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二章 劫镖
2021-05-06 19:18:21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狮虎镖局的镖车在大路上走动。
  快剑云飞、摘金手吴凤两个人押镖。
  他们很快活,因为中州大侠邓飞信任他们,把这赈灾的三十万两银子交由他们押送川陕。
  他们要一路小心,一定把这些镖银好好押到灾区,既完成邓飞的交托,也做了一件善事。
  快剑云飞、摘金手吴凤也不怕有黑道人来讨麻烦。
  天下很少有人会来讨他们麻烦的,除非他们不要命了。
  镖车十辆,有三个镖师,加上十个趟子手,还有二十个推车人,浩浩荡荡,一路热闹。
  趟子手当然要喊镖:“狮子一吼,老虎大开口!”
  这镖局喊镖,为的是提醒黑道上的人:镖来了!告诉他们,凭交情,他们该退避三舍,不来劫镖。凭手段,押镖的人也不惧你黑道高手,你如来劫镖,定要你好看。
  这一趟镖车走了三十里,在路边一个酒店打尖。
  这是一家很小的路边酒店。
  酒店是半边篱笆当墙,竹篱只到齐胸高,店内沾一路灰尘。店里有那么三四张小桌,桌上摆着筷子和小盘,都脏得很,让人看了生厌。酒店掌柜的是一个老人,一个龙钟老人,行动迟缓,好像能坐在他店里的人都可以坐上三日五日,不急于赶路似的。
  他行动极慢,慢得象脑袋都停滞了。
  快剑云飞和摘金手吴凤进到酒店里喝酒。同行的三位镖师坐在下首相陪。
  镖车就停在小店外面,趟子手和推车人都在路边休憩,从小店里讨来热干粮,喝着大碗热汤,一个个汗津津地躺着、坐着休息。云飞和吴凤,三个镖师在等着上菜。菜好半天才炒好,端了上来。
  旅途劳顿,这几盘野味也让云飞、吴凤精神一振。闻上去味道不错,看上去色儿也佳,云飞便快活喊道:“店家,拿酒来!”
  这酒拿的却慢。
  一位镖师不耐烦,去灶屋取酒,见那老店主正在用一块脏兮兮的抹布擦酒坛子,总也擦不净。
  镖师不耐烦,捧起酒坛就走。
  菜也香,酒味儿也不错,云飞很快活,喊道:“来,来,喝上几杯再上路。”
  三位镖师口渴,就急着喝酒。
  吴凤突然道:“慢!”
  她从头上摘下银簪,一一放在酒杯之中一试,见酒无异状,又放在那几盘菜里,见菜也没什么异样,才向众人莞尔一笑道:“好,吃吧。”
  云飞一笑道:“还是你细心,但谅这村野小店,也没有什么邪门歪道。”
  五个人就放心吃喝。
  秋太阳很毒。
  从路上驰过来一批马,马中间护着一辆车。
  马上有三四个汉子,这都是些很剽悍的男人,他们脸色冷漠,对这镖车和一群护镖人看也不看。
  他们有的背着长剑,有的马鞍上挂着双钩、单刀,骑的都是骏马。
  马上一人欠身对车中人行礼道:“夫人,这里是有一个小店,是不是在这里吃上点儿东西再走?”
  马车很是华贵,单是那四匹驾车的踏雪乌骓就极难得,一色乌黑发亮的黑色毛皮,都是四蹄攒雪的白色。
  马车是用银镂刻出来的,饕餮云纹围绕车身,紫金丝帘悬垂车前。
  看来这马车的主人一定是一个很华贵的夫人。
  就听得车中人莺声燕语,轻轻说道:“既然有小店,为什么不停下来,让大家吃点东西,喝点酒,再赶路?”
  大汉躬身答应,回头道:“下马,吃点东西再走。”
  吴凤看那四个汉子下马的姿势,心中暗暗吃惊,这四个汉子的功力不凡。他们下马时,只用手轻轻一摁马鞍,这一摁,就让一匹良马宝骥身腰一沉,一动不动,他们飞身下马,那马又都能马上展腰而动,身上的压力瞬间变得一无踪影,于是那马都向上一纵,跳起来嘶鸣。
  这是些一流高手。
  四个大汉躬身而立,等待着那夫人从轿车里走下来。
  就闻到一阵香气扑鼻。听得见细碎的裙裾声响。就见一个袅袅婷婷的女人走下了轿车,她的头上蒙着轻纱。
  她慢慢走进小店去。
  她知道屋里的人都在注视着她,她也喜欢让男人们都注视着她。
  她仪态万方,走过去,在一张闲桌上坐下了。
  四个大汉围站在她身边,问:“要吃一点什么?”
