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的短棍
 
2020-07-16 19:16:0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人生岂非本就是一个大戏台,又有谁不是在演戏呢?”
  问题只不过是看你想怎么样去演它而已! 
  你想演的是悲剧,还是喜剧?
  你想获得别人的喝彩声?还是想别人用烂柿子来砸你的脸?

×      ×      ×

  这柿子不是烂的。
  秋天本是柿子收获的季节。
  丁灵琳剥了个柿子,送到叶开面前,柔声道:“柿子是清冷的,用柿子下酒不容易醉!”
  叶开淡淡道:“你怎知我不想醉?”
  丁灵琳道:“一个人若真的想醉,无论用什么下酒都一样会醉的。”
  她将柿子送到叶开嘴上,嫣然道:“所以你还是先吃了它再说。”
  叶开只好吃了。
  他不是木头,他也知道丁灵琳对他的情感,而且很感激。
  这女孩子虽然刁蛮骄纵,但也有她温柔可爱的时候,无论谁有这么样一个女孩子陪着,都已应该心满意足的。
  丁灵琳看着他吃下这个柿子后,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幸好你不是傅红雪,别人对他越好,他就对他越坏。”
  叶开也叹了口气,道:“你若真的以为他是这种人,你就错了。”
  丁灵琳道:“我哪点错了?”
  叶开道:“有种人从来都不肯将感情表露在脸上的。”
  丁灵琳道:“你认为他就是这种人。”
  叶开道:“所以他心里对一个人越好时,表面反而越要作出无情的样子,因为他怕被别人看出他情感的脆弱。”
  丁灵琳道:“所以你认为他对你很好?”
  叶开笑了笑。
  丁灵琳道:“可是他对翠浓……”
  叶开道:“刚才他忽然变得那样子,就因为你触及了他的伤口,让他又想起了翠浓。”
  丁灵琳道:“他若是真的对翠浓好,为什么要甩掉她?”
  叶开道:“他若是真的对她不好,又怎会像那么痛苦?”
  丁灵琳不说话了。
  叶开叹息着,道:“只有真正无情的人,才没有痛苦,但是我并不羡慕那种人。”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那种人根本就不是人。”
  丁灵琳又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们男人的心真是奇怪得很。”
  叶开道:“的确奇怪得很,就像你们女人的心一样奇怪。”
  他说得不错。
  世上最奇怪,最不可捉摸的,就是人心了,男人的心和女人的心都一样。
  丁灵琳嫣然一笑,道:“幸好我现在总算已看透了你。”
  叶开道:“哦?”
  丁灵琳道:“你表面看来虽然不是个东西,其实心里还是对我好的。”
  叶开板起了脸,想说话。
  可是他刚开口,丁灵琳手里一个刚剥好的柿子又已塞进他的嘴里。

