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冰洞女人
2021-04-29 15:50:29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自欧阳镝送走了那灵智上人与彭连虎后,欧阳家便没有什么大事。欧阳锋再也不像过去,甘心做什么西域第一才子了,他一心一意在想着一件事,要做一个武功高强之人。面对一壁书卷,常常是不能卒读,手握着书卷,却痴痴怔怔,好久看不进一个字去。他心中也觉奇怪,自从上次与慕容筝相遇,他曾向哥哥三番五次提出要弃文习武,但哥哥从不答允,也不曾说明为什么不答应他。
  欧阳锋很是气闷,每逢想起临安之行,想起他与慕容筝在大漠上的那几天时光,便很是感慨,人生在世,若不能手提长剑,快意恩仇,又焉能称作一个男人丈夫?
  慕容筝却不与他兄弟多多攀谈,时常去与丫头刺丫儿老仆老欧做些家务,她自己不急于要走,欧阳兄弟也不提起这一个话头,刺丫儿与老欧都十分喜欢这慕容姑娘,在心眼里早已把她看作是欧阳家的小夫人,对她十分和气友善。慕容筝在欧阳家也是与这两个下人最为相得。
  三五日无话,十日八日也转瞬而逝。这一日,欧阳镝出门未归,家中只有欧阳锋与慕容筝和刺丫儿等四人。欧阳锋闲着无聊,就手持一卷书卷,到另一间茅屋来与慕容筝攀谈。慕容筝如今人已住在欧阳家中,自然不能再像大漠之夜时那样对欧阳锋声色俱厉,她本来生于江南慕容世家,除了武功是从静庵一派,文学辞赋也是好的。在大漠之夜,她曾与欧阳锋戏对诗句,也是随口拈来,毫不费力。此时,还她一个文雅羞涩的女儿家,便更是口若悬河,妙语生花。
  若是在早些时,欧阳锋如能遇上这一个女中才子,能与她谈文说诗,自然会惊喜万分,快乐无比。但现在欧阳锋只是一心想弃文从武,他不愿意再谈诗经楚辞、唐诗宋赋,只是天天在想着一刀一剑,想着做叱咤风云的江湖英雄,这慕容筝却和他谈什么月淡风清,讲什么诗韵辞采,他怎么能听得进去?
  欧阳锋叩门而入,问座之后,便与慕容筝清谈。慕容筝不是大漠时的落魄女人,就更清丽,更娇美,也没了凶狠狠、恶煞煞的样子,她说话又是江南女儿的吴侬软语,说起来,嘤嘤细细,委委婉婉的十分好听。欧阳锋问道:“姑娘在这茅舍小屋,却也呆得惯么?”慕容筝一笑,说道:“总比在大漠里,又冷又饿,绳索缠身,沙尘迷眼,滋味好了许多罢?”欧阳锋就是一窘,再也说不出话来。
  慕容筝见他木木讷讷,就心里暗笑,这欧阳家两个公子在西域都最为有名。欧阳镝武功盖世,人称西域第一高手。这欧阳锋也不寻常,读书万卷,笔惊鬼神,被称作西域第一才子。这两人本不寻常,但在慕容筝眼里看来,两人却都有些好笑,一个欧阳镝,阴阴沉沉,半天不作一语,像是怀着无限心事。这个欧阳锋,却木木讷讷,不圆通。这兄弟二人,也真有点儿意思了。慕容筝就笑道:“不知大公子出去做什么了,怎么这么久也不见他回来?”欧阳锋道:“大哥时常一人出去,他出去时总也不告诉我,大约是到哪里会友去了。他的事儿,我从不过问。”慕容筝奇道:“我看你大哥做事也很是神秘,不知他的武功师承于何人何派?”欧阳锋摇头不知。

×      ×      ×

  天空瓦蓝,湛湛的没一丝云影,西域大漠多是些荒饥之地,除了石丛就是沙尘,再不就是荒凉无比的小山。小山上长着一些瘠弱的芨芨草,更有些低矮的植株,说也说不出它们的名字来。欧阳镝一人轻身,纵飞而行,直向石丛小山奔去。
  须臾,人便奔至山下。他仰头一望,山虽小,迤迤逦逦却极绵长,他长声而啸,啸声在石丛山间回荡不绝。
  他再一纵身,身子疾如大鸟,一弹一纵,直奔山上而去。在山顶,有两块巨石,像两个高高的巨人,背抵着背,两人反向而坐,凝神注目这山下大千世界。在两人背脊中间从上至下,罅隙渐大,从这里望下去,黝黝黑黑,深不见底。欧阳镝走至这罅隙中间,一声高叫:“师父,弟子欧阳镝来了!”说罢,人便向下纵身一跳。
  也不知身子向下跌落了几丈,便啪的一声落在一块玄冰上。他再站起身来,从左壁摸到一块火石,在地上捡起一支火把,把它点燃,手持火把,向洞内走去。
  这里却是神奇世界,两边都是光光的冰壁,垂千年玄冰,有万年石乳,姿态万千,奇模怪样。脚下踏着的是厚厚的冰块,冷气逼人。火把在手里也不愿燃烧,吱吱作响。人走在洞中,如活埋在冰里。欧阳镝走至一块大冰下,向上一揖,说道:“师父,弟子欧阳镝向师父请安!”
