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黄雀在后
2021-04-29 16:18:28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正在王重阳与苏叫化子斗得酣时,众人看看便看出些不妙来了。原来王重阳与这苏叫化子两人都一点儿也不肯相让,把十分的内力都用了出来,两人先是汗水淋淋,再就是脸色通红,最后时,两人都是有些脱力,相互间却是撕扯也扯不开了。
  段智兴是大家,看得明明白白,他心里一叹道:苏叫化子是一时豪杰,竟然也想不明白这事儿,一时荣辱心重,便有这一场生死相拼。这王重阳看来也是实在看重人之声名,对于全真教的身后事儿,却也想得极多。世事难得两全,如果他愿意在江湖上带人兴兵抗金,自是不能在武林中再做什么武林大豪,他自己甚是爱惜声名,且又对天下事儿看得重,愿把一腔鲜血洒于疆土。他怎么会情愿败于苏叫化子之手?他想,如果不把两人分开,一定会都斗得两败俱伤,那样于谁也无益。他刚想冲上去,黄药师在一边却看得明白,就大大一声喝道:“王重阳,你胜了苏叫化子前辈,你松手罢!”
  黄药师也是看出了凶险之处,如果王重阳不再松手,这苏叫化子必是一死,他已经是哆哆嗦嗦了,再若是不放手,他必死无疑。
  只听得苏叫化子一声低低闷哼,人就倒地了。
  王重阳也面如金纸,他站了起来,向黄药师道:“黄岛主,在下幸未败在苏老前辈的手里,如果黄岛主要同我一战的话,我则奉陪好了。”
  黄药师道:“王重阳,你如此模样,我怎能同你动手?让天下英雄说我黄药师没有能为,胜了你也不武。我看,你还是修养几日,我再同你一战好了。”
  王重阳道:“也好。”
  王重阳心知,黄药师与苏叫化子都是大家,他们决不会占自家的便宜,如果自己硬要与人家动手,必是自取其辱了。如果能休息将养几日,自己未必会就败在这黄药师之手。
  洪七将师父扶了起来。两人离开大石。洪七道:“王重阳,今日之事,我师徒与你不算完事,如有来日,我师父定当与你好好一决。”
  洪七说罢,便扶师父坐下,他坐在师父身后,运气为师父疗伤,却是再也不同这几人讲话了。
  黄药师道:“王重阳,我看你也不必急在一时,我们定下时日,约一地方,大家好好一论短长,胜者得你那一部《九阴真经》,好不好?”
  王重阳道:“这也不错。”
  黄药师道:“王重阳,我们就约在五年后,大家来在华山上论剑。那时我们都来,也约得天下英雄,只要是能凭自家一人之力,夺得《九阴真经》的,就算是天下武功第一,好是不好?”
  王重阳心道:到了五年后,我全真教也兴旺起来了,我的抗金大事儿也可能告一段落,那时我再全心全意地对付这一件事,岂不是更好?他点头道:“好,如此甚好。”
  段皇爷也点头赞同,他也决意到时来中原一游。一边的洪七替师父答应王重阳,届时一定来华山一会。
  王重阳道:“好,如此甚好,我还有一个朋友,她是武林中的奇人,到时我也请她来,大家一较高下,如果有谁胜得了重阳,这一部《九阴真经》就归他好了。”
  黄药师心道:《九阴真经》威力不小,王重阳还不足虑,如果他把这一部经书在这五年内示人,向他的弟子一一传授,我们再来华山论剑,就很是麻烦了。一念至此,黄药师就说笑道:“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望重阳真人能听上一听。”
  王重阳道:“黄岛主有什么话,请直说好了。”
  黄药师道:“华山论剑,就是没有这部《九阴真经》,也相信是一番轰轰烈烈、震铄古今的一战。到时我们一战,无论谁胜谁负,都是给天下武林留下一点儿念想,使人想到当世英雄也不寂寞。但愿得那时能会聚起天下英雄,在华山一战。但不知道重阳真人是不是愿意?我想就以重阳真人的手里奇书,这一部《九阴真经》为彩头,谁得胜了,就是天下武功第一,就让他拿去这一部经书好了。诸位意下如何?”
