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桃花岛主
2021-04-29 15:37:44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人是南来北往,书是紫玉金红,路是崎岖险峻,花是月下风清。话说的是在大宋孝宗末光宗初年的当儿,却也得了几年偏安一隅的好时光。一边是金人占了我大好河山,蹂躏我边民百姓。一边却是江南风光独好,小楼昨夜又东风的纸醉金迷。商贾遍地行走,雕粱画栋,竹弦笙管,也一派热热闹闹。京都临安天天不夜。朱门酒肉臭,路有悲歌人。
  偏安一隅是南宋历代皇帝的心思,传说本来高宗赵构泥马渡江时,还是誓心破金的,当时如是上下君民一心破金,事儿没有不谐的。况朝中又有贤相李纲主政,边陲更有武将岳飞,是天下少有的奇才,文有文事,武有武备,如真能一心破金,岂不是还了我一个大好江山?我大宋的完整江山,怎能是残破金瓯一爿,一隅半壁江山?但怎奈有奸人作祟,把好好的一个大宋弄得破败,再也无法恢复元气,从此只好一代代君王天天笙管弦歌,一心享乐了。
  就把一个京都临安弄成了一个花花世界。
  正是:天天不夜,时时弦歌。
  临安是个花花世界,人都在天街行走,商贾都在石桥叫卖,时或有一些纨绔子弟、花花公子,带醉买笑,携姬窃玉,做一时的风流居士。

×      ×      ×

  在沿街角处,有一所小小平房,平房沿街,开着脸面儿,在沿街的街面上,有大大的铺面敞脸儿,里面也没甚稀罕物什儿,只是一些杠直的板凳,横七竖八地放在地上,也有几张桌子,却是磨得光光的,没了木板的本色,成了一色的黑黑亮亮,那是趴在桌子上人的袖口磨的。在这七八张桌子中间,有个方方正正的小桌,小桌上摆一块方木,这是讲白话的人的惊木,一边桌角还放着瓷壶,一只小杯,供讲白话的人喝水用的。现时正有一群人坐在这铺面里,一个正凝神细瞧,盯盯看着这讲白话之人。这人却身穿一件长衣,长衣宽袖,袖口磨成白色,却也见出一缕缕丝线来,他正口吐白沫,讲一段古事儿,他讲得起劲,比比划划,慷慨激昂。坐下听的人也是一个人瞪圆了眼珠子,听得来劲儿。他手中竹棒轻敲,案下羯鼓急响,嘚嘚嘚声音清脆,他唱道:
  “自古忠臣不好死,鸩酒投环疆场尸。
  原是忠君昏庸处,空留史书后人知。”
  再拿起那木板敲敲,说道:“杨再兴在小商河上,一连挑死敌兵二千余名,刺杀万户长撤八孛堇,千户长、百户长一百余人,一杆铁枪,来去如入无人之境,金兵四万,竟然让只有三百宋兵的杨再兴杀得人仰马翻。其时金兵箭来如雨,每逢中箭,则拔箭折杆再战,直至最后才马陷泥淖,战死小商河。你看那,金兵放箭,一个个胆战心惊,他们都手也哆嗦,人也胆寒。虽说是射得杨再兴将军身如柴蓬,兀立在小商河中,但也吓破了金人的胆子。直到这一战结束,金兵统帅金兀术也惊问他的军师:‘宋人中,像杨再兴这样的人有多少?’他怕咱们大宋,怕咱们的岳家军。金人哀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却又是一阵子羯鼓轻响,这一阵子却响得激昂,响得着急,响得人心里也涌血。
  众人中,就爆出了一阵阵的叫好声来,便有人揎臂攘袖,大声叫道:“好!好!痛快,痛快!”一时便群情激昂。
  说来也怪,在宋时,便有这说白话的,一时与勾栏瓦舍齐名,大宋昏君知道百姓心里激愤,但得人在街市上行走,讲究起国事来,便捉拿下狱,告他一个诬官之罪。但宋官家也知道民怨不可止,民怨只可抑,所以在这勾栏瓦舍内却不禁说书,由他自去说话好了,我宋官家难道能被你一顿白话就说垮了不成?
