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三章 情病却难医
2021-05-03 13:21:07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汴梁裘府在江湖上多与黑道人物往来。传闻说天下黑道高手雷霆与裘老爷子裘独是莫逆之交。汴梁裘府在江湖上的面子很大,是那些黑道人物公开往来的麇集之地。
  裘老爷子裘独擅一双吴钩剑,且又使一手好双阳神掌。
  更重要的是裘夫人,裘夫人乳名叫小差,年少时游侠江湖,被黑道枭雄雷霆和当时天下豪富裘独看中,不知为什么后来情有独钟,嫁与了裘独,但传说她与雷霆也仍有往来。雷霆后来成为武林中绝无仅有的一派宗师,也照旧与这裘夫人有往来,裘独不但十分宽谅此事,而且还特别敬重雷霆。这三人之事,也是黑道武林人传颂的一时佳话。
  裘独称雷霆为大哥,裘夫人也自然称雷霆为大哥。
  裘独对夫人很推敬,因为夫人貌美,嫁他又不十分得意,半生无子,只有一个哑女儿,这就让夫人十分不快,神情始终郁郁,不乐于家。裘独只好每每小心奉承,曲意言欢,让夫人回心转意,回嗔作喜。这样日子长久了,就时时处处由着夫人的性子来。如今女儿的事,裘独十分气愤,但最后还是听了夫人的,何况夫人讲得也十分有理。
  如今这个男人已经不是那个天下武林中人愿得而诛之的采花淫贼夜鹤莫雨了,他只是一个剃度过的僧人多心和尚,而且他阴、阳两脉受伤,已很难再复功力,就让他成为哑女儿膝下之臣,又有什么不好?
  夫人的一番话说得裘独点头不已。
  “好,既是如此,就交给我来办,好不好?”裘夫人对夜鹤莫雨很有好感,就对裘独笑道:“要成为自家人了,你对他客气点儿,省得以后你女儿受气。”
  裘独笑道:“他给我女儿气受?我女儿不给他气受,就不错了。”来裘府的夜鹤莫雨生死不惧,他除了一死之外,决不会比在大相国寺里更苦。他决心在裘府里扎下根来。
  现在,裘老爷子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裘老爷子道;“你伤了阴、阳两脉,再不能练武了,你才决定到裘府。你以为躲在裘府,会很安全么?”
  夜鹤莫雨突然一阵狂笑,笑得双肩乱抖,泪水直流。
  裘老爷居然不以为忤,冷冷地看着他:“我说错了么?我裘独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竟说错了你?”莫雨一笑道:“你当然说错了,而且错得厉害。”
  裘独道:“我错在哪里?
  莫雨神色惨凄:“我心慕裘府小姐貌美凤仪,夜半来探自是我一片诚心所致。你以为我不知道裘老爷在江湖的名声么?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一探失势,我性命不保么?我落在大相国寺僧无心的手里,他伤我阴、阳两脉,不是出家人的本性。我活在大相国寺中,仇不得报,冤不得伸,我为什么要在那寺中苟且度日?天可怜见,梦姑痴情于我,我为什么不脱身而出?我不出相国寺,难道还要老死在那里不成?如果说因伤而愿蜗居,自然是大相国寺胜过裘府。裘府再森严,毕竟江湖人还可来去,相国寺中,仇人更难杀我。不是还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一说么?”
  裘独默然,这夜鹤莫雨讲得很有道理。
  夜鹤莫雨自知有他的算计。如果裘府可住,梦姑可近,他自然可以向大相国寺僧无心寻机报复。这样,在裘府自然比在大相国寺里好上许多。
  裘独道:“你的武功已经被废了,你怎样去报仇?”
  夜鹤莫雨冷冷一笑:“战国时有个孙膑,他的双膝都被割坏,可他坐在车上,指挥军队杀死了自己的仇人。没有武功的人就没有智慧了么?”裘老爷子道:“你算计来算计去,只是没有算计到我。”
  莫雨道:“我只知道你喜欢你女儿,这就够了。”
  裘独冷笑,他不能不承认,夜鹤莫雨算得很周到。
  他想入赘裘府,成为裘府的乘龙快婿。他夜半闯入绣楼时,只想奸人家女儿,哪里曾想到要娶她为妻?但大相国寺的和尚无心,断了他的劣性,他再不能采花,这才要入裘府为婿。
  事儿岂能这么容易?如果夜鹤莫雨想向大相国寺寻仇,那他一定会借助裘府的力量。还有谁比裘府更有势力?还有谁可以同这个敕封护国寺一较短长呢?
  裘独冷冷道:“你想用我们的裘府之力去为自己报私仇,这打算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
  莫雨冷冷道:“我不需你为我报仇,大相国寺无心和尚之事,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们无关。”
  裘独走了出去,心里暗暗敬佩这个夜鹤莫雨。
  夜鹤莫雨是个汉子,养儿当如莫雨。但裘独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哑女儿。他是不是可以留下莫雨做为自己的帮手?
  裘夫人同哑女儿也有一场谈话。
  母亲讲话,女儿用手势。
  母亲问道:“天下好男儿多的是,你干嘛要他?”
  哑女儿羞涩了:“他比别人好。”
  母亲一叹。
  一个夜鹤莫雨,天下武林人人知道的采花贼子,有什么好?是不是他会美美地笑?是不是他会冲哑女人甜甜地说同几句好话?难道那笑那几句好话就迷住了哑女儿么?母亲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发出帖子,召集一些江湖人来,你看中了谁,就可以向他提出婚事,好不好?”
  女儿摇头,她手里握着剪刀。
  凡是情痴一事,天下人多半无法解释,象裘府哑女儿梦姑,竟然一见那夜入绣楼的男人就钟情于他,这也是天下奇事。她觉得这男人彬彬有礼。如果是他头一回来时,在那个晴天白日就对她非礼,她也喜欢。但她更喜欢的是,这男人向她讲了许多好话,告诉她晚上再来。在哑女人梦姑看来,男人向女人嫁聘,不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么?母亲告诉她,这男人是个采花贼。女儿一笑。美貌少女总是被人喜欢的。如果夜鹤莫雨不喜欢美貌女人,他哪里会冒死上绣楼?他怎么会被那个大相国寺和尚废去武功?再说他已经被废去武功了,他再也飞不上别的女人的绣楼了,这对她梦姑有什么坏处?她坚执得很,她要跟夜鹤莫雨成亲。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三卷 怨天恨海
上一篇:
第二章 糊涂杀人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