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二章 糊涂杀人讯
 
2021-05-03 13:20:24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京都春夜,遥闻犬吠知巷深。巷内那间陋屋里,坐着那个算卦先生。
  他在笑。他今天又收了三百两银子,有九个人对他作揖又磕头的。
  有人敲门,算卦先生不应。
  那人进了屋。
  “多少银子?”那人问。
  “三百两。”
  “拿来!”
  算卦先生慢吞吞地把银子放在桌上。
  那人看见银子,笑了,然后慢慢把银子揣在衣袖里。
  算卦先生看着那些碎银子,似乎心有不甘,突然对那人道:“我要喝酒!”那人笑:“好,喝酒好!”
  那人一拍手,从门外又走进来一个瘦子:“告诉他们,给大爷拿一坛酒来!”
  瘦子转身而去,不一会捧来了一坛酒。
  算卦先生喝了一口,连连吐掉,叹道:“不好,不好,一点儿也赶不上前些日子狮吼镖局主的火酒、女儿红、熊酒。”
  那人道:“严局主不光有女儿红、火酒、熊酒。”
  算卦先生凝神道:“他还有什么?”那人道:“女人,他有全汴梁城最红的女人。”
  “谁?”
  “李二姐。”算卦先生笑了,“这酒喝上去,也不十分难喝,对不对?”
  那人笑了:“当然,下九流之人,还想喝什么酒?”
  算卦先生突然抚掌大笑:“好,好!说得好!”算卦先生捧着酒坛,边喝边唱:“江湖之人多凄惶,忙忙碌碌为哪桩?一流巫士二流娼,三流大神四流梆,五跑堂的六吹手,七戏子八叫化九卖糖。”
  他喝过几口酒,唱完了这段唱,回头找人。人呢?那人和瘦子都没了。
  突然,有一个人向他讲话。
  “有人想杀你!”
  算卦先生不惊不慌:“是不是你?”
  “不是。”
  “谁想杀我?”
  “不知道。”
  “不知道谁想杀我,你怎么知道有人想杀我?”
  “因为有人真想杀你,你不知道?”算卦先生摇摇头:“这就难了,我怎么能知道谁想杀我?”
  那人幽幽一叹道:“你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算卦先生道:“你总该知道是谁派他杀我吧?”
  那人幽幽一叹道:“不知道。”
  算卦先生一筹莫展:“你什么都不知道?”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杀你的人是个男人。”
  算卦先生道:“世上之人,除了女人都是男人。”
  那人道:“他是个男人。”
  算卦先生哭笑不得。
  那个要杀他的男人是谁?这个告诉他信儿的男人是谁?
  算卦先生坐在床上。他不会武功,只好等着被杀,他不等被杀,还会等来什么?
  春夜寂寞,汴梁城内有阵阵花香袭人。
  算卦先生自言自语:“等人多累,何况是等着来杀人的人。既然我反正要被杀,去睡就是,醒着被杀睡着被杀还不是一个样儿?”
  有人接上话碴儿:“那不一样。”尖声尖气,象公鸭嗓儿。
  屋门慢慢推开,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很瘦,很小,下颏儿上无须。
  他站在床前,算卦先生躺着,身子也和他齐肩高。
  算卦先生问:“那有什么不一样?”
  这人声如厉哨:“睡着被杀的人不会叫,叫时也是闷声闷气儿的。
  睡着被杀的人不会跳,跳时也只是蹬蹬脚儿,一点儿都没劲头儿。所以我从来不杀睡着人的人。我要杀人,总得在你醒时杀。你睡着了,我可以等你。如果不耐烦等,我就把你弄醒。”
  算卦先生来了兴致:“如果人家不愿意醒,你怎么办?”
  这人尖声窃笑道:“那我有办法,你试试你看……”
  这人手中一动,手中一亮,一柄薄薄的、长八分的小小刀片在空中一晃。算卦先生的前胸就没了一大片衣襟,胸乳旁边被削去拳头大一块肉皮。
  算卦先生吼叫一声,弹坐起来。
  这人尖声而笑:“我说不杀人时就不杀人,我削去了你一片肉皮,甚至都不出血,当然会慢慢渗血,但不会流血。我不喜欢流血。” 算卦先生慢慢说道:“我知道你是谁!”那小人仍尖声而笑:“你说我是谁?”
  算卦先生沉声道:“大男人小片刀!”那小人咯咯笑着道:“对了,我也知你是算得准的巫士。”
  算卦先生道:“我不是巫士,我是巫四,排行老四,但人都叫我巫士,我也没办法。”
  大男人小片刀也一笑道:“那你也没办法。其实我该叫小男人大片刀,你说对不对?”算卦先生道:“谁让你来杀我的?”
  小男人笑:“你得罪了人。”
  算卦先生不知道他得罪了谁。小男人拍手笑:“我是乐意杀你这种人,湖涂鬼儿,死了还不知道是被谁算计了。”
  小男人把刀片耍得呼呼风响,从算卦先生身上削下来的一块衣片儿,被他削成了缕缕。
  “你说,我是不是先杀了你,然后再去酒店喝上那么一小杯?”算卦先生巫四说不出话来,他算不准这个。
  小男人得意地哈哈大笑道:“你算不明白了吧?我可以告诉你,我先杀死了你,然后到一个酒店,稳稳当当坐下来喝酒,喝上那么一杯,一杯,又一杯……”
  就有人搭腔了:“如果你不马上从这里滚出去,你一杯酒也喝不成了。”
  门口站着一个人,狮吼镖局的局主西门寿。小男人马上苦起了脸,蔫蔫地收起小刀片,走了。
  算卦先生巫四看着西门寿。他为什么不向西门寿说一声谢谢?为什么脸上很冷漠,没有一丁点儿表情?
  西门寿笑了:“你以为这是在求你算卦?我救了你,你为什么不说一声谢谢?”
  巫四冷冷道:“我为什么要谢谢你?这个小男人是你找来的,让他杀我,然后你来救我,让我领你的情意,好告诉你那笔红货在哪里。不然你为什么不杀死他?”
  西门寿脸上没了笑意:“你以为我应该杀死个侏儒,一个玩耍小片刀的侏儒?”
  西门寿的脸气得通红。没想到巫四会这样说,堂堂狮吼镖局的局主,怎么会对一个江湖上的小侏儒动手?
  西门寿转而又冷笑,心想巫四只不过是江湖上的巫术之士,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自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能指出一些江湖隐秘之来龙去脉,多半是靠了一些人言来去的道听途说。如今他失了这笔价值五十万银子的红货,巫四不知道货落在了谁手里了,所以才一味用这些话来激他刺他。他是堂堂狮吼镖局的局主,何必同这个巫术之士一般见识?
  他冷笑一笑,道:“那好,西门寿告辞了。”
  他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巫四笑着说道:’如果走出这间屋子,你一定会后悔。”
  西门寿冷冷一笑道:“我没什么后悔的。”
  算卦先生这一回话说得快,因为他要说得不快,西门寿就会走出门外去了:“我告诉你,今晚还会有人来杀我。如果我真被别人杀了,你要算的那一卦就没了,也就没人能告诉你去哪里找丢失的那笔红货。”
  西门寿马上站住了。他回过头,看见了算卦先生巫四的笑脸。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上一篇:第一章 不怨和尚怨巫士
下一篇:第三章 情病却难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