  女人在沉吟,她是那种很挑剔吃食的人。
  她柔声细语道:“荒野小店,也没什么好东西可吃,还是把我车上的那两个食盒端来,将就吃上一点就是了。”
  两个大汉领命而去,从车上取来两只食盒。
  这是两只古色古香的雕木沉香食盒。
  打开盖子,从中取出几个很精细的瓷碗来。
  碗里有一些谁也叫不出名堂的菜肴。
  云飞五人都注意这女人,如此行事的女人,一定是很漂亮,很尊贵的人。她是什么人?
  女人撩起面纱,他们就会见到这个神秘女人,可她并不撩起面纱,她只是用手轻轻撩起它,把她那樱唇小口凑上来,慢慢吮一口菜,就放下面纱。只吃了几口菜,她就撂下筷子,不吃了。
  咐这四个大汉:“把菜拿下去,你们去吃。”
  四个大汉躬身答应,把菜拿到一边桌子上,四个人匆匆吃起来,这女人静静坐在桌边,在眺望大路,看那一无行人的大路。
  云飞和吴凤、三个镖师又开始喝酒。一坛酒已经喝下去了,他们准备喝完这些酒就上路,他们已不再对这贵夫人注目了,可这女人站起来,袅袅地来到他们面前。
  云飞、吴凤都放下了酒杯。
  女人身上有那股奇异的香气,这香气让他们很不舒服。
  女人问道:“快剑云飞,摘金手吴凤?”
  云飞和吴凤都点点头。他们冷冷看着这个女人。
  他们直到此时,还没看清这女人的面目。
  女人笑了:“快剑和摘金手想护送三十两银子去川陕赈灾,是不?”
  云飞和摘金手吴凤想拔出兵刃,但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他们中了毒!
  酒中无毒,菜里无毒,难道是这个女人身上有毒么?难道是她身上那香气有毒?
  云飞冷冷问道:“你是谁?”女人慢慢摘下了面纱。
  果然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这女人云飞和吴凤都认得,她叫冷艳公主牟彩虹。
  冷艳公主一笑:“三十万两银子不少,去川陕赈灾也要去,但就不须劳动你们五位的大驾了,自有我们五个人去,你看好不好?”云飞道:“胡说!这是中州大侠邓飞交来的镖银,怎么会交给你去赈灾?”
  牟彩虹一笑道:“中州大侠风光了好几年,也该轮到别人去做做好事了,你说是不是?”
  云飞、吴凤怒目不语。
  他们已经中了毒,无法同这个女人动手。
  牟彩虹道:“既是这样,你们就好好坐在这里,让我们去送镖银,我们去送,也会和你们一样好。”
  冷艳公主又慢慢说道:“人家都说快剑云飞和摘金手吴凤好一双人人艳羡的人间伴侣,看来果然不假,不知道你们二个去阴世间应该谁先谁后啊?”
  云飞、吴凤恨恨地看着这冷艳公主牟彩虹。
  这个女人的心肠很毒。
  冷艳公主抽出云飞的快剑,笑道:“好,我想出一个主意来了,我用你的快剑杀死吴凤,再用吴凤的那奇门兵刃摘金手来杀了你,这是不是最好的方法?”
  她出手很快,把剑向吴凤刺去。
  吴凤不动,双眼眨也不眨地盯住这剑。
  这是云飞的快剑,她从没想到这柄快剑会向她心窝刺来。但她不能动,她浑身已经瘫软,只能这样坐在桌子边,动也动不得。
  她心里很悲凉,只是恨恨地盯住这个冷艳女人。
  叭——,一根筷子打在这柄剑上。
  这剑刺空了。
  这时,冷艳公主牟彩虹身边站了一个人。这是那个老得不能再老的店主人。
  他双目仍然昏目毛,喃喃说道:“大路边,小客店,你杀不得人的。”
  冷艳公主吃了一惊,她变招很快,回手这一剑便向吴凤的头上削去。
  她想占个先机,只要她杀死吴凤,这老人又能奈她何?
