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蜀中唐门 正文

第十二章 火焚粮仓
2021-05-30 13:01:08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答罕低声道:“你决不是他的对手。”
  乌里布怒吼道:“不,我是大金国的勇土,我不能屈服!”
  答罕眼里闪出怜悯,闪出淡漠,最后他轻声说道:“好,你去好了。”
  乌里布跳出,大声叫道:“我要与你动手。”
  妙手师太回头,对身后一个俊俏的小尼说道:“小悟,你出手吧。”
  那叫小悟的女尼美如仙人,只除了一个光光的秃顶外,浑身无一处不美。看她的人都浑然忘了她是一个俏妙女尼,只是看她的步态,如仙了登瑶池,一步一生辉。看她的身手,觉得人家那手那臂那脸面都生得如仙子一般,竟心内生出一种恨自己的俗气,被她的光辉照得无一丝胆气。就是那些平时总是涉艳押妓的男人,此时也忘了形,不想着她是一个美女,没有一丝占有的恶心,只是心内赞她不着凡尘,如履世仙子。那对面的青楼女人,一个个逼住了呼吸,心内自是更知此女的美妙,她们是靠自己的身体做本钱的,自知道人家那身体与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同,看去那俏尼的身体,竟是如天地造化出来的,十分曼妙。腰肢柔柔如嫩树,玉面清秀如圆月,两眼神湛似秋水,双手柔荑似白玉。只是站在卓书面前,便叫人生十二分的垂怜。
  乌里布却不知怜香惜玉,他恶声恶气地道:“小尼姑,真可惜,你不随着大宋皇帝做俘虏,你那皇帝的俘虏有成千上万,都是千中选一的美人儿,据说我乌里布也能得三个五个,选做我的女奴呢。”
  说罢扬声大笑。
  众人恨声连连,但那俏丽的小悟女尼只是一笑,说道:“人生总有得意时,但莫忘退身。像施主这般着相,怕也命相不长。”
  乌里布大笑,说道:“要能搂着你这个小尼,死了也风流!”
  小悟尼一拇,说道:“施主动手吧。”
  乌里布说道:“我大金国精兵强将攻入你大都汴梁,你那两个皇帝都做了俘虏,你也斗不过我,不如也归我,跟我回大金享福去好了。”
  俏丽女尼此时见他一味出语粗俗,便是一叹,说道:“像你这种人,怎么能活得长久?”
  她的手一抬,一柄尘拂在手,乌里布说道:“我拿兵器与你动手,显我欺你!”
  他虎地一拳击去,呼呼生风。
  要是让他一拳打中,岂不是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小俏尼打得粉身碎骨?可小悟一闪,身姿飘拂,一退至一旁,只是一拂击来,正击向乌里布的心窝!乌里布也知这一招狠毒,便躲过去,让过这一拂。小悟尼再出拂,叭叭直射,那拂尘如箭,直射向乌里布,条条线如箭,疾厉如风!
  乌里布这才觉得难斗,他再出拳,威势不如刚才。小悟尼拂了几拂,便逼得乌里布后退几步。

×      ×      ×

  这会儿乌里布心里才知道他狂得大了,难怪三王子一再要他到了中原要小心从事,看来只是妙手师太手下一个小尼,他也不是对手,何况中原的武林高手。但他身子骨硬,一拳一式仍是狂风带起,威劲十足。但每一发劲,都得耗去他的气力,打上百十拳,他自己再有什么本事,也说不出来了。

×      ×      ×

  一旁的答罕看着,心里也着急,但他心知峨帽派的人决不会把乌里布杀死,只教训他一顿,也就是了。他何不看着乌里布受一点儿窘,让他消消狂傲之气,再在中原能收敛些,也好做得大事?他身后的平章看乌里布受苦,想吼一声,教身旁的勇士一齐冲出,去与那俏尼一斗,但答罕一抬手,教他不得轻举妄动。