  只见这块大冰却与旁的冰块不同,这冰足有两丈高,有五丈宽阔,方方正正,就是刀砍斧削也没这般齐整。冰虽然厚,却如一泓澄澄静水,一眼可透。在大石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她的头骨成尖核状,上方还有些人的模样,自眼眶向下,便直直瘦削,如一根楔子。脸形不类人样却也罢了,又形如骷髅,额宽眼深,两颊无肉。她身穿一袭白衣,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的一头长发都披散在冰上,时辰一久,全都冻结在冰上,像冰上的雪箭。这人看上去了无生气,像是一个冻僵的僵尸。
  欧阳镝见她无声无息,却也见惯不怪,他再高声一叫:“师父,弟子欧阳镝来给您老人家请安!”此时,这僵尸竟然动了,先是眼皮向上一挑,扑簌簌落下冰花,这人眼睛睁开,竟然大多是眼白,只有一星眼仁儿。她睁眼之后,好久不动,过了一会儿,她的长发上竟然升腾起蒸蒸白汽儿来。一会儿,所有的长发都轻轻收拢,直落在她的身上。
  这竟然是一头银丝,无一根黑发,且发长过人。
  这女人开口道:“你来了?”声音中竟然无嗔无怒无喜无忧。欧阳镝道:“师父,弟子前来看你老人家。”这老人坐在千年玄冰之上,冰是冰,人是人,无冷无热,看着欧阳镝,慢慢说道:“这鬼世界又有了些什么花样?说与我听听。”
  欧阳镝双手一揖,对她说道:“白驼山君仍是恶癖不改,还是天天捉摸弄女人古玩,以此为乐,却也伤生不少。”这女人冷冷一笑,笑声如箭,尖厉刺耳,冷冷道:“你也不是白驼山君,你何必管他闲事!”欧阳镝低头应是。
  女人看他不语,知他心内有事,就问道:“你还有事瞒我?”
  欧阳镝道:“师父,前几日,弟子在大漠上迎我二弟,正巧,看到一个女子,她被白驼山君的下人追杀,是弟子救了她。她如今正在弟子家中,我看她可怜,才让她在家中暂住。此事禀报师父,请师父恩准。”
  这话说罢,那女人突地眼睛睁圆,瞪瞪地看欧阳镝,她尖声说道:“欧阳镝,你疯了罢?你是什么人,你自己又不是不清楚,你如此做,岂不是荒唐?”
  欧阳镝不敢则声,他低头唯唯。
  女人一声轻轻呼唤,唤道:“镝儿,你莫非忘了过去?”一语未竟,她就昂头向天,长发直射如箭,嘶嘶响声不绝,然后头发又轻轻垂落,直埋没了她的一张骷髅似的脸。她十分气愤,声音变得有些哽咽。欧阳镝一听得她如此说话,不由得大是惊慌,他身子一低,跪了下去,道:“师父大恩,镝儿不敢忘……”
  女人垂泪,好久无语。她低声道:“镝儿,你是不是喜欢她?她叫什么名字?她会些什么武功?人长得好看罢?”
