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借尸还魂 正文

第一章 茅山驱尸术 乱坟找壮尸
2020-10-18 16:44:46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饭菜摆开,方老头才着小老鼠到院子叫方鹏进来,大马金刀的正坐在都里。
  方鹏仍赤着上身,一面揩着汗珠,一面喘气,走到桌旁,便要坐下。
  方老头马上喝叱:“没规矩,先穿回衣服。”
  方鹏苦笑,旁边小老鼠忙替他穿上衣服,他坐下,饿相便毕呈,举起筷子方要挟下,方老头手中的筷子已敲上来。
  “长辈还未动筷子,小辈怎能动,没规矩。”方老头叱骂着举起酒壶斟了一杯酒,探头用鼻子嗅了一下。
  方鹏亦不由皱鼻子。
  “好酒。”方老头摇头晃脑。
  “爹,可否赏我一杯?”
  “酒是成年人喝的。”方老头一瞪眼道。
  “是——”方鹏垂下头。
  方老头接问:“怎样了。”
  方鹏恭恭敬敬的一句:“爹,吃饭——”
  “这才是。”方老头筷子举起来。
  方鹏连随筷子大动,有如雨下,一阵狼吞虎咽,方老头看着摇摇头,接吩咐:“吃过饭,洗抹干净,马上去睡觉。”
  方鹏冲口而出道:“我今天还未到街上……”
  “那一个叫你练功偷懒?”方老头闷哼一声,道:“这么晚了还到街上去干什么?”
  方鹏无可奈何的垂下头,这顿饭当然吃得很不是味儿。

×      ×      ×

  睡在床上方鹏也是辗转反侧,好一会,耳听房外没有声响,一骨碌爬起来,探手从床上提出了一个包袱,打开一堆银子,他拿了两锭,将包袱抛回床下。
  三下敲门声就在这时候传来。
  方鹏也是心里有鬼,一个身子马上缩进被窝里,小老鼠的语声随即在门外传来:“少爷,是我——”
  “进来吧。”方鹏松一口气。
  小老鼠推门而入,双手互搓,怪兴奋的走到方鹏床前。
  “睡了?”方鹏接问。
  “听不到鼻鼾声,我也不敢跑来找少爷。”
  “那还呆在这里干什么?”方鹏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两锭银子在手中轮流抛动。
  “少爷,今天晚上我们又到哪儿去快活?”
  “先去喝两杯解决发痒的酒虫。”方鹏一个箭步窜出,随即着小老鼠将门户掩上,免留痕迹。
  这主仆二人,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夜里背着方老头到外面胡混的了。

×      ×      ×

  花老二马老三这时候也是在喝酒。
  一壶干了,花老二马上又将桌子拍得震天价响,连声大喝:“拿酒来。”
  马老三平生好色,对酒可没有多大兴趣,想到还有事要做,连忙劝止:“还喝酒,要醉的了。”
  “醉?再来十瓶你看我醉不醉?”花老二打着酒嗝,他平生最反感的就是别人说他的酒量不好。
  马老三叹一口气:“别忙了,我们今天晚上还有事未办妥。”
  “放心好了,就是我醉倒,还有你呢。”花老二拍着桌子再大叫一声:“再来一个东坡肉。”
  店小二一叠声的应。
  马老三摇摇头,往门外看一眼:“奇怪,那个小子怎么到现在还不见现身?”
  花老二随口一句:“要现身的时候总会现身的。”
  语声未已,马老三双眼便睁大,不是看见方鹏,只是万人迷从门外经过。
  万人迷是一个妓女,也是马老三的老相好,看见马老三,马上飞一个媚眼,再一声迷死人没命赔的:“哎呦——”纤腰左一摇右一摆,便走了过去,那一声“哎呦”,销魂蚀骨,马老三知何忍受得住,立即站起来,一拍花老二的肩膊:“你在这里看稳,我有些要紧的事,往那边农场跑一趟。”
  他口里的农场也就是鸡舍,花老二当然明白,其实看见万入迷经过,花老二便已心中有数。
  “慢着——”花老二大叫一声,一口酒呛出来。
  马老三不等花老二开口,脚步已展开,花老二一声:“慢着——”他却也同时脚步停下。
  不是因为花老二的叫声,完全是因为方鹏带着小老鼠正从旁边转出来。
  他看见方鹏同时,方鹏亦看见他,打了一个“哈哈”:“这么巧?”
   “小子,别动手——”马老三双手急摇。
  掌柜那边亦看见,急急走过来。
  方鹏同时手一指马老三花老二:“我好像曾经跟你们说过,再让我在这里遇上你们,见一次,打一次?”
  不等马老三花老二答话,掌柜已截住了他们:“三位,要动手请到小店外面。”
  小老鼠马上接一句:“是四位。”
  方鹏却一晃手中银两:“打破你的东西少爷照价赔偿,这成了?”
  掌柜大摇其头:“话是这样说,我这间店子可要做买卖的。”
  花老二即时大喝一声:“小子,你别这样神气,有种的——”
  “怎样——”方鹏架式摆开。
  花老二不由身子一缩,头往马老三一摆:“老三,给他信——”
  “好,信——”马老三手颤抖着怀中一探,取出一张纸。
  老鼠倒也眼快手急,劈手夺过,神气地递到方鹏的面前。
  方鹏接在手中一抖,一面看一面朗诵:“玉娇妆次,青楼一别——”
  马老三一听立时傻了脸,花老二撞了他一把:“拿错了。”
  方鹏亦一声冷笑,将信飞回马老三。
  “还你——”
  马老三尴尬接过,从袋中拿出十多张信笺,一轮查看,总算拿到雷老大的战书。
  花老二一把抢在手里,递向方鹏。
  “姓方的小子,我现在就在镇外乱葬岗等你到来送死。”雷老大的信很直接的道。
  “乱葬岗?”方鹏有些意外。
  “害怕了?有种的你便跟我们走。”马老三洋洋得意的。
  花老二亦一句:“不跟我们走的不是英雄好汉。”
  老鼠不由提醒方鹏:“小心他们阴谋暗算。”
  马老三冷笑:“阴谋暗算,我们是这种人,你家少爷没有种,可以不去的。”
  方鹏随即一挥拳,继又喝一声:“带路。”
  马老三身子一缩,慌忙与花老二往前跑,方鹏随即举步,老鼠亦只有跟上去。