  听得黄药师一说此话,人人都是叫好。原来武林中人,却不像是那些读书士子,年年有科场一试,忙了乡试忙京试,忙了京试忙殿试,一年下来却也不得一点儿闲暇。这武林人物只好弄出一个什么事儿来,方可以大显自家的手段。你想一个人十年二十年读书,自然可以大大有成,不是弄了一个官儿做,也是一个饱学大儒,在各处混得出一点儿名堂来了。可这武人,要他在天下闻名,只得有一次什么比试,官家如不是要兴兵对敌,向来就对这武事不备,事急之时,才都是去临时抱抱佛脚。细细一想,这也不干官家的事儿,因为历来的皇帝都是这样,平日修文事,乱世才修武备。这也是因为弄武这事儿比舞文更要多多花钱,官家的银子也是有限,就不能多多用在这上面了。是故有古话说:治世习文,乱世学武。就是这个道理。你在治世,学了武功也没有用,官家不与人打架,你也不能随意杀人,学武有什么用途,至多也就是防身有术就是了。可乱世就不同了,你习了武可以去边关杀敌,一刀一枪,升迁也快,弄不好几年下来,就封个官儿,弄成了五品六品的,也是易如反掌。不像文人学士,大都是靠在朝里帮腔,舐痔结驷,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才得升那么一级两级的,极是不易。
  既是这样,自家就可在华山看上一看,自家的武功是不是天下第一,这有什么不好?且有一部《九阴真经》在,你如杲胜了,有这大大的彩头,为什么不干?
  黄药师道:“在场诸人,想必在五年后都得前来,那时,怕不会比今日更是热闹?我看就这样办。天下武林英雄都会来的,到了那时,胜者可以得这一部武林奇书,得了其次者,就可以好好看它一月,然后奉还。如是再次者,就可以看上它几日,这样也是一饱眼福了。再次者,就可以看别人看书,他只有在一边瞧着的份儿了。那岂不是快哉?”
  众人都是觉得黄药师的这主意也是十分刁钻古怪,但也一时想不出别的什么好主意,就都是点头答应。
  段皇爷道:“好,到时我一定从大理来,与诸位一齐聚首,就是与大家会会,我想也是好的。”
  黄药师道:“在下回到桃花岛上,一定记得这五年之约,到时我一定去华山之巅伫候各位。”
  黄药师看着一边的洪七与苏叫化子,他心里踌蹰,不知道是不是与他们说上一声,到时他们也得来赴这华山一会。他看到洪七正为他师父苏叫化子疗伤,就住了口,他慢慢道:“华山之会,丐帮是不是也能来?”
  就听得洪七沉声道:“丐帮一定到。我师父不来,我也会来。我也要看上一看,那《九阴真经》究竟有什么名堂,值得天下武林人为它大动干戈……”洪七说话之间,却也不曾停手,他的内力一阵阵运去,苏叫化子就大声一叫,呕出了一大口鲜血。
  众人都是关切这苏叫化子的伤势,王重阳更是心有内疚,他一时想道:像苏叫化子这样的风尘异人,一向对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并不注重,但对自家名声就看得极重。他宁死也要与自己比拼内力,才弄成了如此重伤。王重阳心想:我如当时让他,他或许就会用一阵大力弄伤我,我不伤他,他必伤我,虽是势必如此,但伤了苏叫化子,就也是与丐帮结怨,从此全真教就该同丐帮有隙了。
  苏叫化子连声咳嗽,一点点儿呕血,马钰与丘处机都拿出全真教的疗伤丹药来,劝苏叫化子服下。苏叫化子又瞪眼叫道:“你这些全真教的狗杂毛,老叫化子死不了,不吃什么药!”叫罢,竟然又呕出几口血来。洪七公向马钰、丘处机说道:“叫化子骨头贱,哪一天不挨人一顿老拳?身子骨哪有这等娇贵……”马钰与丘处机一时脸羞,药拿在手里,竟是递也不是,收也不是,尴尬之极。