×      ×      ×

  夜已更深。
  小达子又吃了一包药,已躺在角落里的长凳子上睡着了。
  店里的伙计在打呵欠。
  他真想将这些人全都赶走,却又不敢得罪他们——陌生人总是有点危险的。
  丁灵琳替叶开倒了杯酒,忽然道:“那个‘藏经万卷庄’离这里好像并不远。”
  叶开道:“不远。”
  丁灵琳接着道:“你想易大经是不是真的会回家去呢?”
  叶开道:“他绝不会逃的。”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他用不着逃,逃了反而更加令人怀疑。”’
  丁灵琳道:“无论怎么样,傅红雪现在一定也已猜出他也是那天在梅花庵外的刺客之一,所以他才会设下这个圈套来害傅红雪。”
  叶开道:“傅红雪并不是个笨蛋。”
  丁灵琳道:“在薛斌酒里下毒的人,说不定也是易大经。”
  叶开道:“不是。”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他在小达子酒里下的,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毒药。”
  丁灵琳道:“他难道不能在身上带两种毒药?”
  叶开道:“懂得下毒的人,通常都有他自己独特的方式,有他自己喜欢用的毒药,这种习惯就好像女人用胭脂一样。”
  丁灵琳不懂。
  叶开道:“你若用惯了一种胭脂,是不是就不想再用第二种?”
  丁灵琳想了想,点了点头。
  叶开道:“你出门的时候,身上会不会带两种完全不同的胭脂?”
  丁灵琳摇了摇头,眼角瞟着他,冷冷道:“你对女人的事懂得的倒真不少。”
  叶开道:“我只不过对毒药懂得的不少而已,女人的事其实我一点也不知道。”
  丁灵琳道:“不知道才怪。”
  她忽然将刚给叶开倒的那杯酒抢过来,自己一口气喝了下去。
  叶开笑了。
  丁灵琳又在用眼角瞟着他,道:“我真奇怪你居然还有心情坐在这里喝酒。”
  叶开道:“为什么没有?”
  丁灵琳道:“易大经既然已回了家,傅红雪岂非一去就可以找到他?”
  叶开点点头。
  丁灵琳道:“路小佳既然是他的小舅子,这两天就在这附近,现在岂非也可能就在他家里?”
  叶开道:“很可能。”
  丁灵琳道:“你不怕傅红雪吃他们的亏?你不是一向对他很关心么?”
  叶开道:“我放心得很。”
  丁灵琳道:“真的?”
  叶开道:“当然是真的,因为我知道他们根本不会动起手来。”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笑了笑,道:“你若了解易大经是个怎么样的人,就会知道是为什么了。”
  丁灵琳道:“鬼才了解他。”
  叶开道:“这个人平生一向不愿跟别人正面为敌,就算别人找上他的门去,他也总是退避忍让,所以别人才认为他是个君子。”
  丁灵琳道:“但这种忍让也没有用的。”
  叶开道:“他可以用别的法子。”
  丁灵琳道:“什么法子?”
  叶开道:“他可以死不认账,根本不承认有这么回事。”
  丁灵琳道:“事实俱在,他不认账又有什么用?”
  叶开道:“他可以说,最近一直没有离开过藏经庄半步,甚至可能说他病得很重。”
  丁灵琳道:“傅红雪会相信?他又不是笨蛋。”
  叶开道:“易大经一定早已找了很多人,等在他家里替他作证明,像他这种人做事,无论成与不成,一定会先留下退路。”
  丁灵琳道:“别人的证明,傅红雪也一样未必会相信的。”
  叶开道:“但易大经找来的,一定是江湖中很有声名、很有地位的人,说出来的话一定很有分量,别人想不相信都不行。”
  丁灵琳道:“这种人肯替他说谎?”
  叶开道:“他并不是要这些人替他说谎,只不过要他们的证明而已。”
  丁灵琳道:“证明他出去过?”
  叶开道:“他当然有法子先要这些人相信,他一直没有离过半步。”
  丁灵琳道:“我想不出他能有这种法子,除非他有分身术。”
  叶开道:“分身术也并不难,譬如说,他可以先找一个人,易容改扮后,在家里替他装病。”
  他又补充着道:“病人的屋里光线当然很暗,病人的脸色当然不好,说话的声音也不会和平时一样,所以他那些朋友当然不会怀疑这个生了病的易大经居然会是别人改扮的。”
  丁灵琳道:“何况易大经一向是诚实君子,别人根本不会想到他做这种事。”
  叶开道:“一点也不错。”
  丁灵琳叹了口气,道:“看来你对这种邪门歪道的事,懂的也真不少。”
  叶开道:“所以我现在还活着。”
  丁灵琳叹道:“我倒还是趁你活着时快走吧,免得你醉死在这里。”
  叶开道:“你可以走。”
  丁灵琳道:“你呢?”
  叶开道:“我在这里泡定了。”
  丁灵琳道:“你觉得这地方很好?”
  叶开道:“不好。”
  丁灵琳看了那直皱眉头的伙计一眼,道:“你认为别人很喜欢你留在这里?”
  叶开笑着说道:“他只恨不得我付了账快走,越快越好。”
  丁灵琳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叶开道:“我要等一个人。”
  丁灵琳眼珠子直转,道:“是个女人?”
  叶开笑道:“我从不等女人,一向是女人等我。”
  丁灵琳咬了咬嘴唇道:“你究竟要在这里等谁?”
  叶开道:“傅红雪!”
  丁灵琳怔了怔,道:“他还会来?”
  叶开肯定地道:“一定会来找我,因为他认为我骗了他。”
  丁灵琳道:“他难道看不出易大经就是赵大方?”
  叶开道:“易大经难道不能说那是别人故意扮成他的样子,故意害他的?”
  丁灵琳又说不出话了。
  那伙计一直在旁边听着,听到这里,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他叹气的时候,门外却有人在大笑。
  “想不到这里还有酒卖,看来老天对我还算不错,舍不得让我干死。”
  一个人醉醺醺地冲了进来,穿着新衣,戴着新帽,圆圆的脸上长个酒糟鼻子,看样子正是个不折不扣的标准酒鬼。
  他一进来就掏出块银子抛在桌上,大声道:“把你们这里的好酒好菜统统给我搬上来,大爷我别的没有,就是有银子。”
  有银子当然就有酒。
  这人自己喝了几杯,忽然回过头,向叶开招手。
  叶开也向他招了招手。
  这人大笑,道:“你这人有意思,看来一定是个好人,来,我请你喝酒。”
  叶开笑道:“好极了,我什么都有,就只是没有银子。”
  他竟真的过来了。
  这就是叶开的好处,他对什么事都很好奇,只要有一点点奇怪的事,他就绝不肯错过。
  他已看出这人的手脚很粗,那酒糟鼻子也是喝劣酒喝出来的,平时一定是个做粗事的人,但现在却穿着新衣,戴着新帽,身上还有大把银子可以请人喝酒。
  这种事当然有点奇怪。
  一点奇怪的事,往往就会引出很多奇怪的事来,有很多奇怪的事,叶开都是这样子发现的,何况他最近正在找人。
  丁灵琳看着他走过去,忍不住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天下再也没有什么事能比酒鬼跟酒鬼交朋友更容易的了。”