  这女人声音竟然有些凄凉,有些悲哀。欧阳镝听得她如此一说,不由得大是惊恐,俯身跪在冰上,说道:“弟子与她毫无干系,只是见她与二弟有些情熟,才带她回白驼山庄来的。她是江南慕容氏家人,在江南静庵学艺,她是被白驼山君任一天抢来,当作珍玩的。却不知她怎么逃了出来,碰上了二弟,我看她与二弟在一起甚是相得,我想,也许她会成我欧阳家人。”
  女人好久无声,慢慢道:“镝儿,你上来。”
  欧阳镝不敢怠慢,纵身一跳,跃上玄冰,坐在这女人眼前。他看着女人,却也眼含深情。女人伸出一只手来,这只手瘦骨嶙峋,哪里有美人柔荑丰润小巧的模样?欧阳镝却像视而不见,他轻轻拿起这只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说道:“师父,我这一生,不会再喜欢别的女人……”这女人听罢此话,却也声音急促,问道:“镝儿,镝儿,你不悔罢,你和我这一个死人骷髅在一起,有什么乐趣?”欧阳镝道:“师父,没有你,我早就死了,又哪里来一个西域大漠第一高手?”
  欧阳镝像是一个孩子,把头依偎在女人身上。女人此时无话,只是用一只瘦削的手抓起长长的银丝,一根根都缠绕在欧阳镝的头上。这一根根银丝如春蚕吐丝,紧紧地把欧阳镝的头缠住,他的眼睛脸面都被裹紧。
  不知辰光,忘却辰光。千年玄冰之上,一切冷森,独二人心跳火热。

×      ×      ×

  欧阳锋正与慕容筝谈得兴起,他忘了他不愿习文,立志学武的事儿,待得慕容筝一讲起江南风光,浩浩淼淼,长江大河,千帆竞发,江南小楼,绿荫如画。江南女儿,明媚娇好。欧阳锋说得兴起,就道:“好,慕容姑娘,待你回江南去时,我也陪你前去走走。嘉兴小船,柳浪闻莺;岳阳楼阁,听雨说赋。好,真好!”
  慕容筝也笑,却笑出酡红颜面来,她拍手叫:“谁要你跟我去江南?我一个人好好的,我不会自己走?要你跟着我,有什么好?”
  这时,有人尖声笑:“对,对,要他有什么好?还不如我陪你去,你看如何?”
  两人大惊,回头一看,不知何时,桌子上端然坐着一个人,这人坐在桌上,两只小手加额,尖声叫好。原来,这人就是小人儿白驼山君任一天。
  门未开,窗不启,这人却从哪里进来?
  欧阳锋厉声道:“你平白闯入人家,如此无礼,你出去好了。”小人儿嘻嘻笑,说道:“古人说,以少女中男,夜半对坐,长谈竟夜,不及乱。真真正人君子也。欧阳公子,你也是西域一号人物,怎么说说话就来了邪劲儿,还要陪人家女孩子去游江南?这可不是你欧阳公子所为了。”
  慕容筝与欧阳锋又气又恼,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小人儿越说越乐,他笑道:“古人云,窈窕女子,君子好逑。求之不得,睡也睡不着。我自从见了你慕容姑娘,就视天下美女于无物。你睡在我的珍宝八极箱里,其乐也融融,何必着急逃走?像你这样一个娇娇女子,跑到大漠里,风也吹,太阳也晒,老鹰也叼,好端端的一个美人,变成一堆尸骨,真是大煞风景了!”
  慕容筝冷哼一声道:“你想怎么样?”