  他二人看见洪七公扶着苏叫化子,就心道:你不过是丐帮帮主的弟子,再怎么功夫高强,也不会胜我许多。我要让你师徒再受一点儿小小羞侮,以搏一笑。心下想到,就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齐发动,全身凝聚内力,向洪七攻去。
  这却看不出来,手不举,脚不动,只凭内力逼人。马钰、丘处机用了十分气力,也只是想把洪七师徒二人逼倒,也好惩戒洪七与苏叫化子。他二人一用力,王重阳便当场看出,他吼了一声:“马钰,你二人休得无礼!”他想抢身而出,护持马钰与丘处机,但已是晚了,只见马钰、丘处机二人内力逼出,如撞铜墙,一阵大力逼回,把二人逼得生生退出十几步,两人趔趔趄趄,险些跌倒。再回头看,原来是洪七护在苏叫化子面前。
  马钰、丘处机两人虽是王重阳的弟子,但两人年纪也都同王重阳相若,他们一向也是自负全真教为天下大教,师父王重阳也是天下英雄,就也不把别人看在眼里,且也是年青气盛,见苏叫化子、洪七对王重阳颇有微词,才想出手让洪七与苏叫化子难堪。不料一出手,反是自家受辱,当下他二人也是脸红发烧,心里极不是滋味。
  王重阳心下嗟叹:我全真教虽是人才不少,但没有与洪七这样年岁相若,功力深湛的高手。马钰、丘处机都是看不明白,这个洪七此时已是与黄药师、段皇爷都相差无几,武功修为就是与我也差不许多,你二人却想与他伸量,岂不是自找烦恼?
  众人也都装作不见,一个个都是向苏叫化子问候,都是武学大家,都有自家丹药在身,都想医苏叫化子,但苏叫化子只是看着段皇爷,接过段皇爷手里的一阳丹,把它吞了下去。却知道段皇爷宅心仁厚,就也不说谢,只是轻轻咳着,一时也是好了许多。
  众人都说要来一次华山论剑,这是武林盛会,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武学俊彦会来华山,那样岂不更是热闹?
  当下说定,五年后的中秋佳节,就在华山之巅聚首,让天下武林中的人都来看看,到底是谁能做得了武林第一人。
  众人说时,都是意遄兴发,一个个眉飞色舞,说得忘了疲倦,也忘了时辰,不觉间已经是天光大亮了,一团红日雾朦带雨,从东边升将出来,让大家都是心神一爽。王重阳正想筵请诸位到他的重阳宫里一叙,却见到外面的全真教的人都是大哗,原来有一个人正在左奔右突,想冲进这阵中来。
  王重阳喝道:“是谁?”
  那人不讲话,只是奔突如故,一直冲到了王重阳与黄药师、段皇爷、苏叫化子与洪七的面前。
  这是一个女孩儿,一个小丫头打扮的女孩儿,她眉尖带蹙,向几人扫了一眼,就急急地问:“哪一个是王重阳?”
  王重阳说道:“你是什么人,找我做什么?”
  这女孩子说道:“王重阳,你就是王重阳么?”王重阳看她,却是一个小小孩儿,说话竟然纯稚天真,不谙江湖礼数,就心下一笑,说道:“你找我来,却有什么事?”
  女孩儿突然泪流满面,哽咽道:“我师父她……她……”谁知道她师父是谁,又有谁知道她想做什么?众人都是纳闷,见她只有十一二岁模样,出语不成,便先是哽咽,心下老大疑惑。
  只有王重阳的脸色变了,他盯着这女孩儿,说道:“你说什么?”
  这女人说道:“我师父她……她病故了。”
  王重阳大声道:“不对,不对,我刚刚还看到了她,我刚刚还看到了她,她告诉我她新创了一种剑法,就叫做《玉女心经》,她还比划了我看,她怎么会,她怎么会……?”
