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环神君 岭南剑圣
2024-01-28 12:02:09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初时,丁大风心想,就算父亲跑得再快,又怎能和驰骋中的快马相比?
  可是,他错了。
  丁和气跑得很快,那也不像是跑,而是身子作极有节奏而快速的移动,这是一种极高明的轻功。
  丁大风只觉得前面的景物不断向后飞逝,马蹄之声居然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大感诧异,怎么自己的父亲原来比马跑得还快,那么,父亲平时出外狩猎,又何必骑马?
  当时丁大风年幼无知,自然不知道,轻功提纵极高明的人,虽然可以比马奔跑得更快,但时间一久,路程远了,终究还是比不上马儿的。
  但那个穿着火红衣裳的蒙面人,并不是一直策马追上来,而是忽然弃马急冲,人如怪鸟般向丁和气飞扑过去。
  丁和气的气功已极高明了,可是,这蒙面人竟然比他还更厉害,简直就像是鬼魅一般,终于拦在了丁和气的面前。
  丁和气面色苍白如雪,道:“你要怎样?”
  蒙面人冷冷道:“这两个月以来,我一直在找寻耿世年,还有你!”
  丁和气吸了口气:“耿世年已给我杀了,你是不是要为他报仇?”
  蒙面人冷笑道:“耿世年的死活干我屁事?我要的只是血羊图!”
  又是为了血羊图。
  丁和气道:“你白费心机了,血羊图根本不在他手里。”
  蒙面人道:“他是飞虹祖师的弟子,飞虹祖师死了,这血羊图他不给耿世年又还会给谁?”
  丁和气道:“也许飞虹祖师已拿着它陪葬去了!”
  蒙面人冷笑一声:“在我的面前,你不必指东划西胡说八道了,把东西交出来,饶你不死便是!”
  丁和气道:“看情形,你是非要迫我拼命不可的了?”
  蒙面人道:“十年前我就已该杀了你,难道你没有觉得,自己能够活到现在,实在是一件十分侥幸的事?”
  丁和气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你当时心里在怎么想,但我不会领你这个情!”
  蒙面人也冷笑着,道:“你本来就是个无情的人。”
  丁和气哼的一声:“我最少不会像你那样,为了名利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蒙面人怒道:“废话!快把血羊图交出来!”
  丁和气嘿嘿一笑:“你要血羊图,那不成问题,但要公平交易!”
  蒙面人道:“怎样公平交易?”
  丁和气道:“先把你的两只眼珠挖了出来!”
  蒙面人气得连声音也变了:“你是想我永远都见不着紫薇!”
  丁和气冷冷地说道:“就算你见得了她又怎样?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这个人的存在!”
  蒙面人怒道:“好好歹歹,我总是她的——”
  “住口!”丁和气忽然把丁大风远远摔开,同时向他喝道:“你快走,走得越远越好,以后永远再也不要回来这里!”
  丁和气刚才看见父亲杀了人,本来对他的印象忽然已变得很坏,但这时候,他却感觉得到,父亲正面临着极大的危险,他年纪虽小,勇气却大,闻言立刻摇头大声说道:“爹!我不走,我要在这里陪着你!”
  丁和气急了起来,怒道:“你再不走,就不是我的儿子!”
  丁大风叫道:“我不走我不走,若要走大家一块儿走!”
  丁和气何尝不想走?但他却走不了,那蒙面红衣人已向他展开狂风暴雨般的袭击。
  丁大风站在一旁,倔强地挺直身子。
  他已决定不走,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不走。
  他忽然间,有一阵蚊呐般微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那是一把很苍老的声音:“你爹遇上了大恶人啦,他今天是一定要死在这里的。”
  丁大风揉了揉眼睛,东张西望,这声音虽然微弱,却很清晰,只是,他到处张望,还是看不见附近有什么人。
  这时候,丁和气已和那蒙面人激战起来。
  丁大风不再找寻那神秘声音的来源,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父亲和蒙面人的战斗。
  丁和气杀黄天荪和耿世年的时候,可说是不费吹灰之力,但跟这蒙面人决一死战,却是形势迥然不同。
  原来丁和气所用的兵刃,是一柄银链刀,刀链相连,可及远而攻,也可在短短距离之间突施致命袭击。
  但那蒙面人的身手更是不凡,他以一口软剑,尽把丁和气链子刀的攻势一一化解,刹那间,只见刀光剑影,精芒电闪十分好看。
  但一百招后,蒙面人已占尽上风,丁和气左肩、右腿、足踝都已挂了彩,看来很快就要死在蒙面人的剑下。
  丁大风着急起来,忽然抓起一把碎石子,用力向那蒙面人掷了过去。
  但这种“暗器”的力量实在是太微弱了,自然不会对这一战发生任何影响。
  丁大风咬着牙,又再抓起一把石子,正要掷出去的时候,忽然胁下一麻,好像给什么东西戳了一下,接着,他的手就不听话了,石子再也掷不出去,手臂软垂下来。
  那蚊呐般的声音又在他的耳朵边响起:“你不必害怕,咱们走!”