  小人儿白驼山君任一天大笑,身子坐在桌上,开始旋转,像一只陀螺,转个不停,尖笑声也不间断。倏地停住,说道:“欧阳锋,我也知读书士子,没一人不喜爱女色,你愿意亲近美人,你跟我去,我那儿有许多绝色美人,你喜欢谁,就把她带走好了。如果你喜欢好几个,那也不错。只要你把慕容姑娘交给我就是。”
  欧阳锋冷冷道:“慕容姑娘愿意做什么,我怎么管得着?但据在下所知,慕容姑娘并不愿意到你的白驼山庄去,她也不愿意住你那珍宝八极箱。”
  小人儿尖笑,他乐道:“慕容姑娘,你愿意不愿意跟我走?”慕容筝心内着急,她恨不能出声怒骂这小人儿,但她双目正看到小人儿的双眼,就再也闪避不开。她从这眼光中似乎看到蓊蓊郁郁的树林,林中梵钟清脆,庵内经声不绝。从这眼中看到了师父的慈和目光,千阶台阶,十里相送,师父挥手驻足,江边送船的一瞬。看到了早死的父母和江南悠悠水乡边的慕容府。她心头一热,说道:“你要我做什么,我跟你走!”
  欧阳锋此时功夫不高,自然不知这就是摄魂大法,他心内焦急,也十分纳闷:这慕容筝姑娘怎么啦,竟然在三言五语之下,就情愿跟着人家走?她不是最恨这白驼山君任一天么?她不是从白驼山庄刚刚逃生出来么?怎么她又变了主意,愿意跟着这小人走?
  小人儿身子平平一跃,像有人用手托着他,慢慢落在地上。怪的是,慕容筝竟也随他身子一转,双眼仍凝视着小人儿,脸上满是笑意,一片深情,口中喃喃道:“我跟你去,我跟你去……”说罢,眼也不眨,一脚高一脚低,目不视物,直直地走出门去。
  欧阳锋觉得蹊跷,但也只是干着急,却不知如何是好。他一步抢前,扯住慕容筝的衣袖,叫道:“慕容姑娘,去不得,你去不得!”慕容筝神情恍惚,看也不看欧阳锋,恨道:“放手,你放手,我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你是我什么人,用得着你管我?!”
  欧阳锋初时不觉,不知道她受人控制,失魂落魄,以为她是改了主意,一心想去与这小人儿白驼山君任一天享乐,不由得心中大生感慨,女人多依偎,如要她有什么过人的气节,有什么坚贞的志向,怕也是难。但一看她出门时的样子,一脚高一脚低,就知道她是失了魂魄。欧阳锋虽是见识不多,但也从书本上看到,有这样一种摄魂大法,能摄人心魄,让人失魂,控制人的心志。他大声吼道:“慕容筝,慕容筝,你不是要去江南水乡么,你不是要回你的老家去么?你跟他去做什么?他只是把你放在一只箱子里,闲来把玩就是了。那样你岂不是要大大气闷?”
  慕容筝姑娘竟然不悟,她回头看一眼欧阳锋,竟呆呆地道:“欧阳锋,我不喜欢你,我喜欢你大哥,我喜欢你大哥。他的功夫过人,我喜欢他……”
  欧阳锋一怔,他不料慕容姑娘会说出此话,正想说话时,就一时呆住了,心里万千思绪,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心里想道:看这慕容姑娘的模样,确是天人,她一脸肃然,让人不敢亲近,本来以为她就是江南水乡的人,对我与大哥都不苟言笑,谁知道她竟然对大哥一往情深?她既是看中了大哥,就必然会同大哥生死与共,同气相求。但不知大哥是不是看中了她?我真真糊涂了,大哥一向从不与女人过往,这一回竟然破了例,把她带回家中,不怕与这白驼山君有隙。这不是足见大哥的心意了么?
  一念至此,欧阳锋大声叫道:“慕容姑娘,你站住了,你站住了!我告诉你,我大哥就会回来,等他回来,你再走也不迟。”
  慕容筝却一脸微笑,看着欧阳锋道:“欧阳公子,我得走了,我得走了。你看没看到静庵?你看没看到那蓊蓊郁郁的树林,你看没看到静庵的那一角粉墙?你听没听到那一阵阵的梵钟在敲?你听没听到师姐师妹的诵经声?”慕容筝一脸执迷,她轻轻俏笑道:“人在佛陀中,要证大道处。云深知时光,但听风绕树。我得走了,我得走了,我得回静庵去了,我得回静庵去了。”
  她仍是两眼执迷,仍是一脚高一脚低,跟着那小人儿白驼山君任一天蹒跚而行。
  欧阳锋跟着她,在她身后,一步一行,一步一呼,他情知事儿急,知道如果她入了那白驼山庄,便再也很难有出路,但他无法可想,只能在她身后大呼小叫。
  走出屋子,在外面,遇上老仆老欧与丫头刺丫儿,两人一见此景,就也明白,老欧大声叫道:“小人儿,你这臭小子,你怎么把我家的姑娘带走了?你这杀千刀的贼厮鸟!你放下慕容姑娘!”
