿鲁忽一听是赫叶雅要他去杀,也不犹豫,突地跳起来,便扑向山坡!
  坡上有无数神勇勇士,一见他跳跃而来,知他勇猛,便叫道:“放箭!放箭!”
  那箭正射在他身上,一簇簇,一丛丛,都射中他。但阿鲁忽根本不惧,那箭射在他身上,却是射不入肉,而那些放箭人却是纷纷坠地。眼看阿鲁忽要冲上了坡,答罕叫道:“放滚木擂石!”
  便见那大块石头,一节节滚木咕咚咚滚下,阿鲁忽叫道:“不好!”
  他抓起一节滚木来,拿它当拨棍,竟是拨开不少石头滚木。但那木头太大,又滚木擂石极多,坡上扔下如雨,他哪里能顶得住?有一节滚木正砸在他的脚上,他嗷嗷而叫,负痛而退。他一退不要紧,后面的滚木擂石便砸向他背,砸向他身,他连滚带爬到了坡下,赶到粘拔恩与赫叶雅面前,身上早伤痕累累了。
  阿鲁忽说道:“不行,不行,滚木太过厉害!”
  答罕把后队再变成前队,向粘拔恩冲击。他这法子有效,只是几次,便冲得粘拔恩溃不成军。他持刀站立,喘成一团,说道:“信鹰应到了,如是父王赶得及,我们会冲出去的!”
  赫叶雅说道:“也许信鹰也出了毛病!”
  粘拔恩怒道:“不会,怎么会?”
  他看着赫叶雅,突地住口了。他看着风中的赫叶雅,她的样子很狼狈,本来她非常美,但他娶了她,从未让她在闺中梳妆,只要她在阵中出主意,拿大略,拿她当一个谋士。赫叶雅也无怨无悔,如今她要与自己死在这饶风岭了,他有些后悔,他根本没好好爱过赫叶雅呢。
  粘拔恩说道:“赫叶雅,你……”
  赫叶雅正在焦灼,突地看到了粘拔恩的脸色,她心里一激动,便说不出话来了。
  粘拔恩说道:“赫叶雅,你与阿鲁忽冲出去,去求救兵,好不好?”
  赫叶雅说道:“胡说,怎么能冲得出去?”
  突地她看到了粘拔恩那激动的眼神,她知道了粘拔恩此时所思所想。他要赫叶雅活着,他要阿鲁忽救出赫叶雅。他回头看着阿鲁忽,阿鲁忽虽说是败了一场,但他神色仍是很好,愤愤地站在那里,有人冲来,便大拳一击,砸在那人胸前,或是击在那人脑上,无不立即毙命!
  粘拔恩叫道:“阿鲁忽,阿鲁忽,你来,你过来!”
  阿鲁忽到了眼前,粘拔恩说道:“阿鲁忽,我知道你喜欢赫叶雅,你是为她才来的。”
  阿鲁忽骂道:“混蛋,还说这个?”粘拔恩忽地握住他的手,说道:“带赫叶雅出去,你要答应我,一辈子好好保护她。”
  阿鲁忽觉得有些不妙,大声道:“不行,不行,我不跟你抢老婆了,你还要她做你的老婆好了!”他带着哭腔,对粘拔恩叫减。
  粘拔恩说道:“你看,我有这么多的好兄弟,我不能扔下他们不管,跟你走。你带着赫叶雅,去求救兵。要是你能快一些,我还会活着。”
  赫叶雅泪眼模糊地看着粘拔恩,她只道粘拔恩是一个刻薄寡恩的人,那料得他在此时竟只是想着赫叶雅?
  赫叶雅正欲再说,便听得前方一阵子叫喊,原来金兵再冲来一队,狂声喊杀。
  粘拔恩叫道:“快走,快走!”
  阿鲁忽不管赫叶雅怎么叫,只是把她扯起来,架在马上,拍拍马背,叫道:“走啊!”
