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二章 仇恨在心
2021-05-03 13:22:56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哑女人很快活。
  她终于有了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这般善解女儿心意的男人。
  男人快活着,就流出了眼泪。
  哑女人比划着问:“你为什么要哭?”
  男人无语,他只是用手去理女人长长的柔发。
  哑女人又问:“你为什么不说?我们是夫妻了,我要问你,你不说,我会急死了。”
  男人道:“我没法儿习武,没法儿,象一个不会走路的人一样没气力。”
  女人笑了:“这没什么,我也不懂武功。”
  男人一叹:“女人可以不懂,男人可以做事,可以做许多事。”
  哑女人睁大了眼看他,目光中是诧异。
  男人搂着女人:“有了你,我当然不会再做坏事。我可以做许多事,许多好事。”
  女人笑了,女人总是很相信她们喜欢的男人的话。
  哑女人问道:“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对我说。”
  男人道:“我要杀那个大相国寺的僧人无心。”
  哑女人不愿意违忤这男人的心意,但她心中明白,要没有这个大相国寺的和尚无心插手,夜鹤莫雨不会这么快就成了她的男人。她不想杀死和尚无心。
  男人又道:“我还想杀了那个算卦先生。”
  哑女人点点头。
  那个算卦先生可杀,她对那个算卦先生可没一点怜惜。
  男人道:“你要帮我。”
  哑女人有点闷闷不乐,但又不好拂这男人的兴头:“我怎么帮你?”
  男人道:“这很容易,告诉你爹,说一定不要让人知道我就是莫雨,这对你家名声有损。一定要杀死那个算卦人,不然你没脸儿活。”
  哑女人点点头。
  算卦先生和西门寿坐在酒楼里。
  西门寿在笑。他很有耐性,他在等算卦先生说出那镖红货的失落之处。
  但算卦先生只是专心对付酒,没有一句话同西门寿讲。
  夏日的汴梁,酒楼早早就有了些散客。
  这是些嗜酒之人,想是头一天没喝够酒,就第二天早早来到这酒楼上,寻找酒趣来了。
  西门寿旁边桌上,一个老人一个孩子在吃包子,老人也喝酒,孩子一边吃包子,一边眼光滴溜溜转。
  靠边儿一桌上,坐着两个大汉。两个大汉在喝酒,喝得很轻闲,很自在。
  这是一大早的酒楼,自然生意清淡。
  西门寿问过算卦先生几回。但都被他用言语支吾过去。
  巫四不说他不知道这一批红货落于谁手,就说明他知道这件事。
  他如果能给西门寿一个暗示,西门寿就可以去寻找去讨回这一镖货。他没法儿认赔这五十万两镖货。如果一年内赔上这么一两起,他的镖局只好关门了。
  西门寿道:“先生别只管喝酒,最好告诉我一点儿线索,让狮吼镖局的几十号人有饭可吃。”
  算卦先生不语,只是左顾右盼。
  他突然脸色一变。
  西门寿以为奇怪,问道:“先生怎么了?”巫四叹气道:“恐怕我又得要你救一次命了。”
  没等西门寿讲话,就听耳边呼呼风响。
  那两个大汉竟然从桌边一跃而起,一个手持双剑,一个握一柄精钢刀,向巫四杀过来!双剑上下齐飞,一招“双蛟闹海”,直奔巫四的前胸和头颅。另一个大汉单刀如飞,刮向巫四的腰肢,却是一式泼风刀中的绝招“刀刀见血”。
  这二人连话也不讲,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双剑单刀,直奔巫四,看来是只想杀他,没一点犹豫之处。
  西门寿这时刚刚站起身来。
  算卦先生巫四居然毫无慌乱之意,一边乱摇着手,一边尖声叫喊:“杀人啦,杀人啦!”
