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四章 一笑三杀
2021-05-06 18:18:23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城西破关帝庙。
  庙内,一堆小小的篝火,已熄。篝火边无人,只有一个长长的白布包裹,这包裹很大。天已经到了四更,远远地伟来了第一声鸡啼。嗖嗖破风之声响起,有人进了庙。这是七个人,先先后后从各处入庙。
  笑笑翁道:“三哥还没回来?”
  余符道:“七弟去裘府看了,有什么消息?”
  吹破天灵贵道:“进进出出的江湖人物不少,但看不出什么破绽。我想了几次办法,也没进得去裘府。”
  余符道:“今夜不行,我们一齐进去看看,找一找三弟和二妹,看来她们一定是出了事儿。”
  众人都赞同老大这个主意。贾慧突然道:“这是什么?是谁带来的?”他指着地上这一长长的包裹。
  众人惊愕,都说不知道。
  招魂生余符神色一肃,身子一纵,飞身起来,向四外巡视,又道:“六弟,打开它!”
  贾慧把这包袱打开。包袱里,赫然是死去的下九流中的老三更夫徐不夜。
  灵贵流泪了,扑向徐不夜。
  老大招魂生余符一声断喝:“七弟!”
  笑笑翁一把扯住灵贵道:“别动,小心有毒!”
  七个人热泪流下,静静地看着老三更夫徐不夜。
  老大招魂生余符身子一转,突然一吼道:“谁,站出来?”
  几个人马上围成成势,向破庙门望去。
  淡淡的一点曙色里,慢慢起来一个人。这个人身上披这许多麻布条条,在夜风中徐徐飘动。
  一笑三杀许应风。
  招魂生余符道:“是你?是你杀死了老三?”
  许应风道:“他敲错了时辰,本来是四更,他偏要敲三更……”老七吹破天灵贵握起了拳头:“你得为三哥偿命!”
  七个人都站起来,逼向许应风。
  许应风睥睨一切,傲然四视道“好,好,很好!”贾慧冷冷道:“什么很好?”
  许应风道:“这一次你们有七个,我至少可以笑两次了。”
  笑笑翁破口大骂:“笑你娘个腿,你哭也来不及了!”
  七个人一齐动手。
  下九流是九个人,九个人亲如一人。他们知道他们的出身很贱,他们自己尊重自己。如今没了老三更夫徐不夜,老三是被这个一笑三杀许应风杀死的,这仇岂能不报?贾慧出手极狠,一掌递过一掌,掌式如风。他一改平日那荏弱柔性,变得性烈如火。笑笑翁白须斑发,飘然而飞,两只手各持一根扦子,细细的扦子很长,但因笑笑翁使时灌注上了内家真力。这扦子出手时也就有了破空的嘶嘶风声。笑笑翁扦子变化极大,姿势大开大阖,象在虚虚地向人比划如何做糖人儿。老七吹破天灵贵用一支喇叭,这支喇叭是金色的,打起来象用榻,横推出去又象是用党,再向回扯时又象用吴钩,这兵器用来诡异,出手部位又很独特,时时向许应风腋下前胸招呼。乞丐无用打起来极狠,他专门冲向许应风这一柄剑,似乎他一双肉掌去拿这剑,他象要拚命去抓剑,似乎他这一抓,其实几个兄弟就可以杀死许应风。算卦先生巫四的功夫比这几个人只强不弱,他只是向许应风的头上一纵,在空中飞纵来去,要袭他的头上。老五店伙计胡端用两只银盘子,银盘子时时由他手中飞出,直划向许应风。众人之中,只有招魂生余符站立较远,只是用一根细细长长的勾魂丝时时地补上众兄弟的破绽。许应风自视甚高。他是江湖黑道上的高手。
  江湖人有诗云:“一笑三杀剑,袭人半夜中;但闻鸣镝响,不见剑影踪。”
  这是说他这一笑三杀剑的犀利,没有这柄杀人如风的利剑,他怎么会有这“一笑三杀”的威名?没有这柄杀人如麻的利剑,他怎么会披身上那么多麻布条条儿?须知那一根麻布条条就是一条江湖好汉的性命。
  饶是下九流中的七兄弟如此用力,也不能杀败许应风。
  许应风的脸色很冷。
  他的脸色部渐渐变了,冷冷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诡谲的笑容。老大招魂生余符马上变色,喊道:“小心他的剑!”
  他手里的勾魂丝嘶嘶一阵子急急暴响。
  许应风还是笑了,他笑得很怪,象枭鹰夜嗥,象阴鬼夜啸。这笑声使七兄弟一阵子冷颤,他们的手更快了。但他们知道这无济于事,只要他们不能逼住这一柄剑,这柄剑就会杀人,就会喋血!
  他们围住的不是别人,是江湖豪杰人人谈色变的黑煞星“一笑三杀”许应风!
  他已经笑了,他要杀人,要杀死三个人!许应风的一柄剑象狂风。
  笑笑翁一愣,他手里的两根长长的扦子没了,齐边被一剑挥断,两根扦子一根插在灵贵的肩头,一根飞得不知去向。灵贵的肩头插上了这扦子,在流血,手臂不灵,挥舞喇叭就十分吃力。贾慧和胡端都被许应风的剑气逼退,胡端手里只剩下了一只盘子,另一只盘子正被许应风震飞,插在关帝爷的膝盖上。
  许应风的脸上带笑,他的剑如风,正向乞丐无用头劈来!眼看乞丐无用就要死在剑下!