  所以,宋时的士子百姓都愿意到这讲白话的地方来,一时心里气闷,也吐吐心内的积郁,借说书人的口,浇自家的心中块垒。所以,在这说书人的桌边,常是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什么人都有。都是来听说书的,一时听得激昂,便人人拍案惊叹,再说得人兴起,便一个个潸然泪下。更有奇事在这里时时发生。有一对好友,一个姓秦,一个姓岳,两人两家都是世交,一时碰头,便同来这里听书。这一日说的是《风波亭》,讲的岳飞死于大狱里,原是奸相秦桧与他夫人王氏在东窗下尝桔,定下毒计害死岳老爷的。说书人一时也心内激愤,便声音也嘶哑,听的人也一个个握拳扼腕,嗟叹不已。正听得来劲儿处,只听得听书人有人大声惨叫。一看下面,确实是不得了,原来那一个姓岳的一口把身边姓秦的朋友的耳朵咬了下来,他怒目戟指着他的朋友,大声叫道:“姓秦的,你是什么好东西?我竟然瞎了我的狗眼,结识下你这么一个混蛋?我今天与你断交,你的祖先是什么好东西?一个卖国求荣的奸臣秦桧,我早先怎么没有看出你不是个东西?”那姓秦的竟然也有口难言,他吱吱唔唔说不出什么话语来,真的如同他就是那于世于人都甚为理亏的秦桧了。当下众人也随之呐喊,嚷道这姓秦的该死。
  此时,正讲到了热处,人人摩拳擦掌,人人都十分愤怒,都恨不能也像杨再兴一样,挥枪上阵,与金人一战,战得一个马革尸还才好。

×      ×      ×

  却听得众人中有人突地一声冷笑,这冷笑是寒在了众人的心,直笑得人人的心里都冷冰冰。人人都流热泪,都恨金人,恨不能扼腕而起,与金人一拼高低,偏偏此时他一声冷笑,却不是笑恼了听书的大伙儿?
  就有人大声一吼:“是谁?谁在笑?站出来讲话!”
  人都坐在桌边,喝着茶水,听着说书,三人一伙,两人一帮,自然没人留心笑者何人。人们也在心里揣度:此人再是大胆,他也是不敢犯众怒,他笑什么,竟然敢出声哂笑众人么?他竟然敢出声哂笑英雄杨再兴么?他凭什么哂笑杨再兴?杨再兴小商河一战,战出了大宋的威风,世人谁还比得上他?
  但却不料,真的有人应声了,从桌边站起了一个人,这人脸上带笑,瞅着众人,眼光里满是倨傲与轻蔑,他大声道:“看来你们真的是动情了……”众人中有的人便道:“你是谁?”这人看也不看那问话的人,他傲然道:“我是谁,为什么要告诉你?”此人一声问话当时被他噎住,反而再也说不出话来,好半天吱吱唔唔。
  众人看他,这男人却生得好,他的模样很是英俊,二十左右年纪,却生得面红齿白,眼大眉秀,他的身子很单弱,像一介文弱书生。手里摇一柄逍遥扇,穿一袭淡紫色长衣,团花边儿绣得工细,看上去却是上好的苏绣。众人看罢,便在心里低低地喝上一声彩:好公子,真的是一表人材!
  有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了,男人看男人少,女人看女人俏。说的是,男人如果看男人,真的看出了人家比自己更强之处,自然从心里不是心思,千方百计也得找出一点儿人家不如自己处,这时才心里得一点儿安慰,得到一点儿满足。所以男人看男人,自然是看少,就是说看得出人家比自己年轻,便大大的吃酸拈醋了。女人看女人,总是觉得人家好看,比自家更有媚力,虽然她是她,我是我,却也心里好生不是滋味儿,恨不能天下的女人都比我差。众听书人此时看到了这一个男人的模样英俊,十分潇洒,便一个个更生恶心,有人便问道:“你听了咱大宋破金的英雄业绩,凭什么如此不以为然?”