  刺丫儿也大声惊叫:“慕容姑娘,你别跟他走!你别跟他走!”
  正吵间,从旁边闪出两人来。这两人手持兵器,一个是双生剑玉雯,另一个是双环祁怒。双环祁怒两手持环,大声道:“小丫头,你再吵,我就宰了你!”双生剑玉雯手里剑直指着欧阳锋,说道:“如果你动,我就杀死你!”
  欧阳锋不能再动了,如果他再动,只能死在双生剑玉雯的剑下。

×      ×      ×

  此时,在那冰洞里,欧阳镝正与那白发女人在一起缠绵,女人抱着欧阳镝的头,像是抱着一个小小婴儿,她喃喃道:“镝儿,镝儿,你不冷罢?”欧阳镝的声音在冰洞里回响:“我不冷,我和你在一起,我从来不冷。”说话之间,却声音哆嗦,显是心内激动。
  女人抱紧了欧阳镝,她轻声道:“镝儿,镝儿,自从我那一日救了你,我就再也不能离开你了。”
  欧阳镝与这女人都在想那一日。正是在十二年前,那时的欧阳镝还是一个孩子,他上得山来,看到了这两块巨石的模样很是有些好玩,就一个人爬到了那背抵背的两块巨石上,他一边爬,还一边叫道:“你看,你看,这两个人都有点儿傻,你们干嘛都不动,一个个后背顶着后背,一动也不动?你们是不是很累?”他一边自顾念叨,一边往这两块巨石上爬。待得他爬上巨石,就很是心中快乐,他看到了下面远远处,白驼山庄历历在目,炊烟袅袅,很有一些生气。这白驼山庄在此地看来,全然不同于往日,他心里大乐,就跳着道:“好,好看,真是好看。”他一乐起来,居然忘了他是在大石上,就身子一滑,人一跌,跌下了黑洞。
  他一跌入黑洞,顿时吓得大声叫了起来,他心道:完了,我死了,我就这样死了,扔下了我的弟弟怎么办?他一想到此,心里不由得很是心酸,就吓得嘤嘤细细地哭了起来。哭了半天,他觉出身下冰冷,一摸,全都是冰块。他吓得要死,再摸上去,向上爬,一爬也爬不上去,冰块很滑,两边都是光溜溜的冰壁。没有抓处,怎么能爬得上去?
  他只好死了心。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想着他的弟弟欧阳锋,心里无限酸楚,他想道:二弟只有十岁,如果我不出去,他饿也饿死了。这可怎么是好?他哭了,哭得很是绝望,一直哭到又累又乏,终于在这块冰上昏昏沉沉入睡了。
  他不知道,如果他在这块冰上睡着了,一待他睡熟,他就会再也醒不过来了。但他纵然是知道,也一定是非睡不可,因为他实在是无法再让他自家清醒着了。
  他睡得正香,就听得有人的声音在轻轻呼唤他:“你醒过来,小孩儿,你醒过来!”他昏昏迷迷,也觉得这里更是冰冷,就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醒了过来。
  他看到了眼前有一个人,由于冰光在闪,他只能看到一个影影绰绰身影,是一个女人,一个头发很长的女人,她低着头,头俯在欧阳镝的身上,轻轻唤他。欧阳镝也是聪明,他不知道这女人是谁,却又知道在她的身上怀里坐着很是舒服,没有在冰上的那种彻骨的寒气。就再也不作声,假做不醒。
  女人唤了他几声,就道:“可怜,可怜,这么好一个孩子,竟然跌死在这洞里,真是可惜!”