  丁大风正想叫:“我为什么要走?”但他张开了嘴巴,竟然发觉自己好像哑了,竟然连一个字都不能叫出来。
  他看见了一个穿着葛衣的矮小老人,正在神情紧张地把自己抱起。
  这老人真是很矮小,几乎和当年的丁大风不相上下,若不看他的脸,真会使人以为他也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童。
  就在这时候,丁大风忽然又看见丁和气胸口中了一剑,鲜血有如泉水般从胸前涌了出来。
  矮小老人面色骤变,轻轻叫了一声:“这次真的完了,小乖乖,咱们快走,否则连你我都完蛋大吉啦!”
  蒙面人看见有人要救走丁大风,面上不禁泛起了一阵可怕的杀机,但丁和气虽然受了重伤,但仍然豁尽全力,拼命地缠着他。
  矮小老人不再迟疑,把丁大风挟在胁下,有如受惊的兔子般飞奔出去。
  他也真乖巧,居然骑上了蒙面人那匹马儿的马鞍上。
  这老人虽然矮小,但骑术却极是精湛,只见他两腿轻轻在马腹上一挟,又从怀中取出一支软竹作为马鞭,丁大风只听得“啪”一声响,马儿立时有如离弦矢箭般向前急标出去。
  只听得矮小老人一面策马狂奔,一面对丁大风说:“小娃娃,你别害怕,咱们骑的是铁蹄金骢马,脚程又韧又快,那个大恶人是绝对追不上的。”
  丁大风心想:“这畜牲一点也不中用,刚才连我爹也跑不过,大恶人若追了上来,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不久,矮小老人“啊呀”一声叫了起来:“那混蛋追上来了!”
  虽然丁大风没有看见背后是否有人追来,但他却听见有人在吹哨子声,好像是想把马儿唤停下来,甚至是召回过去。
  矮小老人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他恐怕这匹马儿真的会听从主人的命令,就算它只是停下来,甚至只是跑慢了一点,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他只好大发很劲,软竹有如雨点暴落,把马儿的速度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已是一场极凶险的搏斗。
  就是这样,双方追逐了三四十里,矮小老人回头一望,总算没有再看见蒙面红衣人的影子。但他仍然不敢把马儿停下来,仍然继续向南方推进。
  直到第二天黎明,他才敢稍事休息,让丁大风在一座小市集里吃点食物和喝点水。
  就这样,丁大风的一切都给改变了。
  那矮小老人把他带到遥远的江南,他们住在一座幽静的小村庄里,以父子相称,初时他要丁大风改个名字,不姓丁,但他不肯,矮小老人无奈,只好对别的人说,自己也姓丁,叫丁有福,丁大风就是他的儿子。
  最初的两年,日子过得很平淡。
  “丁有福”在那小村庄里买下了几亩良田,养了几只胖猪,几十只肥鸡,过的完全是庄稼汉的日子。
  偶然,他也会去狩猎,但猎获物通常都只是一些细小的飞禽走兽,例如野兔、山鸡、雁儿等等。
  每当丁有福去狩猎的时候,丁大风就想起了沙漠边陲的父亲。
  他是个猎人,但他狩猎的对象,通常都是一些比较庞然的巨兽,例如豺狼、虎豹、野猪等等。
  他很爱护丁大风。
  丁有福亦然。
  但丁大风总是怀念着父亲,甚至怀念着给父亲杀死了的孙老爹。
  他不明白,人为什么要杀人,他们就像是野兽,甚至比野兽还更残忍。
  到了第三个年头,丁大风还记得,那是一个团年夜的晚上,丁有福一早就出门去了,临走的时候他说是去打猎,平时他总是会在黄昏之前就赶回来的,但这一次,已是夜深了,丁有福还是没有回来。
  丁大风开始有点担心,在夜静里,他想起了满身鲜血的父亲,又仿佛看见那神秘而狠辣的蒙面红衣人,在自己的面前张牙舞爪,要杀了自己。
  他曾经问丁有福,那蒙面的大恶人是谁,丁有福却只是一直摇头,说不知道他是谁。
  但丁有福说,他和丁大风的父亲丁和气是很要好的朋友,否则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把丁大风在危险关头里救了出来。
  夜已更深,忽然门外一阵狂风吹进屋子里,桌上的烛光被吹灭了。
  一个矮小的影子,同时从门外巍巍颠颠地撞跌过来。
  丁大风吃了一惊,他已看出,这人就是丁有福。
  丁有福还没在椅子坐下,人已仆倒下去。
  丁大风的手心在发冷,但却仍然尽量保持镇静,他用力扶起了丁有福,叫道:“爹,你受了伤?”
