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五章 狂杀下九流
2021-05-06 19:03:3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秋夜,一弯冷冷的上弦月。
  在汴城门口,有几个人站着,这是几个管家模样的人,他们贿赂了守门的官吏。
  他们打开了城门,一个人身穿白色孝衣,孝衣飘飘,手持一白蜡杆子,杆子上系几张招魂幡纸儿,这人头系丧带,腰结麻绳,神色木然。
  一管家向这人施礼道:“余先生,相府小公子的魂魄就靠您招回了。相爷说,如果余先生抬回小公子的魂魄,咱们相府一定好好酬谢余先生。”
  这位被称为余先生的人就是下九流中的招魂生余符。
  他只是淡淡的一笑,他回守门吏道:“开着门,等我把小公子的魂魄带回来!”
  守门吏连连点头答应。
  管家也道:“就烦余先生去招魂,我们都在这里等候就是了。”余符道:“不许关门,不许进屋,就在外等着。”
  众人连连点头。
  一抬头,余符已经没了身影。
  一片坟场,一片淡银月光。
  招魂生余符象一片鬼影,飘忽在坟场里。
  他开始招魂。
  “呜——呼——魂啊,你归来么?你莫去东方,东方有苍狼,还有那白象。苍狼咬你的骨头,白象去吸人骨髓,你去东方,没生路啊,回来吧,相府日子强,钟鼎玉食,温暖安康!”
  “呜——呼——魂啊,你归来么?你莫去西方,西方有大淖,还有丛林。大淖冒泡,吞你无影。丛林恶臂,抱你成骷髅。你去西方,没生路啊,回来吧,相府日子强,锦缎绣衣,美女罗裳!”
  招魂生余符手里的招魂幡在风中变幻飘舞,人如白色鬼魅,在坟场飘来荡去。
  突然坟场中有桀桀的鬼啸声,招魂生余符站住了:“谁?”那声音阴冷如风:“我是鬼魂,你招魂半生,难道听不出鬼魂的声音么?”招魂生冷冷一笑道:“鬼魂哪来人语?站出来,让我看看你是谁?”
  “从坟场的一块墓碑后面,缓缓站出来一个女鬼。这女鬼青面獠牙,披头散发,着一身红衣服,在坟场的树上,随风荡着的树梢上坐着另外一个女鬼,这个女鬼一身黄衣服,也披头散发,在坟场的另一边,坐着另外一个披发女鬼,这女鬼穿一身白衣服。三个女鬼,阴风习习,鬼影森森。”
  招魂生余符道:“为什么不把那头发捋上去,好好扎束起来,也象个女人模样?”
  白衣女鬼道:“象模样是生人时,做鬼时哪有那么多讲究?”红衣女鬼道:“咱们今天来找你,就是要让你到去地狱。你那鬼唤声,让阴世间的鬼也不安宁,咱们哪能让你天天这么叫唤?”招魂生余符道:“那你想要干什么?”黄衣女鬼咯咯道:“什么也不做,只要让咱们冲你那嘴或心窝吹上那么一两口阴风,你就一命鸣呼,人入鬼籍了。那时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了。”
  招魂生突然大吼一声:“谁要听你这鬼话?”
  他人身直飞出去,直扑那墓碑,扑向墓碑之后的红衣女鬼。鬼衫飘飘,红、黄、白三色在招魂生面前飘舞。
  城门大开着。
  相府管家同守门吏都在等,他们盯着清冷的月光。人在这时,不能不想到生死两依依的阴间阳世。他们听到了招魂生那催人心魄的招魂声。
  守门吏一叹道:“人都说,招魂生一唤,判官心也颤。看来相府公子的病有救了,可喜可贺。”
  管家道:“如果相爷公子病好了,我一定送你两坛美酒。”
  守门吏陪笑道:“看来,这酒喝定了。”
  天已渐渐拂晓,已经隐约看见了城门的轮廓,招魂生该回来了。城外趔趄地奔来了一个人,他们忙迎上去。招魂生的身影很快,他手里没有招魂幡,为什么没了招魂幡?