  欧阳镝仍是不作声,他心道:只要你愿意抱着我,我就不出声,看你怎么办?
  欧阳镝此时是一个孩子,自然不知道这个女人身怀奇功,也不知道她早已经看出了欧阳镝是在假装死了,她心里暗暗好笑:这孩子如此诡异,真是行事如我了。她此时说道:“如果你死了,我只好把你扔下万丈冰洞,你的尸骨再也不烂,也就算对得住你了。”
  欧阳镝却也不怕,因为她此时兀自还抱着他,只要她不扔,他就不想动一动。他坐在冰上太久了,又太冷。坐在这女人的怀里,自是比坐在冰上更舒服。
  他看到了这块大冰,女人就是坐在这块大冰上的,这冰很大,又是透明的,很亮,在大冰块的闪光中,他看出了这女人的模样,她很美,但头发已是半黑半白。她的脸很柔和,但很瘦削,她坐在冰上,欧阳镝在冰光的微弱光中,看出她的头发她的脸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像是一个鬼怪精灵。
  女人作势要扔。
  欧阳镝大声叫道:“别扔,别扔!我没死……”
  女人乐道:“我当然知道你没死。你是谁?你怎么到了我的洞子里来了?”
  欧阳镝道:“我愿意来么?我是在山上弄柴,不小心掉下洞里的。”
  女人默然,她看着欧阳镝,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欧阳镝道:“我叫欧阳镝,我弟弟叫欧阳锋。”女人又问:“你爹叫什么名字?你娘是谁?”
  欧阳镝愀然不乐,他轻声道:“我爹我娘早就死了……”
  女人的心里大震,她看着这欧阳镝,心头也是一惊,原来这却是一个无依无靠的苦孩儿。她一时也悲从中来,心道:我就是一个苦命的人,谁想得到,这一个孩子也是一个苦人儿?他早早就没了爹娘,一个人在山上做活儿,掉在这冰洞里,要不是遇上了我,岂不就是一个死?
  她就对欧阳镝说道:“你掉进了我的冰洞,就算是你与我有缘。我救了你,你就拜我为师如何?”
  欧阳镝却是聪明,他问道:“师父,我拜你为师,就再也不用去干活了,是不是?”
  女人道:“当然,我要你学功夫,学成了,就去江湖上杀人,杀那些做恶的人。你愿意不愿意?”
  欧阳镝心想:看来,这女人做我的师父也没什么不好,我可以从此不干活了啊。而且,我可以在江湖上做一个好汉,杀那些坏人。师父要教我功夫,我一定得学。想到此,欧阳镝就道:“师父,你教我功夫,我学了功夫,去江湖上替你杀坏蛋!”
  女人心里一酸,她心里说:你是一个孩子,自然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以为我的对头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么?如果他好对付,我也不用自己呆在这冰洞里了,他是天下少有的奇才,他的功夫谁比得上?我都对付不了他,你一个小小孩子,怎么能是他的对手?
  但她久在冰洞里呆着,一个人孤独寂寞,此时得了一个脆语童声的孩子与她讲话,大是宽心,就心下快乐许多。
  她把欧阳镝放在冰上,欧阳镝大声尖叫道:“哎哟!”他身子一跳一跳,脚也不敢在那块冰上驻足,显是惧怕这块奇寒巨冰。
  欧阳镝道:“师父,这块冰却怪,怎么这么冷?”
  女人一笑,说道:“这是千年玄冰,它比一般的冰块更奇冷。”欧阳镝:“师父,你坐在这块大冰上,你是不是很冷啊?”女人听得他一声问话,自是心头一热,她十年来,坐在这块寒冰上,何尝有人问过她一句冷热?此时一听得欧阳镝说话,顿时心里百感交加。
  原来,这女人是西域最有名的罗煞女人,她的本名叫做白面罗煞修罗儿。她与一个大对头一战,受了重伤,才到处躲藏,藏到了这冰洞里的。
  女人道:“欧阳镝,你有资质,你愿意不愿意随我学武?”欧阳镝道:“愿意,我愿意。”女人道:“好,你既是愿意,我就教你。现下你就坐在我这块玄冰上,我教你打坐的功夫。”
  欧阳镝看看她,却道:“不行,我今天不能跟师父学功夫了,我得回家去,先给我弟弟弄一点儿吃的,然后再来。”
  女人恶声道:“我不耐烦你有什么弟弟,你就在这里,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早晚不是一个死?”
