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六章 虎狼同巢
2021-05-06 19:23:26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雷霆不知道他在那鏖战之处站了多久。
  天黑后,他才慢慢回到了客店,他还要把邓飞的那七十万两银子送到地方,要用邓飞的名义赈灾。
  他的床上坐着一个人。
  这人是邓飞。
  邓飞的身前身后还有三个女人,这是三个很妖冶的女人。
  这三个女人是弄梅三影。
  邓飞左手搂着红梅,右手就着笑梅的纤纤玉手,在喝那醉人的女儿红。
  邓飞看见他进了屋,就笑道:“看来你这人没多少福气,总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忙忙碌碌的,有什么好处?”
  雷霆不语,他默默坐下。
  他不愿意看见这个中州大侠,他厌恶这个邓飞。
  但邓飞兴致很高,他让倚梅递给他一个酒杯,让红梅为雷霆斟酒。
  邓飞向雷霆笑:“你是天下第一恶人,你喜欢美酒,还是喜欢女人?”
  雷霆不语,他不愿意开口。
  邓飞道:“我有一事拿不定主意,想请教你。你说做一个人人痛恨的恶人好呢?还是做一个人人喜欢的大好人好呢?”
  雷霆不语,只是看着邓飞。
  邓飞一叹道:“做一个好人不难,你看看我做了这么些年了。可惜江湖上没人怕我。江湖上谁最威风?自然是一路风雷动了,只要一提一路风雷动雷霆的名字,谁不害怕?所以我还是想做严人,要做江湖上第一大恶人。你说这好不好?”
  雷霆端起杯来,一饮而尽。
  邓飞又说道:“我找到了裘独的金银,又有我自己的,我振臂一呼,就有黑白道上的无数人会随我来。那时我可以成立一个比金银帮更气派,更威风的门派。如果你听我的,我就让你活下去;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就杀了你。慢慢江湖上就所有的门派唯我独尊,你说这样好不好?”
  雷霆又为他自己斟酒。
  他的手微微有些抖。
  邓飞诧异道:“你的手为什么抖,而且抖得越来越厉害?你是不是在心里打主意,想杀死我?你可以杀死裘独,也可以杀死一剑萧晓,但你决不能杀死我。你杀死了我,江湖上的英雄们会找你报仇的,中州大侠岂是你随便杀的?”
  邓飞哈哈大笑。
  雷霆无语,他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邓飞笑道:“你为什么自己为自己斟酒?岂不闻:美酒美妇,千杯不醉?你如果让美人为你倒酒,你一定会喝得更有味儿,一定会喝得更多。”
  红梅袅袅走上来,风情万种,为雷霆斟酒。
  雷霆的双眼只看着酒杯。
  邓飞在笑:“你为什么不看一看美人?你该明白,最难消受美人恩。这女人正如前朝诗句‘回头一笑百媚生’。你不看看,怎么知道女人漂亮?”
  雷霆仍不抬头。
  邓飞道:“我知道,这三个女人比不上你那个千娇百媚的范蔷儿,可她被裘独杀死了,连尸体也制成了蜡人儿。蜡人儿终不如这美女鲜活,她们是热的……”
  雷霆冷冷道:“住口!……”
  邓飞笑道:“看来,你这人有情有义,是个忘情的情种呢。你为什么不好好看一看这三个女人?弄梅三影,倾国倾城;迷上男人,欲仙欲死啊。”
  雷霆的手握成了拳头。
  邓飞很悠闲,看着雷霆。他很快活,没人会象他这样戏弄雷霆。他不怕雷霆杀死他。
  雷霆缓缓放下酒杯:“银子已经到了川陕,你自己去赈灾吧。”邓飞笑道:“我把银子交与你了,对不对?如果你不愿意管,我马上把银子收回来。反正我已经想好了,明年再也不赈什么灾了。明年不干,不如今年就不干,对不对?如果你不管,我马上把银子收回,我回去干我自己的事儿去,那样儿是不是更好?”
  雷霆明白邓飞说的不是假话。
  他早就不想干了,他为什么要用一百万两银子买那中州大侠的名声?他声名赫赫,不买已足,他又何必把银子撒给川陕灾民?
  雷霆想起了他答应黑杀陆平的两件事,他不能让邓飞把银子收回去。
  邓飞悠闲地说道:“如果你还干,就押着银子走,把它都发下去。你当然不会贪天之功了,一定会向川陕之人说这银子仍是中州大侠赈灾所用。我不用操心,又赈了灾,又不用花费自己的力气,这该有多好?”
  雷霆起身向外走。
  邓飞道:“如果你要酒,或者你想要女人,都可以回来找我。”雷霆站在院内。
  他在想什么?
