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2020-12-24 13:05:31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二千余载词坛古,三十六峰云树重!
  偶蹑仙踪苍翠里,要从高处倚孤筑!
  侧身天地意悠然,愿隔尘埃忘岁年!
  坐我青山红树里,不成丹药亦神仙。


  朔风呼啸,彤云密布!
  割面刺骨的寒风,挟带满天飞舞的银白雪花,直疑玉龙斗于九霄,鳞甲片片飞坠!
  大地一片银色世界,冰天雪地,粉妆玉琢!
  蜀山青城,天下称幽,卅六峰连嶂接岫,气势雄伟,山峻岭峻,幽邃曲深。
  时值严冬方过,早春甫届,青城卅六峰中的不少峰头,仍自笼罩于一片积雪之中!
  一眼望去,恍如根根晶莹玉柱参天矗立,寒风凛烈,寂然无声,益增幽邃之感!
  平日那些喜好登临,探幽寻古的风雅之士,此际正自围炉家中,暖酒眺雪吟哦,谁也不愿冒此天寒地冻,刺骨寒风,踏着足有盈尺的大雪出门一步,当然青城卅六峰更是绝无人迹!
  青城绝顶“日观亭”角上的峭壁间,静静矗立着一座五六丈高的儒生石像,雕刻得鬼斧神工,栩栩如生。距离石像头顶的一尺余处,朱笔篆写着四个斗大红字:“永止干戈”!
  这是百年前威震宇内的仙侠:“一尊”遗像!
  “一尊”一生虽然嫉恶如仇,但双手却从未沾过点滴血腥,各大门派有感于此,为消弭武林杀孽,遂共立遗像,镇凶止杀,近百年以来,虽仍不免有流血事件发生,但在整个武林史来说,这已属绝无仅有的一段安宁时期!
  距这尊石像约有十余丈的“日观亭”中,四张其形如鼓的石凳上,此际却冒着刺骨寒风,飘飞银花,默然僵坐着四个黑衣老人!
  这四个黑衣老人面色苍白,神情木然,闭目盘膝而坐,尽管阵阵刺骨寒风吹啸而过,尽管那飘荡雪花飞拂一身,沾满鬓发,但却无一人眼皮掀动一下,其状直如峭壁上那尊鬼斧神工,栩栩如生的石像一般!
  但是,蓦地里,这四个黑衣老人僵直的身形微微地颤动了一下,八道利刃般森冷目光飞快地向直通“日观峰”下的那条奇陡的山道远方投过一瞥,随又闭上!
  不到片刻,那条陡势天生,白雪盈尺的山道上,突然出现一条白影,影雪两白,非有上好目力,不是仔细分辨,绝难察觉!
  这条雪白人影立在山道彼端微微一顿,旋即向着四名黑衣老人静坐处飞奔而来!
  转瞬间已抵亭前,人影敛处,现出一个一身雪白儒服,俊美绝伦的英挺少年!
  他,急步上前,神情极为恭谨不安地躬身嗫嚅说道:“钰儿来迟,累得四位叔叔冒着寒风冷雪……”
  话未说完,四名黑衣老人突然睁开双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白衣少年骤见这八道冷电般森寒目光,不由一懔住口。
  居左一位身躯高大,状至威猛的黑衣老人,冷冷地看着白衣少年身后,木然说道:“白雪盈尺,足迹及半,三年不见你仍无多大进境,好教愚叔们失望!”
  白衣少年冠玉般俊面上泛起一片飞红,状至窘迫,默然垂首!
  那高大黑衣老人冷然又道:“不是愚叔们太过冷酷无情,甫一见面便严加呵责,实在是担心你独孤一门之血海深仇,以你目前这等功力,如此进境,不要说与对方仇家无法比拟,便是与诸大门派周旋已足堪忧,愚叔们三年来备尝艰苦,九死一生,遍历宇内,无非是为着你独孤一门的几桩大事,而你却偏不知长进,不……”
  “大哥!”隔坐一位身材削瘦地黑衣老人突然说道:“时光不早,赶快把该交待的交待了吧!”
  那高大黑衣老人斜视少年一眼,冷然接道:“愚叔们三年来几乎走遍宇内,总算找出杀害你独孤一门的血海大仇……”
  白衣少年神情一紧,急急接道:“叔叔,杀害我独孤一门的真凶,到底是……”
  “你急什么!”高大黑衣老人一声冷喝,说道:“愚叔们时光无多,几桩大事极其重要,你仔细听着,不许插嘴!”
  白衣少年身形一颤,倏然垂首!
  高大黑衣人冷哼一声,又道“你独孤一门的血海大仇乃是与‘雪衣血神’并称宇内二大凶人的‘龙幡令主’,此人凶狠毒辣,功力盖世,机智绝伦,十余年来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更不知他真名实姓,只是他的‘龙幡令’所至,必然伏尸遍地,凭此,你不难找到他,这是第一件大事……”
