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僵尸番生 正文

第一章 茅山师兄弟 治鬼显神通
2021-07-16 11:20:48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清晨,街道非常热闹。
  钱可通大清早便出了家门,装扮得更富丽,一路起来,不停往身上瞧,唯恐仍有兼顾不到的。
  大发亦换过洋服,手挟着一个公文袋,完全不像是一个学茅山的小子。
  走着钱可通突然又停下,一声:“大发——”
  大发不用吩咐,绕着钱可通转了一圈:“没有破也没有烂,衣衫光鲜,鞋子也够光亮。”
  “头发呢?”
  “有两条竖起来。”
  “那还不拿发腊梳子镜子来。”
  大发连随从公文袋中拿出梳子头腊镜子。钱可通取过梳子,挑了一块发腊,对镜子仔细梳弄。
  大发看着一句:“现在就是蚂蚁也爬不上的了。”
  钱可通干咳一声:“师父并不是喜欢装扮。”
  “我知道,这就是所谓仪表。”
  钱可通点点头,一看大发:“你头发蓬松,最好也加些发腊,那才贴服。”
  “太香了,我吃不消。”大发大摇其头。
  “我也吃不消。”一个声音传来。
  钱可通回头望去,只见吴兴捧着一碗粥,从旁边的粥店走出来。
  “这碗粥本来很香的,被你那股发腊香吹来立时不是味儿。”吴兴大摇其头。
  钱可通板起脸,旁边大发却一脸笑的追前,一声:“师叔——”
  吴兴笑问道:“你还记得我这个师叔啊?”
  大发心直口快:“师父说过,人不太多的场合,怎样称呼也没要紧。”
  “人多的场合,你是不会认我这个师叔的了?”吴兴叹一口气。
  “师叔,看开一些吧。”
  吴兴摇头:“我只是叹息一个大好青年,竟然变得这样市侩。”
  钱可通即时走近来:“这不是市侩,是识时务。怎样了,要吃白粥?”
  吴兴冷笑:“吃得心安理得,白粥又何妨?”
  “关了店子,跟我吧。”
  “这不是告诉别人知道,我没有你的本领。”
  “现在大家都是这样说的了。”
  “你跟我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你懂得多少,我也懂得多少。”
  钱可通点头:“对啊,可是说到做生意,你完全不是我的对手。”
  “我不会像你那样,信口开河。”
  “这叫做包装,现在做生意是着重包装宣传的。”钱可通洋洋得意的。
  大发这时候拿出铊表一看:“师父,是时间的了。”
  钱可通干咳一声向吴兴一摆手:“我不跟你多说,现在去马家祠堂谈生意。”
  “什么,马家祠堂?”吴兴大吃一惊的。
  大发接口:“有一个过路客商柯银洋死了,他哥哥柯金水要找人送他的尸体回老家。”
  “不是已找了?”吴兴冲口而出。
  钱可通冷笑:“我知道也有找你,柯金水初来此地,不知哪一个有本领,关照地保九叔,只要是天师都请去谈谈。”
  吴兴瞇着眼:“你现在去了?”
  钱可通笑笑:“跟你一齐动身又怎样,我们公平竞争。”
  吴兴沉吟着道:“师兄,这生意给我吧。”
  钱可通笑问:“你肯追随我了?”
  “师兄,你已经接了这么多生意,分身不暇。”
  “做生意的人是不会嫌生意接得太多的。”
  “那你是要赶尽杀绝?”
  “同行如敌国啊!”
  “好,我们走着瞧。”吴兴到底忍不住了。
  “好——”钱可通摆手,“大发,我们走——”
  大发应声跟着钱可通往前行,吴兴连忙追上,后面的粥店老板已大叫:“把碗留下——”
  吴兴狼狈地捧着碗走回来,看看碗中的白粥,到底舍不得,连忙倒进嘴里。

