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蜀中唐门 正文

第三章 伏击夺粮
2021-05-30 13:08:56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浩浩荡荡的护粮队护着粮车向西夏行进。
  红顶天很快乐,因为他做了一件好事,粮食运到西夏,他会受到西夏王的奖赏。他意气风发,一会几冲至队前,一会儿来到队尾,喝斥那些赶车人,要他们快一些。
  护粮队不光是西夏的勇士,还有三百名成都府兵,是左光远大人叫都监左明派的,在成都府征了上千辆车子,一路由成都走茂州,过梓州,再走秦州,一直到兰州,方才与西夏王派来的兵马会合,于大宋西夏边境一晤,再回西夏。
  按说红顶天本不该这么走的,只要经茂州,再贴边境走,取直路到岷州,再径取兰州,便会少上五天的路。可他不敢那么走,在吐蕃与大宋边境,时常有土匪出没,抢了他的粮食,他怎么回西夏?
  临出发时,红顶天对他部下的三百勇士说道;“我来大宋运粮,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就是牺牲了我们三百人,救活西夏上万孩子的性命,我们也值得。我走时要人记下了大家的名字,就是要在清真寺里刻下我们的名字,我们是为孩子们面死的,死也值了。”
  勇士们一个个热血贲张,喝道:“死也值,死了值!”
  一旁的大宋兵丁不解地看着他们。
  红顶天说道:“大宋护兵是客人,他们只是左大人派来帮我们的,凡事不须仰仗客人,还得我们自己去做。”
  勇士个个体会到了红顶天的话,到拚命时,只有他们才会为了西夏的妇女孩子而拚,为他们的亲人而拚,那些大宋的兵丁会起身就逃。

×      ×      ×

  红顶天骑着她心爱的花斑马,走在队中,他喝道:“快一点儿,快一点儿!”
  这里是岷州与秦州的交界处,沿路都是大山,只有一条两车宽的驿路可走。
  从两边看,底下是深不可测的嘉陵江水,一边是陡峭的崖壁。车队在路中间一直向前走。
  忽地前头不动了,有勇士飞身跑来,叫道:“公子,公子,有人劫粮!”
  红顶关飞身下马,一直向前冲去。

×      ×      ×

  在路中间,有几个人坐在正路中,是五个人,都在背后背着弯刀,人人都是皮袍扎束,个个横眉竖眼,盯着红顶天。
  一个坐在前的人说道:“吐蕃有五羊,不知道红顶天知道不知道?”
  那后面的四人哈哈笑起来,一个白脸儿说道:“如果是五只虎,那就不会要粮食了,因为虎不吃粮食。如是五头狼,也不会要粮。偏偏咱们是五只羊,羊只吃粮食。”
  红顶天看他们五人,知道身手了得,他回头看看身后的人,他的勇士都个个看着他,等他令下。

×      ×      ×

  红顶天恨不能自己冲上去,与他们五人拚命,但他忍了再忍,回头对他的手下勇士挥一下手。
  冲出来的是李霸。
  他是红顶天手下最得力的人,李霸冲上去,只是一剑,便刺向那当头的老人。那老人一笑,说道:“你不杀母羊杀公羊,你杀了头羊,谁再带头去惹事?”他飞身而起,与李霸一斗。

×      ×      ×

  红顶天看着此地形势,心内一阵阵紧张。看来对方是有备面来,把守住这关隘要道,他几个人对面守住,你千军万马都不易过去。只能有两人对阵,再有多少人,也无奈对方。
  李霸也深知此处险要,便先声夺人,喝道:“我宰了你,让你下嘉陵江喂鱼!”
  他一招招尽是逼命招数,那五羊之首头羊喝道:“杀了我,你也得死!”
  两人拚死而斗,一斗十几合,不分胜败。李霸心里着急,便喝道:“看刀!”
  他出刀很快,且同时自袖内吐出暗器,那是十支弩箭的袖箭,叭叭射向头羊!
  头羊不料得有这变故,身子一斜,几乎真个落入嘉陵江。
  被身后的抵羊一抓抓住,把他放在一旁。
  抵羊笑道:“杀了头羊,我就可做头羊了,你不如杀我,他们便没有公羊了,岂不是更好?”
  他手里拿一对尺子,直扑向李霸!
  李霸身后的黑虎怒吼一声:“我来杀了他!”
  他恶狠狠一扑,便扑向抵羊!
  两人在两辆车堪堪险过的路上交手!

