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蜀中唐门 正文

第十章 哺乳姑娘
2021-05-30 13:13:40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索雅带着人马回到了高昌城,听说索姑娘回来了,所有的高昌人都到城门前、街角上等着,他们愿意看到索姑娘的风采。在高昌城里,最有本事的人便是索姑娘了,她带着几百勇士就能从成都府买来粮食,听说金国、辽国、大理、西夏、黑汗、吐蕃、大宋北地河间府都想买粮,听说那成都府的粮食因为有人抢,有人烧了粮,七十万石粮食剩不许多,竟被索姑娘买来十五万石,真是了不起。
  索雅经过街角时,冲她响起了欢呼声。高昌城民叫道:“索雅,索雅!”有的淘气孩子还坐在墙上,叫道:“索雅,吃粑粑!”手里举着粑粑对索雅叫喊。
  索雅跳下马,抱起那个孩子,坐在马上,再继续行进。看看到了回鹘王宫,索雅叫道:“休息一下,我进宫去了!”

×      ×      ×

  索雅进了宫,看到高高坐在王椅上的回鹘王,回鹘王笑笑,说道:“索雅,你立了大功,我要赏你。”
  索雅说道:“大王真个要赏索雅?”
  回鹘王大笑,说道:“怎么不真?本王手下有猛将不少,但像你既有谋略又有武功的,可是不多啊。”
  索雅说道;“既是大王说了要赏索雅,索雅便斗胆请求大王,请大王放过索雅,放索雅出宫,做一个领兵的将军,就是不让索雅领兵,索雅能上阵与敌人厮杀战死,也是情愿!”
  回鹘王突地一沉脸色,说道:“这个……”
  众臣直立不语,他们知道,回鹘王遇上了难题。忽听得环佩声响,从后宫走出来了王后,王后千娇百媚,比起索雅来,更显得艳丽,她生了一子,已有七岁,她仍是花容月貌,如处子般身材,看去很是迷人。
  她微微笑说道:“索雅回来了?”
  索雅一见到王后,心里一凛,低头道:“拜见王后!”
  王后看看索雅,不问买粮事儿,只是问道:“洛儿没有跟你进殿来?”
  索雅知会有此一问,便说道:“我王要打造三万把回鹘弯刀,我正要洛儿在成都府监做此事。”
  王后冷冷一笑,说道:“王儿有五位妃子,平素你总是出门,让我儿惦念。如今又把洛儿丢在成都,你想王儿会不会放过你?”
  索雅一想到那个只有七岁的孩子,顿时心生厌恶,心道:洛儿要留在成都,都是我的主意,我不愿意让她再落入那个七岁的狼崽子的手里。我才答应替她求大王,让她嫁人。此时任是王后再不愿意,我也得说。索雅便说道:“禀大王、王后得知,那个造弯刀的是蜀中齐家公子……”
  回鹘王一声吟,说道:“他怎么了?”
  索雅一狠心,说道:“他说,要娶洛儿为妻,我要他为我回鹘造弯刀,我便答应了,答应回国来替他求亲。”

×      ×      ×

  回鹘王沉吟了一下,问王后道:“你说呢?”
  王后冷冷道:“索雅,你也知道,你与杨洛儿都是王子的妃子!”
  索雅忽地说道:“王后,吐蕃对我回鹘虎视耽耽,王后不愿意让吐蕃进犯吧?”
  王后尖声而笑,说道:“索雅,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了?”
  回鹘王一听得王后侬然不乐,便叫道:“大胆!”
  索雅不敢再说。
  回王陪笑对王后说道:“王后,我看那个杨洛儿愿意去就让她去吧,她嫁与那个成都的齐什么就嫁好了,王儿有五个妃子,走了一个,也不要紧,再替他找一个就是了。”
  王后哼一声,说道:“是啊,走了一个就走一个,可是再走一个,你怎么办?你问问索雅,如果她也不喜欢做王儿的妃子,那怎么办?”
  回鹘王大惊,说道:“是啊,我替王儿选的女人都是千中选一的好女人,如果她们都不愿意做王儿的妃子,那怎么办?”
  王后说道:“我要杀了她!”

×      ×      ×

  回鹘王大惊,说道:“王后,你要杀谁?你要杀谁?!”
  王后说道:“我要派人去大宋,杀了那个扬洛儿,她不愿意做王妃,也得做。她生是回鹘王子的王妃,死也是回鹘王子的人!大王,你的女人,你愿意随便给人吗?你愿意拿我送人吗?”
  她斜向着回鹘王,那薄薄的嘴唇很是肉欲地凑向回鹘王,说道:“你愿意拿我给人吗?”
  回鹘王这一回也觉得不对了,如果谁愿意嫁人便嫁人,何必选她们做回鹘王子的妃子?他大声说道:“王后说得对!”

×      ×      ×

  索雅一叹,她在心底里悲叹,知道回鹘王早晚会是这一句话:王后说得对。王后说什么都是对的,她再有什么可说?

