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路
 
2020-07-16 19:33:2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没有人愿意自己走上绝路的。
  可是你若真的不愿意,也没有人能逼你走上绝路。
  唯一能使你走上绝路的人,就是你自己!

×      ×      ×

  山路很窄,陡峭,崎岖,有的石块尖锐得就像是锥子一样。
  可是前面还有路。
  一片浓荫,挡住了秋日正午恶毒的阳光,马空群摘下了头上的马连坡大草帽,坐在地上,倚着树干不停地喘息。
  他想用草帽来扇扇风,但手臂却忽然变得说不出的酸疼麻木,竟似连抬也抬不起来。
  以前他不是这样子的。
  以前他无论杀了多少人,都不会觉得有一点疲倦,有时杀的人越多,精神反而越好。
  以前他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个超人,是个半神半兽的怪物。他总觉得自己的力量是永远也用不完的。
  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也只不过是个人,是个满身疼痛,满怀忧虑的老人。
  “我为什么也会跟别人一样,也会变得这么老?”
  老,本就是件很令人伤感的事,可是他心里却只有愤怒和怨恨。
  现在他几乎对每件事都充满了愤怒和怨恨。
  他认为这世界对他太不公平。
  他辛苦挣扎奋斗了一生,流的血和汗比别的人十个加起来还要多。
  但现在他却要像一只被猎人追逐的野兽一样,不停地躲闪,逃亡……
  他曾拥有过这世上最大的一片土地,但现在却连安身的地方都没有。
  他也曾经有过这世上最优秀的马群,但现在却只能用自己的两条腿奔逃,连脚都被石头扎出了血。
  他当然愤怒、怨恨。
  因为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这结果是谁造成的。
  也许他根本不敢想。

×      ×      ×

  沈三娘就在他对面,坐在一个很大的包袱上,也在喘息着。
  她一向是个很懂得修饰的女人,但现在身上却到处都沾满了血污、尘土、泥沙,脚上的鞋子也快磨穿了,连脚底都在流着血。
  她整个人都显得很虚弱,因为她刚才还呕吐过——她刚从头发里找出一个人的半边下颚。
  有风吹过的时候,她身上就会觉得一阵寒意。
  那并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恐惧。
  她前胸的衣裳已裂开,只差一分,独眼龙的刀就已剖开她的胸膛。
  可是她心里并没有怨恨。
  因为这本是她自找的,怨不得马空群,更怨不得别人。
  她知道马空群正在看着她,平时他看着她的时候,她总会对他嫣然一笑。
  但现在她却还是垂着头,看着自己从裂开的衣襟中露出的胸膛。
  马空群忽然叹了口气,道:“包袱里还有衣裳,你为什么不换一件?”
  沈三娘道:“好,我就换。”
  但她却没有换,连动都没有动。
  平时马空群无论说什么,她都只有顺从,无论要她做什么,她都会立刻去做。
  马空群凝视着她,过了很久,才慢慢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沈三娘道:“我什么也没有想。”
  马空群道:“但是你看来好像有心事。”
  沈三娘淡淡道:“就算我有心事,也并不一定要告诉你的。”
  马空群嘴角的肌肉突然僵硬,就像是忽然被人掴了一巴掌。
  这女人也许欺骗过他,甚至出卖过他,但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当面顶撞过他,更没有违背过他的意思,连一次都没有。
  这是第一次。
  只不过他已是个老人了,已学会把女人当做马一样看待。
  他当然不会像年轻人那样,冲过去揪住她的头发,问她为什么变了。
  他只是笑了笑,道:“你累了,去洗个脸,精神也许就会好些的。”
  林外有流水声,用不着走多远,就可以找到很清冽的泉水。
  可是她没有动。
  马空群又看了她一眼,慢慢地闭上眼睛,已不准备再理她。
  “不理她。”
  这三个字岂非正是对付女人最好的法子。
  她生气时,你不理她;她要跟他吵,你不理她;她向你要东西,要钱花,无论要什么,你都不理她。
  她拿你还有什么办法?
  只可惜这法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就连马空群都不见得真的能做到。
  沈三娘忽然道:“你刚才问我心里在想什么,我本来不想说的,但现在却已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
  马空群道:“你说。”
  沈三娘道:“你不该杀那些人的。”
  马空群道:“我不该杀他们?”
  沈三娘道:“你不该!”
  马空群并没有张开眼睛,但眼睛却已在跳动,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我杀他们,只因为他们出卖了我,无论谁出卖了我,都只有死!”
  沈三娘用力咬着嘴唇,仿佛在尽力控制着自己,却还是忍不住道:“难道那些人全都出卖了你,难道那些女人和孩子也出卖了你?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全都斩尽杀绝。”
  马空群冷冷道:“因为我要活下去。”
  沈三娘突然冷笑,道:“你要活下去,别人难道就不要活下去?———我们若要走,他们绝不会有一个人来阻拦的,你为什么一定要下那种毒手?”
  马空群的双拳突然握紧,手背上已暴出青筋,但过了半晌,又慢慢地松开,慢慢地站起来,走出了树林。

