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大内御厨
2021-04-29 15:45:2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却说欧阳锋与黄药师分手后,自己一个人在临安城内闲逛,他情知自己武功不佳,便不能与人生气滋事儿,只是打算在这里好好逛一逛,然后再回到白驼山去,找他的哥哥欧阳镝去学武功。
  他在天街闲走,看到了那个年轻的叫化子。那叫化子正在天街行走,一边走一边嘴里唱着曲儿,细听听,那曲儿也有仄有韵,唱得有滋有味儿。
  “人生得意你须尽欢,等闲白了你少年头。平生快意你喝美酒,再要有钱你吃珍馐。先攒大钱积房地,养了一群傻丫头,活着你好罪没受够。死了你也不省灯油。……”
  欧阳锋知道这乞丐不是一个寻常之辈,他向这乞丐笑道:“喂,老家伙,你干嘛总吵吵吃啊喝的,你以为天下人活着,只有吃吃喝喝不成么?”
  那叫化子看着欧阳锋,突然眼睛一亮,他笑道:“对了,对了,那个与你在一起的黄药师哪里去了?”
  欧阳锋心内诧异,知他也是一个异人,便笑道:“他走他的,我走我的。向我问他,我怎么会知道?”
  乞丐却不怪他说话没有分寸,他乐道:“你怎么知道天下人活着,怎么才好?”
  欧阳锋道:“你看在下,如果真有一天在下有了威风,头一件事儿便是弄几个像模像样的女人来,让她们好好侍候我,我看这事儿比好吃好喝要好得多了。”说罢,欧阳锋哈哈大笑。
  此时,那乞丐却把头摇得像一只拨浪鼓一般,他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锋。”
  那乞丐摇头道:“不好,不好,这名字没什么好的,欧阳锋?当朝有一个欧阳修,欧阳修这名字多好,你就叫欧阳修好不好?”
  欧阳锋乐道:“欧阳修有什么好?他做官做不明白,写字也写不明白,他什么地方比我强?”
  那乞丐看着欧阳锋,目光中满是诧异神色,他说道:“你以为你比欧阳修更好?”
  欧阳锋大笑道:“我为什么不比他更好?他只不过是修了几本书,写了几句诗,再当过几天官罢了”言下之意,对欧阳修甚是轻蔑。
  这叫化子问道:“你会武功不会?”
  欧阳锋一怔,他最头疼的事儿就是人家问他会不会武功,要说他会,其实他的武功并未能登堂入室,只是一般的江湖人物而已,他凭什么说他会武功?但他要是说他不会,他是西域白驼山人氏,白驼山有的是武功怪异的奇人,习武之风大炽,如果说他不会武功,别人怎么会相信他?
  欧阳锋道:“我只是会一点儿,没你的武功好。”
  叫化子大笑道:“当然当然,如果你比我的武功好,老叫化怎么会开心,怎么会叫你听我的话?”
  欧阳锋听得暗暗称奇,他心道:看来这人也是一个奇人,他才二十多岁,竟然一口一个老叫化,莫非他在丐帮是一个极有势力的人不成?欧阳锋再看看这叫化,他也无甚稀奇之处,只是颇有些得意,正乐着瞅欧阳锋。
  见这乞丐正在得意,欧阳锋的心里便是一动,他想,或许这乞丐也有高深功夫,我何不与他再盘桓盘桓?一念至此,他便向这乞丐一揖道:“请问大名,不知道老兄是谁?”
  这乞丐哈哈一笑道:“好了,好了,看来你这人要知道老叫化子的名字了,老叫化子的人不值钱,名字也不值钱,告诉你又有何妨?老叫化子的名字好记,我姓洪,在家里排行老七,又家都叫我洪七公,你说,你就叫我洪七公,好不好?”
  欧阳锋一叹道:“不好,不好。”
  洪七诧异道:“为什么不好?”
  欧阳锋道:“你小小年纪,竟然叫个七公,我欧阳锋如果见了别的人,是不是也得叫个欧阳公才行?”