  她身边四个大汉一齐出手,两个扑向这老人,两个扑向云飞和三位镖师。
  这老人就是手段再强,也不会有分身之术。
  但这老人突然一声厉吼。
  这吼声从冷艳公主耳边炸起,轰轰鸣鸣响了半天。
  她只一怔神工夫,手少阴经脉中的极泉、少海、通里三穴被制,手中剑已然到了那老者手里。
  老人身子一飘就落在云飞前面。
  四个大汉从空中扑跃而击,是心中操了胜算的,这几个人中了毒,他们必然会一击而杀,所以出手部位全是要穴。但他们怔神了,他们面前站了那个老者。
  老人道:“如果你们滚回去,或者还会有命在。”
  四个大汉当然不能缩手,四个人一齐声吼,扑杀这老人。
  老人手里握着云飞的快剑。
  这是一柄很薄很窄的剑。因为它快,就用不着很厚,很重。它出手迅疾,不等你动手,剑已入骨咬肉,又疾然而退,你哪里去找这一柄剑的破绽?
  老人的手只是抖了抖。
  云飞看呆,不禁轻轻一叹。他是快剑,但他没看清老人这一剑是如何出手的。
  那一剑变幻成数剑,四个大汉的身形都迟滞了一下,几乎同时站定了。
  他们都被老人点住了穴道。
  冷艳公主轻轻叹了一口气:“你是一路风雷动雷霆?”
  老人点点头。
  牟彩虹道:“你何必管这闲事?这银子是邓飞的,又不是你的。”老人一笑:“我也喜欢三十万两银子。”
  牟彩虹冷笑道:“这银子不好吃,你吞不得,别人比你的来头更大。”
  老人冷笑道:“我知道你是谁派来的,我不怕一剑萧晓,我不怕那个皇帝。”
  牟彩虹无语,雷霆连皇帝也不怕,她还能讲什么?
  老人让厨子给云飞、吴凤他们端汤。
  他们喝下汤后,渐渐地头上发了汗,可以站起来了。
  云飞向吴凤看了一眼,他们侥幸没死,全靠这个雷霆相救。但雷霆是黑道第一高手,他们难于向雷霆言谢。
  老人冷冷一笑,转身就走。
  云飞脸变得绯红:“雷大侠……”
  雷霆站住了:“我不是大侠……”
  云飞道:“我代中州大侠邓飞,在这里向雷大侠致谢了。”
  雷霆道:“邓飞算是个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理他?”
  云飞本来以为雷霆救人,是为了保邓飞这一趟镖,但听得雷霆这么一说,顿时一愣,知雷霆根本看不起邓飞。
  既然看不起邓飞,他又为什么救他与吴凤?
  吴凤心中也满是疑惑:“莫非你想劫镖?”
  雷霆冷笑道:“我从来不劫这种钱。”
  吴凤道:“只要你不劫这趟镖,我就替川陕的灾民向你行一个礼了。”
  吴凤深深一躬。
  雷霆笑了:“好,不愧是摘金手,祝你们好运!”
  雷霆走了。
  吴凤出去招呼趟子手,把镖车拢起来,赶路。
  三位镖师问道:“云大侠,这几个人怎么办?”
  云飞看看吴凤。
  吴凤道:“让他们自去吧,咱们走!”
  云飞想杀人,但说不出口来。他明白,如果牟彩虹等几个人等上几个时辰,穴道自解,那时他们或许会追上来劫镖。但他不能说杀人,因为他是白道上的豪杰,不能轻易杀人。吴凤一说,他只好点点头,但他对那三位镖师道:“把他们的马带上。”
  云飞向冷艳公主牟彩虹道:“得罪了。在下云飞,把你们的八匹马带走,如果此去川陕无碍,异日云飞将带这八匹骏马璧还,那时再来登门谢罪。”
  吴凤本不想让他带走这马匹,但一想他那心意,原是为了镖银,就不再言语,任由他吩咐镖师去做。
  云飞和吴凤默默上马。
  他们听说过雷霆,也知道他是黑道上的第一高手,也知道雷霆失去武功,在江湖上被金银帮追杀一事。既然雷霆恢复了武功,江湖上怕又要血腥四起了吧?金银帮行事险恶,雷霆又是眦怨必报,看来该有一场拼争了。
  云飞脸色阴沉。
  吴凤明白他心意,道:“你不该沮丧,天下也只有一个一路风雷动雷霆。”
  云飞感激地看看她,她明白他的心情。一个被人称为快剑的人,见到别人用剑,看都没看清,那心情一定很不好受。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三章 七十万两镖银
上一篇:
第一章 各家心事皆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