×      ×      ×

  泉水冷而清冽。
  马空群蹲下去,用双手掬起了一捧清泉,泉水流过他手腕时,他心情才渐渐平静。
  无论谁都觉得他是个冷静而沉着的人,比任何人都沉着冷静。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怒气发作时,有时就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
  沈三娘已跟着走出来,站在他身后,看着他。
  他的背脊仍然挺直,腰仍然很细,从背后看,无论谁也看不出他已是个老人。
  就连沈三娘都不能不承认,他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她本是为了复仇,才将自己献给他的,但当他占有她时,她却忽然感觉到一种从来未有的满足和欢愉。
  这种感觉她从未在别的男人身上得到过。
  “难道我就是因为这缘故,才跟着他走的?”
  她从未这么样想过,现在一想到,忽然觉得全身发热。
  马空群当然知道她来了,却没有回头。
  过了这条清泉,山路就快走完了,从这里已可看见前面一片广大的平原。
  平原上阡陌纵横,就像是棋盘一样。
  马空群眺望着远方,缓缓道:“到了山下,我们就可以找个农家借宿一宵……”
  沈三娘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然后呢,然后你准备怎么样?”
  马空群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是在问我准备怎么样?还是在问我们准备怎么样?”
  沈三娘用力握紧了双手,道:“是问你,不是问我们。”
  马空群的身子突然僵硬。
  沈三娘并没有看他,突又冷笑,道:“你是不是也准备将那家人杀了灭口?”
  马空群霍然回身,凝视着她,缓缓道:“一个人在逃亡时,有时就不得不做一些连他自己都觉得呕心的事,可是我并没有叫你跟着我,从来也没有。”
  沈三娘垂下了头,道:“是我自己要跟着你的,我本来已下了决心,无论你要到哪里去,我都跟着你,你活着,我就活着,你死,我就死!”
  她的声音已哽咽,泪已流下,接道:“我本来已决心把我这一辈子都交给你,因为我……我觉得对不起你,因为我觉得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事,你都是条男子汉,但现在……现在……”
  马空群道:“现在怎么样?”
  沈三娘悄悄地擦了擦眼泪,道:“现在你已变了。”
  这句话说出来,她心里忽然一阵刺痛。
  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马空群变了,还是她自己变了。
  马空群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脸上完全没有任何表情。
  这是不是因为他早已了解,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不变的女人,更没有不变的感情。
  何况,无论谁过了这么久终日在逃亡恐惧的生活中,都难免要改变的。
  马空群终于慢慢地点了点头,道:“好,来,是你自己要跟着我来的,我并没有要求,现在你自己要走,我当然更不能勉强。”
  沈三娘垂着头,道:“我也仔细想过,我走了,对你反而有好处。”
  马空群淡淡地笑了笑,道:“谢谢你,你的好意我知道。”
  “谢谢你”,这三个字虽然说得平淡,但沈三娘却实在受不了。
  在这一瞬间,她心里忽然又充满了惭愧和内疚,几乎忍不住又要改变主意。
  不管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也不管他做过多少对不起别人的事,却从来也没有亏负过她。
