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血
 
2020-07-16 19:11:1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我不想走的,可是我不能不走。”

×      ×      ×

  凌晨。
  窗纸刚刚被染成乳白色,远处还有鸡啼。
  秋寒满衾。
  翠浓已醒了。
  她醒得很早,可是她醒来的时候,已看不见她枕畔的人。
  枕上还残留傅红雪的气息。
  可是他的人呢?
  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和恐惧,忽然涌上翠浓的心,她的心沉了下去。
  她还记得昨夜傅红雪说的话:“有些事你虽然不想做,但却非做不可。”
  当然她也承认。
  无论谁在这一生中,至少都做过一两件他本不愿做的事。
  现在她终于明白傅红雪这句话的意思。
  “我不想走的,但是我不能不走。”
  风吹着窗纸,苍白得就像是她的脸。
  风真冷。
  她痴痴的听着窗外的风声,她并没有流泪。
  可是她全身却已冰冷。

  (二)

  乳白色的晨雾刚刚从秋草间升起,草上还带着昨夜的露珠。
  一条黄泥小径蜿蜒从田陌间穿出去。
  傅红雪走在小径上,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刀,左腿先迈出一步,右腿再跟着慢慢地拖过去。
  漆黑的刀,苍白的脸。
  “我不想走的,可是我不能不走!”
  他也并没有流泪,只不过心头有点酸酸的,又酸又苦又涩。
  可是他的痛苦并不深烈。
  因为这次并不是翠浓离开了他,而是他主动离开了翠浓。
  “……我只知道离开了你十二天之后,再也不想离开你片刻。”
  对这句话,他并不觉得歉疚。
  因为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确是真心的。
  那时本是他最软弱的时候。
  一个人在空虚软弱时,往往就会说出些连他自己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来的话。 
  当时他的确想她,感激她,需要她。
  因为她令他恢复了尊严和自信,令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个被遗弃了的人。
  然后他的情感渐渐平静。
  然后他就想起了各种事,想起了她的过去,她的职业,她的虚荣。
  想起了她悄悄溜走的那一天。
  尤其令他忘不了的是,那赶车的小伙子搂着她走入客栈的情况。
  那十三天,他们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在……
  他拥抱着她光滑柔软的胴体时,忽然觉得一阵说不出的恶心。
  “……那已是过去的事,我们为什么不能将过去的事一起忘记?”
  现在他才知道,有些事是永远忘不了的,你越想忘记它,它越要闯到你的心里来。
  那时他不禁又想起她一掌将那小伙子掴倒在地上的情况。
  “以后说不定她还是会悄悄溜走的,因为她本就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忽然间,所有的爱全都变成了恨。
  他本来就是生长在仇恨中的。
  “何况我本来就无法供养她,何况我要去做的事她本就不能跟着。”
  “我走了,反而对她好。”
  “现在她可以去找别人了,去找比我更适合她的人,很快她就会将我忘记。”
  “过两年,她说不定真能将银子一车车运回去。”
  一个人若要为自己找藉口,那实在是件非常容易的事。
  一个人要原谅自己更容易。
  他已完全原谅了自己。
  翠浓若是永远不再回来,他也许会思念一生,痛苦一生。
  可是她现在已回来。
  他情感的创伤,很快就收起了口,结起了疤。
  伤疤是硬的,硬而麻木。
  “既然她迟早要走,我为什么不先走呢?”

×      ×      ×

  秋意很深,秋色更浓。
  远山是枯黄色的,秋林也是枯黄色,在青灰色的苍穹下,看来有种神秘而凄艳的美。
  傅红雪慢慢地走过去。
  他走得虽慢,却绝不留下来,因为他知道秋林后就是好汉庄。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小李飞刀的消息
下一篇: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