×      ×      ×

  乌里布此时惨了,他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他仍是十分威猛,但那拳已是虚张声势,再打下去,他怕就得倒在台上。如是对付平常人,俏尼小悟便放手了,但看他狂傲粗野,哪里肯让他好好下台?恐怕这一次他不受一点儿伤,决下不去台子。

×      ×      ×

  台下的人也狂呼:“杀了他,杀了他!比武杀人,不怕有责,杀了他,替我二圣报仇,杀了他,为我汴京雪耻!”
  人狂如潮,像是一群野兽。要是乌里布此时躺下去,必是会被下人万人踩踏,连尸首都会被踩得扁扁的。
  乌里布狂吼一声,冲上前去,答罕也握紧了拳头,他心内一叹:乌里布不知好歹,看来金人在成都府还得做一回恶人了。他要举起手来,一呼手下勇士冲去,那一边的妙手师太也冷冷看他,如是他举手发动,便要不顾一切冲来擒住他,令他手下不敢再动。
  蓦地有人叫道:“起火了,起火了!”
  围观的人都是回头,遥看远处火起,正是那存放粮食的地方,唐六爷喝道:“有人烧粮,快去救火!”
  一旁台上,知府左光远大叫道:“左都监,快拨兵去救粮!”
  左明高叫道:“胡统制保护大人,我去救火!”说罢拨几百兵丁,如飞般去了。
  这里台下的人一见那边火起,都是冲外面跑去。妙手师太噶一声:“不好,有人烧粮!”她从人头上飞过,一纵雨去。她的几个手下女尼都是跃身而走。小悟对乌里布说道:“放过你一次,但愿你能改过!”
  小悟也飞身而去,只剩下了一个乌里布在台上,他高叫道:“回来,我要与你死战!”
  可小悟只是微微一笑,跃身远去。

×      ×      ×

  所有的人都去赶那粮仓,看烧粮的是何人。
  到了成都府的北门,这里有一个大大的校场,原来是成都府练兵处,如今只有围成的圆木栅栏,栏内有十五个圆仓。看有五六座已经起火,冒着浓浓的烟火。烟火中,有人冲突号叫,在那里点火。
  最先冲到的是耶律重恩,他跃上望台,叫道:“快去保那几座未烧粮仓!”
  说罢人便飞身而下,直扑向中间一座粮仓,看看一个黑衣人跃来,把火把掷向粮仓。耶律重恩叫道:“贼子,还不快走!?”
  他跃身而去,一击那人。不料得那人功夫了得,回手一掌,与他对了一掌。耶律重恩本来功夫极强,但因不料敌手有如此本事,便被他击退了几步。他又惊又惧,叫道:“对方皆是高手,小心!”
  他这一呼是回头呼唤妙手师太的。妙手师太正对着一贼扑去,听得他叫,不由得大是小心,那贼本来想装作惧怕,待得妙手师太过来,偷偷一袭。不料得被耶律重恩叫破,便恼羞成怒,喝道:“来吧!”
  他把火把投在一座粮仓上,看着那粮仓烧了起来,大笑道:“六国得粮,哪一个能得,作梦去吧!”
  忽地昕得铁蹄咯咯而响,原来是索雅带人扑来,直扑向那粮仓内,她叫道:“贼子休走!”
  那些贼人看来人越来越多,便呼哨而去。与耶律重恩对掌的那人叫道:“耶律公子,早晚再会!”他起身而去。耶律重恩只觉得这人的声音很熟,但他是谁,一时却是想不起来,只是呆呆地思付。忽地听得索雅叫道:“呆子,怎么还想事?快救粮啊!”
  耶律重恩一听,便飞身而去,拿下那正在燃烧的火把,再扑灭那一仓上的火。看看另一座仓上,有莫奴生正在叫吼喊人,扑那烈火。这边的粮仓上,那个白衣人,正是卓书,再看远处,站在粮仓外面的,正是答罕与乌里布。乌里布与答罕被几十勇士拥着,骑在马上。
  乌里布说道:“三王子,如果我们此时冲进去,再点他一把火,那十五座粮仓准会一座也不剩。”
  答罕喝道:“低声:你以为人家不会注意你?”
  乌里布大声道:“三王子,我们不烧粮,要么去救火,要么走人。”
  答罕喝止他道:“你懂什么?我们既不能去救火,也不能走开,只能呆在这里,这能证明不是我们放的火,这一点儿事你都不懂得吗?”
  被答罕三番五次训斥,乌里布心里憋了一肚子火,他嘿地一声打了一下坐下马,飞马驰去。
  再过一会儿,他再复回头,飞驰而来叫道:“救火哟,救火啊!”
  眼看着那几个放火的人从他们眼前经过,他们也如不见,放过那些人,只叫着救火。

