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飞刀的消息
 
2020-07-16 18:59:5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黄昏。
  秋云低垂,大地苍茫。
  傅红雪已准备拔刀。
  但这时忽然听见有人在笑。
  是路小佳在笑。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出现在窗口,正伏在窗棂上笑。
  他的笑声中,仿佛永远都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讥诮和嘲弄之意。
  傅红雪的心沉了下去,他本来纵然还有一线希望,现在希望也已完全断绝。
  路小佳带着笑,道:“美酒盈樽,美人如玉,你们难道就准备在这里拼命?”
  薛大汉道:“杀人难道还要选地方?”
  路小佳道:“当然要。”
  他微笑着,又道:“我杀人比你们内行,我可以保证,这里绝不是杀人的地方。”
  薛大汉道:“你要替我们选个地方?”
  路小佳点点头,道:“这花园里就不错,你们无论从什么地方倒下去,我保证都一定倒在花下。”

×      ×      ×

  暮霭苍茫,花丛间仿佛笼上了一层轻纱。
  但这美丽的庭园中,此刻却像是忽然充满了凄凉萧索之意。
  路小佳一翻身,坐在窗台上,悠然道:“秋天的确是杀人的好天气,我一向喜欢在秋天杀人的。”
  薛大汉道:“只可惜今天已用不着你动手。”
  路小佳微笑道:“自己没有人可杀时,看着朋友杀人也不错。”
  薛大汉道:“我保证你一定可以看得到。”
  路小佳道:“我相信。”
  他转过头,带着微笑,看着傅红雪,又道:“其实今天被杀的人本不该是你。” 
  傅红雪就站在花径尽头,听着。
  路小佳道:“老薛的武功刚猛凌厉,虽然已是一流高手,但你的刀却似有种神秘的魔力,你本来可以杀了他的。”
  沉默。
  路小佳道:“可是现在已不同了,因为你对自己都已没有信心,你的刀又怎么会对你有信心?”
  还是沉默。
  路小佳道:“现在你已不相信你的刀,你的刀也已不再相信你,所以你已必将死在老薛手下。”
  傅红雪握刀的掌心已沁出冷汗。
  路小佳道:“看着你这么样一个人被别人杀死,实在是件很遗憾的事,但这也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你。”
  他轻轻叹了口气,接着道:“一个人若想要报仇,就不能爱上任何女人,一个人若想在江湖中活得长久,也不能爱上任何女人,何况你爱上的只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傅红雪只觉得心又在后缩,忽然道:“一个人若想活得长久,话也不能说得太多。”
  路小佳笑道:“这倒也是句老实话,今天我的话实在说得太多了。”
  他捏碎粒花生,剥开,抛起,忽又笑道:“但你的话却说得太少。”
  傅红雪道:“哦?”
  路小佳已接住了花生,慢慢咀嚼,道:“你本该问问他,为何要杀你的。”
  傅红雪道:“我不必问。”
  路小佳道:“为什么?”
  傅红雪道:“因为我已知道。”
  路小佳道:“你知道什么?”
  傅红雪目中露出痛苦之色,一字字道:“我知道他必定也是那天在梅花庵外的刺客之一。”
  路小佳忽然大笑,道:“今年他还不到三十,那时他还是个孩子,你为何不算算他的年纪?”
  傅红雪怔住。
  路小佳道:“只不过你既然可以为你的父亲复仇,他当然也可以为他的父亲杀了你。”
  傅红雪终于明白。
  薛大汉虽不是白家的仇人,他父亲却无疑是的。
  这一切阴谋,只不过是为了阻止傅红雪去杀他的父亲。
  谁能说他做错了?
  他用的方法也许不正当,但一个人若要阻止别人去杀他的父亲,无论用什么法子,都没有人能说他是不对的。
  薛大汉一直没有开口,他已将全身真力全都运达四肢。
  那巨大的身躯,看来似乎又已高大了些。
  他用的兵器是柄五十三斤重的大铁斧,看来这一斧之力,连山石都难以抗拒。
  傅红雪长长吸了口气,道:“好,现在你已不妨出手了。”
  薛大汉冷冷道:“我让你先拔刀,还是一样可以杀你。”
  突听一人大喊。
  “你若要杀他,就得先杀了我。”

×      ×      ×

  声音虽嘶哑,仍是动听的。
  一个人从花径那头,急奔了过来,很少有人在奔跑时还能保持那种优美的风姿。
  可是她梳理光洁的鬓发已凌乱,脸上的焦急和恐惧也不是装出来的。
  一个小伙子在后面追来,想拉她。
  “你何必管人家的事?”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反身一掌掴倒在地上。
  薛大汉和路小佳却很惊异,同时失声:
  “是你!”
  他们实在想不到来的这女人竟是翠浓,更想不到这种女人竟肯为傅红雪死。

×      ×      ×

  在这一瞬间,最惊讶、最痛苦、也最欢喜的,当然还是傅红雪。
  没有人能了解他此刻的心情,也没有人能形容得出来。
  翠浓已奔过来,挡在他面前。
  薛大汉道:“你来干什么?”
  翠浓道:“我不能看着他死。”
  薛大汉冷笑,道:“你能保护他?”
  翠浓道:“我不能,但我却能比他先死。”
  薛大汉道:“你真的肯为他死?”
  翠浓道:“否则我为何要来?”
  薛大汉道:“那时你为何要走呢?”
  翠浓道:“因为……因为那时我以为他讨厌我,看不起我,我以为他根本不想要我。”
  她目中忽然涌出泪珠,接着道:“但现在我才知道,他是真心喜欢我的,以前他对我那种样子,只不过因为他天生的怪脾气。”
  薛大汉冷笑。
  翠浓流着泪,道:“现在我也明白,只要他是真心喜欢我,我也真心喜欢他,其他的事全不重要……这些天来他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也知道。”
  她用力咬住嘴唇,又道:“若不是为了我,就凭你们,又怎么敢这样子对他?”
  薛大汉冷笑道:“你难道真要我杀了你?”
  翠浓道:“当然是真的,他若因我而死了,难道我还能活得下去?”
  薛大汉道:“很好,那么我就成全了你。”
  突听傅红雪道:“等一等!”
  薛大汉冷冷道:“难道你也要抢着先死?”
  傅红雪不再回答,不再说话。
  他已不必再说话,因为他的态度已说明了一切。

×      ×      ×

  就在这一瞬间,他的人又完全变了。
  他的心本是紧紧收缩着的,就像是一团被人揉在掌心的纸。
  一个人的心若已碎了,他纵然还有力量,也不愿再使出来,无法再使出来。
  人类所有的一切,本就是随着心情而变化的。
  酒并不能真的毁了他,真正毁了他的,是他内心的痛苦和绝望。
  现在他的心已开展。
  他的态度忽然又变得充满了自信,因为他已知道他所爱的人并没有背弃他。
  他握刀的手又变得出奇地镇定。
  薛大汉看着他,心里忽然生出种无法形容的恐惧,他也知道现在若不能杀了这个人,以后就永远不会再有机会。
  他狂吼一声,冲了过去。
  五十三斤重的大铁斧,已化作了一阵狂飚。
  花被震碎了。
  残花在斧风中飞起。
  然后风声突然停顿,残花慢慢地飘下来……
  铁斧高举在那里,动也不动,薛大汉的人也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傅红雪的人已到了他面前,就站在铁斧下。
  他的刀却已刺入了薛大汉的心脏,只剩下一截漆黑的刀柄!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难忘的女人

下一篇:鬼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