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雪誓复深仇
 
2020-07-16 19:30:0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真正的聪明人,永远不会将别人当做呆子。
  将别人当做呆子的人,到最后总是往往会发现,真正的呆子不是别人,是自己。

×      ×      ×

  王大洪觉得傅红雪实在是个呆子。
  除了呆子外,还有谁会用自己的手去抓一柄淬过毒的利剑!
  这也许只因为他受的刺激太大,所以脑袋里已出了毛病。
  王大洪几乎已快笑出来了。
  他当然还没有笑出来,因为这本来是一瞬间发生的事。
  他也知道自己这一剑招式已用老,速度已慢了下来。
  这一剑既没有刺中对方,本就该早已变招的。
  现在他只等着傅红雪的手抓上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眼前一花,苍白的手已打在他黝黑的脸上。
  在最后的一刹那间,傅红雪的招式竟突然变了,变得真快,快得无法思议。
  他只觉得眼前突然变成一片黑暗,头脑中突然一阵晕眩,什么事都已感觉不到。
  等他再清醒时,才发现自己竟已倒在墙角,鼻子里还在流着血,脸上就像是尖针在刺着,左边的颧骨已碎裂,鼻梁的位置已改变。
  他能抬起头来时,才发现自己手里的剑,已到了傅红雪手上。

×      ×      ×

  傅红雪凝视着这柄剑,过了很久,才转向他,冷冷道:“这柄剑不是你的?”
  王大洪摇摇头。
  傅红雪道:“你用的本是长剑。”
  王大洪点点头。
  用长剑的人突然改用短剑,出手固然更快,但力量和部位就无法拿捏得很准了。
  这点他自己也很明白。
  傅红雪道:“这柄剑也是那个人给你的?”
  王大洪又点点头。
  傅红雪忽然将剑抛在他足下,道:“你若想再试一次,不妨将这柄剑再拿回去。”
  王大洪又摇摇头,连看都不敢再看这柄剑一眼。
  他的勇气似已完全崩溃。
  傅红雪冷冷道:“你为什么不愿再试?现在我手里还是没有刀,还只不过是个可怜的跛子。”
  王大洪道:“你不是。”
  他忽然长长叹息,道:“你也不是呆子。”
  ——将别人当做呆子的人,到最后往往会发现真正的呆子并不是别人,是自己。
  这点他现在也终于明白。
  傅红雪道:“现在你已肯说出那个人是谁?”
  王大洪突又长叹,道:“就算我说出来,也没有用的。”
  傅红雪道:“为什么?”
  王大洪道:“因为你绝不会相信。”
  傅红雪道:“我相信。”
  王大洪迟疑着,道:“我能不能相信你呢?你真的肯放我走?”
  傅红雪道:“我已说过一次。”
  有些人说的话,一次就已足够。
  王大洪终于松了口气,道:“那个人本是你的朋友,你的行踪,没有人比他知道得更清楚。”
  傅红雪突然握紧着双拳,似已隐隐猜出这个人是谁了。
  他没有朋友。
  在这世界上,也许只有一个人能够勉强算是他的朋友,因为他已能感觉到一种被朋友出卖的愤怒和痛苦。
  但他却还是不愿相信,不忍相信,所以他还是忍不住要问。
  “这个人姓什么?”
  王大洪道:“他姓……”
  突然间,刀光一闪。
  只一闪,比电光还快的一闪,然后所有的声音都突然停顿。

×      ×      ×

  “他姓……”
  王大洪永远也不能说出这个人姓什么了,他也已用不着再说。
  这柄短刀已说明了一切。
  ——刀光一闪,一柄短刀插上了李马虎的手腕。
  ——刀光一闪,一柄短刀杀了那无辜的孩子。
  现在刀光又一闪,封住了王大洪的口。
  三柄同样的刀,同样的速度,同样可怕。
  三柄刀当然是同一个人发出的。
  王大洪眼睛凸出,张大了嘴,伸出了舌头,他的咽喉气管被一刀割断,他死得很快。
  可是他死不瞑目。
  他死也不相信这个人会杀他。

×      ×      ×

  傅红雪也不信。
  他不愿相信,不忍相信,但现在却已不能不信。
  ——看不见的刀,才是最可怕的刀。
  ——能令人看不出他真正面目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
  傅红雪忽然发觉,叶开这个人远比那闪电般的飞刀还可怕。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翠浓死得伟大
下一篇:此恨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