  她总是欠他的,现在他若拉起她的手,叫她不要离开他,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跟着他走。
  但马空群却只是淡淡问道:“以后你准备到哪里去?有什么打算?”
  沈三娘咬着唇,道:“现在还没有,也许……也许我会先想办法去存点钱,做个小本生意,也许我会到乡下去种田。”
  马空群道:“你能过那种日子?”
  沈三娘道:“以前我当然不能,但现在,我只想能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活两年,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关系。”
  马空群道:“若是死不了呢?”
  沈三娘道:“死不了我就去做尼姑。”
  马空群又笑了,道:“你用不着对我说这种话,我知道你绝不是肯去做尼姑的女人,其实你年纪还轻,应该再去找个男人的,找个比较年轻,比较温柔的男人,我配你的确太老了些。”
  他虽然在微笑着,但眼睛里却已露出种愤怒嫉妒的表情。
  沈三娘并没有看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绝不会再去找男人了,我……”
  马空群打断了她的话:“也许你不会去找男人,但却一定还是有男人会去找你的。”
  沈三娘沉默着,幽幽道:“也许……将来的事,本就没有人能预料。”
  马空群冷冷道:“其实我很了解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只要三天没有男人陪你睡觉,你根本连日子都活不下去。”
  沈三娘霍然抬起头,吃惊地看着他。她永远没有想到他忽然会对她说出这么粗鲁,这么可怕的话。
  马空群的眼睛也已因愤怒而发红。
  他本来想勉强控制自己,做一个好来好散,很有君子风度的人,但是他只要一想到她在床上的风情,想到她以后跟别的男人在床上时的情况,想到那些年轻的,像狗一样爬在她身上的男人……
  他忽然觉得心里就好像在被毒蛇咬噬着,突又冷笑道:“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如去做婊子,那样你每天都可以换一个男人。”
  沈三娘全身都已冰冷,刚才的惭愧和自疚,忽然又全都变成了愤怒,忽然大声道:“你这种建议的确很好,我很可能去做的,只不过一天换一个男人还太少,最好能换七八个……”
  她的话没有说完,马空群突然一掌掴在她脸上,随手揪住了她的头发,恨恨道:“你……你再说一句,我就杀了你。”
  沈三娘咬着牙,冷笑道:“你杀了我最好,你早就该杀了我的,也免得我再跟你睡这么多天,让我一想到就恶心。”
  她知道她不能用别的法子伤害他,只有用这些恶毒的话。
  马空群的拳已握紧,提起。沈三娘目中也不禁露出恐惧之色,她知道这双拳头的可怕。
  世上也许再没有比这更可怕的拳头了,只要一拳击下,她的这张脸立刻就要完全扭曲,碎裂。
  可是她并没有哀求。她还是张大了眼睛,瞪着他。
  她甚至可以看见他脸上的皱纹,每一根都在颤抖跳动,甚至可以看见冷汗一粒粒从他毛孔中沁出来。
  马空群也在瞪着她,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长叹了一声,紧握着的拳头又松开。也许他真的已老了,他的脸忽然变得说不出的衰老,疲倦。
  他挥了挥手,黯然道:“你走吧,赶快走,最好永远也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最好……”
  他的声音突然停顿。
  他忽然看见刀光一闪,从沈三娘背后飞来。
  沈三娘的脸突然扭曲变形,一双美丽的眼睛也几乎凸了出来,眼睛里充满了惊讶,恐惧、痛苦。
  她伸出手,像是想去扶马空群。
  可是马空群却向后退了一步。
  她喉咙“格格”地响,像是想说什么,可是她还没有说出来,就已倒下。
  一柄飞刀钉在她背上,穿透了她的背脊。
  一柄飞刀!

