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
2020-07-16 19:14:4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陌生人是绝不能信任的,因为他们通常都是很危险的人。

×      ×      ×

  这个人是个陌生人。
  这里的人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也从来没有看见过类似他这样的人。
  其实他并不怪。
  他看来很英俊,很干净,本来总该是个到处受欢迎的人。
  而且他很年轻,皮肤紧密而有光,身上绝没有一丝多余的肌肉。
  他身上并没有带任何令人觉得可怕的凶器。
  但他却实在是个可怕的人。
  他的沉默就很可怕。
  不说话并不能算是绝对沉默,可怕的是那种绝对的沉静。
  坐在这里已有很久,他非但没有说话,也没有动,这本是件很难受的事。
  但他的样子却又很轻松,很自然,就好像时常都像这样动也不动地坐着。
  桌上有酒,也有酒杯。
  他却连碰也没有碰过。
  好像这酒并不是叫来喝的,而是叫来看的。每当他看到这壶酒时,他那冷漠的眼睛里就有露出一丝温暖之色。
  难道这壶酒能令他想起一个他时常都在怀念着的朋友?
  他身上穿的是件很普通的粗布衣服,洗得很干净,和衣服同色的腰带上,随随便便地插着根短棍。
  短棍也并不可怕。
  最可怕的,还是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亮。
  有很多人的眼睛都很亮,但他的眼睛却亮得特别,比任何人都特别。亮得就好像一直能照到你内心最黑暗的地方。
  无论谁被这双眼睛看一眼,都会觉得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已被他看出来了。
  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

×      ×      ×

  现在他又叫了一碗面。
  他已开始吃面,吃得很慢,嚼得很仔细,就好像这碗面是他平生所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碗面,又好像这就是他所能吃到的最后一碗面。
  他拿着筷子的手,干燥而稳定,手指很长,指甲却剪得很短。
  就在他吃面的时候,傅红雪走了进来。

  (二)