  一说到欧阳公,两人对视一眼,都不由得抚掌大笑。原来,在北宋,最为有名的是那个欧阳修,他在当时都被时人称为欧阳公。人人都是提起他,不称名讳,称他欧阳公的便是了。如今一提自己可称欧阳公,可叫欧阳锋与洪七都大大地笑话起来。
  两人笑罢,洪七一挥手,神色颇为豪爽,大声道:“好,好,你叫我洪七也罢,你叫我七公也好,这都是小事,没有关系。我问你,你愿意不愿意去尝一尝皇帝老儿的御厨滋味儿?我告诉你,在那里可有的是好吃的东西,你知道不知道?”一说到了皇帝的御厨房,洪七马上就眉飞色舞,他笑道:“欧阳锋,我告诉你,在御厨房里,那可是热闹了,从早开始,一直到晚上,时时都有人在忙碌,人来人往的,你知道皇帝一天吃几顿饭,一天吃多少道菜?你知道不知道皇帝吃饭时有些什么讲究?你可是对这一切都不知道,是不是?我告诉你,皇帝的御膳房里,有许许多多的天下有名的厨子,一会儿他来了,一会儿他又走了。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威风极了,像是天下最有名的大人物。他们有的会做菜,有的会做汤,有的只会弄作料,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在御膳房,他就有许许多多的讲究。你听没听说在人家的厨房里还有报账的。有人忙得满身大汗,更有人在一边记账,记下皇帝所吃的菜谱,你说怪不怪?”
  欧阳锋听了,也悠然神往。他想去看,但他知道那是在皇帝的内宫,弄不好一下子会丢了脑袋的。他必内正在犹豫,却见洪七笑道:“你害怕了?我上次在那里混了十天,你知道不知道,那乱糟糟的,好玩着呢。”
  洪七很是得意,他指着欧阳锋道:“我看你小子也没有多大的本事,但有我洪老七,我一定带你去,再把你带出来,你愿意不愿意去啊?”
  欧阳锋也不是一个平常之辈,他一沉吟,便心里一硬,说道:“好,七公,我同你去。”说罢他竟然恭恭敬敬向叫化子洪七行了一个大礼。
  洪七愕然道:“哎哎,你怎么向我行起礼来了?”
  欧阳锋:“我虽是会一点儿武功,但我入皇宫里去,一定会很是凶险,此次入宫去,还望七公多多帮我。”
  洪七一听得他叫自己是七公,不由得心下大喜,他心道:这人十分儒雅,也肯恭恭敬敬地叫我七公,这样子不错,如果让我丐帮的人都看到了他对七公的恭敬,他们岂不是对七公更有礼么?可惜可惜,他们没有看到这个欧阳锋对我是多么有礼啊。
  洪七大声道:“欧阳锋,好,我和你去,我和你去看看皇宫内院,我请你在皇宫内院的御膳房里好好吃上儿顿。”

×      ×      ×

  两人说时闲聊,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闲话,却到了玉兔东升,金乌直坠的时刻,此时,里弄街亭里再也没了人踪,家家都点起了灯,簇簇灯火通明。此时,洪七却变得肃然起来,他轻轻道:“欧阳锋,你踉着我来。”
  欧阳锋的轻功没有洪七好,他只能笨笨地跟着洪七走,但洪七颇为不耐烦,他一把拎起了欧阳锋,纵身飞上了房檐,身子轻纵飞翔,犹如一只大鹰。
  夜街没有一点儿声响,只有两人的嗖嗖飞行声。
  欧阳锋心道:看来这人的轻功功夫,比起我的哥哥还要好,从前我认定做人只要有文才武略,也就不必有一身功夫了,看来这想法却是大大的错了,看这个洪七,一来一去,竟然敢在皇帝的御膳房里寻吃食,真的是胆大包天了,像他这样的一身本事,何愁做不得大事儿?我如果此次能回到西域,一定再去向哥哥央求,这一次我得好好学武功,做一个文武双全的大侠。
  洪七正在一心一意地飞纵,他当然无法知道欧阳锋的心意,他带着欧阳锋飞上了房舍,一直到了皇宫的外院。
  远处,逶逶迤迤的一大片,都是皇宫内院,宋时的临安,却是一个小朝廷,没有北地的那气派,也没有南京的那威严,远远看去,只是像一片大家宅院罢了。