  丁有福苦笑了一下,拍拍丁大风的脸,微笑着说道:“别害怕,虽然我不是你的父亲,但你待我真好,我活到这一把年纪,直到这两年来才知道什么是幸福的日子……”
  说到这里,他重重地咳嗽了几下,丁大风忽然觉得手背一阵湿濡,而且还有点腥味,看清楚一点,原来丁有福这么一咳,竟然咳出一大滩瘀血来。
  丁大风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他忙说:“你不是收藏着许多膏丹丸散吗?现在需要什么药?我去拿出来。”
  丁有福却拉住了他,摇头道:“不必,我不会有事的……”
  丁大风不相信,但丁有福却牢牢地拉住了他,他想去取药也不行。
  只听得丁有福长长地叹了口气,接道:“孩子,你现在已十岁了,本来是应该开始习武的时候。”
  丁大风把头摇得鼓浪一般,说:“我不要习武,学了武功有什么用?不是去杀人,就是给人杀了,你们整天打打杀杀,都是因为有了一身武功,瞧这条村庄的叔叔伯伯,他们都是不懂武功的人,但这反而太平得多了,最少,他们无论有了什么争执,都不会用武力来解决。”
  他说的这一番话,甚是老练,似乎不该出自一个只有十岁孩童之口,丁有福听见了,也是不禁为之一楞。
  但他随即微微一笑,道:“你说的虽然很对,可是,难道你已忘掉了父亲是怎样死的吗?”
  丁大风陡地呆住。
  丁有福叹了口气,续道:“还有,你的身世,我现在应该向你说了,你有一个很贤慧、很美丽,也很聪明的妈妈,她叫穆紫薇,而你的外祖父,就是大漠迷宫的穆川云,江湖上的朋友,都叫他‘大漠仙翁’。”
  丁大风默默地记着丁有福所说的每一句话,又喃喃地把母亲和外祖父的名字念了几遍。
  丁有福点点头,道:“你爹虽然姓丁,但却并不叫丁和气,而是叫丁雅行,他本是山东著名的杀手,但江湖上的人,很少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闪电追魂客’。”
  丁大风听得呆住了。
  这些说话,若是出自别人,他一定不会相信,但丁有福却不同,他知道,这老人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只听得丁有福接着说:“你爹虽然是个杀手,但却并不是铁石心肠的那种人,有一年夏天,他遇上你妈,两人的感情渐渐浓厚,可是,那个蒙面的大恶人却不知用什么手法,使你外祖父强迫你妈和他成亲,一年后,那大恶人在外面又有了姘妇,把你妈冷落了,你爹看不过眼,就去找那大恶人算帐,那大恶人当时喝醉了,但他武功比你爹还更胜一筹,虽然在酩酊大醉之中,还是把你爹击败,他还嘲笑你爹,说他没有胆量,有种的不妨把他妻子抢走了,她就不会给丈夫冷落了!”
