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三章 大侠本色
2021-05-06 19:15:04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邓飞来到了恶人亭。
  他很欣赏这一座亭子,这亭子能让他快活,他站在这亭子里,才知道他是他自己。
  他是中州大侠邓飞。
  他是劫镖杀人的大盗邓飞。
  他是恶人邓飞。
  可现在,他要到沙洲上去见他的三位师父。
  他跳上了小舟,掉舟向沙洲而去。
  竹舍更破,竹舍内,愁和尚肩上仍然有那么一个鸟巢。鸟巢已空,鸟儿已长成,飞去空留一巢。空巢何用,为什么他仍然要留这一巢在肩上?
  淡和尚更瘦,笑和尚脸色更红,笑得更快意。
  邓飞向三位师父施礼。他拿出了三坛酒,放好了三个食盒。
  每逢他要去赈灾,行前总要来聆听三位师父教诲,来同三位师父喝上一顿酒。
  三位和尚戏称这一举为“入世”。
  既能“入世”,岂能脱俗?
  邓飞举杯道:“三位师父,徒弟这一次又要去川陕赈灾了,但愿有三位师父洪福护佑,一路风顺。”
  愁和尚一饮而尽道:“好!”
  淡和尚喝光了酒,道:“好酒!”
  笑和尚一笑:“好酒!”
  当然是好酒,果然是好菜。
  三位师父不能脱俗,一年又只能这么畅饮一次,自然就容易醉了。
  邓飞也喝光了一坛酒。
  邓飞道:“师父,弟子醉了,可不可以唱上一曲儿?”
  淡和尚道:“唱!”
  邓飞一醉,便生狂态,拔剑弹铗,引吭而歌:
  “恶人亭,
  生人恶。
  一生只把剑来磨。
  风光杀人易,
  刎颈溅腔血。
  有人赞,称风节,
  有人叹,多罪孽,
  善善恶恶谁评说?
  我自由心做!”
  唱罢,挥剑而舞。
  剑舞成剑气,浑洒,豪放,当世已无几人能敌。
  愁和尚一叹道:“邓飞,邓飞,你已成天下高手,当世已无人能敌。”
  邓飞一怔,慢慢道:“还有一剑萧晓。”
  淡和尚道:“他可敌你二十招。他怕,就杀不过你。”
  “他怕什么?”
  “怕丢了富贵。”
  笑和尚一笑:“如果雷霆活着,你敌不过他。”
  邓飞不介意:“他没了武功,只是死狗一条。”
  邓飞突然停下了剑。
  淡和尚、愁和尚、笑和尚都看着他。
  愁和尚道:“邓飞,你舞剑时,有杀气。你想杀死我们三人。”淡和尚道:“你在酒菜中下了毒,那是无色无味之毒。”
  笑和尚一笑:“我早知道,每劫人钱财,你都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这么做去,心一天比一天大,你已经不甘心再这样活下去。”
  邓飞惊愕,一一看着三位师父。
  他们怎么会什么都知道?
  他冷笑着,他们已经中了毒,又会把他怎么样?
  愁和尚一叹:“邓飞,邓飞,你以为你会毒死我们么?”
  愁和尚以食指指地,突然一股酒箭直射向地面,地面噗噗冒尘烟,这是喝下去的酒毒。
  三位和尚的酒毒都射向地面。
  邓飞知道他错了,错估了三位师父。
  他毒不死他们,他必然会被他们杀死。
  他摸过剑来自刎。
  叭——,愁和尚隔空点穴,点住了他曲池、上廉、三里三穴。剑落在了地上。
  淡和尚问道:“邓飞,如果你走出竹舍,还去不去川陕赈灾?”邓飞低头道:“只此一次了,明年不再做这个了。”
  三位和尚也明白邓飞不再赈灾,想做些什么。他想做天下黑道的枭雄,想与武林中的豪杰一拼。
  愁和尚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邓飞默然,三位师父一定会杀死他。
  淡和尚道:“邓飞,你一定把这次赈灾做完么?”
  邓飞心里一松,道:“当然。”
  笑和尚道:“你不说谎?”
  邓飞冷笑,生死攸关,他何必说谎?
  愁和尚道:
  “人生有千愁,
  尘世不曾留;
  善恶终须报,
  荒唐亦春秋。”
  愁和尚闭目不视,也不再讲话。
  淡和尚道:
  “恶人终须恶,
  善人难到头。
  一念归邪恶,
  轮回落我头。”
  笑和尚一笑道:
  “一笑不计较,
  善恶任人酬。
  风波不须念,
  世事皆阳秋。”
  三位师父看着邓飞,齐齐自断经脉而死。
  愁和尚尸身不倒,仍是一副愁容。
  淡和尚尸身不倒,仍是一脸淡漠。
  笑和尚尸身不倒,仍是一脸笑意。
  竹舍更为破旧,早已不堪风雨。
  邓飞站在沙洲上,看着风中摇曳的竹舍。
  他脸上突然流出了泪,跪在沙洲上,向竹舍磕头。
  他站起身来,走过去,点着了一把火。
  他看着竹舍烧着了,火势熊熊。
  庄里的人都隔湖相望,但没一个人敢上沙洲来,因为邓飞有过严令。
  他看着这竹舍烧成了灰烬。
  邓飞转身想走,他突然发现在灰烬之中,有光芒闪现。
  有什么珠宝在这里?三位师父从来不顾尘俗,自然不会留下什么宝贝,一定是有什么武林宝物不曾传与他。
  邓飞进灰烬之中查找。
  他呆住了。
  在灰烬之中,熠熠闪光的,是三位师父焚尸之后的头骨、腿骨,这儿有数十块骨殖,化成了舍利子,闪着奇异的光。
  舍利子如珠贝,内中的纹象雪花。
  愁和尚的舍利子中的花纹象霞,象粲然的笑意。
  淡和尚的舍利子色彩极浓,象虹彩般绚丽。
  笑和尚的舍利子旋着花色,极白,很纯净。
  邓飞知道,世上很少有人可以焚尸之后得到舍利子,除非这人是道行极高的的高僧。
  三位师父与他邓飞皆做恶事,他们教出了他这一个恶人邓飞,他们为什么还是高僧?
  舍利子终是宝物,邓飞很贪婪地收捡起来。
  他在笑,只要是宝物,师父的骨殖他也敢要。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四章 梆声黎明
上一篇:
第二章 男人女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