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借尸还魂 正文

第四章 像人又像鬼 似鬼不成人
 
2020-10-21 09:34:12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个人于是借着树木掩护,走向张道士那边。
  张道士咒语这时候已念至最后,也正好来到雷老大的鬼魂后面,一声大喝。
  七星香应声冒出七股白烟,方老头的尸体同时从棺材中弹起来,雷老大喜极扑撞过去,两下相撞,雷老大的鬼魂竟然完全进入方老头的尸体内。
  张道士把握机会,立即扑上,大喝一声:“钉——!”左手三枝铁钉一齐钉进方老头的尸体内。
  方老头的尸体一震,发出一阵怪声,七星香烟冒得更浓了。
  方老头尸体眉心的铜钱同时一阵闪光,张道士右手四枝铁钉正准备插过去,马老三花老二后面出现,一下子扑上,抓住了张道士的双臂。
  张道士挣扎着一声:“钉——”手探前,却随即被花老二拉到后面,花老二接将张道士手中的铁钉一枝枝拔去,一面叫:“钉,钉什么,钉……”
  那四枝铁钉随即被他扔得远远的。
  “喂喂——”张道士急叫。
  马老三截住,道:“岂有此理,你也算黑心的了,我们老大找你到来,你帮忙不了也罢,还要偷他的尸体来这儿整古做怪?”
  张道士目光及处,呆一呆:“是你们两个,哎呦,这一回可惨了。”
  语声未落,方老头的尸体已跌回棺材内。
  马老三不管那许多,一声:“惨,还未算。”一拳打在张道士的腰眼上。
  张道士惨叫一声:“你们弄错了。”
  “亲眼看见,还会弄错?”马老三再一拳,打得张道士两眼翻白。
  两人随将张道士举起来,齐喝:“一、二、三!”将张道士抛出丈外。
  张道士摔落地,四脚朝天,连声哀呼:“我是在替你们的老大借尸还魂啊。”
  花老二马老三正欲再扑前,听说齐皆怔住。
  张道士哭丧着脸:“你们老大的魂魄整天缠着我,我对这件事又甚有兴趣,很想知道灵验不灵验,成不成。”
  马老三急道:“成不成?”
  “成一半,我右手的四枝铁钉再钉进传去,便应该大功告成的了。”
  花老二慌忙转身:“我立刻去找回那四枝铁钉。”
  马老三苦笑:“到处黑漆一片,哪儿找?”
  张道士哭丧着脸:“找到也没有用,你们都看见,尸体已掉回棺材里头了。”
  马老三摇头望一眼:“这尸体不是方鹏的爹爹?”
  张道士苦笑:“你们老大是一心要借他爹爹的尸体还魂,做他的爹爹,好好折磨他一番。”
  花老二不由笑出来:“这倒好玩——”
  马老三瞪他一眼:“你还笑——”
  花老二收住笑容,急问张道士:“那可有什么办法补救?”
  张道士突然省起:“糟,你们快将尸体上钉着的三枝铁钉拔出来。”
  花老二追问:“为什么?”
  “别问这许多。”张道士挣扎爬了起来。
  花老二马老三不敢怠慢,急上前去,方要伸手拔铁钉,方老头的尸体突然张开眼睛。
  花老二马老三一呆,方老头突然张口发出凄厉的叫声,从棺材内跳出来,仰天乱叫,双手乱抓,看样子痛苦之极。
  张道士三个人傻了脸。
  方老头跟着转向三人,面目狰狞,作势欲扑。
  张道士面色大变,一声大叫:“走啊——”转身连滚带爬地逃走,花老二马老三一见张道士这样,连忙亦转身逃命。
  方老头即时怪叫一声,一头怪兽也似凌空飞扑下来,正扑向花老二,花老二惊叫往前急冲,裂帛一声,衣衫给方老头撕下了大片。
  花老二一冲倒地,葫芦般倒地滚开,方老头把手中的碎衣抛下,怪叫着又扑前来。
  张道士马老三魂飞魄散,来到了草坡上,不约而同,急滚而下,花老二亦来到了草坡前,睹状不由自主亦往下滚去。
  方老头追不到草坡前,面上已露出了痛苦之色,仰天又发出一声凄厉已极的怪叫声。
  张道士马老三回头方接下滚下来的花老二,听得怪叫声,回头望去。
  方老头作势欲扑,怪叫不绝,看见他欲扑的样子,张道士三个一声惊呼,连滚带爬,连忙逃命。
  方老头并没有扑下去,似乎举步也甚艰难,突然大叫:“我做鬼也不罢休,我要扼死你们三个王八蛋。”
  这声音分明是雷老大的声音,花老二一听便分辨得出,脱口一声.“是老大的声音。”
  张道士连忙接上一句道:“不是我的错——”
  话未说完,马老三已截住:“还说什么,赶快逃命吧。”
  张道士一听也是,脚步连忙放开,花老二马老三更不敢怠慢。
  雷老大恐怖的叫声一阵接一阵从后面传来,三人顾不得他说什么,只管逃命。