  这人笑了,他大声笑道:“说也说得好,做也得好,可谁更见到过杨再兴?大宋行事,自从高宗皇帝泥马渡江,便再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事儿了。我可真真想也想不出,你们这些靠说话本为生的,却从哪里去找它一些让人膺服的事儿来说这大宋?”
  但见一边有人应声了,这是一个极是肥腴的男人,他大声吼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旁边的人便问道:“你有什么气处?”这人道:“明明我大宋有的是可歌可泣之英雄,明明我大宋有的是贤才良将,有的人疆场效死,有的人英才早逝,有的人科举连捷,有的人更是文章风华,实在是说不胜说,不胜枚举。怎么会说是没有什么话可说?!你说!!”
  这人的气势却也逼人,他的手指很黑很粗,看上去十根手指像是平齐的,明眼人一看便看得出,显然他是练过黑砂掌一类的武功。
  众人此时听得他说话,真是句句在理,字字珠玑,便齐声地喝了一声彩,一迭声地叫起好来。众人围着这年轻公子,那样子显然是想要生生吞吃了他才肯罢休。
  说书的人初时还是气恨这年轻公子,气恨他无理,气恨他多事,心里恨不得让在场的人都出手,人人揎臂攘拳,揍他一顿。但此时一见到众人真地生了怒气,却也怕出事,便出来平息,劝说众人道:“这公子也说得是,咱们大宋看上去却也是真真窝囊,也难怪这位公子说此话了。”
  这说书人本来是好意,他是想平息众人的怒火,好再重新坐下来听书,以免闹出事儿来,使他受祸。但此时那个练铁砂掌的人一声冷哼,他怒道:“你以为在天子脚下,就可以随随便便说话了么?”
  一句话说得众人哑口无声。众人心道:看来这人可能是宫内的神勇卫,他敢如此讲话,别人再也不敢出声,只噤声无语。
  只有这公子却不畏惧,他的脸上有一丝冷笑,他看着这人,慢慢问道:“你是谁?”那人巴不他有如此一问,好向众人显露他的身份,他此时得意已极,大声狂笑:“我是谁?我是宫内的带刀侍卫,铁掌隋平的便是,他自己料得他的名字在宫内宫外响响亮亮,没有人不知道他的,便一时心生骄横,不把这个文弱公子看在眼里。
  他喝问道:“你到底是谁?”那公子爽朗一笑,说道:“我是一个无名小辈,说了你也不知道。”这人大话道:“当然你是无名小辈,不然在这一个偌大的京城,我怎么不知道你?上至王公权贵,下到武林豪杰,哪一个人我不知道?哪一个人我不认得?偏偏我就不认得你,你不是一个无名小辈,你是什么人?”
  这公子却也不加辩解,他轻轻一笑道:“你看得对,我不是京城人氏,我是外地来的人。”这人一听得他是外来人,更是心里没了顾忌,他是一个外来人,京城的人还不能随便欺凌,你还怕他有个三亲六故是皇城内的官儿,怕他有权有势。可他是一个外乡人,你怕他做甚?他心里一松,便分外高兴,大声笑道:“好,你报上名来!”
  这公子的话也随便,他说道:“我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也没有关系。我是东海桃花岛人氏,我的名字你也要问么?”那人一见到这公子有些寒惧他了,居然老老实实报上了自己是东海人氏,他心道哎哟看来此人真的是一个死了也没人埋的屈死鬼,我就是把他下在大狱里,他死于披麻戴孝这刑法,也没有人肯替他申冤。这一次活该我大老爷露脸,得一次领赏的好时机了。他气哼哼道:“喂,我问你,到底你叫什么名字?”
  那公子此时越见这隋平气盛,他反是越加气沮,真应了一句老话:气壮如牛,吓坏了胆小如鼠。他越是气哼哼地对那桃花岛人使威,那公子越是心虚,那公子此时再也不是快快意意地冷笑了,他只是木木地看着这宫内的带刀侍卫隋平,不作一语。
  隋平却喝道:你说,你到底叫什么名字?”那公子的神色很淡,显然他也自知他自己没有什么威风,名声也不十分赫亮,所以他轻轻喃喃道:“我叫做黄药师。”这个宫内的锦衣卫一听得他的名字,顿时心内大是新奇,他嚷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叫做药师?你叫什么药师?我一看你,也算是一个公子模样,怎么会叫一个药师?莫非你是一个走方郎中,是一个看跌打损伤的郎中不成?”