  欧阳锋被洪七带着,心里很是紧张,但他也并不害怕,他心里想道:欧阳锋,你竟然如此荒唐,敢同人家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一起入皇宫内院,如果一个闪失,你岂不就是一个死?如果有了三长两短,你岂不是只好死在这里?人家洪七身手不错,他遇到了急处,定然会把你扔下,让你一个人在那里吃苦,他却会逃之夭夭。到了那时,你悔之晚矣。
  欧阳锋此时心里想他自己,此行颇为孟浪,他知道,他或许就会死在那皇宫内院里。
  洪七此时却停在了房顶,他轻轻道:“前面的那一排,就是皇宫的外事房了,如果你现在害怕了,你就可以不去了,我把你放下地去,你一个人回客店里去就是了。”
  欧阳锋却心里一惊,便又来了一股气,他心道:洪七,洪七,你会个什么,你不就是会动个拳脚么?世上之人,再笨的也会个三招两式,这有什么了不起?我欧阳锋只是不愿意习武就是了,如果我愿意,我此时的功夫却也不会比你差。你何必太狂?
  欧阳锋心里在如此想着,但他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他对洪七笑道:“难道七公不愿意带我进去了么?你可是说过,你入皇宫如履平地,是不是你是对欧阳锋说笑?如果七公确是说笑,我劝七公就不要入去了,因为这里毕竟是皇宫内院,出了事儿就非同小可了。再说,虽然从前七公自己入去过,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带着个不大得武功之道的人进去,也许会惹出杀身大祸的。”
  欧阳锋此时的话无异于是火上浇油,他一番话说得洪七怒火顿起。
  洪七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你说什么?你说我带你进去,我会害怕出事儿?”
  欧阳锋正色道:“七公,我知道你是一条汉子,我也知道你的本事非凡,但这是皇宫,如果你带我进去,能不能保得我好好出来,也实在是说不定。如果我死在皇宫里,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平白的坠了七公的好名头,这颇为可惜。……”
  洪七看着欧阳锋,他的眼光很是奇怪,但他看了半晌,突地轻轻窃笑起来,他的眼光里满是诡异:“好,好,你没事儿,反与七公来了劲儿了,你不知道七公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么?你看好了,今天七公就吃了你的激将法,这又有什么了不起?我今天就把你带进去,到了明日,再将你带出来,让你好好知道知道七公的手段。”
  洪七此时将手脚捆扎俐落,他喊了一声道:“小心了!”便手里提着欧阳锋,身子向上一纵,起飞如鹰似隼,轻轻纵飞了几丈,直落在了皇宫内。
  皇宫内,有一大片空地,在这空地处,也闪闪烁烁着皇宫的灯光烛影,洪七的身影很快,直窜入一片暗地里。他把欧阳锋放下,再回头巡视了一番,见到远远的地方有几盏气死风灯在吊着,在空中兀自摇摇摆摆,洪七抓起了一小块石块,在手里轻轻一拧,便把它捻得粉碎,再一扬手,嗖嗖几声,石子飞出去了,灯盏随之应声而灭。
  听得有人大声喝道:“谁?!”
  欧阳锋似乎着急了,他想应声而出,但洪七突然扯住了他,不让他动。
  从前面墙角处拐出了几个人,一个个都是身形魁梧,都腰带佩刀,他们轻轻提刀过来,在洪七与欧阳锋的眼前巡视一圈儿,见没有什么异状,便又放心而去,进屋子寻火,再点那宫灯去了。
  洪七此时一扯欧阳锋,两人在树丛中绕来走去,寻路去找御膳房。
  御膳房却在一个僻远角落,在这里,远近处都没有房屋,只是孤零零的一片小屋。洪七到了这里,显然心里很是快意,他向欧阳锋做了一个鬼脸,那意思是:这里就是御膳房了,你看,容易不容易?