  马受惊,一直向前狂奔,越奔越快。阿鲁忽天生神力,竟是身子一斜,吊在马头上,手向前护着马头,箭射来,纷纷被他格开,那马冲向金兵,金人吼叫着:“拦住她!拦住她!”
  眼看后面金兵越来越多,赫叶雅心内忽生后悔,要是冲不出去,莫不如就与粘拔恩死在一起,岂不更好?
  远处山坡上,答罕忽地看出那马上的是一个女人,他回头问道:“那马上是不是一个女人?”
  一个平章眼快,说道:“她的马旁吊着一个,那人是那个蒙古第一勇士阿鲁忽!”
  答罕说道:“传下令去,放她冲出去。但不要让她看出来是我们放的,要假作不敌。”
  平章冲下去传令,金主问道:“三叔,为什么要让他冲出去,他是去找救兵的。”
  答罕说道:“在他冲出去三个时辰内,我们必得把粘拔恩的首级拿到手,不然我们怎么能全歼蒙人?如果我们全歼了蒙人,狼主想不想再歼灭他来援的那一部?”
  狼主大喜,以手加额,说道:“三叔果然妙算,要是真能灭了他蒙人两部兵马,他也算是惨败了。”
  赫叶雅叫道:“冲不出去,冲不出去,再回去,再回去”
  阿鲁忽却紧紧挽着马缰,叫道:“粘拔恩等你去求救,你怎么能回去?”
  眼看着近了金兵,阿鲁忽跳下来,手一抢,抢来一支长矛,道:“当我者死!”他把那长矛挟在臂下,挑起两个金兵,怒吼声声,俨如天神!
  那平章早就赶到,叫道:“退,退开!”
  金兵兀自有冲来者,那平章叫道:“退开,远些放箭!”
  那金兵听得有人下令,便向后退,不待他放箭,阿鲁忽鞭马疾驰,在人丛中穿过。
  金兵看她过去了,便追在身后,叫道:“别放走了她!”
  阿鲁忽此时反在身后了,他手里拿一只夺来的皮盾,叫道:“敢来者死!”
  赫叶雅急急赶奔,叫道:“快走,快走!”
  阿鲁忽听得她急叫,忙迈开大步,赶去追她了。
  答罕命金兵分成十几队,先几队一齐向前冲,冲到了前面的,务求杀敌,杀得累了,便撤下来。他命人鸣金,那几队金兵便缓缓退下。此时粘拔恩的勇士都是血渍战袍,吼喊得声音也嘶哑了,他们围在一处,借几块巨石挡着身体,只要一露头,便遭箭射。
  答罕下令,要每队冲杀的人都喊叫:“捕鱼儿海!捕鱼儿海!”
  那些金兵叫得狂,使得那些在大石后的蒙古兵丧胆,他们知道此时必死,便围在一起,刀剑在手,等金兵来攻。
  狼主看得不忍,便说道:“三叔,要不要劝降?”
  答罕摇头,说道:“蒙人不降,他们宁死也不会降,就是降了,也只是假降,何不杀尽以立国威?”
  狼主默然不语。
  粘拔恩对身后的勇士们说道:“金兵会再来进攻的,我们这一次要败了。”
  一位勇士说道:“我们能胜,我们大蒙古有十二部兵马,他们胜了我们一部,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早晚会灭了他们金国!”
  那个背着卤水的小伙子说道:“只可惜,我家的老人吃不到卤水点的豆腐了。”
  粘拔恩伸出满是鲜血的手,说道:“你放心,咱们大蒙古人要他们做给我们吃!”
  大们都笑了,他们相信,就是没有了他们,大蒙古一定会胜!
  那小伙子说:“儿乞部与吉利吉思部都在边境上,他们会来救我们的。”
  他抿一抿干渴的唇,说道:“首领,我要死时,决不给他们杀死,我要喝下这卤水!”
  粘拔恩拍拍他的头,说道:“好样的!”
  他再回头,对所有的勇士说道:“谁能侥幸回去,要告诉大蒙古的兄弟们,我们粘拔恩部的兄弟没有给他们丢脸,我们是真正的蒙古勇士!”
