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蜀中唐门 正文

第五章 烈焰魔心
2021-05-30 13:04:21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十一个人都蒙着面,他们有男有女,齐站在唐逸面前。
  十一人合什一揖,或是一礼,说道:“有礼了,唐逸,这一礼是为天下苍生而敬。如是你有违道义,必遭天谴!”
  有一人说道:“如你多行不义,我必杀你!”
  接下来那一人也说:“杀!”
  一个接一个,说下去。
  唐逸心道:真怪,我还什么都没做,他们就像看透我一定会做坏事似的,一个个威胁我,要杀了我。还不如他们现在就杀了我,我也不怕死,反正也被那毒毒得心里难受,死了就算了。
  十个人坐在唐逸身前,为首一个说道:“唐逸,我们把十派的秘功都教与你,你便是天下少见的高手了,但你得发誓,一生保大宋,保蜀中百姓不受兵燹,你能发誓吗?”
  唐逸心道:“他说的是好事,我要有那本事,就保他大宋能怎么样?我唐门兴旺,还不是因为有太宗皇帝的太平日子,方才发起来的?他说道:“我唐逸要有本事,一定保大宋,保蜀中百姓,不受兵涂毒。”
  十人欣然,当先的一个说道:“本不欲要你知道我十一人是谁,但后来你知道了自家武功,但也会知道,不如告诉你,只是你要当心,不对世人说知此事,如有人问起,切不可称我十一人名字。”
  唐逸说道:“弟子谨记!”
  当先的一人说道:“少林澄净。”
  第二人道:“武当无名。”
  第三人道:“大欢喜佛。”
  第四人道:“双修夫妻。”他身后站立一个女人,着来他们是夫妻了。
  第五人道:“快乐门。”
  第六人道:“大悲禅宗。”
  第七个人道:“忘世道人。”
  第八人道:“素女心心。”
  第九人道:“疯士。”
  第十个人说道:“魔刀。”
  唐逸不知道,当世奇人,莫过于这十一人。除了双修门是夫妻同修外,这九个人都是单独一人,十一人是天下少有的高手,能一齐来协力做事,怕武林中人知道,会惊愕得张开了大嘴,再也闭不拢来。

×      ×      ×

  澄净大师道:“我们十一个人先教你如何运气,我们十一个人弄了许久,教出一个方法来,那就是一种内门玄功,可造成你的先天功气。你可学得快些。我们再打通你的任督二脉,你便能学我们的本事了。”
  十一个人坐成十处,本来分为八处,但后面再有两人,支助那功夫较弱的,看去便是前面八个人,后面还有三人坐在辅处,只听得澄净大师说道:“好了。”
  八只手都扶在唐逸的身上,在胸前,在肩头,在后背,在小腹,在腰间,在肋侧,在头顶。
  只见白气缭绕,唐逸身子顿如火烧。他的嘴干巴巴地张开,一欲吐出痛语,但他干张着嘴,就是吐不出话来。
  他的体内有几道气,慢慢由缓至急,一齐向他的四肢、心脉冲去。看来心脉不保,但有澄净大师的一股阳气支撑,他的心脉仍是稳稳地跳,仍是在扑扑地跳动。
  唐逸的心里忽地升起了一股魔念,他的下体更有热劲儿了,他想到了那个泸州竹楼的泸州妹,她那肥肥的臀在他的眼前晃动,她的乳也很肥大,在她的胸前跳跳着,像是揣了两只兔子,唐逸心里念道:“两只兔子跑得快,跑得快……”
  澄净大师道:“阿弥陀佛,你的心魔又生出了恶念……”
  众人的手一紧,唐逸忽地一闷,哇地吐了一门血,他叫道:“完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忽地,他觉得两股劲气在他的脚下,在他的头顶豁地会合,冲激荡回,百折不挠,最后终是冲至他任督脉处,忽地失去了那气力,全身变得空空荡荡。他想一股清凉已是凉在他的舌苔。他的全部得意都在他的舌苔里。
  但忽地全身再复来了气力,气力这一次是反复无穷,在身体内来来回回,无可阻拦。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当唐逸醒来时,他看到了当头的月亮。月亮是圆的。他忽地想到了他那一夜的新婚,不知怎么,竟被人毒倒了,他成了人家的毒物,如今他也还是一个毒人么?他能不能再像从前一样,是一个正常的人?