×      ×      ×

  王后说道:“大王没看到索雅今天回来的盛况么?”
  回鹘工问道;“什么盛况?”
  王后冷冷说道:“万人空巷,人人欢呼,欢呼索雅回高昌,竟比大王出巡还要热闹!”
  回鹘王的脸色一沉,说道:“索雅是本王派去的使节,她买回来了粮,就是大功一件,有人欢呼也是对的。”
  王后突地扬头哈哈大笑,尖刻地说:“听说有七国在那里争着买粮?”
  索雅说道:“是。”
  王后笑道:“那么索妃买到了粮,你是不是很得意?”
  索雅说道:“完成了大王所派的使命,我很高兴。”
  王后尖声道:“有什么高兴的?拿钱买了粮食,有什么高兴的。你有钱,自可以买得到粮。你做到了大王的吩咐,像我吩咐一个人到市集去买东西,他买来了,我应该很好的赏他吗?”
  回鹘王一愣,他本来昏聩,一听得王后说得也有理,便问道:“依王后怎么办?”
  王后说道:“索雅买粮有功,但也不是大功一件。她放了王儿的妃子,却是大过一件了。我说,要把她押在牢里!派人去把那个杨洛儿找回来!那个齐什么如果不给我回鹘打弯刀,我们就杀了他!把杨洛儿抓回来!派十八斩去,杀了那个齐什么,抓回杨洛儿!”

×      ×      ×

  索雅想不到她会被关在牢里,她坐在牢里,正闭眼养神,忽听得有人叹气,那人叫道:“索姑娘,索姑娘!”
  索雅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老牢头。老牢头说道:“索姑娘,你买回来了粮,高昌城如今有救了,我煮了一点儿肉,你吃吧。”
  索雅流泪,说道:“我不饿,大爷……”
  老牢头说道:“我告诉了人,他们去求大王了,有几个老人说,他们拚了命也要救你出去。”
  索雅心道:如果有人去求大王,他会放掉自己吗?看来不会。如果王后一怒,说不定会处死自己。越是有人去求情,对自己越是不利。她长长一叹息一声。
  老牢头问道:“索姑娘为什么叹气?”
  索雅笑笑,说道:“没什么。”
  她想:如果没人理她,大王或许会放她,让她去做那个七岁的王子的妃子。可是如今高昌城里的百姓对她那么拥戴,她麦不死才怪。
  正思忖间,忽听得有人叫道:“大王派人来召索雅!”
  进来了三个人,个子高大,他们手里握着刀,满面杀气。索雅一看便明白了,他们是来杀自己的。
  那三个人站在牢里,对老牢头道:“你出去吧。”
  老牢头也看出不妙,他战战兢兢道:“各位,我要陪索姑娘在此。”
  一人哼一声,说道:“你不知大王的命令不可违吗?”
  老牢头看索雅不妙,他眼中流泪,走出去了。
  索雅要与他三人动手,谅他们三人也不能轻易杀了她,但此时她心念如灰,竟是不动,等着他们。那中间一人冷笑道:“索雅,回鹘国只能有一个聪明的女人,那就是王后!”
  刀快如风,但听得有人尖声叫道:“别杀人,你要杀了她,我就杀你!”
  刀在空中停住了,因为是屏足了气力,使刀片儿在空中飒飒响,人的脸色也蜡黄。
  进牢来的是王子,他身后跟着那三个妃子,她们是布那儿、悄声儿和雪花。
  王子只有七岁,他笑着说:“王后要你杀我的妃子,你知道不知道,我睡觉要摸她的奶,不摸她的奶就睡不着?”
  那人愣了,他不敢说话,王后要他杀人,他敢不杀吗?但王子说道:“拿刀来,我杀她!”
  那人迟疑地递过刀来,王子忽地挺刀便欧,欧那三人,叫道:“敢杀我的妃子,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那三人不敢与一个孩子争刀,便只有躲避。一时间,竟是手忙脚乱。
  王子叫道:“我的妃子哪,你们都是死人,杀他们啊!”
  三人一昕,如是索雅与那三个妃子动手,一定会真的杀了他们,他们不逃,还要如何?一声喊,三个人都冲出牢去了。

×      ×      ×

  王子很兴奋,他办了一件大事,回头对三个妃子说道;“你们说,我是不是很能干啊?”
  布那儿对索雅使一个眼色,说道:“王子很能干,你会是回鹘国的国王,我们都是你的女人。”
  王子叫道;“好啊,让索雅回去,我要她陪我。”