×      ×      ×

  红顶天来到了火场,火已被灭得差不许多了,只有几座仓上还冒着余烟,红顶天喃喃道:“可惜,可惜!”

×      ×      ×

  答罕说道:“也不一定是坏事,如果被哪一国的人买到了粮,说不定也运不到国内,便会丢了粮,丢了性命,如果真的都烧了,也许是幸事。”
  红顶天本来是一个很有主意的汉子,此时竟是双目射出逼人的目光,看着他,答罕笑笑,说道:“红公子为什么不去救火?”
  红顶天说道;“救火的人够多了,只是不见唐六爷他们来,这不妙。”
  答罕说道:“事有蹊跷,依我看,那放火的人并非是着意放火,如是着意放火,他们会烧尽了十五仓粮,哪里会留余地让你们来救?”

×      ×      ×

  红顶天惊问道:“三王子说此话是什么意思?”
  答罕说道:“成都府与唐六爷四个人都在后面,如果这时有谁要图他们,大概是最好的时机了。”
  红顶天喝一声:“不好!”
  他扯马回头,绕了一小圈,方才把马勒住,叫道:“快回去,去看看唐六爷他们!”

×      ×      ×

  唐六、齐骏、钱匡三个人都上了马,郭朝奉岁数大些,叫道:“几位等我一等!”
  三位坐在马上,不好不等他,等郭朝奉坐上了轿,喝人抬起,这台下竟是无一人了。
  唐思思与唐青青一定是抢先去看粮仓了,那边的妓楼女人也都走得一空。这诺大的空场竟是刮起了一阵风,一阵莫名其妙的风,刮得地上的弃物直飞,被那些草民拿来当垫子坐的太大小小的树叶片片儿漫天飞舞。
  郭朝奉说道:“粮食会不会……会不会?”
  齐骏笑说道:“去看一看,烧了就烧了,如是唐六爷心痛,就当是我们四人买下的好了。”
  唐六心里焦灼,但脸上仍是带笑,说道:“这是说笑了,怎么能让你们破费?如是烧了,就算是我唐六一人的。”
  三匹马一乘轿直奔那火场。看看到了巷子前,郭朝奉叫道:“奴才,这长巷子就通那校场,快走小路!”
  他们弯过了小路,到了巷子里,郭朝奉说道:“看来那火是灭了,唐六兄弟,你看看,是不是没烟了?”
  齐骏叫道:“果然没烟了。”
  郭朝奉喜道:“好了,至少不会全都损失。”
  正说着,忽地看到前面有人,像是唐逸,在一乘轿子里正坐着,脖子歪着,唐六爷叫道:“逸儿,逸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下了马,直奔唐逸面去,他到了唐逸眼前,忽地想到唐逸的身上有毒,不能动的。但谁把他带到了这里,这一乘孤零零的轿子怎么会摆在此处?他叫道:“逸儿,逸儿!”
  唐逸睁开了眼,他的眼里是惧怕,他看着唐六,轻声道:“爹,快走,快走!”
  唐六大声叫道:“快走!”
  但他不待走开,齐骏等人也发觉了,他们的身前身后站满了身穿黑衣的人,他们都一声不吭,站在几个人身后。
  齐骏的随从苟畏风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黑衣人冷冷道:“要命的人!”
  苟畏风向前一冲,叫道:“我杀了你!”
  他扑上去,身子疾速如风,但到了那人身前,忽地停住,他的身子呆滞不动,慢慢松开了手,剑当地掉地上。
  他死了,一支笔捅进了他的心窝!
  黑衣人叫道:“拿下他们!”
  齐骏会些手脚,但他思忖,若是自己动手,说不定三个人都会被杀,看郭朝奉抖成那样子,他也不忍,说道:“好,拿下便拿下好了。”

