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蜀中唐门 正文

第一章 合卺毒酒
2021-05-30 10:16:4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人生两大喜事,说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好大喜功的人说洞房花烛夜是小登科,金榜题名才是大登科。
  洞房是金镶银嵌的,杯是玉杯,酒是回鹘的葡萄美酒,把臂交饮。一条白生生的玉臂伸过来,透出处子香气,一双媚眼着男人,声音如磁如珠:“郎君,妾一生都交与你了,你看可好?”
  谁不沉醉?
  两人坐在床上,只穿着中衣,但那透体的香气隐隐传来,惹来他男人的激动。
  女人一笑,千娇百媚,把酒杯置于他手,轻俏一笑:“拿着!”
  她脱下衣服,把中衣脱去,再脱去亵衣,露一身雪白肌肤。
  虽是坐姿,腰也一搦,臀也圆圆,两乳直挺,再披散了秀发,真个是美不胜收。
  正在眼热心跳,她却伸手,来替他脱衣,说道:“饮一杯交杯酒,不可有衣,你看可好?”
  脱下衣服,他也坐在床上,两手端杯,神情尴尬。他是男人,一介文人,体魄自是差些。
  女人情热,突地抱他,叫道:“公子,叫我,叫我!”
  “惜情,惜情!”
  “唐逸,唐逸!”
  越叫越急,越叫越亲。
  女人紧紧搂住他,泪水如泉:“唐逸,我真的很爱你!”
  可惜手里有两只酒杯,不然手就很忙碌。

×      ×      ×

  “喝吧!”
  两人对视一笑,情意深如海,尽在不言中。
  两条手臂再交互过来。美哉,玉臂雪肌白,美酒琥珀醉!
  蓦地响起了胡笳声,胡筋阵阵,在院里震响。手鼓也咚咚地响起,有人叫吼,喝醉的人跳起舞来。
  是黑汗国的富商莫奴生在哨叫、跳舞,黑汗国人的舞蹈像风,脚在急急踩踏,大地也颤。听得女人咯咯地笑,放荡的回鹘美女索雅笑起来像是风铃。
  鼓声响在心底,唐逸心跳更急。
  惜情轻声道:“喝了这杯交杯酒,我们就睡。”
  她眼眉一耸,令唐逸心动。他是唐门的长公子,十四岁就有过美人,可惜情更让他动情,她太美了。
  唐逸吟道:“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惜情说:“公子,这会儿还有心思说诗吗?”
  唐逸一笑,忘了,此情此景只堪忆,哪能以诗尽言?

×      ×      ×

  惜情说:“公子,喝了这杯酒,我一生一世都是你的人!”秀发披肩,几拥入怀,香气阵阵,直沁心脾;蛾眉淡扫,秀眸怀情,美乳玉胸,令人沉醉。更有手里一杯酒,说着一生一世的承诺,此时此景,尽善尽美矣!
  正要饮酒,忽地看到惜情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唐逸问道:“娘子不乐?”
  惜情笑:“我乐,乐不思蜀。”
  唐逸大笑:“用此典可是不对,我们正居蜀中,从此你一生一世都得在蜀中过,怎么叫乐不思蜀?”
  惜情说:“妾身知错了。”她拿起唐逸的手,在她的身上来来去去抚摸,那是一次承诺,从此身心都尽属痴郎。
  浅浅玉杯,辉映光芒,玉臂缠绕,像是许诺一生一世,喋唼小口,喝下了那一杯酒,柔情似水,媚眼如丝,轻悄悄地叫:“唐郎,喝啊!”
  心里如蜜,一仰头,喝下了这杯酒。

×      ×      ×

  就像是有一条线扯着身心,一下子揪紧,五脏六腑都如火灼,唐逸身子一挺,惜情抱住了他,放倒在床上。他说不出话来,内脏如沉入了石块,一块块,都塞满了。他张口,用尽气力,勉强张开了嘴,但吐不出一个字来。他说不出话来,只觉得他要死了,马上就要去地狱,做一个冤死鬼!

×      ×      ×

  惜情把他放在床上,拿起他的两条臂,看着,他的眼睛也能看到,自己的两条臂变了,他要像鬼一般尖叫:两条手臂变绿了,看得透明。那是被毒得透透的两条手臂,如同在灯纱笼下的碧绿,而且透明。
  惜情把他放好,再下地去,洗她的手,洗得很洁净。再来躺在他的身旁,拿出一粒药来,吞下去。她大叫一声,那叫声很响,像是见了鬼一般。
  她就昏过去了。

×      ×      ×

  咚咚咚门响,是爹。他叫道:“逸儿,逸儿!”
  没人回答,唐逸想答话,但他连嘴唇都张不开,瞪眼看门,心有不甘。来了许多人,咚咚砸门,叫道:“公子,大公子!”
  唐逸有三个妹妹,他是唯一的唐家公子。
  砸了很长时间,门被打开,扑进来一阵风。
  爹在前,正要扑向唐逸,身后的莫奴生叫道:“唐六爷,不可!”
  他拦住唐六,吼道:“不好,像是中了毒!”
  人都挤站在床前,看着唐逸,看着惜情。