  他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管事去扶他。
  招魂生余符浑身是血,他断断续续说道:“鬼……红……黄……白……鬼衫……女鬼……”招魂生余符头一歪死了。
  这时,相府的丫头们急忙呼叫:“老爷、夫人,快,快看哪,少爷,少爷……”
  相爷和夫人忙看少爷,少爷只咯咯在噪子里咯了几口气,就断气了。
  相府内一阵子痛哭。
  戏子贾慧很从容,他一步步上了酒楼,店伙计问道:“不知道六爷有什么吩咐,告诉小人,小人吩咐厨子为六爷去做。”
  贾慧一笑道:“我想要你们的胡端来服侍我。”
  店伙计笑道:“好,果然好眼力。胡端,皇宫里的相公贾六爷要你服侍。”
  胡端来了,面带笑容,两个人一站着,一坐着。
  “老大死了。”
  胡端身子一抖:“你说什么?”
  “老大死了。”
  胡端把手里的那只银盘子叭地握成块块儿。
  “怎么死的?”
  “他为相府公子招魂,人在坟场上,遇上了鬼。说是红、黄、白三个女鬼,这是相府的管家说的。相府公子早晨也死了。”
  “去没去坟场看一看?”
  “没去。等你,一起去。”
  胡端手里握着两只银盘子,贾慧摇着一柄扇子,两个人来到了坟场。
  他们找到了那块墓碑。墓碑的碑头被打去了一块。
  胡端道:“这是老大的掌力。”
  一棵树被生生勒断。
  “这是老大的勾魂丝。”这里有招魂生扔下的招魂幡。
  贾慧看了一看,他心情很沉重。老大一出手,就被那三个女鬼制住,无法逃走。他的勾魂丝没有杀死那女鬼,他的掌力也不曾伤到那女鬼。
  胡端与贾慧都很吃惊,他们没发现什么新线索,只好回汴梁。贾慧轻轻地敷粉,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女人,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贾慧是宫中的优伶红人,有四五个宫女为了看贾慧,日夜痴等着不吃不睡。
  有一个宫女看过了贾慧,夜里为他绣了一个荷包后上吊自杀而死。
  贾慧是男人,宫中的男人都喜欢他,因为这是“男人耐看扮女人”。贾慧是男人,宫中的女人都喜欢他,因为这是“女人爱看男人扮。”
  贾慧穿过小胡同,向后宫角门走去。后宫角门亮着一盏宫灯,宫灯是淡淡的黄色,贾慧的手里扔摇着扇子。
  这时,他身边有人叫他的名字:“贾慧,贾慧!”
  贾慧站住了,他四处看一看,没人。
  “贾慧,你说你杀了狮吼镖局的西门寿?其实,西门寿并不是你杀的,是你们那个会走天罗鬼步的乞丐无用杀的。你为什么要代人受过?”
  贾慧一惊,知道来者不善。
  “既然你那么精明,为什么不露面让我看一看你是谁?”
  贾慧静静聆听,他在辨别声音的来向。
  那人道:“下九流完了,用不了几天,就会全部死光,连一个也剩不下。”
  贾慧道:“是你杀死了老大?”
  那人一叹道:“我没杀他,我只是来杀你!”
  贾慧手中的扇子一点,十枚扇骨一齐射向墙的暗处。他听到了有人受伤的哎哟之声。
  贾慧笑了,他很聪明。
  但他这时听到了剑声,他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子刺疼,低下头来,在暗暗的夜光中,他看见了从胸前刺透出来的剑尖。
  他知道杀他的是谁了,但他吧嗒着嘴,想说,没说出来。
  店伙计胡端坐在家中。
  他同贾慧分手之后,一直心惊肉跳,下九流在江湖上名声不恶,也很少仇人。为什么要杀死老大?他们想做什么?他们是谁?
  胡端想,他应该同老四、老八、老九联系,告诉他们,有人要向下九流出手。
  他起身去后屋,在后屋屋檐下,胡端养着一群鸽子。他决心把鸽子放出去,让它们告知老四等人。他在鸽子脚上系一白色布条,这是向下九流示警。
  有人在他身后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那人在叹息,象在叹息胡端的心思白白浪费。
  胡端转过身来,他看见了三个人。一个是很瘦很瘦的男人,这是黑杀陆平。一个是满身红衣的女人,这女人在笑吟吟地看着胡端。另外一个是穿白衣的女人,她脸色很忧郁,象在为胡端的命运发愁。黑杀陆平冷冷说道:“胡端,你的死期到了。”
  胡端笑了,一笑脸上堆起了一堆肉。
  “你怎么会知道?”红衣女人笑吟吟问道:“店伙计,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雷霆在哪里?”
