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僵尸番生 正文

第二章 暗弄尸变 怀恨报复
2021-07-21 17:19:50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闪电划过长空,正落在墓地上,霹雳声中,墓地上一堆泥土翻起,旺财一身泥污的从一个洞内冒出来。
  “什么事——”他脱口叫出来。
  今夜他跑来这个墓地,又是要打劫阴司路,不防给那一声霹雳吓一跳。
  随即又是雷霆电闪。
  旺财双手乱挡,一阵手忙脚乱,喃喃地道:“不会这样吧,千辛万苦才找到一块这么好的山地,现在竟然行雷闪电,千万不要吹风下雨才好。”
  一阵大风即时卷起,泥土飞扬。
  “风来了。”旺财拨开吹在脸上的泥土,“还是快一些弄妥这件事。”
  他接向坟墓挥手一个招呼道:“得罪了。”
  坟墓的碑石上刻着“爱妾倩文之墓”,还有一张瓷烧的照片,是一个少女。
  雷霆电闪中,旺财一头钻回洞穴内,急急爬到棺材的前面,鎚凿并用,棺材头凿开,一面嘟喃着:“兄弟旺财,近日倒足了霉头,饭也没得吃,不得不打劫阴司路,一发死人财。”
  棺材前面的木板被凿开,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便出现在旺财眼前。
  旺财拿电筒一照道:“脚美,鞋子也美。”
  再往上照,照亮了倩文这具女尸丰满的身材,漂亮的面庞。
  尸体显然新葬不久,还没有腐变,也没有腐臭的气味。
  再看见倩文额上嵌着用金链子镶造的一颗明珠,旺财不由叫出来:“这回发财了。”
  他再也忍不住,急急的爬前去,棺材并不宽敞,虽然容许他的身子穿过,但往前移动同时,难免会接触倩文的身子。
  “得罪得罪,有怪莫怪。”旺财一叠声的陪罪,再移前,右手错按在倩文的胸膛上,忙又松手,连声:“对不起,对不起。”
  他爬着爬着总算爬到适当的距离,摇手便要摘取倩文额上那颗明珠,一摘不成,再往前爬,双手绕到倩文的脑后,要将金链子解开,面部与倩文的面部非常接近,一个不留神,后脑撞在棺盖上,头往下垂,嘴唇便正印在倩文的嘴唇上。
  旺财连忙抬头,伸手在嘴边一搧再搧,虽然没有臭味,他总有那种感觉。
  雷声即时暴响,旺财一惊,头一动,嘴唇又印在倩文的嘴唇上。
  一道闪电即时凌空刷过,落在地上,再往前飞闪,射进了地洞。
  闪电划过地洞再入棺材,落在倩文的脚上,倩文立时有如触电的一震。
  闪电也就沿着俏文的双脚闪射沿伸到俏文的嘴唇。
  旺财正要将嘴唇移开,闪电已至,竟然将倩文的嘴唇与他的嘴唇黏结在一起。
  闪电消去,那股力道仍然存在,旺财震荡中正将嘴唇移开,却是怎么也移不开,嘴唇与倩文的紧黏在一起,他将头仰起,倩文的头亦被拉起来。
  闪电这时候又闪至,倩文全身电闪发亮,电光由她的嘴唇再贯进旺财体内,一股奇怪的力量即时就爆炸开来,就像是火药。
  那个坟墓立时被爆开,倩文、旺财随同棺材爆出坟墓之外,泥土飞扬中落地上,也这样子震开分开。
  旺财着地不由一连打了几个滚,倩文亦同时打滚,动作竟然与旺财的完全一模一样。
  旺财伏在地上,倩文亦伏在地,到旺财清醒爬起来,倩文亦爬起来。
  旺财当然难免一阵惊惶失措,倩文的反应跟旺财完全一样。
  好一会儿,旺财才完全清醒过来,把头一阵晃动。
  倩文的动作完全一样。
  旺财总算发现倩文的所在,到他发现倩文的动作与他一样,这份惊吓更就是难以言喻,奇怪中难免恐惧。
  他呆看着倩文,倩文亦呆看着他。
  阴时已至,森冷的月光下,倩文更显得鬼气阴森。
  “你到底是人是鬼?”旺财忍不住问这一句。
  倩文嘴唇移动,与旺财说话的移动一样,就是没有声音发出来。
  旺财不由伸手往倩文眼前一晃,倩文的动作一样。
  他到底不是笨人,总算发觉这一点,但仍然要再一试,移动脚步。
  倩文亦移动脚步。
  旺财心里惊骇,再一眨眼睛,倩文亦一眨眼睛。
  “我的妈——”旺财脱口叫出来,手一指倩文。
  倩文亦手指,口张开,一股白烟便从口内喷出来,旺财再也忍不住,转身发足狂奔。
  倩文亦转身起步,紧追在旺财身后。