  他盼着走回去么?他想起了他与绿草儿的绿涧之约了么?
  他只好把这七十万两银子一一送至灾区。他从来没有那份闲心,他从来不愿意看别人那感恩戴德的脸面,不愿意看那闹哄哄的赈灾场面。
  可他这一次不能不看,他不能不办这些杂事儿。
  他身边站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一身素孝,这是弄梅三影之中的老大倚梅。
  她的声音怯怯的,但有几分真诚。
  “你不该……不该把女人交给另外一个男人。女人情愿为你死,为你吃苦,但决不会情愿被抱在另一个男人怀里的。”
  雷霆心一动,他明白这些,但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明白,明白也晚了。
  倚梅一叹,她象在叹范蔷儿的不幸。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想她么?”
  雷霆不语,因为这个眉尖紧蹙的女人说中了他的心事。
  能说中男人心事的女人不讨人厌。
  雷霆无语,他不愿让人直接说中他的心事。
  “你为什么不走开?你以为邓飞会让你好好喝酒,让你稳稳当当地赈灾么?他一有机会,准会杀死你……”
  雷霆道:“他没这个机会了。”
  倚梅一叹道:“你刚才喝的酒中就有毒……”
  雷霆不动。
  他刚才喝了四杯酒,那酒不浊不变味,难道那醇香的女儿红竟是毒酒?
  笑梅也站在他对面。
  “那些酒可以毒死一千个人,要毒死你一路风雷动,也足够了。”红梅站在他身后。
  “你为什么不回到屋子里去?邓飞已经走了,你就是被毒死,也得好好死在屋子里,对不对?”
  雷霆一叹道:“说得对。”
  雷霆慢慢走回屋子内。
  他很目困,昏昏欲睡。
  倚梅偎在他身边:“你是不是很想睡?”
  雷霆点点头,他目困得厉害,脑袋隆隆地震响。
  倚梅的脸上脸是淡淡的神色:“你为什么不睡?你一睡过去,再醒过来,就再也没烦恼了,为什么不好好睡一觉?”
  雷霆的头很沉,一点点垂向倚梅,垂向白衣欺雪的椅梅身上。他要昏睡,从来没有这样疲惫过。
  笑梅的手如尖尖玉笋,攥住了他的手,她轻轻抚摸着雷霆的手指:“你是江湖上第一高手?是不是?江湖上再也没有人能威胁到你的,你为什么不放心睡一觉?明天起来,好好地去赈灾,人家都会敬你……”
  红梅披散了她的头发,把这一头垂瀑都流溅在雷霆脸上。
  雷霆的眼皮如有千斤重。
  三个女人缠绕着他。
  这三个女人都很白皙,都很迷人。
  他是不是该长吁一口气,好好地休息休息?
  他想起了范蔷儿。范蔷儿已经是蜡人儿了,裘独说他也没想掐死范蔷儿,他是不是一时气愤失手掐死了她?那么说裘独也喜欢范蔷儿?他听了裘独这话是快活还是悲哀?他是不是心里更气愤?
  范蔷儿死了,梦姑也死了,他心里已无挂牵。他是不是该好好地放浪一次?
  雷霆坐在床上,他的身体仍然坐得笔直。
  他的眼皮几乎要闭上了。
  他身后不远,站着一个邓飞,邓飞手里有剑。
  邓飞握剑的手很稳定。他在等,等雷霆躺下去的那一瞬间。
  邓飞相信,女人可以让雷霆躺下。因为雷霆是在为女人报仇的焦渴之中劳累他自己的,也只有女人可以让他放松。
  一旦放松,他的死期就到了。
  邓飞的话果然不错,这女人的身体是热的,雷霆已经在这温热之中昏然欲睡。
  他象是回到了绿涧,躺在那一张极舒服的石床上。
  他身边坐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是不是一个赤裸的女孩儿?她叫什么名字?
  他渐渐闭上眼睛。
  倚梅的手抚摸着雷霆的肩,她能感受到那一触而奔涌不止的强大内力,她在等待这内力沉睡。笑梅偎在雷霆的怀里,她已经触摸到了雷霆手太阴经、足太阳经脉的好几处穴道,但雷霆浑然不觉。他只要内息涌动,自然就护卫着他身上的要穴,随时可移穴动位,让别人无法点他的穴道。红梅靠在他背后,她暗暗吃惊,只要雷霆意念一动,一路风雷便会低低吼起,把她震飞出去。
  她们用女人的手,用女人的身躯安抚雷霆,只要他一目困倦入睡,邓飞的剑就会刺向他的胸膛。
  雷霆闭上了双眼。
  他马上要睡了,他梦见了一个赤裸裸的女孩儿。
  他想起来了,石床外是那悠闲游来游去的大鱼,还有那些慢慢摇曳不定的小草。那个依偎在他身边的女孩儿是谁?那女孩儿在呼唤他。
  “绿草儿,绿草儿……你是绿草儿……”
  雷霆睁开了眼。
  他看见了一道剑光。
  他看见了倚梅、笑梅、红梅三个女人,她们的手虽然仍在抚摸他,但身子都躲着避着,一道剑光从她们身边直刺向他!