×      ×      ×

  莫奴生说道:“像是中了很厉害的毒。”
  回鹘美女索雅耸着高高的胸,悄声道:“快拿那碧玉珠来!”
  碧玉珠是回鹘这一次送来的解毒至宝,珠子拿来了,她的手很美,很丰腴,拿着珠子,犹豫着不知放在哪里。
  张用说道:“放在他口里。”
  众人叫道:“小心有毒!”
  张用抄一喜色红布在手,拿布垫住,用手一捏他的嘴,捏不动。再用力掰,掰得开了一条缝,珠子放入口里。
  吐蕃卓书公子说:“扶他起来,坐起来。”他与张用两人扶着唐逸起来,坐在床上。珠子半含半吞,众人眼盯盯地看着他。
  唐逸不能吐声,但看到了娘,她慌慌张张地来了,还是三妹扶着,她叫道:“怎么了,怎么了?我的儿啊!”
  娘号啕大哭。
  爹也慌乱,爹经过大阵势,从来不慌,活了十八岁,头一次见爹如此慌乱。
  他看到了所有人的眼色,哀怜,惋惜,叹气。
  看来碧玉珠也救不了他,他只有一死。

×      ×      ×

  两个戴着手套的人把死去的惜情抬走,她已穿上衣服,是那两个男人为她穿上衣服的。所有的男人都盯着她的身子,她的身子雪白如玉,那是处子的身子,本来是供他享用的,但她死了,因为杀了他,毒倒了他,惜情怕受苦,自己服毒而死。
  两个男人给她穿衣服时,不敢抬头看,她如睡着一般,脸色仍是那么媚气,艳丽动人。给用门板抬出去时,有人啧叹声声。

×      ×      ×

  屋里静下来,只有他一个人在床上呆坐。
  他们想把唐逸扶下,躺在床上。但他的身子骨是硬的,再也不听他们的,扶不动,扳不倒。几个人要扳倒他,蓦地爹喝一声:不要动他!”
  爹不忍心,看他们像是搬弄石头一般,怕他受不住。
  但他只是一块能睁眼的“石头”,有什么怕的?

×      ×      ×

  天黑了,所有的舞蹈音乐都没了,酒也罢饮。来庆贺大婚的人足有上千,都是富商达贵,有大宋朝的官员、黑汗国的富贾、吐蕃的公子、回鹘的美女、西夏的要人,他们都回屋子里静坐。来贺人大婚,贺出一个呆如木乃伊的公子来,还有什么话说?

×      ×      ×

  唐逸坐在那床旁,眼睛望去,蓦地望到了一幅图画:在一间房里,那个黑汗富商莫奴生正与回鹘美女索雅调笑,索雅的身子像蛇,一扭便脱开了他的手,莫奴生显得猴急,去抓她。索雅挣着,要说什么。
  唐逸此时浑然忘却了自己,心想:要能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岂不更好?
  正思想时,真就听到了索雅的浪笑。那笑是鼓励男人对她更加不轨,莫奴生更放肆了,手直伸出去,捉住她的肩。乖乖,她的肩被莫奴生一提,竟是那么斜斜削削,十分有味儿。莫说! 是莫奴生,就是唐逸大公子看了,也怦然心动。莫奴生悄悄解开了索雅的衣服……
  唐逸闭上了眼,不看了,不好意思再看。可是闭上眼也无用,他仍能看见。他看到房内的人,那人是张用,大宋的总兵张叔夜之子,他是爹的好友,他拿出了一条棍子,那棍子是一节节结好的,便成了一条长七尺的长棍,他过来听听隔壁,似在听声。隔壁大辽公子耶律重恩在写信。他奋笔疾书,在写一封很重要的信。
  唐逸的洞房是与客房相隔几堵墙的,他怎么能看得透那些人做什么?莫非他真的成了鬼,身子飘移飞荡,来去无形,方才能看到那些隔墙的人?他想动,但不能动,他想移开他的头,但他的脖子是僵死的,只有一双眼睛能动,只有眼珠能动,他的眼珠很吃力地移动,看到了桌案上的两只酒杯。心里一动:是谁想害死他?只是他的妻子惜情?或是另有其人?
  他再看一就是他不想看也不行,闭上了眼,他仍能看到隔着几堵墙的人一那是女真族的乌里布,乌里布说,他要与唐逸结成兄弟的,只待他成亲以后。如今他不用与唐逸结拜,正在收拾他的包袱,匆匆要走。
  他的眼睛再向远看,看到西夏国的红顶天来到了爹娘的房前,满面笑容,叫道:“唐六爷,开门!”爹问道:“是谁?”红顶天笑道:“我是红顶天,为大公子事,特来拜会唐六爷的!”爹开了门。不好,他的腰里挟一柄刀,刀挟在他的腋下,刀柄冲下。
  他想干什么,刺杀爹娘么?
  唐逸想叫,想吼,但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洞房冷冷清清,红烛烧泪,慘兮兮照着他一个呆呆凝坐的木乃伊,焦急把他的眼睛烧红了!

相关热词搜索:蜀中唐门

下一篇:第二章 步步紧逼
上一篇:
第一部 夺粮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