×      ×      ×

  跑进林子里,旺财脚绊着树根,摔一跤,倩文亦一样反应,脚下却没有绊着树根,也因此一看来特别显得怪异恐怖。
  旺财随即爬起来,身子一跃,爬上了那株树,一口气爬高丈八,才松一口气,往下望去,不见倩文在树下。
  “哪儿去了?”他左望右望,无意往脚下望去,才发觉倩文正爬在他脚下。
  他大惊而叫,急往上爬,倩文亦紧跟着往上爬。
  她的样子并不可怕,可是那种如影随形,动作一致的恐怖感,却更加可怕。
  旺财爬着爬着手一抓空,便从树上摔下来,摔得腰背也弯了。
  倩文同时松手往下掉,动作亦与旺财完全一样,到旺财忍痛爬起来,往前逃,她一样紧追在后面。
  这一次旺财连停也不敢稍停了。

×      ×      ×

  吴兴这时候进入树林,向停放棺材的地方接近。
  他脚步移动非常小心,藉着树木掩护,唯恐被钱可通、大发二人发觉。
  经过马旁,马没有反应,好像已睡着一样。
  吴兴再往前移动,来到破烂的马车后面,探头往外看去。
  钱可通坐在一方石,这时候,突然有所发现的,眼珠子左一滚右一滚,缓缓伸手抓向放在旁边的一条枯枝。
  吴兴不禁有些怀疑,他实在难以相信钱可通耳目这样敏锐,竟然已发现自己的所在,却当然不敢再移动,若钱可通有所行动,马上拔脚开溜。
  钱可通枯枝在手,突然一下子跳起来,手中枯枝往挨在一旁睡觉的大发当头打下。
  枯枝一断为二,大发立时大叫着跳起来:“什么事,什么事?”
  吴兴这才松过一口气。
  钱可通看着忙脚乱的大发,一声冷笑:“睡觉?”那截断枝又当头敲去。
  大发一闪避开,双手捧头:“师父,你是要命!”
  钱可通冷笑:“我怎样吩咐你的,小心看稳,不要让你那个师叔捣蛋。”
  “有你看着成了。”
  钱可通手中枯枝扬起:“你是师父还是我是?”
  大发马上手一指:“师父,断了。”
  钱可通一看:“哦——”反手丢掉断枝。
  大发才展开笑脸,冷不防钱可通一巴掌掴来,将他掴飞丈外,摔在棺材前面,大发也是给掴的头昏脑涨,睁眼看见靠在棺材中的尸体双脚,不由得一惊,身子一缩,抬头望去。
  尸体安静的靠在棺材内,面上仍贴着黄符,不见面庞,也因而并不恐怖。
  大发松过口气,抚着脸站起来:“师父,财神爷不是好好的在这里。”
  钱可通冷笑:“是要到出事了才着急么?”
  大发四顾一眼:“周围水静河飞,可是平安得很。”
  钱可通又一声冷笑:“要变了你才知道厉害。”
  “要变便变,变魔术啊?”
  “你懂得什么?这个时候再让他照上月光,一见血便会复活。”
  “哪来的血?”大发摇头。
  一阵呼救叫声即时传来。
  钱可通、大发一齐循声望去,只见树木丛中黑黝黝的,并无发现。
  “有人叫救命。”大发目注钱可通。
  “师父可不是聋子。”
  “我们跑过去看看。”大发兴致勃勃的。
  钱可通伸手截下:“多管闲事,说不定是你师叔的调虎离山计。”
  这句话静夜中吴兴倒是听得清楚,反手抓着头发:“怎么我就是省不起这调虎离山之计?”
  他事实没有钱可通所说的聪明。
  连声“救命——”这时候又传来,吴兴转首望去,只见倩文追着旺财走来。
  旺财并没有发觉吴兴所在,只顾向前奔,倩文紧随不舍,动作与旺财仍完全一样。
  吴兴看着当然奇怪,不觉探头出来。
  钱可通并没有发现吴兴,只是看着迎面奔来的旺财。
  从他的角度,倒是看不见追在旺财后面的倩文,大发也一样。
  看见是旺财,大发不由嚷出来:“师父,原来是那个小子。”
  “师父不是瞎子。”钱可通瞪着眼,目不转睛。
  旺财笔直向他走来,越来越接近,他看着不由架式摆开,蓄势待发。
  旺财这时候当然已发现钱可通、大发,喜出望外,脱口大叫:“钱真人——”
  钱可通没有回答。
  旺财继续接近,大叫一声,一个虎扑,他是看出钱可通无意出手,却是看不出钱可通因为角度关系,并没有看见倩文,把心一横,只望从钱可通头上扑过,乘机脱身。
