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无泪
 
2020-05-14 11:04:5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秋残,冬至。
  酷寒。
  冷风如刀,大地荒漠,苍天无情。
  浪子已无泪。

×      ×      ×

  阿吉迎着扑面的冷风,拉紧了单薄的衣襟,从韩家巷走出来。
  他根本无处可去。
  他身上已只剩下二十三个铜钱。
  可是他一定要离开这地方,离开那些总算以善意对待过他的人。
  他没有流泪。
  浪子已无泪,只有血,现在连血都已几乎冷透。

×      ×      ×

  韩家巷最有名的人是韩大奶奶,韩大奶奶在韩家楼。
  韩家楼是个妓院。
  他第一次看见韩大奶奶,是在一张寒冷而潮湿的床铺上。
  冷硬的木板床上到处是他呕吐过的痕迹,又脏又臭。
  他自己的情况也不比这张床好多少。
  他已大醉了五天,醒来时只觉得喉干舌燥,头痛如裂。
  韩大奶奶正用手叉着腰,站在床前看着他。
  她身高七尺以上,腰围粗如水缸,粗短的手指上戴满了黄金和翡翠戒指,圆脸上的皮肤绷紧,使得她看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些,心情好的时候,眼睛里偶尔会露出孩子般的调皮笑意。
  现在她的眼睛里连一点笑意都没有。
  阿吉用力揉了揉眼,再睁开,好像想看清站在他床前的究竟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
  像这样的女人确实不是时常都能见得到的。
  阿吉挣扎着想坐起来,宿醉立刻尖针般刺入了他的骨髓。
  他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两天我一定喝得像是条醉猫。”
  韩大奶奶道:“不像醉猫,像死狗。”
  她冷冷的看着他:“你已经整整醉了五天。”
  阿吉用力按住自己的头,拼命想从记忆中找出这五天干了些什么事。
  可是他立刻就放弃了。
  他的记忆中完全是一片空白。
  韩大奶奶道:“你是从外地来的?”
  阿吉点点头。
  不错,他是从外地来的,遥远的外地,远得已令他完全不复记忆。
  韩大奶奶道:“你有钱?”
  阿吉摇摇头。
  这一点他还记得,他最后的一小锭银子也已用来买酒。
  可是那一次他酒醒何处?他也忘了。
  韩大奶奶道:“我也知道你没有,我们已将你全身上下都搜过,你简直比条死狗还穷。”
  阿吉闭上了眼。他还想睡。
  他骨髓中的酒意已使他的精力完全消失,他只想知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问我?”
  韩大奶奶道:“只有一句。”
  阿吉道:“我在听。”
  韩大奶奶道:“没有钱的人,用什么来付账?”
  阿吉道:“付账?”
  韩大奶奶道:“这五天来,你已欠下了这里七十九两银子的酒帐。”
  阿吉深深吸了口气,道:“那不多。”
  韩大奶奶道:“可惜你连一两都没有。”
  她冷冷的接着道:“没钱付账的人,我们这里通常只有两种法子对付。”
  阿吉在听。
  韩大奶奶道:“你是想被人打断一条腿,还是三根肋骨?”
  阿吉道:“随便。”
  韩大奶奶道:“你不在乎?”
  阿吉道:“我只想请你们快点动手,打完了好让我走。”
  韩大奶奶看着他,眼睛里已有了好奇之意。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消沉落拓?
  他心里是不是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忘不了的伤心往事?
  韩大奶奶忍不住问道:“你急着要走,想到哪里去?”
  阿吉道:“不知道。”
  韩大奶奶道:“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阿吉道:“走到哪里,就算哪里。”
  韩大奶奶又盯着他看了很久,忽然道:“你还年轻,还有力气,为什么不做工来还债?”
  她的眼色渐渐柔和:“我这里刚好有个差事给你做,五分银子一天,你肯不肯干?”
  阿吉道:“随便。”
  韩大奶奶道:“你也不问这里是什么地方?要你干的是什么事?”
  阿吉道:“随便什么事我都干。”
  韩大奶奶笑了,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先到后面厨房去倒盆热水洗洗你自己,现在你看起来像条死狗,嗅起来却像条死鱼。”
  她眼睛里也露出笑意:“在我这里做事的,就算不是人,看起来都得像个人样子。”