×      ×      ×

  在王子的大床上,索雅躺着,很慵懒。她想到了杨洛儿,她如今正与那个齐骁在一起,过得很快乐吧?她的眼前再闪过那几个男人,阴沉的卓书、风流的耶律重恩,勇悍凶猛的莫奴生、文雅俊秀的答罕……他们都是男人,是他从未遇到过的男人。
  王子的手摸着她的奶,睡得很香。
  忽地,她看到了一个女人。王后,她来了,像一个幽灵,站在索雅的面前。
  王后说道:“回鹘国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我。”
  索雅笑笑,说道:“是。”
  王后说道:“国王的日子不久了,王儿还小,我就很操心。
  你说是不是?”
  索雅说道:“是,王后。”
  王后笑笑,说道:“王儿才七岁,他不明白什么事理,你们告诉他什么,他就信什么。”
  索雅说道:“如果你一直把他抱在怀里,他一直摸的是你的奶,你说如今会怎么样?”
  王后低吼,像一只怒兽:你当你是谁?你是我爹,还是我娘,你教训我?你威风了是不是?你回高昌,像一个英雄。你以为你是谁?我要杀了你,像碾死一条虫!”
  索雅笑笑,说道:“如果我没说错,王后有自己的主意,只是你得有人,有人护着你的儿子,没了儿子,你拿什么保住回鹘?”
  王后笑了,说道:“我先杀了你,再保回鹘。”
  索雅笑笑,说道:“我要是你,我就不那么。”
  王后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低吼道:“我告诉你,我杀了你,要布那儿来睡,王儿搂着她,摸她的奶,一样睡得香。”
  索雅笑笑,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所以你要我去买粮。”
  王后哼一声,说道:“你知道就好。”
  索雅忽地说道:“我见过了吐蕃的公子卓书,他想吞了回鹘。”
  这是大事,王后也一愣,索雅说道:“国要兴盛,必得有死命效忠的人。我是回鹘人,愿为回鹘而死!”
  王后看着索雅,她的眼光渐渐变得柔和,她轻声说:“如果……只剩下了我们孤儿寡母,你会帮我们吗?”
  索雅正色道:“我会。”
  王后冷冷道:“你为什么帮我?”
  索雅说道:“我是回鹘人……再说,他……是第一个摸我乳的人。”
  王后不出声了,她看着索雅,每一个女人对于摸自己乳的第一个男人是不是不能忘情?
  索雅说道:“王后,吐蕃、黑汗都有窥我国意,大王要的那三万把弯刀很重要,为了那刀,洛儿不惜自己的性命。王后命人去杀她,是不是错了?第一会冷了忠于回鹘的勇土之心。二来那三万把弯刀没了,拿什么去对付吐蕃与黑汗?”
  王后问道:“吐蕃也没要大宋造兵器,你怎么知道他会对我国不利?”
  索雅说道:“早在唐时,太宗皇帝便派了公主去吐蕃与松赞干布成亲,那时带去的工匠,足以打造出世上最锋利的兵器,吐蕃要兴兵,不必现造兵器。”
  王后沉默了,她不想再杀索雅了,只是盯着索雅,她说道:“我也是女大,你也是女人,你不会愿意让一个孩子摸你的奶……”

×      ×      ×

  王后走了,走在暗夜里,她信不信索雅?会不会再杀索雅?
  索雅侧着身子楼着王子,布那儿、悄声儿、雪花三个走来了,她们握着索雅的那一只手,几双眼在交流着温情。她们很一想索雅,只有索雅知道怎么办,知道怎么对付宫里这令人可怕的罗网。布那儿说道:“索雅姐姐,洛儿姐姐真的嫁人了?”
  索雅点头。
  三个人一阵轻呼。
  洛儿不必再受苦了,她再也不必让一个孩子夜夜摸奶。
  她们都是春心荡漾的女孩子,怎么能甘心给一个孩子玩弄?
  悄声儿说:“索雅姐姐,给我们说说你去成都府的事儿。”
  索雅说道:“你们该去睡了,明天他一醒来,还要你们陪他。”
  布那儿笑笑,说道:“好姐姐,给我们讲一讲吧。我们睡不着,你们两个走了,我们很想你们。”

×      ×      ×

  索雅便讲起来了,在她的眼前,闪过一些人,那些人是蜀中的唐门中人,有唐思思,唐青青,还有耶律公子,卓书公子,黑汗勇士莫奴生、莫揭,还有那个齐骁。讲到了夺粮大战,讲得三个女孩子眼睛发亮,布那儿瞪眼说道:“索雅姐姐,你真好,你去过成都,一生也活得不冤,哪像我们,只是哄一个孩子玩。”
  索雅笑笑,她说道:“洛儿嫁的那个男人很好,他叫齐骁,是一个很漂亮很年轻的公子,他家里很有钱,人也温柔,是成都府有名的好人。”
  布那儿、悄声儿、雪花三人看着那个小小的王子,他才七岁,但他也知道玩女人了。他掐着索雅的乳不放。
  索雅说道:“我们没有法儿出去,我们不是洛儿。”
  布那儿哭着说:“索雅,你是一个好人,你不走,放洛儿走。
  你是我们的好姐姐。”
  三个人也上了床,她们伏在索雅的脚下,伏在她的身上,她们的手很温柔,为索雅轻轻地按摩。

相关热词搜索:蜀中唐门

下一篇:第十一章 遑论婚嫁
上一篇:
第九章 智不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