  这宫内带刀侍卫以名字取人,却也是堪堪错了,而且错得可怜。他却是不知道,东海桃花岛,是天下最有名的去处,是天下东西南北中五大武林英雄之一东海桃花岛主黄药师的居处。东海桃花岛的武功,在天下江湖中也是独自成为一派,与全真教新教主王重阳、威震天南的大理段氏齐名。但可惜的是,这位宫内带刀侍卫只是知道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天下有这么多的武林高手名家,一听得黄药师的名字,他居然还冷嘲热讽起来,这岂不是要当场受死么?
  果然黄药师的脸面甚是不好看了,他冷笑着,说道:“不错,你看我的名字是像一个跌打医生,我就是一个跌打医生,跌打医生在这里听书,终究犯不到你们官家的什么法罢?”
  这话说得也十分刁蛮,虽然他是东海桃花岛的岛主,但在这里,却不是他的桃花岛,他自然也不能十分造次,他只好冷笑而已,在他的心里,却已经早把这一个铁掌隋平看成了死人。他得罪了桃花岛的主人黄药师,他岂不是该死?
  显然隋平并不知机,他不知道黄药师已经心生恼怒,他犹自在那里显他的威风:“喂,你这位药师,你听你的书,为什么你要大声冷笑?”黄药师如果想平息此事,他只要糊涂地说上几句,说上几句软话,便搪塞过去了,一时无话无事也就算了。但黄药师是什么人?他怎么肯让这宫内带刀侍卫占他上风?他冷笑道:“我是看不惯,我瞅这大宋的人竟然都像是阉人竖宦,怎么一个个都女人一般,看着大宋的大好河山都拱手送与了金人,竟然一个个也能忍,也行若无事,在这里稳稳听书说笑,听你们的老祖宗与金人一战。那说书的,你怎么不讲张邦昌助金人夺宋?你怎么不讲大宋朝两代皇帝北上蒙尘?你怎么不讲秦桧罗汝辑万俟?你怎么不讲百万宋人年年向金狗纳银送帛,口口称臣,做人家的儿皇帝?这些事儿话本却不说,只是拣过年的话儿来说,又有什么意思?”
  众人中,却有人真心从他的心里暗暗叫好,真是好汉子,一个年纪轻轻的公子,居然如此有胆有识,真是一表人材了,刚才对于这公子的俊俏而生出的敌意转眼间便被对公子的敬意打消了。众人中却不知是谁,大声地叫起了好来。但叫好声转眼间就没了,因为众人都一时醒悟:眼前的人就是宫内的带刀侍卫,难道你不要自家的身家性命了不成?却见这隋平一声冷笑,冲这黄药师嘻嘻一笑,大声吼道:“好,你既敢称雄,你就死在宫内的大牢里好了!”
  说时,这隋平便叭地一掌,重重地击在了桌上。
  众人都大大吃惊,原来这隋平却功夫不凡,他一出手,击在了桌上,便见桌上有一块木板被打得塌了下去,再也看不出本色,黑黑的,像是被火烧焦了似的。众人看时大惊,有识货的当下心道:原来这宫内的带刀侍卫却甚是厉害,他一出掌,便可拍击得桌子成了一团软泥似的,这一掌如果击在了那个叫做黄药师的年轻书生的身上,岂不是一掌就把他拍死了?
  这黄药师却是不甚害怕,他竟然呆呆怔怔地看着隋平笑,显然他不知道这宫内的带刀侍卫的厉害。他看着隋平,手却漫不经心地放在了桌上。他的手轻轻抚摸着桌子,问道:“隋大爷是不是不想好好过了,怎么竟然把这张桌子弄坏了?”
  黄药师的手轻轻一抚,桌子竟然变了,变得平平的,再也没有了那一个坑坑儿。众人中有的人就尖叫起来:“看!看!看那桌子!”