  欧阳锋刚才那会儿也害怕得很,他心道:到了这御膳房,我看怕是没有什么大事儿了吧?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带刀侍卫,更不会有什么守夜的人,此时御膳房的人都入睡了,我们两人轻轻易易就会进得去了。
  但洪七显然没有放松之意,他轻轻带着欧阳锋,跳上了屋顶。他们伏在屋顶上,洪七慢慢揭下了一片瓦,把下面的泥土慢慢拢在了一张纸片片儿上,再用一支小小的匕首,在那木板上划了几下,手又飞一般轻轻一点,匕首便刺入了那一片木板上,把它轻轻地带了起来。
  蓦地,下面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是御膳房的外屋,足足有二十间屋子那么大小,在临前面的一面大墙上,有一块大大的木板,木板上写得有字,细细看时,却是一道道食谱菜点的名字。都是写得工工整整的,像是学究的书法名墨,没有一丝的马虎。在上面看到了细细密密的小字,足足有几百道菜谱。欧阳锋看不清下面,因为他没有洪七那样的本事,能夜里视物,所以他只是看到了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字,看不清有什么好菜。在下面,除了这一块大大的菜单板,便是一排排大大的案子,这案子极是讲究,是红木的条桌,一式的腿子,一式的式样儿,都看得舒服。在这条案上,摆满了一盘盘菜,一碟碟点心,还有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食盒。满桌子都是琳琅五色的食盒,大的,小的,方的,圆的,形色不一,有的有花色,也有的是素盒子。这些盒子就是生在大户人家的欧阳锋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惊讶莫名,心道:原来皇帝从来不是在御厨房左近吃饭的,他要顿顿用这些食盒吃饭,所以盒子才有这么多。但皇帝也难,他天天得吃上一些凉菜,岂不是很不舒服?
  在桌子的另一边,坐得有一个人,这人的样子很古怪,他闭着眼睛,一句一句地念叨着:“对不对?不对,不对,不是这滋味儿的,错了,错了。这一回又是不对。”
  这人的眉头紧锁,他似乎在想什么难题,这难题一下子把他难住了,再也想不明白,他又不肯放手,就这么静夜中宵仍在苦苦思索,他想了一会儿,就跳了起来,在几个盘子里抓了一些菜,把它们放在鼻子下嗅一嗅,再很是懊丧地放回去,把它们全都再扔在一边。看他扔掉的菜,都是美味珍馐,看得欧阳锋心里很是着急。他在做什么,他干么要暴殄天物?他把好好的美食都扔掉了,这怎么行?
  但在一边静静看着的洪七却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人。欧阳锋想告诉洪七,时辰却也不早了,他们还是得下去,找一个地方好好藏起来,不然到了天亮时,他们怎么会有时机?
  洪七却浑不在意,他仍然盯盯地看着下面的那个人。欧阳锋也只好静静地看着下面。
  那人站了起来,用他的手长长地一伸,只见得远处的菜突然像是长了长长的脚一样,倏地飞起来了,直飞到了他的手里。他摸起了这菜,看了一看,手也不扬,菜便丢在了身后的钵里,像是他的脑袋后长了眼睛,他的手越丢越快,直到丢满了一钵菜。他看着手边的一本书,像是在沉思默想,翻开书,再一字一句地念:
  “种子之方,本无定轨,因人而药,各有所宜。对了,各有所宜,恐怕就得用此一句各有所宜了。但什么宜于他呢?故凡寒者宜温,热者宜凉,滑者宣泄,虚者宜补,去其所偏,则阴阳和而化生著矣。对对对,是去其所偏,是去其所偏……”
  这人念念叨叨,自不知他在念叨些什么。
  欧阳锋看他像个疯子,一个人在夜半三更却不睡下,只是唠唠叨叨,还在看书,兀自以为他在苦读,就轻轻对洪七道:“我看他是一个勤谨的读书人,他这是在苦苦读书,等着下科秋闱,要登三榜连捷呢。”
  洪七却在一边冷冷笑道:“你知道什么,他是什么读书人,他只是一个做菜的厨子,他在读的不是什么理学玄学,也不是什么大学中庸,他读的是一种做菜的食方,古人用的食方,替皇帝做的菜,如果他的菜做得让皇帝活得好他就有大官做了,他用得着读别的书么?”