×      ×      ×

  正打得难分难解,忽听得炸雷一般的轰隆声,从头上炸开来!抬头一看,原来在高高的陡崖上,有几个人正在推石,巨石从陡崖上滚落,直摔向车道:
  当中一辆车正被砸翻,那驾车的两匹马突地受惊,向前纵奔,立时把挤在车道上的几个人全都挤落向嘉陵江:那几个人的惨呼声久久不绝,一直到他们跌落江中,方才听得如石块落江的咚咚声。
  红顶天厉声一喝:“跟我来!”
  他扑过去,冲着那一辆惊车扑去!当头的马怒吼着,嘴里喷着白沫,直扑向红顶天!
  红顶天知道此时最难,如是让它扑过,前面的马车都会受惊,他怒吼道:“再有惊马,杀马推车!”
  身后的勇士只是一瞬间失常,听得红顶天厉声嘶吼,箭一般射向那惊马,方才从失常中醒来。只听得李霸叫道:“谁的马匹受惊,杀马推车!”
  更有一个勇士看得明白,看出只有十几辆车是处在陡崖外,露出车身与马匹,便叫道:“这一辆!还有这一辆!你们看好车”
  足有十几辆车在外暴露,驭手都是蜀人,此时大都吓得呆了,不敢动手。勇士贴在那车旁,手持弯刀,只待那马受惊,便是一刀,杀死狂马,以保车队。
  红顶天此时已是贴着那马而奔,他扑过来,叫道:“找死!”
  身子飞起来,扑向那惊马!
  两匹惊马直奔红顶天而来,红顶天知道,要它再扑向前,弄不好整个车队都得受惊,那时人亡车翻的惨景便会发生,他扑向那惊马,冲着那马头一刀,只见鲜血飞溅,那马无头,身子仍是向前冲来!
  第二匹马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是向前奔冲,忽地红顶天再扑上来,弯刀一闪,那马的头也贴身而飞!
  那马的身子借势,直向前奔,奔了十几步,方才停住。
  红顶天喝道;“把那车推下去!”

×      ×      ×

  正在此时,那守在道上的四只羊看到来了机会,便向前头的车扑来!
  他们躲着那守车的勇士,来杀那马匹。他们也知道,要是杀了马匹,红顶天的勇士再有气力,也不会自己拖着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杀了马,便是没了粮。
  西夏勇士只是一时惊慌,此时已得知敌方阴谋,便喝道:“前头我来对付,看好后面,不让那马匹失惊!”
  扑过来十几个勇士,围住了那四头羊,拚死一战!
  吐蕃五羊以为得计,不料得会有如此恶战,看那勇士扑来,刀在手,人无忌,竟全是两败其伤的拚法,不由得大惧,叫道:“西夏人不知好歹,怎么能一起滚下江去?!”
  一位西夏勇士叫道:“入你奶奶的,你给老子滚回去!”
  他一连十几刀拚来,让那只母羊不敢再向前,他忽地一刀格飞了母羊的剑,叫道:“我杀了你!”
  母羊突地右手再吐出一索,缠飞了那人的刀,缠飞了他的半边脸,血扑地溅在她的脸上!
  那血还是热的,母羊叫道:“死吧你!”
  她再抖索,不料得那勇士扑上来,身子一扑,人抱住了母羊,叫道:“替我报仇!”抱着那只母羊滚下了嘉陵江!
  两人好久方才扑通落江,看来只是一死了。
  抵羊看着母羊在前,忽地被入抱住,滚下江去,叫道:“不好!”
  他刚要回身,一个西夏勇士扑来,左手一刀砍向他臂,那抵羊看对方露出空门,以为是破绽,便扑去,一剑拥在那人的臂上!那西夏勇士却是舍了一臂,一刀正欧在抵羊的肩上,大斜背把他欧成两爿!
  只剩下了公羊与山羊、绵羊,三个被围住,兀自在苦斗!
  上面仍在落石,一块巨石正打在一匹马身上,那勇士看马要受惊,扑在那马身上一齐被巨石砸死!
  红顶天此时已解了那马车的危机,叫道:“贴着山石,看好马匹!”
  但他抬头看,山坡上仍是有几个人在那里推巨石,车队一时不能行进。他喝道:“李霸、黑虎随我走!”
  三个人像箭一般射向身旁的陡崖!