  众人齐吼:“我们是真正的蒙古勇士!”
  答罕站在坡上,看着那巨石后,那里是他的敌人。
  狼主问道:“三叔,为什么不攻了?”
  答罕说道:“让他们喘息一会儿,让他们体会到生存的可贵。”
  再过一会儿,答罕说道:“第一队,带着火把,到了巨石后,扔过去便跑。第二队第三队上去,乱箭齐射!”
  粘拔恩想着赫叶雅,她冲出去了,会遇上忽儿毕的,那时忽儿毕会对她说:“冲,去救他们!”
  马队会疾驰如箭!他们吼叫着粘拔恩的名字,流着热泪,向这里猛冲!
  粘拔恩笑了,他大声叫道:“蔑儿乞部会来的,吉利吉思部也会来的,他们一来,金狗就得完蛋了!”
  忽地有许多火把扔过来,粘拔恩叫道:“躲开,躲开!”
  但火把太多,他们躲不开,只能站起来跑。乱箭齐射,倒下了一排蒙古兵士!
  粘拔恩叫道:“答罕,我要杀了你!”
  他向坡上猛冲。
  金兵挡不住他,任他冲向山坡!
  他看到了金主,看到了答罕,看到了站在答罕身旁的兀朱与乌里布。他只要冲上去,杀死他们任何一人,便死得瞑目了!
  他的身上中了一箭,那一箭是金主射的。金主叫道:“粘拔恩,你是我的仇敌,你必死无疑!”
  粘拔恩叫道:“我要杀了你!”
  他再扑向前去。肩窝中了一箭,使他只是规了一趣。
  但再中一箭,这一箭正中在肚腹。
  他怒喝道:“金狗,让你们的刺军成你们的样子,在捕鱼儿海喂鱼!”
  金主一听怒极,他再吼一声:“杀了你也不解我恨!”
  他一箭猛射,正射在粘拔恩的面门上,那一箭射得极准,粘拔思授慢扭着身子,倒下了,刀脱手,割破了他的臂…
  答罕令金兵叫喊,叫那些蒙古兵投降,叫道:“你们投降吧,粘拔恩死了!”
  那些蒙古兵站起来了,他们默默走向前来,看着粘拔恩,粘拔恩真的死了,他死得很悲壮。
  那个背着卤水的小伙子哭了,他拿下背上的包袱,解开它,咕咕咚地喝下了卤水,他身后的几人也喝了,他们全都躺在地上。
  那小伙子说道:“就只这么喝,味道不怎么好。可豆……
  腐怎么那么好吃?”
  金主看着粘拔恩,说道:“杀了他,割下他的头,去祭父王!”
  答罕说道:“不,把他的头割下来,用一只匣子装好,送与忽儿毕,他会怒极,便会像疯子一般攻我们了。”
  狼主看着平章,说道:“还不依三叔的主意去办。”
  平章闭着眼,把怒极的粘拔恩的头砍下来,装在一个小匣子内,用布包包好,答罕说道:“谁愿意去送这匣子?送它必死!”
  所有的金兵都站在那里,看着答罕。
  答罕说道:“送它只为激怒忽儿毕,他会一怒间冲向我们,我们会再胜他们的!”
  一个小伙子站出来,他说:“我报了父仇了,我父亲死在捕鱼儿海,我愿意去送!”
  答罕问道:“你家里有没有兄弟?”
  那小伙子说道:“我有两个弟弟。”
  答罕回头说道:“狼主,补他两个弟弟做官。”
  狼主说道:“你放心去吧,我会找到你的两个弟弟,让他们在后方做粮草官。”
  那小伙子跪拜谢恩,拿着那匣子走了。
  答罕说道:“收拾战场,就地歇息,不许埋锅造饭,只能吃一些干粮,坐下来睡一会儿,等着大厮杀!”
  众兵士在坡后歇息,他们张着网,在等忽儿毕来。

相关热词搜索:狂梦天涯

上一篇:第三章 密鼓紧锣
下一篇:第五章 饶风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