  欧阳锋心里一听哑然,一时收起了对于那人的一片崇敬之心。
  再看洪七,仍然不慌不忙,看着下面那人,看那人苦苦思索,在想着他的良方秘法儿。
  等了足足有三炷香的时辰,那人想必是想也想得累了,想也想不明白,便长长地叹气,便放下书本,走了出去。
  洪七与欧阳锋均是大喜,他们两人从揭瓦处滑下来,悄无声息地下到地上,再轻轻走过了三道门,来到了御厨房外。
  用不到洪七说,欧阳锋也知道现在是到了御厨房了,他闻到了一阵阵其妙无比的菜香气、面香气,还有一种很清新的水果的香气。
  欧阳锋从来不知道菜与饭的气味能够截然分得开,他也不知道面食的香气能够如此逼人,他的胃动了,肚子一阵阵不由自主地咕咕响。
  洪七偷偷窃笑:“欧阳锋,欧阳锋,别说是你,就是我洪七公来了,也是一时就迷倒,足有那么十几天也走不出去这御厨房。这香气太……”
  洪七正在说话,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有人一边走来一边讲话。一个人道:“小去子,你说,皇上现在在干什么?”那个叫做小去子的人显然像是一个孩子,他说话的声音很是稚嫩,他奶声奶气地道:“奴才可不敢说。”那人便笑道:“小去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于矮子说的那话我也知道。你不说就不说,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会对谁说,你会讲些什么了么?”
  这人显然是在威胁那孩子,那孩子毕竟是一个小孩子,他一听得那人有些不高兴,就马上变得心慌,他忙说道:“不是我不愿意说,是我害怕……”
  那人更来了兴致,他轻轻地道:“小去子,你心眼真小,你怕什么?皇上现在可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他以为你在小心在意地侍候他老人家呢。你的事儿说了,我知道,你知道,天下再也没有人知道了,再说,皇上的事儿能有什么?不外就是一些那事儿,你说也知道,不说也知道。只是在皇宫里呆得久了,实在是打熬不过,才想知道一下这事儿,全当它是打精神的笑话了。你说是不说?”
  看来这小去子心里是害怕,但又不敢不说,他也怕这人,他就说话时吱吱唔唔,他说道:“皇上今天和那个跳蚌舞的姑娘在一起了,先是皇上说,他也愿意跳蚌舞,那个姑娘也不懂得宫里的规矩,居然和皇上在一起舞,如果被宫内的娘娘知道了,一定会找一个碴口,把她下了冷宫不可。”
  那人一叹道:“小去子,你可是错了,你知道不知道,宫内的女人,只要她得到了皇上的欢心,她不愁找不到一个好去处。她只要巴结上皇上,有何愁苦之处?”
  小去子却知晓时机,他也有些纳闷,说道:“你可是不知道了,在宫内,皇上只记得头天晚上的女人,到了第二天,再找那个女人,这已经是稀奇的事儿了。谁能得到皇上的一连三个月的皇恩?你看那些女人,哪一个最后不是被皇后弄得死得惨极了。”
  “嘘,小声!”