  (二)

  厨房里充满了白饭和肉汤的香气,从小院的寒风中走进来,更觉得温暖舒服。
  在厨房里做事的是对夫妇,男的高大粗壮,却哑得像是块木头,女的又瘦又小,却凶得像是把锥子。
  除了他们夫妇外,厨房里还有五个人。
  五个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女人,脸上还残留着昨夜的脂粉,和一种说不出的厌恶疲倦。
  她们的年龄大约是从二十到三十五,年纪最大的一个乳房隆起如瓜,一双肿眼中充满了堕落罪恶的肉欲。
  后来阿吉才知道她就是这些姑娘们的大姐,客人们都喜欢叫她做“大象”。
  年纪最轻的一个看来还像是个孩子,腰肢纤细,胸部平坦,但却也是生意最好的一个。
  ——这是不是因为男人们都有种野兽般残忍的欲望?
  看见阿吉走进来,她们都显得好奇而惊讶,幸好韩大奶奶也跟着来了。
  姑娘们立刻都垂下头。
  韩大奶奶道:“有很多事都只有男人才能做的,我们这里的男人不是木头,就是龟公,现在我总算找到个比较像人的。”
  她又在用力拍他的肩:“告诉这些母狗,你叫什么?”
  阿吉道:“我叫阿吉。”
  韩大奶奶道:“你没有姓?”
  阿吉道:“我叫阿吉。”
  韩大奶奶用力敲他的头,大笑道:“这小子虽然没有姓,却有样好处。”
  她笑得很愉快:“他不多嘴。”

×      ×      ×

  嘴是用来吃饭喝酒的,不是用来多话的。
  阿吉从不多嘴。
  他默默的倒了盆热水,蹲下来洗脸,忽然间一只脚伸过来,踢翻了他的盆。
  一只很肥的脚,穿着红缎子的绣花鞋。
  阿吉站起来,看着那张皮肤绷紧的圆脸。
  他听得见女人们都在吃吃的笑,可是声音却仿佛很遥远。
  他也听见大象在大声说:“你把我的脚打湿了,快擦干。”
  阿吉什么话都没有说。他默默的蹲下来,用哑巴给他的洗脚布,擦干了她的肥脚。
  大象也笑了:“你是个乖孩子,晚上我房里若是没客人,你可以偷偷溜进去,我免费。”
  阿吉道:“我不敢。”
  大象道:“你连这点胆子都没有?”
  阿吉道:“我是个没用的男人,我需要这份差事来赚钱还债。”
  于是他从此就多了个外号,叫“没用的阿吉”,可是他自己一点都不在乎。