×      ×      ×

  夜深人静,街道上只有打更六一个在打着更鼓,张道士花老二马老三三个狂奔而来,张道士先与打更六撞了个满怀,将打更六撞翻地上,自已亦撞得打了一个旋子。
  他也顾不得那许多,转定了身子,立即踏着打更六的身子一跨而过。
  打更六被踏得一声闷哼,方要爬起来,后来马老三花老二已到,亦是踏在他身子上。
  到他爬起来,已没有张道士三人的踪影,一面揉着腰骨,一面不由奇怪地嘟喃:“花老二马老三跟那个道士半夜三更走得这样仓惶,到底出了什么事?”
  然后他不由往三人的来路望一眼:“那边可是山坟。”
  这句话出口,他便觉得阴风阵阵,不由打一个寒噤:“莫非是遇鬼?”
  到底是不是他不敢肯定,总觉得街上不甚安全,更鼓一收,亦往旁边开溜。

×      ×      ×

  张道士三个由街头跑到街尾,转过街口,又跑到另一条街的尽头才停下来,一字儿靠在墙壁上,拚命的喘气。
  花老二喘了一会才吐出一句话:“老大说要扼死我们。”
  马老三由心寒出来,颤抖着:“他生前心胸狭隘,脾气暴躁,我们破坏了他借尸还魂的好事,就是亲生兄弟只怕他也要算账,何况是结拜的,我绝对肯定,他一定不会罢休,一定会找我们算账。”
  花老二回头看了一眼张道士,忍不住问道:“道爷,现在老大他到底变成怎样了?”
  张道士再喘一口气:“我也不清楚,总之是有问题。”
  “七枚钉子都钉进去又怎样?”
  “借尸还魂成功,躯壳是方鹏的爹爹,只是思想是你们老大的。”
  “连声音也是啊。”马老三省起来。
  “声音应该也是方老头的,现在却是你们老大的,而且看样子,他是辛苦得要命。”
  “会不会他现在一半是人,一半是鬼呢?”
  张道士沉吟着,然后道:“应该是人多一些。”
  花老二长叹一声:“这一次可是要命,我们怎么办?”
  张道士不假思索:“还是暂时避开,看你们的老大到底变成怎样子。”
  花老二马老三怔怔的看着他。
  “不过,若是他真的一半是鬼,那可就麻烦了。”张道士突然又吐出这句话。
  “怎样麻烦?”花老二马老三一齐紧张起来。
  “你们就是躲到哪儿,他一样能够找到去。”
  “那如何是好?”
  张道士想想:“有两种地方是鬼见了害怕,不敢进去的,有一种方法是可以令鬼看不见你们的。”
  花老二急问:“哪两种地方?”
  “一种就是寺院。”
  “佛法无边,我明白了。”花老二突然变得聪明起来。
  张道士目光一转:“另一种地方就是衙门。”
  “煞气大?”马老三接问。
  张道士点头,马老三随即叹一口气:“可惜我们都是不受欢迎人物,经过衙门都要躲过一旁。”
  花老二跟着再问一句道:“监仓又如何?”
  张道士想想道:“只要是衙门之内便成。”
  “一定的?”马老三接问。
  张道士有些怀疑:“每一种地方都碰碰运气好了。”
  “那种鬼看不见的方法是什么?”花老二接问。
  张道士看看他们,道:“你们不会做的。”
  “到底怎样?”花老二马老三齐声再问。
  “戴绿帽——”张道士一些不像在开玩笑。
  花老二马老三相顾一眼,一齐摇头。