×      ×      ×

  马空群看着这柄刀,开始时也显得愤怒而惊讶,但忽然就变得说不出的恐惧。他本来是想去扶她的,却又突然退缩,头上的冷汗已雨点般流下来。
  山风吹过,木叶萧萧。
  飞刀本是从林中发出的,但现在幽暗的树林里却听不见人声,也看不见人影。
  马空群一步步往后退,一张脸竟也因恐惧而变形,突然转身,一掠而起,越过了泉水,头也不回地冲了下去。
  沈三娘伏在地上,挣扎着、呻吟着。
  可是他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听着他的脚步声冲下山,她的心也沉了下去。
  她知道他阴沉而凶险,有时很毒辣,很残忍。
  但她却从未想到他竟也是个懦夫,竟会眼看着她被人暗算,竟连问都不问就逃了。
  她心里忽然觉得有种无法形容的悲哀和失望,这种感觉甚至比她背后的刀伤还强烈。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觉得自己这一生是白活了,因为她竟将自己这一生,交给了这么样一个男人。
  鲜血从她嘴角沁出时,她的泪也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她听见一个人的脚步声,也听见了这人的叹息声。
  “想不到马空群竟是这么样一个男人,就算他不能替你报仇,至少也该照顾照顾你的,可是他却逃得比狗还快。”
  听声音,这是个很年轻的男人,是个陌生的男人。
  就是这个人从背后暗算她的?
  “你虽然是死在我手上的,但却应该恨他,因为他比我更对不起你。”
  果然是这个人下的毒手。
  沈三娘咬着牙,挣扎着,想翻过身去看这个人一眼,——她至少总应该有权看看杀她的究竟是什么人?
  但这个人的脚却已踏在她背上,冷冷地笑着道:“你若是想看看我,就不必了,你反正也认不出我是什么人,你以前根本就没有见过我。”
  沈三娘用尽全身力气,嘶声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害我?”
  这人道:“因为我觉得你活着反正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还是死了的好!”
  沈三娘咬着牙,连她自己都不能不承认,刚才她心里的确有这种感觉。
  这人又道:“我若是个女人,若是跟了马空群这种男人,我也绝不想再活下去,只不过……死,也有很多种死法的。”
  “……”
  “你现在还没有死,所以我不妨告诉你,有时死了反而比活着舒服,但却要死得快,若是慢慢地死,那种痛苦就很难忍受了。”
  沈三娘挣扎着,颤声道:“你……你难道还想折磨我?”
  这人道:“那就得看你,只要你肯说实话,我就可以让你死得舒服些。”
  沈三娘道:“你要我说什么?”
  这人的手,从地上提起了那大包袱,道:“这包袱虽不小,但马空群的财产却绝不止这些,你们临走时,把他的财产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沈三娘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这人悠然道:“你只要再说一句‘不知道’,我就剥光你的衣服,先用用你,然后再挑断你的脚筋,把你卖到山下的土婊馆去。”
  他微笑着,又道:“有的男人并不挑剔,残废的女人他们也一样要的。”
  沈三娘全身都已冰冷。
  这人说话的声音温柔而斯文,本该是个很有教养的年轻人。但他说的话,做的事,却比野兽还凶暴残忍。
  这人道:“我现在再问你一句,你知不知道?”
  沈三娘道:“我……我……”
  忽然间,山林那边传来了一阵清悦的铃声。
  一个很好听的少女声音在说:“我知道他一定是从这条路走的,我有预感。”
  有个男人笑了。
  那少女又大声道:“你笑什么?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小看了女人的预感,那有时的确比诸葛亮算的卦还要灵。”
  这声音沈三娘也没有听见过,但是那男人的笑声却很熟悉。她忽然想起这个人是谁,她的心跳立刻加快。
  然后她就忽然发现,用脚踩着她背脊的那个人,已忽然无踪无影。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此恨绵绵
下一篇: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