×      ×      ×

  华灯初上时,女人们就换上了发亮的花格子衣服,脸上也抹了浓浓的脂粉。
  “没用的阿吉,快替客人倒茶。”
  “没用的阿吉,到街上去打几斤酒来。”
  一直要等到深夜,他才能躲到厨房的角落里去休息片刻。
  这时哑巴总会满满的装了一大碗盖着红烧肉的白饭,看着他吃,眼睛里总是带着同情之色。
  阿吉却从来不去看他。
  有些人好像从来都不愿对别人表示感激,阿吉就是这种人,因为他既没胆子,也没有用。
  直到那一天有两个带着刀的小伙子想白吃白嫖时,大家才发现他原来还有另一面。
  他不怕痛。
  带着刀的小伙子想扬长而去时,居然只有这个没用的阿吉拦住了他们。
  小伙子们冷笑:“你想死?”
  阿吉道:“我不想死,也不想被饿死,你们若是不付账就走了,就等于敲破了我的饭碗。”
  这句话刚说完,两把刀子就刺入了他身子,他连动都没有动,连眉头都没有皱,就这么站在那里,挨了七八刀。
  小伙子们吃惊的看着他,忽然乖乖的拿钱出来付了账。
  大家都在吃惊的看着他,都想过来扶住他,他却一声不响的走了,直到走回后院的小屋后,才倒了下来,倒在那又冷又硬的床上,咬着牙,流着冷汗在床上打滚。
  他并不想要别人将他看成英雄,也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痛苦。
  可是小屋的门布已被人悄悄推开了,一个人悄悄走进来,反手掩住了门,靠在门上,看着他,目光充满怜惜。
  她有双很大的眼睛,还有双很纤巧的手。
  她叫小丽,客人们都喜欢叫她“小妖精”,她正在用她的小手替他擦汗。
  “你为什么要这么样做?”
  “因为这本是我应该做的事。”他的回答很简单:“我需要这份差事。”
  “可是你还年轻,还有很多别的事可以去做。”她显得关切而同情。
  阿吉却连看都没有看她,冷冷道:“你也有你的事要做,你为什么不去?”
  小丽还是不肯放过,又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很多伤心事。”
  阿吉道:“我没有。”
  小丽道:“以前一定有个女人伤了你的心。”
  阿吉道:“你见了鬼。”
  小丽道:“若你没有伤心过,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阿吉道:“因为我懒,而且是个酒鬼。”
  小丽道:“你也好色?”
  阿吉没有否认,他懒得否认。
  小丽道:“可是现在你已很久没有碰过女人,我知道……”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奇怪而温柔,忽然拉起他的手,按在她小腹上。
  她薄绸衣服下的胴体,竟是完全赤裸的,他立刻可以感觉到她小腹中的热力。
  看着他的刀伤血痕,她的眼睛在发光。
  “我知道你受的伤不轻,可是只要你跟我……我保证一定会将痛苦忘记。”
  她一面说,一面拉着他的手,抚遍她全身。她平坦的胸膛上乳房小而结实。
  阿吉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滚!”
  一个字再加上一耳光。
  她仰面倒下,脸上却露出胜利的表情,好像正希望他这样做。
  “你真壮。”她说。
  阿吉闭着嘴。
  他身上的刀伤如火焰灼烧般痛苦,他心里也仿佛有股火焰。
  他一定要尽力控制自己。
  可是她也像是已下定决心,绝不放过他,忽然用一只手拉住他的腿,另一只手掀起衣衫的下摆。
  她低声呻吟,腰肢扭动。她已潮湿。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头发,将她的人揪了出去。
  肥胖粗壮的手上,戴满了各式各样的戒指。

×      ×      ×

  韩大奶奶走进来时就已醉了,但是手里还提着酒。
  “那条小母狗天生是个婊子。”她用醉眼看着阿吉:“她喜欢男人揍她,揍得越重,她越高兴。”
  阿吉闭上了眼睛。
  他忽然发现这个半老的肥胖女人,眼睛里也带着小丽同样的欲望。他不忍再看。
  “来,喝一杯,我知道酒虫一定已经在你咽喉里发痒。”
  她吃吃的笑着,把酒瓶塞进他的嘴。
  “今天你替我做了件好事,我要好好的犒赏犒赏你。”
  阿吉没有动,没有反应。
  韩大奶奶皱起眉:“难道你真是个没用的男人?”
  阿吉道:“我是的。”

×      ×      ×

  等到阿吉睁开眼时,韩大奶奶已走了,临走时还在床头留下锭银子。
  “这是你应该赚的,不管谁挨了七八刀,都不能白挨。”
  她毕竟已不再是个小姑娘。
  “刚才的事,我知道你一定会忘记。”
  阿吉听到她的脚步声走出门,就开始呕吐。这种事他忘不了。
  等到呕吐停止,他就走出去,将银子留在哑巴的饭锅里,迎着冷风,走出了韩家巷。
  他知道自己已不能再留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第二部 浪子
下一篇:永不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