  两人便没有了声音,但脚步声却更响,直到了御膳房里,两人站在了欧阳锋的身前。他们看着这屋内没人,便说道:“怕又是虞三当值了,这小子早晚不等,非得死在这口酒上不可的。”说话的是那个年纪稍大的人,他看着桌子上,说道:“是不是我们自己找一找,看一看皇上要的菜在哪里?”那个声音稚嫩的孩子却说道:“你看看,这么多的盒子,你找得到么?怕一个个都弄凉了,你也找不到那汤,你还不是白白忙碌?”
  那人道:“对,你说得也是。”
  那人便高声喊道:“虞三,虞三!”
  声音在这空空的御厨房内响着,嗡嗡直传音。
  “来了,来了!”
  从里面的屋子里忙忙跑出一个人,这人尖嘴猴腮,直跑到了两人面前,说道:“两位要什么,说好了,都准备好了,是不是皇上要的那汤?”
  那个年岁大些的人说道:“虞三,你快把汤拿出来,耽误了皇上的大事儿,你的头就没了。”
  虞三却拍拍胸脯:“皇上有什么大事儿?他就是干点儿那事儿就是了。”
  小去子大声道:“虞三,你疯了,你胆敢说皇上?”
  虞三仗着一点儿酒意,大声道:“人家外面不知道的,都以为一个皇上天天在操心国家大事,以为他有多忙。谁知道他天天忙些什么?只有我虞三知道,我虞三知道他一天到晚天天都是泡在那些女人身上。妈的,那天我看了一些女人,那些女人从我的身边走过去,我看到了……”
  那个叫小去子的诧异道:“你胆敢看皇上的侍妾不成?”这虞三叹了一口气:“我怎么胆敢看皇上的女人,我只是碰上了,只好低下了头,跪在一边,我看不到她们的头,看不到她们的胸,我就看不到她们的腿么?”
  那人一笑,显然是在讥笑这虞三:“唔,原来虞三看到了皇上的女人,是看人家的腿啊……”
  小去子与那人都一齐讥笑虞三。
  虞三一声长叹,大声道:“你们好好看看人家女人的那腿,你只看那腿,你也得血热,你看人家那腿长得……啧啧……”虞三再也不说话了,一切言语都在那一声啧啧中了。
  两人不讲话,显然他们也知道那女人的腿是什么样子的。
  虞三道:“那样的女人,别说是皇上,就是我虞三看到了,也得干,不会嫌累……”
  两人正要取笑虞三,忽听得有人一声冷笑,说道:“虞三,你死定了!你对于皇上有所不敬,你死期到了!”
  只听得叭叭两声响,便再也听不到动静了。只在下面看到,虞三的身子不动了,他哀声道:“妙大爷,妙大爷,我是说着玩的,你何必在意?你不必在意,我是灌了一点儿酒,才敢出这狂言,说胡话的,其实那天,我根本就不敢抬头,连女人的腿也没敢看。我知道,看了就会触怒皇上,我就得死了。我刚才都是说的胡话。”
  那人一笑道:“虞三,你知道你得死了,你说胡话也好,你说实话也好,你死定了,你要是不死,我也没法儿向皇上交待。再说了,你知道不知道隔墙有耳的道理?如果我不杀死你,再有一天皇上问罪,我也是一死,你知不知道?”
  虞三听得他如此说,知道再去央求也是无用,索性心一横,飞身向那人扑去,想同那人拼命。但那人只是身子一转,轻轻叹息一声:“这也没用。”就手一伸,叭地出掌,把这虞三一掌击飞。虞三的身子在空中飞了一圈儿,又落在了桌子上。眼见得虞三的身体一落,那些大大小小的食盒便会被砸得稀里哗啦,只见那人的手一横,疾速一托一送,虞三便落在地上,不再动了。
  虞三的声音已极是微弱,他叹道:你是天下人人畏惧的鬼手妙厨,我怕了你……”说罢,头竟然一歪,死去了。
  虞三死在了洪七与欧阳锋两人的身边,欧阳锋的心里暗捏着一把汗,他心道:如果那人低下头来,瞧上一瞧,他一定会发现我与洪七,那样,我们的小命也将不保。但那人没有低头,只是冷冷地对那两人道:“我还是要劝两位,皇上就是皇上,他的事儿你们还是少打听的好。”说罢,那人竟然拖起了这具死尸,施施然走出去了。只剩下了小去子两人。他们声也不敢吱,大气也不敢喘,只是找他们的食盒,提着匆匆而去。
  欧阳锋等得那人去远了,门咣当一声关好了,才轻轻道:“七公,你看,我们可不可以出去了?”