  显然这书生黄药师已然露了一手上乘功夫,他不知用什么法儿,居然把桌子上的那铁掌击出的坑儿弄得平平的了,再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如果那隋平有些见识,他一定会看得出,黄药师的这一着早露了一手上乘的内功,而且他一出手,也是用五指箕张,使出一种玄妙的掌法才做到的。如果他识相,自该早些时候知难而退,再也不来滋事儿。那样,岂不是免了许多的麻烦?但偏偏这隋平只是在宫内作威作福惯了,自然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他看到黄药师露了这一手,便大怒道:“你敢戏弄我?!”
  这隋平平日也是骄横惯了的,此时心里一时怒火烧起,更是不管不顾,举掌便打。
  黄药师却不动,也不理他,只是施施然站在那里,看他出掌。隋平心里气恨,但却也知道不是在别处,在这说书人的沿街市上,弄得大了也不是好的,他只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从蛮荒野岛上来的黄药师,并不想把他打死,所以出掌才用了六七分的力道。但他的掌劲雄浑,一出掌掌风便刮向一边的众人,刮得他们的脸面也生疼。众人便不知不觉都退向一边了,由他向这文弱书生出手。
  隋平却也不简单,他招数精奇,颇得铁砂掌法的真传,一招一式都极灵动,变幻也十分巧妙,一边的看客中却也有此中好手,便一迭声地喝起彩来,一口气地叫了许多的好。
  众人抬爱,越发使这隋平得意,他心道:在这京都城里,在这勾栏瓦舍,人人都看得我铁掌隋平的手段,明日传得出去,却也长了我的威风,我与这一个黄药师对敌,却缘由他对于皇帝不敬,官家风传,对我却有大大的好处。
  一想到这里,隋平更是得意,他的威风却重,一掌掌更见凶狠,一掌掌直逼向黄药师,真是恨不能一掌就打死了他。
  那黄药师似乎已然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他一直不出手,只是左右躲闪,不与隋平交手。众人中便有人在嗟叹,心道:看来这东海来的桃花岛人氏今天要倒霉了,他不是死在这隋平的手里,也得受了重伤,不然的话,这隋平怎么会与他善罢干休?
  隋平却不知道黄药师一再忍让,是在让他,他心里直想出出风头,在这京都闹市里大显一下威风,他大声怒吼着,一掌一掌直递向黄药师。黄药师被他逼得一退再退,一直退到了屋角。这屋子本来不大,又围了人,黄药师便再也无处可退了,他对着隋平一笑道:“我看,你老兄是不是也该消消气了?你一直在打我,我又不曾还手,让你打也打够了,我该走了。”
  如果黄药师不说这话还好,他一说出此话,众人都一声哄笑起来。直到这时,众人才看得分明,这黄药师显然是有上乘武功,不然让这个隋乎打上了这许久,居然没有动得他一丝一毫,显然他是真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了。众人如不笑他,隋平或许会放手不再与黄药师为难,但此时众人一笑,分明是笑他劳而无功,笑他没什么真本事,与人家动手,打上了老半天,居然连人家的一根汗毛也没有碰到,他岂不是比人家黄药师差上了那么一大截子么?众人此时一笑,却也出了一口心内的乌气。宫内的带刀侍卫,平日就欺压人,也是飞扬跋扈惯了,临安城内百姓都是敢怒不敢言,此时见得他落败,自然大是快活,他们心内极是欢乐,愿意看到黄药师好好整治这隋平一番。
  叭!一声大响,黄药师退无可退,只得硬接了隋平一掌。这一掌接下,算是黄药师与隋平头一回拳掌相交。
  隋平心里极苦,他心里暗暗叫道:完了,完了,谁知道我竟然栽在了这一个东海桃花岛的人手下。凭我堂堂的铁砂掌派的传人,竟然被他一下子打成了重伤,我再怎么在这京城立足?
  他强忍住痛,忍住喉头的一点甜腥,不敢张口,如果一再张口,便只好一迭气地吐血。他两眼瞪瞪地看着黄药师,心里吃惊极了。
  这年轻人的功夫真是高深莫测,东海桃花岛是什么地方?他的武功如此高强,他究竟是哪一派的传人?