  傅红雪一走进来,就看到了这个陌生人。
  但他忽然发现这陌生人的眼睛已经在看着他,就好像早已知道对面会有这么样一个人走进来似的。
  被这双眼睛看着时,傅红雪心里居然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那又好像你在黑暗中走进一个陌生的地方,忽然发现有条狼在等着你—样。
  他慢慢地走进来,故意不再去看这陌生人。
  可是他握刀的手却握得更紧。
  他已准备拔刀。
  这陌生人就随随便便地坐在那里,他本来随时都可以一刀割断他的咽喉。
  他一向知道他的刀有多快。
  他一向有把握。
  但这次他却突然变得没有把握了。
  这陌生人虽然随随便便的坐在那里,但却好像一个武林高手,已摆出了最严密的防守姿势,全身上下连一点破绽都没有。
  这也是傅红雪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事。
  他走得更慢,左脚先慢慢地走出一步,右腿再慢慢地跟着拖过去。
  他在等机会。
  这陌生人还在看着他,忽然道:“请坐。”
  傅红雪不由自主停住了脚步,仿佛还不知道他要谁坐。
  这陌生人就用手里的竹筷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又说了句:“请坐。”
  傅红雪迟疑着,竟真的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陌生人道:“喝酒?”
  傅红雪道:“不喝。”
  陌生人道:“从来不喝?”
  傅红雪道:“现在不喝。”
  陌生人嘴角忽然泛出种很奇怪的笑意,缓缓道:“十年了……”
  傅红雪只有听着,他听不出这句话的意思。
  陌生人已慢慢地接着道:“十年来,已没有人想杀死我。”
  傅红雪的心一跳。
  陌生人凝视着他,淡淡道:“但你现在却是来杀我的!”
  傅红雪的心又一跳。
  他实在不懂,这陌生人怎么会知道他的来意。
  陌生人还在凝视他,道:“是不是?”
  傅红雪道:“是!”
  陌生人又笑了笑,道:“我看得出你是个不会说谎的人。”
  傅红雪道:“不会说谎,但却会杀人。”
  陌生人道:“你杀过很多人?”
  傅红雪道:“不少。”
  陌生人的瞳孔似在收缩,缓缓道:“你觉得杀人很有趣?”
  傅红雪道:“我杀人并不是为了觉得有趣。”
  陌生人道:“是为了什么?”
  傅红雪道:“我不必告诉你。”
  陌生人目中忽又露出种很奇特的悲伤之色,叹息着道:“不错,每个人杀人都有他自己的理由,的确不必告诉别人。”
  傅红雪忍不住问道:“你怎知我要来杀你?”
  陌生人道:“你有杀气。”
  傅红雪道:“你看得出?”
  陌生人道:“杀气是看不出来的,但却有种人能感觉得到。”
  傅红雪道:“你就是这种人?”
  陌生人道:“我是的。”
  他目光似又到了远方,接着道:“就因为我有这种感觉,所以现在我还活着。”
  傅红雪道:“现在你的确还活着。”
  陌生人道:“你认为你一定可以杀死我?”
  傅红雪道:“世上没有杀不死的人。”
  陌生人道:“你有把握?”
  傅红雪道:“没有把握,就不会来。”
  陌生人又笑了。
  他的笑神秘而奇特,就像是在严寒中忽然吹来一阵神秘的春风,溶化了冰雪。
  他微笑着道:“我喜欢你这个人。”
  傅红雪道:“但我还是要杀你。”
  陌生人道:“为什么?”
  傅红雪道:“没有原因。”
  陌生人道:“没有原因也杀人?”
  傅红雪目中忽然露出了痛苦之色,道:“就算有原因,也不能告诉你。”
  陌生人道:“你是不是非杀我不可?”
  傅红雪道:“是。”
  陌生人叹了口气,道:“可惜。”
  傅红雪道:“可惜?”
  陌生人道:“我已有多年未杀人。”
  傅红雪道:“哦?”
  陌生人道:“那只因我有个原则,你若不想杀我,我也绝不杀你。”
  傅红雪道:“我若定要杀你呢?”
  陌生人道:“你就得死。”
  傅红雪道:“死的也许是你。”
  陌生人道:“也许是……”
  直到这时,他才看了看傅红雪手里握着的刀,道:“看来你的刀一定很快?”
  傅红雪道:“够快的。”
  陌生人道:“很好。”
  他忽然又开始吃面了,吃得很慢,嚼得很仔细。
  一只手拿着筷子,一只手扶着碗,看来傅红雪只要一拔刀,刀锋就会从他头顶上直劈下去。
  他根本没有招架还手的余地。
  但傅红雪的刀还在刀鞘里,刀鞘在落日余晖中看起来更黑。
  手却更苍白。
  他没有拔刀,因为在这陌生人面前,他竟忽然不知道自己这一刀该从哪里劈下去。
  这陌生人面前,就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高墙在阻着似的。
  陌生人已不再看他,缓缓道:“杀人并不是件有趣的事,被杀更无趣。”
  傅红雪没有回答。
  因为这陌生人并不像是在对他说话。
  陌生人慢慢地接着道:“我一向不喜欢没有原因就想杀人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年轻人不该养成这种习惯的。”
  傅红雪道:“我也不是来听你教训的。”
  陌生人淡淡道:“刀在你手里,你随时都可以拔出来。”
  他慢慢地吃着最后的几根面,态度还是很轻松,很自然。
  但傅红雪全身每一根肌肉,每一根神经都已绷紧。
  他知道现在已到了非拔刀不可的时候。
  这一刀若拔出来,他们两个人之间就势必要有一个人倒下去!

×      ×      ×

  酒店里忽然变成空的。
  所有的人都已悄悄地溜了出去,连点灯的人都没有了。
  落日的余晖,淡淡的从窗外照进来。
  好凄凉的落日。
  傅红雪好像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动,但他的身子已悬空。
  他已将全身每一分力量,全都聚在他的右臂上。
  漆黑的刀柄,距离他苍白的手才三寸。
  陌生人的棍子却还是插在腰带上——一根很普通的棍子,用白杨木削成的。

×      ×      ×

  傅红雪突然拔刀!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下一篇:陌生人的短棍
上一篇:
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