  胡端仍在笑,他面对客官的时候,总是在笑。
  “你们要找雷霆?那为什么不去裘府找?为什么不去找范蔷儿?你们找到她,才可能找到雷霆。”
  陆平冷冷道:“胡端,听说你们下九流又物色到了一个更夫,这个更夫老三也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
  胡端一笑道:“他没什么本事。”
  陆平道:“没本事做得了下九流中的老三?他在哪里?说出来可以饶你不死……”
  胡端笑得很讨好:“哎哟,原来你们三个人闯入我家,是想杀我?”
  他手一松,飞出去几只鸽子,他的手很快。第一只鸽子是飞给老大的,第二只是老四的,第三只是老八的,第四只是老九的,第五只是飞给老三的。
  黑杀陆平冷叱一声,手中倏地飞出几枚暗器,红衣女人也随手飞出暗器。
  鸽子已经冲天而起,又直直地载下来,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只有一只鸽子向上而飞。它只被削飞了两枚羽毛,这是一只灰雨点,是老九的鸽子。
  店伙计胡端笑了,笑得很畅快。
  “看来你那暗器的手法也很差。”他决心同这几个人好好盘桓。
  算卦先生巫四这时正在酒楼上饮酒,他自斟自饮,喝得很畅快。他把全部精神都用在了酒上。
  酒楼上有许多人在喝酒。巫四谁也不瞧,世人与他无关。但巫四的身子很警觉,他对面桌上,有一个道人,在斟酒。那个道人的酒壶是满的,但他总是斟不出酒来。
  道人就喊店伙计:“来人哪,给我斟酒!你看,这壶酒一点儿没喝,就没酒了?”
  店伙计也暗暗称奇,因为这道人把酒壶底儿朝天倒过来了,还是一滴酒也倒不出来。
  店伙计陪笑道:“道长,还是小人来斟。”
  道人嘀咕道:“好,好,还是你来斟,还是你来斟。”
  店伙计抓起酒壶,一斟,酒马上流满了杯子。
  道人笑道:“好,好!还是你行。好了,就你来斟酒吧。”
  店伙计不敢不从,他明白,这道人必有蹊跷,他得小心从事,千万不能出差错。
  巫四在看着他自己的酒杯,象是无动于衷,心想,他应该走下酒楼去。但他耳边这时又响起了那传音:“你不能动,只要你向前走一步,他一定会杀死你。”
  巫四道:“他是谁。”
  “括苍山野瓢道人。”
  巫四明白,他远不是这个道人的对手。
  “他为什么要杀我?”
  “他们要杀尽下九流的人。”
  “他们是谁?”
  “金银帮。”
  巫四的脸色一变,但他仍未动身子,仍在死死盯着眼前的酒杯。“他们杀死了招魂生余符,又杀死了戏伶贾慧。如今他们正在杀你,杀店伙计胡端,杀笑笑翁,杀吹破天灵贵。”
  巫四的眼睛湿润了,他的心里很凄伤。
  “难道下九流就这样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么?他们为什么要杀下九流?”
  “因为雷霆。”巫四无语,他其实可以反诘这个传音与他的人,这个人对江湖上的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是他告诉巫四去救雷霆的。如今,下九流有难,他会坐视不管么?他一向总是给算卦先生巫四出主意,如今在巫四与他的兄弟们性命攸关的时候,他为什么一言不发?那个人沉默了。
  巫四很自尊,下九流即或被杀,也不轻易张口求人。
  巫四轻轻说道:“我必须下楼,我要去找老八、老九。”
  那人道:“如果下楼去,你的命就没了,你静静地坐这里,喝上三壶酒,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巫四冷冷一笑。为什么要保住他的性命?他已经知道老大没了,老二下落下明,老三又是一个新人,不会半点功夫。如今下九流之中他是大哥了,兄弟们罹难,他不去救援,守在这里保命么?
  巫四慢慢站起来,向楼下走。
  那个道人放下了酒杯,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盯着巫四。
  巫四很沉着,很慢,一步步走向楼梯。
  那个人告诉他,他这是一步步在走向死亡。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上一篇:第四章 情丝缠绵
下一篇:第六章 仇人相见眼不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