×      ×      ×

  山上的推石人其实只是一些武功平常的大汉,一见有三人自旁边石崖爬上,不由得大是惊慌,李霸叫道:“我杀了你们!”
  便向上爬,石崖很陡,一时也爬不上去,只有红顶天在那巨石间窜越,只是一会儿功夫,人便在陡崖中间跳跃着。上面的人看红顶天来得快,叫道:“砸他!”
  便把石头来砸红顶天!
  哗啦啦的石块都不大,但在红顶天的身前身后滚下,如有一块石头砸到红顶天,必死无疑!
  此时红顶天也忘了危险,只是奋力而攀,只是须史,人便在石崖上露面。底下的西夏勇士一齐吼喊,替他助威。
  前面的大汉没能砸死红顶天,但一听得下面欢呼,再一看那五羊只剩下了一个小小圈子,只有二三人还活着,便心下发慌,叫喊一声,齐声走了。
  红顶天此时奋力攀上石峰,看到那十几个人四散而走。好在峰顶不平,他也走得慢。红顶天吼一声,抓住一个人,用力一扔,便把那人扔下了嘉陵江!
  前面的几人一见,更是吓得走不了,有的叫道:“快,快!”
  但只喊快,脚下哪里走得出几步?红顶天气冲斗牛,只是这么几个狗人,竟要拦他车队,岂不是螳臂挡车?他吼一声,扑去一抓,弯刀从一个大汉的胸前透出,那大汉一声惨呼,便倒在地上。
  前面的大汉都扑来,来与红顶天动手。但红顶天只是一刀,格飞了那大汉的枪,一刀砍在他的腿上,他身子委地,惨声而呼,两条腿齐齐被红顶天砍掉。
  大汉都不敢再逃,他们围定红顶天,红顶天喝道:“找死!”
  弯刀翻飞,两条囊汉滚下了陡崖,直落在车队旁,扑通,摔成了血糊糊的尸体!
  下面更传来欢呼声,此时李霸与黑虎也上了石峰,两人对着那几个大汉吹杀,只是一会儿,便全杀尽。
  黑虎与李霸对着下面吼叫,呼喊,以示威风。
  车道上,那三只羊兀自在做困兽之斗,可西夏勇士如今拿他们三人做练刀用具,只是扑上去几人,一阵刀砍,拚死而斗,再退回来,复再上去六个勇士,一排刀阵,砍过去!
  公羊叫道:“快走!”
  前后都是西夏的人,怎么能走得了?
  山羊喝道:“跳江,跳江!”
  公羊虽说是头领,但一看万丈陡崖,下面咆哮而去的江水,不由得大是骇怕,叫道:“跳下去准死!”
  可身后的西夏勇士排刀砍来,连个囫囵身子也落不下,山羊叫道:“我要死了!”
  他扑过去,直投向嘉陵江!
  好久,方才听得咚一声响,山羊的惨叫声久久在山崖间回荡!
  公羊叫道:“死就死,老子是公羊,不是绵羊!”他扑向嘉陵江,贼道:“我来了!”
  只剩下了绵羊,他一退再退,直到了石崖旁,回头看看咆哮的江水,吓得闭上了眼,叫道:妈呀,这么怕人?”
  他跪下,对西夏勇士叩头,叫道:“饶过我吧,我只是一头绵羊,我从不杀人!”
  他的手哆嗦,刀也扔在地上,一个西夏勇士喝道:“死吧你!”一脚踢去,绵羊也落下江去,听得他的惨叫声,比谁都尖。

×      ×      ×

  红顶天看一看,有三辆车不能用了,他叫勇士们把那粮扛到另几辆车上去。这时,那成都府派来带兵的都头赫勇过来称赞西夏勇士过人本事。红顶天也只是淡淡一笑,对众人说道:“走吧。”

×      ×      ×

  他的眉头紧皱,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有人来劫粮的,那时他与勇士们能不能应付得了?看来原来想得对,成都府的兵丁不会拚死命为西夏护粮的,他们也都是些贪生怕死的兵丁,要靠还得靠西夏的勇士。
  红顶天一挥手,李霸吼道:“走!”
  红顶天对李霸说道:“过去那一段路,是吐蕃与大宋最近的路,看来吐蕃人不会善罢干休的,你要小心,先派出二十人在前面探路。”
  李霸应声而去,安排好勇士探路,再回来与红顶天一齐向前走。

×      ×      ×

  红顶天不像那些兴奋的兵丁和百姓,他心里忧虑重重,如果吐蕃一心想夺粮,决不会只派这么几人来的,要是吐蕃勇士来了许多,只好浴血而战,看来这一次是凶多吉少。
  好在前面就是秦州了,离开嘉陵江岸,再走陆路,吐蕃兵也不敢大兵来宋境骚扰,那样就看最后至兰州时有无危险了。
  忽地想起了耶律重恩,想起了卓书,再想起了那个莫奴生与索雅,他心烦意乱起来,六国纷争,金人坐大,说不定吐蕃会与远在北方的金人联手对付西夏与回鹘,可惜那个傻瓜回鹘美女索雅竟与吐蕃公子卓书联手,吐蕃要是灭了西夏,难道就不会灭了她回鹘吗?
  想到了索雅,红顶天恨恨地骂一声:“贱货!”
  李霸听得清楚,问道:“公子,你骂哪一个?”
  红顶天的脸竟红了,他催马向前,喝道:“我骂那几个想拦我车队的吐蕃人,快走,到了秦州,才能好好歇一歇!”
  李霸笑笑,这红公子有本事,且能体恤下人,是一个好带兵人。李霸服他,西夏跟他来的三百勇士也都服他。

相关热词搜索:蜀中唐门

下一篇:第四章 一擒一纵
上一篇:
第二章 夜叩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