  雷霆猛然张口一啸……
  邓飞知道他斗不过雷霆。
  他从山庄走出时,三位师父就告诉他,他的剑法天下无敌,连一剑萧晓都不是他的对手,但他斗不过一路风雷动雷霆。
  他那时并未在意,因为那时雷霆已失去武功。
  可他现在知道,不杀死雷霆,他就会死在这人手里。
  他已经找到了最好的时机,雷霆昏睡过去,这毒可以让雷霆两个时辰不能醒来。
  用不着两个时辰,他只要一瞬间就可以杀死雷霆。
  他的剑击刺向雷霆,这是全力一刺!
  雷霆看见了剑尖,正刺向他的胸膛。
  三个女人已经躺下,但她们的手象蛇一样缠住了他。
  他已经无法躲避。
  这时他猛吼了一声。
  倚梅的身子飞了起来,剑芒伤了她,她叭地被震飞出去。笑梅的身子向后平平飞出,直摔在墙上,又重重地落在地上。红梅象被人当头一拳,象箭一样射向门口。
  雷霆一张口,咬住了邓飞的剑尖。
  邓飞的内力一阵阵逼去,内力如山似海,一阵阵涌向雷霆。
  雷霆嘴里咬着剑,慢慢站了起来。
  邓飞突然笑了:“你是不是不舍得我这一柄剑?好,我就送给你,好不好?”
  邓飞竟然笑着,施施然双手抱肩,笑吟吟看着雷霆。
  他这时真象是雷霆的生死之交。
  雷霆叭地一吐,剑象一支急弦弓箭,直射向房门,钉在门上。剑柄洞穿门扇,剑尖在颤抖。红梅的脸吓得没了血色,定定地望着雷霆。
  邓飞笑道:“你看,你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把这三个美人都吓坏了,人家尽心尽意地服侍你,为什么你要把她们摔开?”
  邓飞慢慢转身走到门口,用两根手指一夹,把剑拔了出来,提剑走了出去。
  倚梅看着雷霆:“你要杀就杀,我决不皱一下眉头。”
  她仍是眉尖紧蹙。
  雷霆不语,他慢慢闭上了双眼。
  倚梅看看笑梅,看看红梅,三个女人都站在雷霆面前,向他深施一礼,慢慢退了出去。
  她们轻轻带上了房门。
  客房内,只剩下了雷霆自己。
  他静静地看着他的手指,手指都变成了黑色。
  他把十个手指都捺在桌面上,桌面开始变黑,蚀成末末儿,最后蚀出了十个手指洞来。
  他的手又慢慢放下了。
  他去躺倒在床上。
  远处响起鸡啼,天已经要大亮了。
  尾声 绿涧
  一个人慢慢走向悬崖。
  这是个很瘦削的中年人。
  他双目炯炯,站在悬崖边,望着下面的绿涧。
  绿涧很深。
  他在看着绿涧。
  太阳正升起来,一点点爬过悬崖。
  他望着绿涧水。
  他不是很着急走下去么?他为什么又停在这儿不动了?是不是“近乡情更怯”?
  他想起了那个女孩儿,那个让他不能被毒死的女孩儿,她赤裸着,象一条纯净的大鱼,她在笑,在等着他。
  他突然大声念叨:“不对,不对,你十五,我四十二。永远是你是十五,我四十二……”
  “你说什么不对?”
  他回过了头。
  他看见了那个女孩儿。
  正是绿草儿,冲他调皮地笑。
  他竟然有些局促,脸红了。
  他是不是也变得象个孩子了?
  她静静地望着他。
  “你可要想好了,你一走下去,就再也不能上来了,只好天天陪我了……”
  他的眼睛很亮:“我们跳下去?”
  她扑来,抱住他,抱得很紧很紧。
  “我说过,别人杀不死你,杀不死。只有我,才能杀死你,你说对不对?”
  正是太阳照彻绿涧的那一时刻。
  他望着绿涧水。
  他能躲在绿涧,不再上来么?
  野瓢道人要杀他,那十个江湖高手要为裘独报仇。
  邓飞会找他,邓飞决不会让他过好日子的。
  他看着绿草儿,大声说:“不管怎么样,我决不会让你离开我,一步也不离开……”

  (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五章 听雨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