  欧阳镝心道:她说得也是,我就呆在这里,向她学武功便了,待得她教我一些功夫,我再出去,给弟弟弄吃的就是。一想到此,欧阳镝就道:“好,我听师父的就是。”
  就如此,欧阳镝与女人坐在冰上,女人教他一种奇异功夫,这是一种独步天的武功,是一种练气的法门,一手平直向前,手心向天,一手平直向后,手心向地,这法儿是“天地八荒唯我独尊”。欧阳镝却也聪明,一看就知道,一学就明白,居然一练就不差。
  女人道:“好,好,如你这般的资质,还愁什么功夫学它不会?我看,你要是练上三年五载,这‘天地八荒唯我独尊’,就一定练得成了。”
  欧阳镝大惊,他说道:“还要三年五载的功夫啊,那我不干。”女人大怒,说道:“你做什么不干?”欧阳镝说道:“我得给我弟弟弄吃的,我得养活我的弟弟。”女人一笑:“你是我的徒弟,是不是?”欧阳镝答应是。女人冷笑:“这不就是了么?你是我的徒弟,你就得听我的。你弟弟带累了你,他就死去好了,你再不用管他。”
  欧阳镝心道:看来,我这师父也不是什么好人,她不让我管我的弟弟,他没有我管,岂不是要饿死?我一定得先回去给他弄一点儿东西吃。不然,他会哭着叫我哥哥。
  他思索良久,主意已定,就说道:“师父,我要小解。”女人听得他话,以为是实。就说道:“你可以出洞去,在你进来的地方。”欧阳镝道:“师父,师父,弟子有话,要对师父说……”
  女人声音冰冷:“你有什么话,说!”
  欧阳镝道:“弟子一想,在师父的洞里小解,实在是不太……就是以后多的此事,恐怕师父的洞内气味难闻了。师父的洞如此干净。我不能在这里……”
  女人心思虽密,但也不知道这欧阳镝小小年纪,就满心是计,她说道:“好,你说得也是,你就去洞外罢。”
  欧阳镝道:“还请师父带我出洞。”
  女人道:“我不愿意出洞,你自己出去好了。”
  欧阳镝叹了一口气,再也不言语了。
  女人问道:“你为什么叹气?”欧阳镝道:“我一见到师父,以为师父是江湖上最有名的人物,我欧阳镝从此就可以在外面扬眉吐气了,谁知道我想错了……”
  女人的声音仍然平平淡淡:“你怎么想错了?”
  欧阳镝道:“咳,不说也罢了。”
  女人全然不料这小小孩儿就满心智计,她问道:你想什么,师父问你,你一定得说。不然,我就杀死你!”
  欧阳镝道:“我想师父一定是本事高超,能飞上飞下这山洞,不然师父怎么会在这山洞里往?我一心向师父学武,也是无奈啊。我学了武功,才能出得这洞。但我一看师父,就知道是我想错了。师父也不能出得这洞,我怎么会出得去洞呢?”
  女人的声音中有了怒气:“你怎么知道我出不了这洞?”欧阳镝笑道:“师父一定是出不了这洞的,不然,这块大冰这么凉,师父怎么会愿意天天在这里坐着受苦受罪?看来,师父的武功还是不能让我出去这洞,我不学了,学了武功,也不能出洞去,我学它有什么用?”
  女人怒声道:“你怎么知道你学了我的武功,就走不出洞去?”她一把抓起了欧阳镝,把他的身子向下一扔,就把他扔下了大冰块。这一掷丈余,欧阳镝心里叫糟糕,这一下非摔伤不可。但他一落在地,居然没有一点儿伤损,人轻轻落在地上。女人道:“你看我的功夫是不是没有什么用?”