  王重阳看着这小小女孩儿,心里万千滋味儿,不知从何说起,他眼前却浮出林朝英那娇美面容,他喃喃道:“朝英,朝英,就算你的《玉女心经》不比我重阳剑法更好,有什么要紧?你又何必那么痴迷,又何必那么认真,人生一世,贵在知心,你若知心,便当知我,我心实苦,却又对谁去说?”
  王重阳说时,竟然忘情,他对这女孩儿道:“你师父……她都说些什么?”小女孩儿恨恨看他,心道:这王重阳却是个什么好东西了,师父死时,竟然一句句念叨他,直念得泪水长流,愁思入骨。却也奇怪,师父平日,只是告诫我,男人都不是至情至性,多半都是见异思迁的人,如让他们看中了谁,就甜言蜜语,对你亲亲热热,好是关切。待得他忘了你时,你呼他不应,你喊他不灵,恰如一只被遗弃的狗,他连看也不愿意看你。女人一生,如被男人如此看中,岂不是大大不幸?她在活死人墓里,天天听师父这一教训,自然知道世上男人大都薄幸,如果身为女人,这一生对男人也该是只有仇视,没有亲情了。
  她此时看着王重阳,看他如雷轰顶,大是哀恸,就心里也是一酸,心道:师父,这王重阳也许是一个真男人。看他此时,竟是如此哀毁,必是心中最是悲痛,看来师父是怪罪错他了。王重阳泪眼婆娑,问她道:“你师父临死之前,却是说些什么,劳你告我?”
  女孩儿看他,心下犹豫,师父死时,却是嘱她两事,这两事都是她今后做人大处,也确是都是关乎王重阳。可她虽是一个不谙事故的女孩儿,但也情知王重阳是武林大侠,众望所归,轻易也难以当面羞侮于他。她不想说,但王重阳又在追问,她只好说道:“我师父说,让我……”说话时,女孩儿声音哽咽,泪水长流,竟然啜泣不能出声,“我师父说,让我用一面白色丝巾把脸面蒙住,还教我不让你看她。”说罢,悲声大起,竟不管不顾,蹲下身子去了。
  王重阳不知道林朝英一生自负,她把王重阳从活死人墓里赶出,就自家去到那活死人墓里居住,她与这拣来的女孩儿相依为伴。在活死人墓里悄悄静静,想度此一生。谁知天不假年,让她早早病逝。林朝英这心思,却是不想让王重阳看她死时模样。因是她花容月貌,最怕王重阳看她死时面容,就记下一个死人容颜。但王重阳却不是如此思想,他心道:朝英今日与我一诀,我是亏负她甚多。就在今日,她也是有话,要对我说,就提出那《玉女心经》来,说是能胜得我全真教剑法。我哪里知她已是病入膏肓,是来与我一声诀别的?如果知她如此,我就让她《玉女心经》把我的全真剑法杀得一无是处,又有什么?谁知她一气之下,又复回去,她这最后之时,定是有话要对我说,她心里有些什么话,想我也是大致清楚,如今她已是先逝,从此重阳在这人世,再无知音可绾,再无衷曲可诉了。
  王重阳说道:“你师父又告你些什么?”
  女孩儿迟疑,却不敢说。
  原来林朝英在弥留之际,对她说道:“你是我拣来一条性命的,我要你从此不再走出古墓,遵守我这玉女门派之规,只要没有男人真心肯为你死,你就此生不得出这古墓。你愿也不愿?”她当下答应。
  林朝英又道:“我这里有一个小小包儿,你去把它拿来。”
  女孩儿就从那千年寒玉床上,抽出一卷小小卷轴,把它递与师父。林朝英却不能用手去接,只是示意女孩扶她起来,坐在寒玉床上,她轻轻道:“把它打开!”
  女孩儿把这画轴打开,就见一个年青俊昂的道士,神色肃然站着,双眼看着她与师父。林朝英让女孩儿把画放在眼前,看着画上人物,喃喃说道:“人生乐趣无数,人生欢乐无数,羽衣道冠,却又怎么好了?”这女孩儿在一边看着,心道:这是师父画的,真没想到,师父竟然有这样一手好丹青。看这画上人物,却像是那个全真教的教主王重阳。他总是来找师父,师父与他在一起,也总是口角争斗,要不就是两剑交手,剑招犀利;要不就是两人斗嘴,各不相让。这人定是师父的仇敌。可师父怎么看着这个臭道人的像,泪水也叭叭掉落下来?莫非师父又是不恨他了?