  洪七听得他叫自己一声七公,自然很是舒服,他大声笑着,说道:“你以为现在还有人么?这里偌大一个去处,只有我与你两人了,你看这里是皇上的食膳盒子,你随便吃。”
  洪七便一跳出来,跳上了桌子,坐在桌子上,一把抓过了食盒,看一看盖好,再看一看,盖好,找到了一个小食盒,抓了一把东西放入口中,一边大嚼,一边念叨:“不好吃,不好吃啊。”却吃得实在是香。
  欧阳锋此时也心里大乐,他也跳在桌子上,也抓住了一个食盒,看也不看,抓起来就吃。
  洪七一把扯住欧阳锋,说道:“不行,不行,慢一点儿,慢一点儿。”
  欧阳锋道:“有什么事儿,你带我来,不就是吃东西么?”洪七大笑道:“欧阳锋,你不知道,这里的东西你不能随便乱吃的。你看,这一个盒子里的,是五毒珍珠,吃它,是在服下了一种定性的药才行的。再看这个,它是一种热血的补食,是皇上与女人玩乐时吃的。你这个傻瓜,如果你吃下去它,你得在这里先找一个女人才行啊。”
  欧阳锋听了,悚然惊觉,才知道入了这皇宫内院的御厨房,也胡乱吃东西不得。他只好看着洪七,洪七吃什么,他也吃什么。
  但洪七仍然不让,他大声道:“哎哎哎,你这人怎么了,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个人很笨啊,你看,这是皇上的御厨房,这里有的是吃的东西,你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了,干嘛我吃什么,你也吃什么?”
  欧阳锋却也气闷,他知道洪七这是在摆布他,他心道:你这个叫化子有什么了不起?你只不过是进过皇宫内院,偷吃过皇上的食物就是了。拿三捏四的,真气死我欧阳锋了,单凭我欧阳锋敢和你一起入这皇宫里来,也比你强上许多。因为你毕竟是身有奇功的人,我却没有什么好功夫,足见得我的胆气比你豪壮。
  洪七道:“欧阳锋,我告诉你啊,这种食盒里的食物不能吃,就是这刻有饕餮花纹的食盒子,这种食盒里的食物非毒即补,轻易动不得。剩下的,你随便吃好了。”
  欧阳锋大喜,就每样拣那么三块两块地吃。他正在吃着,洪七又说话了:“不行,不行,你得记着,人家的食物你不能都吃那么多,你做没做过贼?你如果做过贼呢,你就该知道吃一拿二留三的道理。做贼吧,讲理的,你知道不知道?”
  欧阳锋却也知道他说得有理,洪七是叫化子,叫化子十有八九都是贼,他没做过贼,自然没有洪七有办法。他就依着洪七的话去做。洪七此时也顾不得再说他了,自顾自低下头大吃大嚼。他得意向欧阳锋道:“你说,皇上的口福怎么样?”欧阳锋当然吃得过瘾,他大声道:“好吃,好吃!”
  洪一大笑道:“当然好吃,你以为是小店里那一壶酒,一斤牛肉不成?”
  欧阳锋也得意地笑。蓦地,洪七一扯欧阳锋,说道:“不好,有人来了!”
  他一扯欧阳锋,两人身子轻轻飙向屋梁上,蹲在屋梁上,盯盯瞅着下面。
  果然来人了,从正门走进来了好几个人。

相关热词搜索:西毒欧阳锋大传

下一篇:第四回 皇宫风波
上一篇:
第二回 蛮荒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