×      ×      ×

  现在这人非但鼻子更红,连舌头都大了三倍。正不停地拍着叶开的肩,大声道:“你尽管痛痛快快地喝,我有的是银子。”
  叶开故意压低声音,道:“看来老哥你真发了财了,附近若有什么财路,不知道能不能告诉兄弟一声,让兄弟也好回请老哥你一次。”
  这人大笑道:“你以为我是强盗?是小偷?……”
  他忽又摸出锭银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摆,瞪起了眼道:“告诉你,我这银子可不是脏的,这是我辛苦了十几年才赚来的。”
  叶开道:“哦。”
  这人道:“老实告诉你,我并不是坏人,我本来是个洗马的马夫。”
  叶开笑道:“马夫也能赚这么多银子?看来我也该去当马夫才对。”
  这人摇摇头,道:“本来我倒可以介绍你去,但现却已太迟了。”
  叶开道:“为什么?”
  这人道:“因为那地方非但已没有马,连人都没有半个。”
  叶开道:“那是什么地方?”
  这人道:“好汉庄。”
  叶开的眼睛亮了。
  他本来就在找从好汉庄出来的人,奇怪的是,他居然一直连半个都找不到。
  四五十个人忽然没有事干,手里却有四五百两银子,若不去喝酒,玩玩女人,那不是怪事是什么?
  但附近所有的酒铺妓院里,却偏偏都完全没有他们的消息。
  现在叶开才总算找到了一个,他当然不肯放松,试探着道:“好汉庄我也去过,那里酒窖的管事老顾,是我的朋友。”
  这人立刻指着他的鼻子大笑道:“你吹牛,酒窖的管事不姓顾,姓张,叫张怪物。”
  叶开道:“为什么要叫他怪物?”
  这人道:“因为他虽然管酒窖,自己却连一滴都不喝。”
  叶开笑道:“也许就因为他不喝酒,所以才让他管酒窖。”
  这人一拍巴掌,大笑道:“一点也不错,你这小子倒还真不笨。”
  叶开道:“现在他的人呢?”
  这人道:“到丁家去了,从好汉庄出来的人,全都被丁家雇去了。”
  原来他们一离开好汉庄,就立刻又有了事做,赶着去上工。
  这就难怪叶开找不着他们的人。
  叶开道:“全都被丁家雇去了?哪个丁家?”
  这人道:“当然是那个最有钱,也最有名的丁家,否则怎么能一下子多雇这么些人。”
  最有钱,也最有名的丁家只有一家。
  那就是丁灵琳的家。
  叶开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丁灵琳也正在看着他。
  这人却还在含含糊糊地说着话:“那张怪物虽然不喝酒,但别的事却是样样精通的,我他妈的就一直佩服他。”
  叶开道:“既然别人都被丁家雇去了,你为什么不去?”
  这人笑道:“五百两银子我还没有喝完,丁家就算招我去做女婿,我他妈的也不会……”
  “会”字是个开唇音。
  刚说到这个“会”字,突听“叮”的一响,一样东西打在他牙齿上。
  叶开立刻听到一阵牙齿碎裂的声音。
  这个人已痛得弯下了腰,先吐出了一个花生壳,再吐出了牙齿,吐出了血,嗅到了自己的血,胃就突然收缩,就开始不停地呕吐。
  将他牙齿打碎的,竟是一个花生壳。
  丁灵琳没有吃花生,必然不会有花生壳。
  窗子是开着的,窗外夜色如墨。
  叶开忽然对着窗口笑了笑,道:“我本来是在等另外一个人的,想不到来的是你。”
  窗外有人在笑。
  笑声中带着种很特别的讥诮之意,接着人影一闪,已有个人坐在窗台上。
  路小佳。当然是路小佳。
  丁灵琳嫣然道:“我本来正准备教训教训他的,想不到你先替我出了手。”
  路小佳淡淡笑道:“能替丁家的大小姐做点事,实在荣幸之至。”
  丁灵琳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拍人马屁的?”
  路小佳道:“从我想通了的时候。”
  丁灵琳道:“想通了什么事?”
  路小佳道:“想通了我直到目前为止,还是光棍一条,所以……”
  丁灵琳道:“所以怎么样?”
  路小佳微笑着,道:“所以我说不定还是有机会做丁家的女婿。”
  丁灵琳又笑了。
  路小佳道:“想做丁家女婿的人不拍拍丁家大小姐的马屁,拍谁的马屁。”
  丁灵琳用眼角瞟着叶开,道:“这句话你应该说给他听的。”
  路小佳道:“我本来就是说给他听的。”
  他大笑着跳下窗台,看着叶开道:“你吃了我的几颗花生,今天不请我喝酒?”
  叶开微笑道:“当然请,只可惜我也知道你并不是为了喝酒来的。”
  路小佳叹了口气,说道:“好像我什么事都瞒不住你。”
  丁灵琳忍不住问道:“你是为什么来的?”
  路小佳道:“陪一个人来的。”
  丁灵琳道:“陪谁?”
  路小佳道:“就是你们在等的那个人。”
  丁灵琳皱了皱眉,转过头,就看见傅红雪慢慢地走了进来。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陌生人
下一篇:痛苦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