×      ×      ×

  马家祠堂建造得可以说富丽堂皇,事实马家在附近也是名门望族。
  能够将尸体安排在马家祠堂的人,来头当然不小。
  事实柯金水的气势也大得很,一看那身衣饰,便知道非富则贵。
  吴兴赶到的时候,钱可通已优悠地伴着柯金水说话,九叔、大发跟在他们后面。
  看形势,钱可通已是占优的了。
  吴兴目光一转,立时向尸体走去,先占取有利的位置。尸体卧在木板床上,锦被覆盖,头枕着精致的高枕。
  柯金水走到尸体的前面,一顿一叹:“这个就是我的弟弟柯银洋。”
  钱可通马上接上口:“这个名字一听便是有钱人的名字,相貌一看也是有钱人的相貌。”
  吴兴口直口快的一句:“有钱也要有命享受的。”
  柯金水不悦的望吴兴一眼:“我们兄弟两个这一次上京乃是做大生意,怎知道他突然染上急症,怎样花钱也医不好。”
  钱可通佯叹一声:“生死有命,钱老板用不着难过。”
  柯金水和善的看着钱可通:“我应该亲自送他回去,好好安葬,却是走不开,九叔给我介绍了你们两位。”
  九叔连忙应声:“我们这儿就是这两位天师,钱真人金漆招牌……”
  吴兴马上截住:“派头不错是他大一些,但是我们这种行业一向都不讲究门面,最要紧是实事求是。”
  “对——”柯金水点点头。
  吴兴目光再落向尸体,摇摇头:“九叔,你做了这么多年地保,怎么连这点小常识也没有?”
  “什么事?”九叔也有些不悦了。
  “死人是不能够睡高枕的,否则双眼便会平望,望到哪一个哪一个倒霉。”吴兴顺着尸体的视线抬手一指。
  柯金水连忙闪开。
  “枕要平放才成。”吴兴接将尸体枕着的高枕摆平。
  钱可通连忙上前:“不错,死人是要睡矮枕,但矮枕也有很多种,这种矮枕是一般人用的,大发——”
  大发马上从公文袋中拿出一个描着金丝的豪华软枕递前。
  钱可通接过,将枕换下:“有钱人睡这种矮枕才成。”
  吴兴心头冒火,伸手捏开了尸体的嘴巴:“死人的嘴巴内一定要放一个铜钱,否则到了阴间,是又说不是也说,对生人总是不利。”
  柯金水大概也有些心虚,忙问:“那放铜钱好了?”
  钱可通很冷静的接上口:“不错,只是这种铜钱是穷人家用的,有钱人家一定要用适合身份的东西,大发——”
  大发将锦布裹着的一个盒子打开,里头放着一排古钱。
  钱可通拈起了其中一个:“这是唐太宗贞观通宝,是我才藏着。”
  他接将死人口中的铜钱拿出,放到吴兴手上:“留着买粥好了。”
  吴兴更气,目光一转:“生人要面子,死人可不用那么讲究,睡矮枕也不成,他双眼往上望,便会数梁子,那样数着数着,便会死人塌屋,一定要拿面巾覆在他脸上。”
  他跟着拿出一块破旧变黄的白布来。
  柯金水一看皱眉,钱可通看在眼内,笑了:“对啊,只是面巾是让生人看的,死人可以不要脸,生人一定要,看见这样的一块烂布,你说生人的脸往那儿放?大发——”
  大发接将一块描着金丝的白布送上,覆在尸体面上,柯金水看着连连点头。
  吴兴也不笨,看见势色不对,连忙上前:“柯老板,我这个人老老实实,有句便说一句。”
  金水悠然应一声:“说吧——”
  “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你,你这个弟弟天生恶相,生前不用问,专做恶事,肯定是不会好死的。”
  柯金水一张脸沉下来。
  钱可通摇摇头:“老吴,人家可不是请你来看相。”
  吴兴随即伸手揭开尸体身上的锦缎,只见尸体的颈旁两个黑洞,皮肉外翻,也不知给什么咬了一口。
  钱可通目光及处,连忙伸手将吴兴手执的锦缎拨下:“人都死了,你还要揭人家的阴私?”
  吴兴不理会钱可通,接向柯金水:“喏,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你,这条尸除非好好的处置,否则一定会变。”
  钱可通立即一声:“人都死了,还会变什么?”
  柯金水不由问道:“是啊,还会变什么?”
  吴兴盯着柯金水:“这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你,会变行尸、僵尸、丧尸。”
  不等柯金水答话,钱可通已截口佯叹一声:“死了亲人心情已经够坏的了,你还在危言耸听?”
  柯金水很自然的接一句,道:“可不是。”
  吴兴仍然盯着柯金水:“生意能否做成是另一回事,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你,除非你老老实实的依我的说话去做……”
  柯金水伸手截住:“我也老老实实的告诉你,这件事我决定交给钱真人!”
  吴兴一怔,钱可通洋洋得意的望他一眼,向柯金水:“柯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平安安,完完整整的将令弟的尸体送回去,入土为安。”
  柯金水点头:“好极了——”
  钱可通接吩咐:“大发,拿那些寿材的样办出来给柯老板选择。”
  大发马上从公事包中拿出一串用铜链子串起来的小棺材,一面数白榄的数说着:“喏,这叫做升官发财,就叫顺手发财,还有这叫做一见发财……”
  柯金水笑笑:“升官发财好了,钱真人,合同我也已准备好,到那边签个名字。”一顿转向九叔,“九叔,麻烦你做个证人。”
  “不是问题。”九叔移步上前。
  各人仿佛就没有吴兴的存在,吴兴看着实在不是味儿。
  大发已经准备跟去的了,看看吴兴,移步到吴兴身旁,一声:“师叔——”
  吴兴把手一挥:“不用多说了,是你师父本领。”
  大发摇摇头:“老老实实说,做生意又怎能够老老实实?”
  “这一次看看怎样?”吴兴冷笑,拂袖而行。