×      ×      ×

  方鹏当然知道乱葬岗这个地方,走来并不急,轻松快活的。
  马老三花老二意念不良,加上反应有些迟钝,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尤其是花老二身形肥胖,挺着一个大肚子,走来当然更辛苦。
  来到乱葬岗,已经是二更,花老二马老三汗流浃背远远看见雷老大,加快脚步,急急跑到雷老大面前。
  花老二一个不小心,摔在地上,忙又爬起身子,喘着气的呼叫:“他来了,来了——”
  雷老大正站在陷阱前,双脚向前,应声大拇指往前一挥:“一旁看热闹。”
  他的双脚随着一个马步,冷不防一脚踩在一块小石头上,一滑,重心亦失,便向前面陷井仆去。
  他失声大叫,手脚一阵乱舞,总算站稳,不由捏一把冷汗。
  张道士旁边要扶也来不及,只有一声:“雷大爷小心——”
  雷老大故作若无其事的摆摆手道:“这完全是意外,你快去看看你那个窝,总之一切反应要敏捷,这一次,完全看你的了。”
  张道士慌忙走开,雷老大一拂衣衫,往前望去,远远已看见方鹏老鼠走来。
  正所谓仇人见面,份外眼明,雷老大双眼睁大,双掌紧握,恨不得方鹏马上来到面前。
  方鹏终于来到了丈外,停下。
  雷老大胸膛挺起,厉喝了一声:“方鹏——”
  “在这里。”方鹏应得洒脱。
  “你总算到来了。”
  “要来的始终会来的。”方鹏完全是侠士口吻,攻势也格外摆得潇洒。
  “你记否当日在那间酒家抢去了我的钱,还狠狠的给我一顿拳脚。”雷老大接问。
  方鹏淡然一挥手:“那是你咎由自取,企图行劫小酒家。”
  “小酒家不用提了,你抢去的银两可是我的。”
  “所以我才留为己用,”方鹏打一个“哈哈”。
  “你用了?”
  “不用又如何对得起你老人家。”
  雷老大眼睛立时鸽蛋般,大声喝问:“你用了我多少的银两。”
  “七七八八的了。”
  雷老大眼睛睁得更大:“那我杀掉你还有什么好处?”
  “最低限度可以出一口气。”方鹏笑问:“你有这个本领?”
  雷老大也不知想到什么地方去,突然点头:“对,钱银事小,面子事大。”
  方鹏又一笑:“我也知道人前人后近日你都是面目无光的了。”
  “臭小子——”雷老大咬牙切齿的。
  方鹏想想又问:“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出这一口气?阴谋陷阱?”
  雷老大冲口而出:“我——”
  一个我字出口他立时省起,一顿转口:“我练了几招绝招,够你受的了。”
  再一顿,他一声“看招——”沉腰坐马,先来几下拳脚虚招,倒也似模似样。
  方鹏看在眼内,摇头:“老套,看我的!”
  他拳脚展开,一样是虚招,却是威猛之极,来势远比雷老大的强。
  雷老大一声不发,旁边马老三已为之侧目,花老二却不觉脱口一声:“好——好——”
  雷老大面色一沉:“好个鸟!”
  花老二连忙伸手掩住嘴巴。
  雷老大这才向方鹏招手:“臭小子过来,让雷大爷好好的教训你一顿。”
  方鹏打了一个“哈哈”,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不等他走近,雷老大架式已拉开,左一晃拳,右一踢脚的,姿势多得很,绕着方鹏缓缓转动。
  方鹏挽起双手,冷眼看着雷老大,脚步移动只等他出招。
  雷老大也只等待方鹏诱到陷阱去。
  张道士树旁探头出来,一望缩回去。
  那边树下已摆开四具只有半尺大小的棺材,包围着一个以木板穿插的纸人。
  头缩回,道士手指捏诀,咒语立即出口,间中探头一望,只等方鹏踏足适当的位置。
  那边方鹏与雷老大终于交手,雷老大眼看方鹏来到陷阱边缘,不由便露出紧张的神态,心一急,招式便出漏洞,连挨了方鹏几拳。
  方鹏也是存心跟他玩耍,拳上留上了力道,只打得雷老大疼痛,适可而止。
  雷老大紧张,张道士也一样紧张,眼看方鹏快要到陷阱,便要施术,方鹏又已走开。

相关热词搜索:借尸还魂

下一篇:第二章 设阱害人 反害自己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