  对于这些男女间的恩怨,丁大风当时是不怎么明白的,但他生性聪明,记忆能力极佳,直到他长大成人之后,还是没有忘记。
  丁有福又接着说:“你爹惊怒交集,恨不得立刻就把自己的性命了结,但就在这时候,你妈来了,她把大恶人痛骂了一顿,大恶人却一点也没有觉悟,还在满口胡言乱语,你妈生气极了,她本来就并不喜欢这大恶人,和他成亲全是因为你外祖父的主意,当下不再跟大恶人争吵,带着你爹就走了。”
  说到这里,丁有福又是一阵猛然地咳嗽。
  这一次,他没有咳出来,但声音却已渐渐微弱下去。
  丁有福却笑了笑,若无其事地接道:“你爹初时还不肯和你妈在一块儿,但你妈却已下定了决心,要离开那大恶人,结果,他们真的远走高飞,隐姓埋名,不再理会那大恶人。”
  “但那大恶人酒醒后,却立刻去找大漠仙翁穆川云,也就是你的外祖父,他气冲冲地说妻子跟丁雅行私奔了。你外祖父听见此事,也是十分生气,誓言一定要把你爹妈抓回来。”
  “两年后,你出生了,你爹很高兴,谁料到乐极生悲,你的外祖父终于找到了你爹妈,他不问情由,立刻就出手要杀你爹,你妈惊惶得不知所措,只好帮助你爹抵抗你外祖父,你外祖父看见女儿居然敢跟自己动手,更是生气之极,下手更重,哪知一时错手,竟然把你妈打伤了。”
  “你外祖父虽然是个老顽固,但其实却是很疼你妈的,他一时失手伤了你妈,不禁大是懊悔,你妈立刻哀求你外祖父,要他放过你爹。”
  “你外祖父经不起你妈的哀求,只好应允了,但他却不知道,你爹妈已生下了你这个孩子,等到他放走你爹之后,他才知道,但要追回你们两人,已经是来不及了。”
  “后来,你妈坚决不再和那大恶人在一起,你外祖父也不坚持己见,就带她到大漠迷宫,那是你外祖父的地方,除了极少数人之外,一般武林人物是绝对找不着的,倘若到处乱撞乱碰,必然会在沙漠上迷途,被活活渴死!”
  “但江湖传言,有一张血羊图,那是你外祖父亲自绘画的,凭着这血羊图,就可以找到了大漠迷宫的所在地,最初拥有这张血羊图的人,是中原武林奇侠常笑生,他是你外祖父的生死之交,但有一次,常笑生跟‘长江六魔’火并,结果七人同归于尽,他们死后,那张血羊图就落在随后赶来的两个武林人物手中,这两人一个是岭南派的飞虹祖师,另一个则是‘怪盗’商之吾。”
  “飞虹祖师和商之吾从常笑生的身上得到了这张血羊图,两人就发生了争执,大家都想把它据为己有,原来在大漠迷宫里,相传埋藏着无数奇珍异宝、武功秘笈,大漠仙翁能够练成一身惊人艺业,也全然是因为在迷宫里发现了这座宝藏,只是这地方地处大沙漠中,寻找极是不易,一个弄不好,在沙漠里迷失了方向,那是有死无生,是以在没有什么把握的情况下,谁也不敢轻易冒险,但倘若有了这张血羊图,情形就不同了。”
  “飞虹祖师和商之吾为了这张血羊图争持不下,两人终于大打出手,论功力,原本是飞虹祖师精纯一点的,但商之吾却是五十年前威震京师‘鬼盗’莫肇宗的弟子,武功招式既怪且杂,可说是奇招迭出,飞虹祖师苦战之下,竟是对之无可奈何,可是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个怪人来了,他是个半疯半癫、与世无争的武林怪杰,他看见两人为了一张血羊图争得头焦额烂,就替他们出了一个主意,他把血羊图齐中撕开,让他们每人各占一半,然后就问他们服气不服气,两人知道这怪人武功极高,不易招惹,虽然心中老不愿意,但还是答允下来。”
  “这个武林怪人又怕他们还会再打下去,立刻就带着商之吾离开,硬是要把他带到几千里外的冰原上去欣赏雪景,商之吾被人称为‘怪盗’,本身的行为就已经有点古古怪怪,但和这个武林大怪人相比,却还是小巫见大巫,简直给他弄得头晕转向,啼笑皆非。”
  “其实,商之吾早就想甩掉这怪人,再去找寻飞虹祖师,无奈怪人虽然半疯半癫,对付‘囚犯’却别有一手功夫,商之吾在‘旅途’中三次想逃跑,结果都给大怪人抓了回来,而每次被抓回来,他的手指就给砍断了一根,当商之吾只剩下七根手指的时候,心中越想越寒,再也不敢逃跑了。”
  “如是者一直过了半年,那怪人忽然对商之吾说:‘你现在可以回家,我再也不理会你和老鬍子的事情啦!’原来他一直只是把整件事情当作是游戏,现在玩腻了,所以就一脚把商之吾踢走。”
  “可是,商之吾在这半年里,给怪人作弄得筋疲力竭,又无暇练习武功,再加上了短少了三根手指,难免影响到原来的身手,反观飞虹祖师,他日夕苦练武功,功力可说是与日俱增,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商之吾实在没有半点把握,可以把另外半张血羊图抢回来。也许是那怪人身手太厉害,使商之吾昔日的壮志雄心,也为之冷淡下来,他终日与酒为伴,渐渐地,他连自己那半张血羊图也不再珍惜了,有一天,他竟然自动去找‘兵器贩子’司徒金秤,说要把那半张血羊图出售。”
  “司徒金秤也是个武林奇人,他专门收购珍贵的武器,然后又待价而沽,据说他曾经出售过鱼肠剑、巨阙剑,甚至是名震天下的猎刀,但血羊图并非兵器,司徒金秤的兴趣实在并不浓厚。”
  “然而,当时商之吾几乎已变成了一个看破红尘的人,他竟然只要十四两银子,就愿意把血羊图出售,司徒金秤不由大感意外,因为他知道,这血羊图虽然只有半张,但若索价一万八千两,在江湖上是绝对不愁找不着买家的。”
  “于是,司徒金秤把这半张血羊图买下来了,不到十天,就有人用一把极名贵的宝剑,和他交换了这半张血羊图。”
  丁有福说了这么久,才喘了口气,停顿了一会儿。
  丁大风却忍不住又问:“这个用宝剑把半张血羊图换回来的是什么人?”