×      ×      ×

  尸体搬回去,钱可通马上着仵工放进棺材内,待人走了,立即着大发将七七四十九枚长钉子按照七星排列,将棺盖钉稳。
  大发绝无疑问年青力壮,但要一口气将那么多钉子钉进也是一件苦事,钱可通却在旁监视着,寸步不离。
  到最后一枚,大发实在忍不住了,一声叹息:“师父,你去休息吧。”
  钱可通摇头:“不看着你将钉子完全钉进去,我实在不放心。”
  大发嘟喃着:“七七四十九枚那么长的钉子,又要依七星排列,不觉得有点夸张。”
  “不是夸张,是必须。”
  “棺盖这样钉着,真的尸变,也出不了。”
  “就是要他出不了。”
  大发忍不住追问:“师父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师叔到底有没有胡说八道?”
  “他要是懂得胡说八道,也不会这么倒霉。”
  “那是说……”
  “我调查清楚的了,这个柯银洋乃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在生已经是阴阴险险,不会有好死的。”
  “那他是怎样死的?”
  “是被狗咬死的,你没有看到他颈上一的两个狗牙洞?”
  “狗也会把人咬死?”
  “那是头疯狗,你说会不会?”钱可通叹一口气,“幸好他虽然死在阴年阴月,并非正在阴日阴时,否则够阴森恐怖的。”
  “这个月是阴月?”
  “七月啊,鬼门关是这个月开的。”
  大发担心地再问道:“这尸体真的会变?”
  “否则我也不会这么紧张。”
  大发心头一寒,一口气将最后一枚钉子敲进去。
  钱可通又叹息一声:“我现在只是担心你那个师叔会不会捣蛋。”
  “不会吧?”大发口里这样说,但想到吴兴在马家祠堂临走时的说话态度,不由打一个寒噤。

×      ×      ×

  翌日,大清早棺材便送进马车。
  钱可通虽然不忘梳理头发,但一双眼睛一有空便盯着棺材,到棺材进了车厢,仵工从车厢下来,他又往车厢张头探脑,看清楚的确没有问题,才将车帘子放下,一句:“辛苦了。”
  一个仵工忍不住问:“钱真人,要你亲自押运啊?”
  钱可通笑笑道:“这么巧要到那边去买些东西。”一顿一声,“大发——”

相关热词搜索:僵尸番生

下一篇:第二章 暗弄尸变 怀恨报复
上一篇:
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