  女孩儿自小被师父抱来,养在古墓,就不谙人间情事,不知人之情爱,也是爱爱恨恨,生生死死,难说它,不说它,想说它,怕说它……她看着师父,把师父扶了起来,却见林朝英伸出一只瘦削的手来,轻轻去抚画上的泪痕,她小心翼翼把那泪水抹在了王重阳的脸上,眼里看着,嘴里说着,就道:“不知你威风一世,大侠倜傥,会哭不会?”说罢苦笑,分明不相信王重阳会一掬情泪。
  林朝英呆看了这画儿半晌,就吩咐女孩儿:“把它挂起来。”女孩儿就把这一张画儿挂了起来。林朝英说道:“我要死去,你听我一句,从此之后,不要让天下的臭男人进我古墓。你过去,对那画像吐上两口……”
  女孩儿见林朝英已是奄奄一息,却仍在挣扎,要她如此,必是大有深意,就过去,对着王重阳的画像,狠狠地吐他两口,吐过之后,心下仍是恨恨不已:“你要我师父哭,我一辈子也不饶你!”
  此时,王重阳一与女孩儿说起林朝英,就让女孩儿大是悲恸,她流泪方才知道她再也没了师父,从此在古墓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王重阳很想细细问她,问问林朝英究竟是怎样死的,他恨不能也一死了之,随着知心之人命赴黄泉。但他还不胡涂,忽地想起了他是全真教教主,眼下的众弟子都在场,而且有这些天下绝顶高手在此,他怎么能同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一样,哭哭啼啼,哀毁失态?
  王重阳的眼里却流下泪来,他向天而哭,默默无语。众人看他,知他心伤,便都是一句话也不说。下面他的两个弟子马钰与丘处机都是心里伤心,他们知道师父与林朝英是最要好的朋友,两人时常在一起谈武论文,但不知道师父为什么突然弄起了全真教。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不能与林朝英结成连理。此时见得师父悲痛,就知道了他的心事,看来师父喜爱林前辈,两人的情感已非一日,今天听得了她的死讯,自是悲哀不止。
  王重阳仰头看天,轻轻道:
  “我心伤悲,谁人相知。
  但得闲暇,共话桑麻,
  人生乐事,把酒迟迟。
  你去彼乡,哪得相知?
  我在此处,更是孤室。
  愿得双翼,相伴同止。”
  众人中,最有黄药师懂得他的心思,连带着段皇爷也明白,他们当下就都是嗟叹,王重阳去了一个红颜知己,这一生的大悲痛,就在此时了。
  王重阳向四周一揖道:“各位,恕重阳不陪了,我得去看看我的那一位道友,你们都各自方便,来日再会就是了。”
  说罢,他对那个小丫头道:“你与我一起走罢?”
  那个小丫头突地瞪圆了双眼,她恨恨地看着王重阳,大声道:“王重阳,你以为我来找你,是来让你看我的师父遗体的么?你心好笨,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罢?!”
  众人本来以为这个报丧的小丫头是要王重阳去与她的师父一见,最后一吊她师父的魂灵。谁也没有想到,这女孩子竟然不让王重阳去吊她的师父。她戟指着王重阳,大声道:“王重阳,全真教都是一些混蛋!全是一些什么事儿也不懂的混蛋!你知道不知道我师父想的是什么?你一心假作事儿忙,一点儿也不顾我师父的心事,她死在了你手,我要你为师父抵命!”