  欧阳镝知道此时他不能再出声,如果他说师父的功夫没有用,会激怒师父的。如果师父真的生气,不让他出洞,他岂不是完了么?他就心思一转,大声拍手叫道:“师父,你的功夫真的好厉害啊!”女人久居洞中,自然没有人能出语赞她功夫过人,此时一见得欧阳镝这般会讲话,她也不由得心中一喜,说道:“好,我就带你出洞去看看。”言语之下,就一把拎起了欧阳镝,带他纵了几纵,来到了洞口。
  洞口的冰壁很厚,欧阳镝以为她得用什么绳子扯着上去,谁知道她竟不用,身子一纵,人如一块布,就贴在了冰壁上,再一纵,又贴在了这冰壁上,三纵两跳,人便跳到了那两块背抵着背的巨石间了。欧阳镝心想:看来,我要向她学功夫,一定得先学这出洞的功夫,不然我天天在那洞里呆着,岂不是得冻死?正思想间,那女人一跳,就从两块巨石中间跳了出去,到了小山顶上。
  欧阳镝看着山下,白驼山庄历历在目,在晚上,灯火也明,点点簇簇,多如繁星。他一想到了弟弟,就更是心急,弟弟会不会哭?他是不是也在想着哥哥?欧阳镝道:“师父,我要回家了……”
  他急忙逃走,他怕女人会追他。但他一跑出几步远,就觉出不对了,他的身子虽是向前挣,但人总是不能挣脱,像有人在向后扯着他,他挣得面红耳赤,也全然无用。
  女人道:“你想跑,没那么容易!”
  欧阳镝大叫道:“我不是想跑,我只是想看一看我弟弟!”
  女人道:“你不听我的话,我就杀死你的弟弟!”
  欧阳镝大惊,他大声叫道:“师父,我听你的话,你别杀死我的弟弟,你别杀死我的弟弟!”
  女人道:“好,你要是听我的,我就不杀死他,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一定要杀死他,我要把他的骨头也挫碎,把他扔在山洞里的冰层底下……”
  欧阳镝道:“你要我干什么?”
  女人道:“你每天晚上在你弟弟睡着时,来我山洞里练功夫,你若是一天不来,我就杀死你的弟弟。”
  欧阳镝道:“我来,我来……”

×      ×      ×

  女人抱着欧阳镝,她的声音轻轻,问道:“镝儿,你和我在一起,十几年了,是不是?”
  欧阳镝道:“师父,十一年了,足足有十一年零二十三天了。”
  女人道:“镝儿,你现在可以离开我了,我现在不会杀死你的弟弟,你不用怕我了,再说,你的功夫已经练成了……”
  欧阳镝道:“我不会离开你,我不会离开你。可是……我最近怕不得不离开你一阵子了……”
  女人惊叫道:“镝儿,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欧阳镝道:“我刚才听得灵智上人与彭连虎说,在中原,新出了一部武林秘籍,这一本书叫做《九阴真经》,说这一本经书确是博大精深。我想去把它找回来,也许它能有治师父的病的良方也不一定。”
  女人沉吟道:“《九阴真经》,我怎么没听说过?”
  欧阳镝道:“我也是刚刚听说,我得去中原一次,找到了它,我就回来。”
  女人依偎在欧阳镝的身上,她轻轻呢喃:“镝儿,镝儿,我的病很难治好了,你去与不去,也没什么打紧。你还是在这里,陪陪我,好不好?”
  欧阳镝道:“师父,你的病一定会好,你的病一定能治好。如果我治好了你的病,我和你一起去找那个仇人,报仇雪恨。”
  女人的眼里闪光,她轻轻道:“我……我还能报得了仇么,我还报得了我的仇么?”
  欧阳镝道:“能,一定能。”
  两人紧紧抱着,如今再也不是欧阳镝的身子在哆嗦了,而是这白发女人的身子在哆嗦,她轻轻哆嗦着,说道:“镝儿,我怕,我怕,我这怪模怪样,一出洞去,人家会笑我……”
  欧阳镝道:“你别怕,师父,如果谁敢笑你一下,我就杀死他!”

相关热词搜索:西毒欧阳锋大传

下一篇:第十回 兄弟情深
上一篇:
第八回 毒掌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