  强压下几口血后,隋平的声音变得微弱,他说道:“阁下的武功真的是超俗绝世,让人想也不敢想,在下服……”这时,隋平却再也忍耐不住,哇哇吐起血来了。
  众人看得明白,这宫内的带刀侍卫已经是受了重伤。便一个个心下骇然,都在心里道:看来这东海桃花岛的年轻公子是一个世外高人,他手不动,只是左右躲避,便能躲过隋平的铁砂掌,随手应上一招,便当即伤了这有名的带刀侍卫。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会相信?
  隋平此时知道,他再在这里也讨不到什么便宜,便跌跌撞撞向外走去。众人见他真的受了伤,便也不再更难为他,一齐让开了路任他自去。但他正走向门口时,听得有人喝一声:“站住!”
  他就只好站住了。喝问他的人就是黄药师,黄药师显然心里的怒火未熄,他大声喝问道:“隋平,你说说,你这大宋人是不是一个笨蛋?”隋平却无话可答,他瞪眼看着黄药师,却是宁死也不肯说话。
  恰在此时,有人应声了,说话人的声音平和,却是没有一丁点儿火气:“阿弥陀佛!既然是隋大人有远避之心,黄施主也该有宽谅之意,连佛祖也有闪失,何况是凡人?”
  众人都吃惊,此时有人敢出来搭话,这搭话之人必是有过人之处。细看时,说话的人却是一个年轻的僧人,这人的脸色很是红润,人却英俊极了,一派儒雅之相,他的脸面很宽很阔,像是骁勇之辈,但却又极是儒雅平和,显然有高僧超俗出尘之姿。
  黄药师看看这人,也知他不是凡俗之辈,他冷冷笑道:“难道高僧有什么话儿要教我?”
  在此时,东海桃花岛的稀世武功却还无人知晓,天下武林中人也不知道有个武林大宗师是年纪轻轻的黄药师,他们只知天下有全真教的年轻真人王重阳,他功夫也好,人也声誉极盛。王重阳领人抗金,曾数次大举义旗,但可惜天不遂人愿,遂不得成功,所以此时王重阳只是全心全意在终南山创他的全真教,不愿再在江湖上走动了。再就是有大理的段氏世家,本来段氏几代君王,都是皇帝人家,守着一个大理国,物阜民安,但大理的皇家段氏,却是江湖上的一派武学大家,段氏的一阳指功夫,是天下武林中的一派绝学。更有人传说,在西域白驼山上,有一派绝学武功,有人所不及的长处,他们的武功非正非邪,亦正亦邪,但其博大精深之处,绝不在大理段氏、终南全真教王重阳之下。
  但见这僧人笑笑,说道:“我知道东海有个桃花岛,我也知道东海桃花岛在不久的来日便会江湖武林中人人皆知了,因为我知道东海的桃花岛上有一个人,这人便是你,黄药师。”
  众人都纳闷,这和尚怎么不知道紧慢,眼见得这黄药师是想与隋平为难,不知这僧人插手进来管得了管不了他的事儿?如果他管得了,他该与这黄药师一战定输赢,怎么会口中吐出这么一段话来,莫非和尚也学会了顺情说好话么?
  谁知道黄药师听得这和尚说话,却脸色一变,变得颇有些恭敬起来,他向和尚一揖道:“借大师吉言,黄药师在这厢有礼了。”和尚却忙还礼,神态也颇恭敬,他笑道:“在下所言非虚,愿岛主自爱,不与一般人同样见识。”
  一句话刚刚说毕,便见到黄药师的脸色大变,他对着和尚冷笑道:“大师错了,我在这世上最不愿做的事儿有二,我要不要对大师说上一说?”
  和尚此时心道:本来说得好好的,却为什么这黄药师顿时就变了脸子?莫非我有什么话说错了不成?就是我说错了话,也无可厚非,也并非是罪无可逭,他为什么一时变色,就变得冷冷冰冰?