×      ×      ×

  他身前的十一人都在打坐熬练,他不知道他们为了度人自己那一股功力,都很疲惫。
  但好在有那个活佛在为他们护法,不怕有人来袭。

×      ×      ×

  一人说:“唐逸,你不会是一个正常人,你也不会是一个正人君子,但你得记住你的誓言。”
  另一人说道:“唐逸,你会成为天下第一毒宗的门主。”
  唐逸问道:“我为什么是毒……宗?”
  一个叹息道:“你中了黑汗国与回鹘国的毒,后来又中了吐蕃的毒,你已经是一个毒人了。你与常人不同,你从今会不怕任何毒物,但你也有一个弱处。”
  人皆沉默,看来那弱处是他的大毛病,人都不愿对他说。
  是那个很甜美的素女心心说道:“你不能与你亲热的女人一度,你与她在一起,她只能与你度一个月,就必死无疑,世上无药可解。”
  唐逸笑吟吟说道:“那好了,我再也不和女人在一起了,这还不简单?”
  那个欢喜佛一叹,说道:“可你做不到,你每一发作时,还是要毒害女人。”
  唐逸的心嗖一下子凉了,他高声叫喊:“胡说,你们用了半天劲儿,就只能让我会武功,我还是得害死人,我不干了,我不活了!我怎么能再那么丢人?”
  还是欢喜佛冷冷道:“你可以做下恶事,那就是说,你每一个月要掠去一个女人,把她藏在秘处,你与她交欢几次,她必死。”
  双修门的女人再说:“因为这样,你不能对女人动情,对她动以真情的女人,必会死在你怀里,你的身体里满是毒,你吐出的一口唾液都是毒素。你的身上每一个地方的毒都足以毒死一千一万人。你要小心。”
  唐逸说道:“我吃过的东西,我用过的衣服都有毒?”
  澄净大师说道:“不错。你要不小心,会害死许多的人。”
  唐逸失声道:“我不要害人,我不要杀人。我不要女人,我不要女人,你们救我,你们救我!”
  他蓦地想到,他们十个人里,有八个人的手放在他的身体上,他们怎么没有中毒?他们一定是骗他的,他们一定是骗他!
  他大声笑,说道:“你们惩么没有中毒?你们怎么没有中毒?你们……”
  忽地他停住了,他看到了,双修夫人的脸色惨白,她的身体在抖。她那样子,不用人说,也知道是中了毒……”
  双修夫人轻声说:“我们碰你一下,不至于死,但俗人一定死,你记着,不要伤害无辜。”

×      ×      ×

  唐逸不再吐声,忽地他说道:“活佛,活佛,你在吗?”
  那个声音仍在,那么柔情,那么有意:“唐逸,你叫我?”
  唐逸说道:“看来你最有本事,你能救了我,便救我。你救不了我,你便杀了我,省得我在世上害人,我怎么能伤害那么多的女人,你说,我每一个月便害死一个女人,我一生会害死多少女人?”
  活佛一叹,说道:“佛渡有缘,也许异日,你能找出法来治你的毒,但如今只好这样了。你记着,如果你不能制得蜀中发生战乱,便会有十几万上百万的人死于战乱,你只要救得了这上百万人,你害死了几十个女人,佛会对你慈悲的。”
  唐逸哭了,他说道:“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      ×      ×

  魔心是由害人而存,如果唐逸发誓不害人,他岂不是没了魔心?但他不知道,他的浪子心性已在心里形成,要他不做浪子,一本正经做人,怎么能够?
  活佛道:“唐逸,唐逸,你不是一个没用的人,你能活下去,巴蜀生灵有福,大宋子民有福,你能救千万生灵!”
  唐逸问道:“我要祸害那么多的女孩子,我怎么……我怎么能是一个好人?”
  活佛说道:“是好人,是坏人,你自己清楚?你做下了恶事,会下地狱的。但你救了千万生灵,佛也会保你。”

×      ×      ×

  最先教他的是少林派的掌门澄净。澄净大师说道:“我能教你,但你接受我的教诲,今生有三件事不能做,你得发下毒誓。”
  唐逸看着大师,等他说出来。
  澄净大师说道:“少林会有人找你,因为你祸害女人,为这个,少林寺便会与你作对。你切不可说是我教与你少林武功,记得吗?”
  唐逸说道:“好,我说我是自学到的。”
  澄净大帅苦笑道:“那么说,他们也会杀了你,因为你自学,便是偷学的,少林更不许你活在世上。”
  唐逸奇道:“总不能我一见少林和尚,我便自杀吧?”
  澄净道:“你记着,在我师叔那一辈,少林出过一个版逆,他叫本非,他习了少林的七十二绝技中的六十种,是少林古往今来少有的武僧。但他犯了少林的寺规,被赶出寺去。当我任少林掌门时,他来找过我几次麻烦。”
  唐逸说道:“好了,我就是这个本非的徒弟了,是不是?”
  澄净道,“正是此意。如是有人找你,你只要据理力争就是。”
  说罢,澄净大师传与唐逸少林寺的暗器绝技,那绝技是“千手佛指”与“小擒拿手”。
  学了十五天。