  钱可通看准来势,猛一脚踢出,正踢旺财心窝,将旺财踢飞出去。
  一飞丈外,旺财扎手扎脚的摔在马车上。
  倩文与之同时就像旺财那样扑向钱可通,师父到底是师父,反应敏捷,钱可通仓惶中仍然及时避开。
  大发这时候却已看见倩文,美女一个,如何肯错过,张开双手,只等她投怀送抱。
  他正立在钱可通身后,倩文若是原势扑来,钱可通既然避开,他应该便可以抱个正着。哪知道倩文还未扑上,便像旺财那样,扎手扎脚的倒摔了出去。
  大发不由傻了脸,愕然望去,倩文正好摔倒在旺财身旁。
  旺财接着爬起来,倩文动作一样,他揉着胸膛,倩文亦一样。
  旺财终于发现倩文在身旁,下意识手一指,倩文同时手指着他,他开口,倩文亦开口。
  他说不出话来,倩文口张开,却是一口森寒的阴气喷出。
  钱可通立时发觉,眼睁得更大。
  旺财亦不由打一个寒噤,惊跳而起,跃上马车,一翻而过,倩文动作一样,紧随不舍。
  那辆马车的车厢原已散掉一半,两人这样一轮奔跑,东碰西撞,更支离破碎。
  钱可通没有理会马车,只是盯稳了旺财、倩文二人。
  大发不由叫起来:“这是干什么的,我们这辆马车要完了。”
  旺财哪里有空理会,大发转望钱可通,只见钱可通眉头大皱。
  “师父,用不着皱眉头,这小子我早就看出,欺善怕恶,我去摆平他。”大发说着走前,冲着旺财,大喝一声道:“站着——”
  旺财倒是给这一声喝醒,回头一望,向钱可通奔来。
  钱可通不等他跑到面前,架式已摆开,准备给旺财一下厉害的。
  旺财一眼瞥见,不敢接近,只是绕着钱可通兜圈子,倩文当然动作一样。
  大发不觉跟着旺财半身一转:“师父,这小子分明是跟你戏耍,给他一下狠狠的。”
  钱可通尚未有反应,旺财已叫起来:“钱真人救命,救命——”
  大发马上截住:“别听他的,前次他叫救命,险些令你们同门相残,这一次说不定目的在要我们师徒二人反目。”
  旺财忙叫一声:“大发兄——”
  “别称兄道弟,我大发可不是笨人,不会受骗的,一句‘大发兄’要我改变对你的成见,哪有这么容易?”大发随即挡在钱可通面前。
  旺财一再要跟钱可通说话都被大发挡着,钱可通要看清楚旺财、倩文,亦因为大发挡在面前,总是看不清楚。
  旺财心里着急,一面企图向钱可通接近,一面嚷:“钱真人,这一次我可是真的摆脱不了,这个女人总是要跟着我。”
  大发马上叫:“啊,勾引良家妇女,现在欲罢不能,摆脱不了。”
  旺财摇着头:“她是那种东西。”
  “啊,不是良家妇女。”大发冷笑,“也算你还有良心,但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她既然是妓女,以原始本钱换取生活所需已经凄凉的了,你还要骗财骗色,简直是连畜牲也不如。”
  旺财急嚷:“她是死尸——”
  大发一怔,目光往倩文一转,打一个哈哈:“我三岁学茅山,四岁跟死尸玩,哈哈……师父,他以为我从未见过死尸吧?”
  钱可通只是冷淡的一句:“你是十二岁入门,拜我为师的。”
  大发马上回答:“这到现在,也是经验丰富的了。师父,你说,哪有死尸这样活的?”
  旺财接一句:“最糟的就是我怎样动,她怎样动。”
  “胡说八道,你们是串同的。喏,现在你怎样动,我不也是怎样动?”大发随即跟着旺财与倩文的动作一番摆弄,在钱可通身外团团转。
  钱可通立时为之眼花撩乱。
  旺财啼笑皆非,又一声叫道:“钱真人——”
  大发接一句:“钱真人——”一顿笑接:“喏,连声音我也学得似模似样呢。是不是,师父——”
  钱可通回以一巴掌,将大发打飞出丈外。

相关热词搜索:僵尸番生

下一篇:第三章 弄鬼施鬼计 死尸变僵尸
上一篇:
第一章 茅山师兄弟 治鬼显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