  这女孩子竟然不顾自家,一直向王重阳扑去。
  王重阳此时也是方寸大乱,他看着这女孩子,呆呆怔怔地看着她,口里喃喃道:“朝英,你是不是有话不曾对我说,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
  他一时想到:林朝英对自己还有话说,自己总是觉得这些时日太忙,顾也顾不上对她说些什么,哪怕只是促膝谈心,也是好的。但一想至此,就以为不忙,两人都不是老人,还有许许多多的时日,何必急在一时?可眼前一闪,便没了故人的身影,这让他岂不悲伤?他一时心如死灰,只是静静呆着,不管那女孩子如何向他出手。
  众人都是大惊,只有黄药师与段皇爷知道,他定是无虞,因为这女孩子出手时,也是一怔才出手,她也是气苦恨苦了这个王重阳,才如此做的。女孩子的手啪地拍在了王重阳的身上,这一掌力道也是不小,王重阳的身子大大一震,就向后噌噌地退了几步,才再站得稳了。他直直看着这丫头,说不出话来,眼里满是诧异神色。
  这女孩子道:“王重阳,我师父恨不能生生宰了你,我师父恨你们全真教,恨你王重阳,恨你入骨!你不要来看我师父了,我师父到了九泉之下,也不会放过你!”
  她气极恨极,一时语塞,恨不能把一切骂人的话儿都吐出来,但她是一个女孩儿家,又当着这些男人,她怎么能骂得出口?何况她只是在这古墓里呆着的女孩子,也不会有什么更多的骂人话儿说得出来。
  王重阳道:“你师父……她要怎么样?”
  她恨恨道:“我师父她……她不要你看,她不要你管。我来找你,我就是要杀死你,替我的师父报仇!”
  王重阳一叹:“好,你愿意杀死我,那也好,我也愿意让你杀死我!”王重阳回头向众弟子一望,见到马钰与丘处机都在,就道:“我要死在这个孩子的手里,你们不要寻她报仇,让她在古墓里自在来去好了。我们全真教的人,从此不得登上后山半步,违令者定不轻饶!”
  马钰与丘处机都唯唯应命。
  王重阳道:“你动手好了。”
  王重阳坐下,看也不看众人,他此时再一声其他的话也不曾吐口,确是一个诚挚君子。
  女孩子看看四周,她知道此时假如一掌毙了王重阳,就成了全真教的大敌,但她不惧,师父这个负心汉子而死,他为什么能活下去?他一个人在这世上,让师父岂不是更加气苦?
  她一剑出手,刺了下去!
  她一时气恨,一剑刺出,便真的想杀死王重阳,但这剑一出,便有两人站在了她的面前。这两人都出手了,一人的手搭在她的剑上,一人的手指挟住了她的剑尖。这剑顿时如巨石山岳,再也刺不出去了。
  这两人是黄药师与段皇爷。
  黄药师道:“一剑出手,便真能了却世上恩怨,你是不是想得也太简单?”
  段皇爷道:“阿弥陀佛,小小年纪,总是妄动无名,这于人于己都无好处啊。”
  女孩子气苦,她恨恨道:“你们都不是好人,一个个都是假惺惺的混蛋,我居住在古墓里,从来没有看到像是你们这样的坏蛋!”
  说罢,她气极而泣,扔下一柄剑,人便跑了,跑得无影无踪。

×      ×      ×

  众人看着王重阳,再也无话。
  本来还可再图聚首,可王重阳这一副嗒然若丧的样儿,活活像是丧了考妣,让人家怎么再与他说话?众人都一告辞,王重阳也不说话,只是人家说出几句来,向他行礼,他就向人家一揖,以为示别。段皇爷也向他行礼,走了。只有洪七与苏叫化子两人仍是坐在地上,用心疗伤。
  连那些全真教的人也都随着王重阳退走了,他们两人坐在地上,用心疗伤,足足有两个时辰,他们才站了起来。洪七对苏叫化子道:“师父,咱们也走罢?”
  苏叫化子道:“我的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啦,洪七,我不行了,你还是带我回去,找到一家丐帮分舵,我们好好办一些正事要紧。”
  洪七道:“师父,我带你走,好不好?”
  苏叫化子答应,他们两人相搀扶着,慢慢走下了山。

相关热词搜索:西毒欧阳锋大传

下一篇:第二十六回 大漠风云
上一篇:
第二十四回 奇功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