  和尚是一个有道高僧,自然会喜怒不形于色,他对着黄药师一揖,说道:“愿闻其详。”
  黄药师仍然是在冷笑,他笑道:“在下在桃花岛上,虽然没有什么见识,但平生却只是恨两种人。一种人是假惺惺的读书人,这种人平时说得冠冕堂皇,但一到了功名利禄面前,便一个个恨不能为官家舐疮结驷,丧尽天良。这种人我平生最恨,有一个便得杀一个,让这些人再也不能摇头晃脑,假做什么圣贤害人了。第二种人,便是那些假道学的君子,他们都是一群混蛋,却偏偏要做什么良人模样,人人男盗女娼,却偏偏做得冠冕堂皇,我一看这些天天背书唬人的狗东西,便心里生出仇恨。我真恨自己晚生了几百年,不能与那些讲究理学的人相碰,如果让我看到了他们,岂不是一人一掌,早早打杀了他才快活?”和尚笑了,他一揖道:“岛主快人快语,但依得岛主,岂不是又要杀人了么?”
  黄药师道:“这种人该杀,天下多的是这种人,杀也杀不绝,最让我平生扼腕,叹息不已的,该是这一大憾事了。”
  和尚道:“阿弥陀佛,依得黄施主的意思,想要如何?”
  黄药师道:“我的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了,这个口似心非卖功讨好的宫内带刀侍卫只有一死了。”
  众人此时一听得他讲话,却也尽皆哗然。看他与隋平动手,杀杀隋平皇帝奴才的威风是一回事,但要在众人面前杀死他,让他死于非命,却是另一回事。人都有一般心性,都愿意扶持弱小,愿意铲除强暴,原来都心中暗暗向着黄药师,因为他是异乡人,又是被官家老爷强使性子找他碴口儿的,但此时一见他强要杀人,便都对他生恶意了,一时都在心内不以为然:你看不起宫内的带刀侍卫也罢,你要杀人也罢,何苦讲些外话,你就不知道理学却也是当朝大学问,人人都得学它的,学了它,才有了父父子子君君臣臣,这是天大的学问,你一个东海的化外蛮民,知道什么?
  众人便都对黄药师产生了反感。他们心道:难道你这人只会讲大话不成?难道你真就在这堂堂京城杀死一个官家的人不成?你杀死了他,自家还要不要活命了?你杀死了他,你自己连三百步都跑不出,也得锒铛入狱,再过了几日,看人家秋后斩决,便有一个你东海的冤鬼了。心里是如此想,但人人都不愿意说出来,因为他们刚刚看到,这姓黄的决不是一个平庸之人,一个皇家的带刀侍卫,随随便便就栽在了他的手下,足见他的功夫绝非一般。
  但见得和尚浑不在意,他一笑道:“我看,黄岛主看在我和尚的面上,放过他一次,好不好?”
  黄药师居然不以为意,他漫应道:“也好,但愿和尚能让我有兴致放他。”
  显然这黄药师愿与和尚一试武功高下了。众人心里都十分忐忑,他们心道:和尚,和尚,你也是一个爱管闲事儿的和尚,也是一个苦命的和尚,人家这个黄药师一出手,便把宫内的带刀侍卫击退,如今你这和尚再与他动手,一定会吃大亏。
  黄药师看着这和尚,他心里却不怠慢,知道和尚的本事不小,他慢慢出手,口里却轻轻诵道:“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众人都道他是在念诵诗句,浑不知他在念他桃花岛上自家写在门楹上的一副楹联,此时黄药师右手挥出,拇指与食指扣起,余下三指略张,他的手掌如一朵兰花般伸出,姿势却煞是美妙。
  这是黄药师的“兰花拂穴手”,这兰花拂穴手讲究得很,是黄药师自家创出的绝技,当然世人皆不相识,但当场施出,人都认得此举像佛在生相,百指拈花,笑而不语。没人体味到黄药师的拂穴功夫的妙用。但对面的和尚一见他出招,却是大大惊骇,他轻轻一动,便飞出去了几步。他咦地一声,显然是十分惊讶,他声音略有些嘶哑,夫声道:“黄施主,你这是天下绝学七十二式‘佛指拈花’!?”