  丁有福叹了口气,道:“他就是你父亲‘闪电追魂客’丁雅行!”
  丁大风“哦”的一声:“原来我爹早就已经有了半张血羊图,再加上那天的半张,岂不是已经完全找到了?”
  丁有福点点头,道:“的确是的。”
  丁大风红着眼睛,道:“可是那大恶人又来了,他不但杀了我爹,还把血羊图抢走!”
  “不!那大恶人虽然厉害,但你爹却也是个极精明的人,当晚他发现大恶人追了上来,就已暗中把两半张血羊图放在你的衣衫里,那时候你大概太紧张了,全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身上已多了两块羊皮图。”丁有福缓缓地说道:“但我却知道了,所以在救你的时候,也已把血羊图从你的身上拿走,别误会我要把它占为己有,而是只想为你而好好保存着它,等你长大之后,才把事情告诉你知道。”
  “唉,可是我现在不能再等待了,我现在所说的一切,你将来也许不会记得,但不必担心,你师父会替你紧记着的。”
  “谁是我的师父?”丁大风怔住。
  “他是个正人君子,叫游正权,绰号是‘儒生一剑’,他的叔父,就是铸造猎刀的老刀匠游疾舞,他论辈份虽然比不上游老刀匠,但武功却比叔父犹胜两筹,江湖上有资格能够成为你师父的高手,照我看来不出十人,而他也许就是这十人中最理想的一个。”
  “大风,你要记着,练好了武功,并不是有权去欺负别人,但却有权抗拒恶人的欺负,你若是庄稼汉的儿子,可以对武功不闻不问,但你爹妈是武林中人,你外祖父是武林高手,更重要的是:你的杀父仇人也有极厉害的武功,你若没有一身惊人的艺业,休说为父报仇,就算是想找回自己的娘亲,也是奢望……咳!咳……”
  丁有福忽然又咳了,又再咳出了血。
  但他仍然紧紧拉着丁大风的手,接着说:“今天一早,我就去找游先生,求他收录你为弟子,但他不肯,我只好闷着肚子回来,谁知在半途里,忽然遇上了几个厉害的仇家,不由分说地就打了起来,唉,也许我老啦,没多久就败阵下来,眼看就要当场丧命,幸好游先生及时赶了上来,把我的仇人一一解决,并答应了我的要求收你为徒,现在我才有机会把你的身世说了出来,你也许会在怀疑,我怎会知道那许多秘密,其实这十年八年来,我一直都暗中跟你爹保持联络,因为我本来就是你爹的一个老仆人,他的事,我这副老骨头又怎能不闻不问呢?”
  丁大风的手心在发冷,血却热了:“爹,我不会忘记你的……”
  丁有福摇摇头:“你不要再叫我做爹啦,这本是权宜之计,我真的消受不起,你记着,我姓顾,叫顾定安,我现在要走啦,以后,师父会照顾你,他也会代替你把血羊图好好地保存着,以后的事,就得靠你自己努力了……”
  说到这里,顾定安含笑而逝。
  丁大风满眼是泪,在泪光中,他忽然看见一个儒冠中年人,缓缓地走了过来。
  他把顾定安的尸体抱起,然后目注着丁大风说:“我就是游正权,你愿意我做你的师父吗?”
  丁大风毫不迟疑,立刻就跪了下来,咚咚咚的叩了三个响头,同时叠声说:“弟子愿意,弟子愿意!”
  游正权微微一笑,把他扶起。
  但这一笑之后,他的脸色又已不由自主地沉重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大漠奇遇

下一章:美人计赚血羊图
上一章:第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