  有人在这打斗声中,竟然说话了,说得轻描淡写:“这个一笑三杀,其实也没什么大本事,下九流的兄弟怎么会费这么大心神?”这话虽然说得很轻,但犹如直接炸响在许应风的耳边。
  他的剑停住了。
  七兄弟也都站在了一边。
  他们都看到了,在关帝庙捧读的那本《春秋》上站了一个人,这人比一片羽毛还轻。
  他手握一柄长剑,身穿一套白色衣袍。
  这是一剑萧晓,许应风用的是剑,萧晓用的也是剑。许应风的剑用来杀人,萧晓的剑用来止杀。
  许应风是江湖上的黑煞风,萧晓却是江湖上人人称道的大侠。有些人在江湖上行走,永远也碰不上。他们一生不碰头,是因为他们不想碰头。他们一碰头,就必有死伤。
  “一笑三杀”许应风在江湖上不愿意碰到的两个人,一个便是这个一剑萧晓,另一个是那个一路风雷动雷霆。
  他不愿意碰见萧晓,是因为他自忖他的剑未必会是萧晓的对手。他不愿碰见雷霆,是因为他不愿意向雷霆点头致意,他不愿意承认他比雷霆差。
  可今夜,不愿意碰见的人他碰到了,这个人是大侠一剑萧晓。萧晓冷冷说道:“是你杀死了更夫徐不夜?”
  许应风点点头。
  萧晓道:“是我求他去裘府的,要他去看看那个银子多得没法儿花的裘老爷子一天都忙碌些什么。”
  许应风道:“窥人私者必被杀!”
  一剑萧晓道:“这里是一座破庙,这是下九流九兄弟的私晤之处。你来了,也窥人私,也该被杀。”
  许应风未回答。
  如果别人说他该被杀,他会冷冷一笑,那人的头就已经落地。可这一回说他该被杀死的是一剑萧晓,他就无法笑得出来。
  萧晓的身子平平一飘,人就站在许应风面前。“拔出你的剑吧!”
  萧晓看着他,双目疑成一线,目光如芒。
  如果是别人,许应风决不会先拔剑。
  萧晓道:“我想杀你,原因有三。第一,你杀大刀神郑因泰,他是我的好友。第二,你血洗了吴家堡,而吴家又是我的世交。第三,你杀了下九流中的更夫徐不夜,他是我委托办事的朋友。所以,你死定了!”
  许应风拔出剑来,他看着萧晓,心在狂跳,他的剑很快。因为剑快,他才能在下九流七兄弟的围攻之中也未落败。
  他擅“追风六十四式”。
  他的心里一阵子狂喜,萧晓的剑仍在背上。
  如果他出第一剑,萧晓还不拔剑,他将在许应风密如急风的追风六十四式之中躲逃,他将没机会拔剑。那样,他决不会战胜许应风。
  许应风的脸上不动声色,他慢慢吞吞地拔剑。
  许应风道:“听说你伤人只是一剑?”
  萧晓看着他,点头道:“不错。”
  许应风道:“如果我出剑,你还能拔出剑来么?”
  萧晓道:“你为什么不试一试?”
  许应风道:“好!”话音未落,剑已出手。
  他知道这一战很险,他不能停手,一出手就是追风六十四剑,一剑比一剑更快,一剑比一剑更狠!及至许应风出剑,下九流的七兄弟不觉一叹。他们才知道“一笑三杀”的剑比他们想象的更快。一剑快似一剑,他们看不见剑招,只见漫天剑影。一剑萧晓已没有出剑的机会了!
  漫天剑幕,一片皆白。
  下九流的七兄弟想冲上去,但被这逼人的剑气击退。他们只能眼看着一剑萧晓被杀。
  一剑萧晓的血肉之躯被裹在一片剑幕里。他是不是已经受伤?他是不是再也没有机会拔剑?
  他是一代大侠,但没机会拔剑,怎么施展他那惊心动魄的一剑?蓦地,满天剑云,一泻而收。
  眼前站立着两个人。
  许应风的双眼瞪得很圆,他瞪瞪地看着萧晓,似乎不相信在他的如风急剑中还会有一个完整的人。
  萧晓在笑,笑得很自信。
  许应风的胸前滴血,血从那些挂着的麻布条条上滴落。
  “你还是用了你的剑,一剑,一剑……”
  许应风在苦笑,这一阵阵笑声似夜枭啼哭。“你为什么不马上杀死我?”
  萧晓无语,他的剑仍在背上,他用过他的剑么?他一剑就击中了许应风。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许应风擎剑在手,用力一抖,剑身如蛇,在自己前胸飞过。顿时血如泉涌。
  他又把长剑一抖,剑作龙吟,扶摇而上,又直落下来,他身子一振,向上一迎,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许应风的胸前插着这柄剑,他自己杀死自己。一笑三杀!杀不死别人,可以杀死他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九卷 世外无人知桃源
上一篇:
第三章 三十万两买一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