×      ×      ×

  绿帽是以芭蕉叶造成,张道士戴在头上更觉得怪模怪样,而绿帽到底是绿帽,对一个男人来说,象征什么更就是人尽皆知,也所以张道士虽然身穿道袍,头戴绿帽出现在小酒家,所有人亦为之瞠目。
  连妓女万人迷亦不例外。
  店小二迎上前,开口便不由一句:“道爷,怎么弄到要戴绿帽?”
  张道士唯有苦笑,一旁坐下。
  万人迷随即一声说句:“唉,这种事真是宁可让人知,也不可让人看见啊,笨蛋。”
  张道士看万人迷一眼,别过头去问店小二:“先来半斤五加皮。”
  店小二应声走开,万人迷说话已接上:“不过也不要紧,正所谓绿帽不怕戴,只要丢得快。”
  张道士闷哼一声,目光及处,不由头一缩,双手抓紧了那顶芭蕉叶绿帽。
  方老头正出现在小酒家门外,探头内望。
  万人迷目光一转,亦发现了方老头,抬手打一个招呼:“小方——”
  方老头亦不由挥手回一个招呼,他思想既然是雷老大所有,与万人迷当然多少也有些交往。
  现在他却是方老头的样,看情形,方老头平日多少与万人迷也有些关系的了。
  在方老头的眼中,却也只见万人迷店小二等人,看不见头戴绿帽的张道士。
  那顶绿帽果然是鬼眼不见。
  方老头打过招呼,随即一旁走过,他目的在找平日习惯在这间小酒家喝酒的马老三花老二,不见他们便往别处找。
  张道士目送方老头离开,不由手按绿帽,洋洋得意的半唱半说:“真是绿帽啊不怕啊不怕戴啊。”一顿一叹:“马老三花老二不知道哪一个倒霉了。”

×      ×      ×

  花老二这时正在小酒家附近的家中,面对一面镜子,挥动剃刀,将头发剃下。
  一面剃他一面喃喃自语:“要我戴绿帽,如何有面目见江东父老,还是削发为僧算了。”
  他的女儿花凤也就在这时候自内走出,看见花老二这样,大感奇怪。
  花凤年华十八,相貌也甚为漂亮,花老二也一直以有这个女儿为荣。
  他并不知道花凤走来,头发剃来越剃越兴奋,不由大吹口哨。
  花凤左看右看,忍不住走到花老二身旁:“爹,你在干什么?”
  “不就是剃头——”
  “好好的怎么将头发剃去?”花凤追问。
  “要做和尚不落发怎成?”
  “做和尚?”花凤更奇怪。
  “爹以前坏事干得太多,冤鬼缠身,要进去和尚寺住上一头半月,诚心忏悔,消灾解难。”
  “爹你不是说笑吧?”
  “这个时候,爹那里还有心情说笑?”花老二长叹了一声。
  花凤亦不由一声叹息:“爹,我也早已劝你不要跟雷老大他们混在一起。”
  “以前的事情不要说了。”
  “和尚寺吃的是青菜豆腐,没有酒肉,爹你可以抵受得来?”
  “一头半月不怕的,清清肠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其实你有心忏悔在家中也可以,用不着进去和尚寺的。”花凤实在想不透。
  花老二长叹:“你不知道的了,别在这里啰嗦,一下分神错手,不难将命根子也剃去,你去干你的,我没有多少时间的了。”
  花老二挥动剃刀,将最后一绺头发也剃下。
  敲门声也就在这时候传来,花老二停下,压低嗓子:“问清楚是那一个。”
  敲门声再响,花凤看看花老二,娇声问:“是哪一个?”
  “我——”雷老大的声音。
  花老二一下子从凳上跃起来,脚尖跟着翘高,无声的走向房间。
  花凤回头看一眼,正要问,雷老大的声音又传来:“开门,开门——”
  花凤应一声:“你到底找那一个?”
  雷老大咆哮传来:“花老二,你快快开门,否则我一脚将门踢破。”
  花凤不由一句:“这个人也算凶的。”然后她一呆:“像是雷老大的声音。”
  她过去将门拉开,出现在眼前的却是方老头,不由她又一呆:“你是——”
  方老头一把将花凤推开,闯进来周围一看,花老二已没了踪影。
  花凤上前一步问道:“你到底是哪一个?”
  方老头回头瞪着花凤.“你爹爹花老二跑到那儿去了?”
  花凤眼珠子不由溜到房间那边,尚未开口,方老头已一个箭步闯进去。
  “你——”花凤如何拦得住。
  房间内一样没有人,一扇窗户却大开,方老头冲到窗户前,探头一望,正好看见花老二挺着大肚子在小巷中往外奔,他大喝一声,立即翻身往窗外跃去。
  花老二回头一望,连忙快跑。​

相关热词搜索:借尸还魂

上一篇:第三章 借错假死尸 作法难还魂
下一篇:第五章 变成阴阳人 能行尸走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