  西门寿身子一斜,人就站在了巫四面前。
  他左手探出,拳一曲一绕,啪地打在那人一柄剑上,这剑差一点儿被打飞。那人一愣,两剑咯咯相撞,便再也递不出招去。另外那使单刀的见状不妙,大吼一声,刀便向西门寿劈来。
  这一刀使足了劲,是一招“刀劈泰山”。
  西门寿见势极猛,就身子一斜,人向后撞去。这一撞竟把巫四撞倒,倒地不动。西门寿身子一边向后闪,一边左手扳起一条长凳,长凳一竖,立在刀前。
  叭——一刀正狠狠嵌入凳面,再也拔不出来。西门寿转身就向两人出招。
  他使的是双笔点八脉的功夫。
  他两手化笔,直点向那使双剑的人。那人见西门寿出手代笔,便心中生出畏惧,知这是遇上了点穴的大行家,忙忙向后而退。不料回身稍忙,锋尖绕在外侧,那剑便带在了使单刀的汉子臂上,一时把那汉子的右臂弄得血流如注。
  两个人忙向后退,从窗子向外一跳,跌在街上,爬了起来,趔趔歪歪地走了。
  西门寿看着外面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逃走时不很匆忙,显然有恃无恐。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这个算卦先生巫四?他们并不是什么高手,只是一些平平常常的杀手。是他的仇敌本来就没什么本事?还是他们并不想马上杀死他?
  西门寿一回头,忍不住哑然失笑。
  从楼下闯上来的那些酒客们正在议论纷纷,可头上刚刚跌了一个包的算卦先生巫四,却在桌边坐着,自斟自饮呢。
  西门寿问:“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巫四淡淡一笑道:“你为什么不问问他们?”西门寿道:“你不会总有这么好的运气,我也不会总在你身边看你喝酒。”
  巫四淡淡一笑道:“就是你总坐在我身边,和我形影不离也没用,因为他们会再派人来杀我。”
  西门寿问道:“他们是谁?”
  巫四一笑道:“裘府,富甲天下的汴梁裘府。”
  西门寿无话了,他明白,巫四说得对,如果同巫四为难的是汴梁裘府,就是他西门寿天天跟在巫四身边也没用。
  西门寿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死你?”巫四突然笑了:“这件事很麻烦,说起来话很长。”
  西门寿道:“反正我闲着没事儿,你为什么不跟我讲一讲。”
  巫四告诉西门寿,裘独有个哑女儿,如今他的哑女儿同一个男人成亲了。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江湖上人人厌憎,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个夜鹤莫雨。夜鹤莫雨并不是一个翩翩公子了,变成了一个和尚。
  巫四边讲边笑,西门寿也觉得很可笑。可最后,他笑不出来了。
  哑女人和夜鹤莫雨都想杀死巫四,巫四怎么笑得出来?如果他巫四死了,西门寿那一笔莫名其妙失去的镖货无处可查,他西门寿又怎么笑得出?
  巫四看出了西门寿的心思。
  “我可以告诉你一条线索,你去找中州大侠邓飞。”
  西门寿还是吃了一惊,他曾历数过几个擅大力金刚指的人,他没敢怀疑邓飞。邓飞是中州大侠,他不会劫狮吼镖局的镖。
  巫四道:“你对他说,你知道他劫了镖,劫镖之后又被别人劫走了。你只要中州大侠邓飞暗暗赔你一半银货就是了。”
  西门寿道:“他肯赔么?”巫四笑道:“只要你狮吼镖局守口如瓶,只要你答应不再找他的麻烦,这二十五万两银子,对他只是一个区区小数。”
  西门寿道:“多谢先生指点。不过,另外一半镖银……”
  巫四朗笑道:“如果局主讨回了这一半,再来找我,我包你有另一半好了。”
  西门寿大喜道:“如此多谢了!在下就告辞了。”
  巫四晃晃地走在街上。
  他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可他的额头上仍然有一个包。
  又有人对巫四讲话了:“看不出你还挺快活?”
  巫四一笑道:“不然怎么办?哭么?”
  那人叹气道:“他们肯定要杀死你。”
  巫四道:“他们没得手,已经走了。”
  那人道:“这一次不算,还会有下一次的。下一次决不会派这么差的人来。”
  巫四问道:“他们会派什么人来?”
  那人道:“杀手。他们会派一个个杀手来,直到把你杀死。”
  巫四道:“为什么要这么干?”
  那人道:“有人与你有仇,他只想杀死你,仇恨在他心里。”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三章 登门讨债启齿难
上一篇:
第一章 婚为女儿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