×      ×      ×

  红顶天骑得很快,看看已是看到了那台子了,台上没人,台下也没人。一路上也没看到他们几个人。如果他们能在此时悠闲地回家去,那他们就不是成都府的富商了,定是出了事,一定是出了事!

×      ×      ×

  红顶天叫道:“三个人一组,去搜,遇上了敌手,便呼叫救援!”
  他的手下都是西夏的勇士,一听便分散开来,扑向最近的几条巷子。
  红顶天扑向一条巷子,直扑到巷子里面,忽地一闪,看到一堵墙。他叹息一声,急忙回马,再扑回来,看到了几组勇土扑来,都叫没有。
  但有人在远处叫道:“公子,有人!”
  红顶天急急驱马赶去,赶到了那条巷子里。
  一乘轿子是破的,有人把那轿子打碎了。
  果然是有人,只在地上躺着一个人,那是齐骏的手下苟畏风,一个西夏勇士扑下马,扶起了他,叫道:“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苟畏风挺了一挺身子,看得出他的腰间正插着一支笔。那支笔却不是平常人的兵器,真个是一支湖笔,只是个头大些,是支斗笔,写大字用的。谁出门时竞带着一支斗笔,难道是杀人用它?
  苟畏风说道:“黑衣人,黑衣人……”
  他的头一歪,死了,任是勇士再怎么叫,也呼不出声来。
  红顶天自语道:“什么黑衣人?在火场看到了各国的人么?”
  看到了索雅,看到了卓书,还有莫奴生,更有那个金国的三王子答罕与乌里布。看来就是金人杀人的可能也没有了。那么是谁把唐六他们几人劫去了呢?
  忽听得马蹄声响,原来是那些救火的人都来了,骑在马上的是成都府都监左明、莫奴生、耶律重恩、索雅、卓书,还有那些金人。
  簇拥着各国的勇士足有几百人,都是挤在这条巷子里。
  下马的是索雅与耶律重恩,他们下马,看着红顶天的颓态,心里便知事端。
  耶律重恩不语,只是看着那轿子,索雅问,顶天答,只是一会儿,便知端的了。看来四家的主人都被人劫走了。他们要的不是粮食,他们要的是成都府四家巨富的主人,索雅问耶律重恩:“耶律公子看什么,那么认真?”
  耶律重恩说道:“依我看,那劫走他们的人,绝不是一般人物,更不是在场的哪一家哪一国的勇士。”
  索雅河道:“你怎么知道?”
  耶律重恩说道:“你们看,这儿有一个手印。”
  在轿子的后头,有一个手印,那手印决不是用劲儿拍上去的,只是随随便便轻轻一印,便印得入木几分。
  耶律重恩说道:“这功夫,我没有。恐怕卓书公子也没有。
  就是妙手师太也未必有此功夫。”
  卓书看了半晌,说道:“他要是愿意,他会杀了我们所有的人。”
  巷子里起风了,风在巷子里卷不开,左右撞壁。风躲着人,但躲不过那墙壁去,呼哨的风吹得疾,人也心冷。人都看着风,看着那个令人心寒的手印,心里突起一阵阵寒栗。

相关热词搜索:蜀中唐门

下一篇:第二部 夺世玄机
上一篇:
第十一章 鹬蚌夺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