  黄药师豪兴大发,顺势施出几招,指招都是亦舞亦飞,招招都是姿势极妙,他一哂道:“大师见识得少,自然不知我桃花岛上有一种绝学叫做‘兰花拂穴手’了。”说着话,他的手下并无迟滞,一招再出一招,直逼向和尚。
  众人此时才明白,真是和尚碰上了道士,都是出家人。两人的武功看来都是锱铢相当,没有太大的分别。但见得和尚被逼得也出了手,他轻轻地伸出一指,这是和尚白白净净的食指,只用这食指一指,便啵地一声响,像是碰到了硬物,黄药师的“兰花拂穴手”便是一滞,再也不能顺顺畅畅施出了。他看着和尚,突地豪兴大发,笑道:“我知道大和尚本事高强,原来却是大理的段氏皇家人,失敬了,失敬了!”
  口里说着失敬,但看来他脸面上却没有一点儿敬意,他看着和尚,说道:“大理段家的‘一阳指’确是让在下开了眼界。”和尚浑不在意,他只是微微一笑,对黄药师道:“僧人听得桃花岛在东海,有天下少有的武功绝学,但僧人不懂舟辑,怕的是无缘相会,不能与岛主亲近,反失了臭皮囊在大海里。如今在这临安见到了黄岛主,真是僧人的福份了。”
  黄药师一笑,也不说话,只是笑而不语。
  和尚道:“看来,黄岛主能够让僧人亲近亲近了?”
  黄药师道:“你如果愿意,我就奉陪。”
  众人看他们两人,一个是僧人,样子十分儒雅,实在是文质彬彬;一个文弱书生,反而不甚有礼,都是在心内暗暗称奇。看来这和尚执意要与这黄药师动手,这是有一场好戏看了。
  却见两人都坐了下来,一个坐在桌子左手,一个坐在桌子右手,两人隔桌相对,施施然都把一双手放下,平平伸在桌上,这样子却不像要厮杀,反像是一对好友,要浅斟细酌,促膝长谈似的。
  此时,但见得黄药师伸出手来,仍然是那七十二式“兰花拂穴手”,他的手姿极妙,让在场众人都不由得在心里赞叹,人家的这手怎么生的,竟然能如此生生弯环曲绕,像美人出臂,其美姿无穷?但见到对面的和尚也轻轻出指,却是一根手指轻轻点戳,直伸向黄药师。两人的手指直直伸来伸去,变化无穷,看上去没有一点儿凶险,但姿势实在好看。众人都看得呆了,这哪里是在捉对儿厮杀,只是在点点戳戳罢了。一个的手指却如美人出手,尖尖手指却像是玉笋柔荑,十分耐看;一个像是老人点指,轻轻淡淡,但却变化无穷。一个机会是稍纵即逝,另一个机会却随即而来。招数变化千万,手势却只有一样,两人的手指千变万化,来来去去,看上去如两条矫龙,像是两支利箭,纵纵横横,转眼间已经过了许多招。
  黄药师的神色愈见凝重,他看着对面的僧人,他沉声道:“果然是大理段氏,名扬天下的一阳指功夫真真不凡……”
  那僧人也长身而起,他笑道:“黄岛主,天下武林从此该知道有一个东海桃花岛了,也有人该知道有一个嫉恶如仇的黄药师黄岛主了。”
  两人放声大笑,互为一揖,俱不再言语了。
  黄药师问道:“敢问大师名讳?”
  和尚一揖道:“不敢劳岛主动问,在下确是大理僧人,名一俗的僧人便是。”
  黄药师微微一笑,他顺口长吟道:“佛家世事理千万,随你有万般变化,我只有一俗。”
  和尚也知晓其机理,他微微笑道:“不错,只有一俗,不知生生死死,不知富富贵贵,但只知良善丑恶而已。”
  却看那铁掌隋平已是没了踪影。
  两人都哈哈大笑,随即手牵手,都从众人中走出,走向街心,淹在人群中,再也没有踪影了。随即,在说书人的书肆里,也哄地散了这许许多多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西毒欧阳锋大传

下一篇:第二回 蛮荒少年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