  微微一顿,又道:“你父生前珍藏一部武林中人人梦寐以求的武学秘笈‘归真经’,此经分上下二册,上册为‘龙幡令主’所攫,下册流落于诸大门派之中,这部秘籍是你家传至宝,无论如何你要收回,纵是血洗诸大门派亦在所不惜,大丈夫为世,讲求一个‘狠’字,况那诸大门派不过是些自命侠义的欺世之辈,无须假以颜色,这是第二件大事,你能做得到吗?”
  那白衣少年略一犹豫,便即咬牙说道:“钰儿做得到!”
  高大黑衣老人一张毫无感情的脸上突然掠过一丝难为人见的微笑,微一点头道:“虎父无犬子,你做不到,便是不孝,也对不起愚叔们十余年教导,及三载舍命奔波!最后一件,便是愚叔们已为你访得名师,此间事了,你须立即赶到闽东‘太姥山’,凭半块信符寻访一位盖代奇才‘百晓老人’,他自然会指示你往一处无人知晓的所在投师学艺,唯有他荐介的这位隐世高人方是你那血海大仇的唯一克星,半块信符关系重大,应视为性命,万万不可失落,否则一切付诸东流,务必切记,拿去!”
  说完随手抛出一块黑黄物体,飞投白衣少年怀中,不快不慢,不轻不重,这等功力显然已属一流!
  高大黑衣老人抛出信符,突又一声长叹道:“愚叔们为你父数十年生死好友,本应全力协助到底,无奈半年前却在与‘宇内二君’及诸大门派之一场搏斗中伤及内腑,已是不久于人世了……”
  白衣少年神情大变,一片焦急之情倏现眉宇,方待说话。
  那高大黑衣老人微一挥手,冷然接道:“人生谁无一死,不过迟早而已,愚叔们年逾半百,如今一死并不为夭,虽然这点内伤不足致命,但医好之后,却已无殊废人,苟活尘世,也不能为好友复仇,何如以身相殉,重会于九泉之上?大丈宁可流血,绝不流泪,你父英名平生,你更不可作此儿女之态,此间一别,便是永诀,诸桩大事成败得失全在你一人,望你时以惨死之父母为念,好自为之,你能一一完成诸事,便是大孝,也可聊报愚叔们十余年对你照顾之情……”
  白衣少年闻言纵有满腹焦虑,万般悲伤也不敢流于表面,强忍两眶热泪毅然说道:“四位叔叔但请放心,钰儿绝不辜负四位叔叔期望,纵是头断血流,粉身碎骨……”
  高大黑衣老人突然摆手说道:“够了,你能将诸件大事一一完成,你父母及愚叔们即可瞑目九泉,切记一句话,为了一一完成诸事,不惜大开杀戮,如今时光不早,你且注意看着,愚叔们要将平生得意绝技每人传你一招,以你功力,虽不足杀敌,但自保有余,这四招名为‘帘卷西风’、‘银汉飞星”、‘露华倒影’、‘桂子飘香’,看着!”
  说罢双掌一错,袍袖飞展,一转眼间四名黑衣老人,已是各自演出一招,虽仅一人一招,且均无掌风劲气,但却都变化万端,诡谲难测!
  四人四招演毕,那高大黑衣老人又冷冷说道:“可要愚叔们再演二次?”
  白衣少年满怀感激地躬身答道:“多谢四位叔叔,钰儿已经熟记心头,心领神会!”
  高大黑衣老人神色间微微一喜,随即又冷漠地道:“愚叔们和你相处十余年,倒未看出你天份如此之高,有此智慧,只要痛下决心,假以时日,何愁诸事不成,好自为之,去吧!”
  白衣少年,暗一咬牙,突然跪倒,向着四名黑衣老人恭恭敬敬叩了一个头,半言不发,便自转身大步而去!
  他方走不到两步,突闻背后响起数声凄厉长啸,心中一震,倏然转身,瞥见四条黑影,正向着“日观亭”边千丈深渊中投坠而下,不禁心胆俱裂,魂飞魄散,一声悲呼,飞扑崖边!
  崖下一望无底,寒风呼啸,雪花狂卷,白茫茫的一片,那里还有四人半丝踪迹?
  一阵悲痛直上心头,脑际只觉轰地一声,泪下如注!
  渐渐地他的神色变了,一张俊面,白得怕人,星目赤红,钢牙紧咬下唇,慢慢地渗出血来!
  蓦地里,一声充满悲愤的长笑由他口中发出,群山回应,直至云表,雪块纷纷坠下。
  他也一个飞旋,向着来路狂奔而去,转瞬间消失在白茫茫的云雾中。……
  人影方逝,突然一声震天大响,积雪崩溃,如惊涛骇浪般狂泻而下!
  又是一声巨响,矗立于峭壁上已近百年镇凶止杀的“一尊”石像,突然拦腰中断,随雪坠下……
  轰轰之声渐趋低弱,片刻功夫,一切又归于静止……
  峭壁上镇凶止杀的石像与那四个斗大“永止干戈”朱红篆字,业已不见!
  这象征是什么?难道是冥冥中已然注定?今后武林中又将是一个混乱的局面?无人能加以预卜的!
  一行脚印,渐为狂飞而下的雪花掩没……
  静寂,静寂,静寂得令人窒息,可怕!

相关热词搜索:血掌龙幡

下一篇:
上一篇:
第一页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