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刀
 
2020-07-16 19:34:5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有很多人都不能死,却偏偏还是死了。
  生、老、病、死,本就全都不是人类自己所能主宰的。
  这也正是人类永恒的悲哀和痛苦。

×      ×      ×

  马空群关起房门,上好栓。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倒在床上,木板床又冰又硬,就像是棺材一样。
  屋子里也阴暗潮湿如坟墓。
  只不过他总算还活着,无论如何,活着总比死了的好。
  老人为什么总是要比年轻人怕死?其实他的生命明明已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却反而偏偏越是要留恋。
  他年轻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死是件可怕的事。
  床单上有种发了霉的味道,仿佛还带着马粪的臭气,他忽然觉得要呕吐。
  其实他本就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他出生的那间屋子,几乎比这里还要臭。
  等到他开始闯荡江湖时,为了逃避仇家的追踪,他甚至真的在马粪堆里躲藏过两天一夜。
  有一次和白家兄弟在长白山中遇伏,被从关中去的三帮采参客围剿,逃窜入荒山时,他们甚至喝过自己的尿。
  这种艰苦的日子,现在他虽然已不习惯,却还是可以忍受。
  他要呕吐,并不是因为这臭气,而是因为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耻。
  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在面前倒下去时,无论如何都不该逃的。
  可是他当时实在太恐惧。
  因为他以前也看过那种同样的刀。

×      ×      ×

  刀锋薄而锋利,才三寸七分长,但却已无疑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一种刀。
  “这就是小李飞刀。”
  白天羽手里拿着这么样一柄刀,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
  “你们来看看,这就是小李飞刀!是小李探花亲手送给我的。”
  那时正是马空群第一次看见这种刀,刀锋上还有个“忍”字。
  “这忍字,也是小李探花亲手用另一柄刀划上去的,他说他能活到现在,就因为他一直都很了解这个‘忍’字的意思,所以他要将这个字转送给我。”
  当时他的确很接受小李探花的好意,白天羽并不是个不知道好歹的人。
  “他还答应我,等我第二个儿子生出来的时候,可以送到他那里去,他还说,这世上假如还有人能学会他的飞刀,就一定是我的儿子。”
  只可惜他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就在临死,因为他已忘记了小李探花送给他的那个“忍”字。
  马空群却没有忘记。
  这件事他一直都记在心里。

×      ×      ×

  天色已渐渐暗了。
  马空群凝视着已由灰白变为漆黑的窗户,只希望自己能睡一觉。
  他相信这是个很安全的地方。
  从山上下来后,他并没有在那边的农村停着,就一直逃来这里。
  他在这里停下来,只为连他自己都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阴暗破旧的客栈。
  这里非但没有别的客人,连伙计都没有,只有一个半聋半瞎的老头子,在这里死守着,因为他已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马空群忽然觉得有种兔死狐悲的伤感,看见了这老人,他不禁想到自己。
  “我呢?我难道也已跟他一样,也已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他握紧双拳,自己对自己冷笑。
  这时破旧的窗户外,忽然传来一阵油葱煮面的香气,就仿佛比刚从火上拿下的小牛腰肉还香。
  他全身都仿佛软了,连手指都仿佛在发抖。饥饿,原来竟是件如此无法忍受的事。
  在路上经过一家面摊子时,他本来想去吃碗面的,但他刚走过去,就想起自己身上连一文钱都没有。
  万马堂的主人,无论走到哪里,本都不需要带一文钱的。
  就像是这时世上大多数豪富一样,多年来他都已没有带钱的习惯,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吃进一粒米。
  他软软地站起来,才发觉自己的虚弱,饥饿竟已使得他几乎不能再支持下去。
  推开门,走过阴暗的小院,他总算找到了厨房。
  那半聋半瞎的老头,正将一大碗粗汤面摆到桌上。
  在昏暗的烛光下看来,面汤的颜色就像是泥水,上面还飘着根发了黄的葱叶。
  可是在他看来,已是一顿很丰富的晚餐——在马空群眼中看来竟也一样。
  他挺起胸膛走过去,大声道:“这碗面给我,你再煮一碗。”
  直到现在,他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种命令的口气,只可惜现在已没有人将他的话当作命令了。
  老头子看着他,很快地摇了摇头。
  马空群皱眉道:“你听不见?”
  老头子却露出一嘴残缺发黄的牙齿笑了,道:“我又不是聋子,怎么会听不见,只不过这碗面是我要吃的,等我吃完了,倒可以再替你煮一碗,但是也得先拿钱给我去买面。”
  马空群沉下了脸,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像你这样对客人,怎么能做生意?”
  老头子又笑了,道:“我本来就不是在做生意。”
  马空群道:“那你这店开着是干什么的?”
  老头子叹了口气,道:“什么也不干,只不过在这里等死,若不是快死了的人,怎么会到这地方来?”
  他连看都不再看马空群一眼,忽然弯下腰,竟吐了几口口水在面碗里,喃喃道:“我知道你也是个没钱付账的人,我看得出,那破屋子让你白住两天也没关系,但这碗面却是我的,你要吃,除非你敢吃我的口水。”
  马空群怔住。
  他怔在那里,紧握着双拳,几乎忍不住想一拳将这老头子胃里的苦水打出来。
  可是他忍住了。
  他现在竟连怒气都发作不出,只觉得满嘴又酸又苦,也不知是该大笑几声,还是该大哭一场。
  纵横一世的马空群,难道竟会在这又脏又臭的厨房里,为了一碗泥水般的粗汤面,杀死一个半聋半瞎的老头子?
  他实在觉得很好笑。
  他忍不住笑了,但这种笑却实在比哭还哀痛。

×      ×      ×

  一阵风吹过,几片枯叶在地上打着滚。
  “我现在岂非也正如这落叶一样,也正在烂泥中打滚?”
  马空群垂着头,走过院子,上弦月冷清清的光芒,将他的影子长长地拖在地上,他推开门的时候,月光也跟着照了进去,照在一个人的身上。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绝路
下一篇:南宫青突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