×      ×      ×

  第二个来的是武当无名道长,他一进来,便坐在唐逸的对面,说道:“从古以来,有人论说,都说是时势造英雄,说只有垓下之战,方才有霸王乌江自刎。只有垓下一战,方才有汉几百年天下。依我看不然,英雄造时势才对。因为有了顶羽,才有了垓下那一战,方才有霸王别姬那千古一绝的凄唱。你明白吗?”
  唐逸心道:这道长跟我讲这理儿,八成因为我是他们造出来的人,他们要我对付那六国的人,不知道我凭什么?只我是个高手么?
  唐逸说道:“我明白。只是有一点不明白?”
  无名道长道:“说。”
  唐逸道:“我就是与道长十人并驾齐驱的高手,我也不能阻得住六国夺蜀,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能担此大任?”
  无名道长说道:“何不问活佛?”
  唐逸愕然,看无名道长那神秘脸色,知道问活佛或可得到答案,他便问道:“活佛,我怎么能做得到?”

×      ×      ×

  有一种似男似女的声音很柔地传来,那声音像有磁力,很吸引他,他很想与那个说话的人交谈。那人说:“你是一个很奇特的人,你要习许多秘法,但都是用内功催发暗器的。你会成为天下最有名的暗器名家,你回去后,蜀中唐门会成为天下有名的一大门派,你将会制出许多暗器,天下所有的人都怕你。
  他们不只怕你的功夫,更怕你的暗器。六国的君主都是人,他们都是享惯了富贵的人,他们怕你,如果他们一图蜀,便怕你会派人暗中杀了他们。你的存在,便对他们是一个威胁,他们不敢妄为。”
  唐逸道:“我明白了,谁来教我?”
  活佛道:“天下十大门派的掌门都是派中的高手,你已见过他们了。他们有的是黑道中人,有的是白道中人,有的是大宋人,有的是六国中人。”
  唐逸很惊奇:“六国的人,他们不怕我对六国不利?”
  活佛叹息道:“只要你利民,免致天下生灵涂炭,其他的人,又算什么?你学过子书么?孟子也说:民为重,社稷轻之,君为轻。比起千百万民众来,一个帝王算得什么?他死后也不过是一环黄土。”
  唐逸轻声道:“君为轻,君为轻……”
  在唐逸的心里,至此时尚未有那种君王只是一人,民众万千才最重要的心思,他如何能用唐门的未来势力对付那些君王的贪得无厌?

×      ×      ×

  无名道长道:“武当派里,能掷射暗器的功夫只有两种,一种是防法儿,叫做‘梯云纵’,一种是射暗器的法儿,是武当派的真武剑法里的十几式,我教与你,你小心看着了。”
  又学了十五天。

×      ×      ×

  唐逸忽地腹疼如绞,他滚在地上,来回打滚。
  忽听得那活佛一叹,说道:“唐逸,你要知道,你的毒发作了,只好给你女人……”
  唐逸道:“活佛,你们那么有本事,何不把我身上的毒解掉?”
  活佛叹息道:“我何尝不愿意你是一个大彻大悟的人,但解去你的毒,你的魔心便也没了,你再也不会习得那绝世武功,你只能做一个平平常常的人了,你说,那唐门怎么办?蜀中的千万百姓怎么办?”
  唐逸疼如刀绞,他叫道:“快救救我,我不要做恶人,我不要管巴蜀,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      ×      ×

  他看到了一只手,一只很白皙的手,那手扶他起来。
  他以为又是十一人中的一个,但这一回不是了,跪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小女孩子,她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
  她说:“我叫荷叶,你知道不知道什么是荷叶?”
  唐逸当然知道荷叶,他咬着嘴唇,咬得唇都流血,他呻吟,实在忍受不住啊。
  荷叶说道:“吐蕃国的那个卓书公子,你认得吗?”
  她咬着牙,问得很认真。
  唐逸点头,认得,真的认得。荷叶说道:“他是吐蕃的人,他带人杀了我的父母,我奶奶,我爷爷,还有我的两个哥哥,一个弟弟。”
  唐逸看着她,忽地明白她的意思了。
  她就是十大门派的掌门人带给他的第一个女人。她就是那个与他可以交欢,但一个月后必死的女人。
  她脆在唐逸的面前,她不知道她会死的么?她欠应他们十大掌门什么了吗?
  唐逸忽地叫道:“你走,你走,快走,免得我后悔!”

相关热词搜索:蜀中唐门

下一篇:第六章 初试人道
上一篇:
第四章 媚药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