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黑水大自在教
 
2020-06-22 10:08:55   作者:慕容美   来源:慕容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风流,是要付出代价的。
  从金钱、时间、健康、荣誉、到生命,它的代价,分很多等级。一个人为了片刻风流,到底需要作多大的牺牲,那就要看个人的运气了。
  白玉楼的运气一向不错。
  至少在邵金凤这个女人身上,他又一次证明了他这种多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好运气。
  他在这个女人身上,获得了超过他想象的满足,却并未遭遇一般人想象中可能会发生的陷阱和危机。
  他们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条件,也没有任何承诺,就像两股不同源流的山泉,在低洼处自然汇合在一起,由两股混为一股,无分你我,浑然天成,顺着峡谷,飞越怪石,时而潺潺淙淙,时而汹涌澎湃,一路奔向汪洋大海。
  夜办,缠绵毕事,整衣分手,没有谁对谁表示感激或歉疚,脉脉含情,一笑而别,依然清畅如流泉。
  第二天,日上三竿,白玉楼一觉醒来,床头茶几上,已经放着两份精致的早点,一壶热茶。
  用不着掀开茶壶盖,白玉楼就已嗅出壶中装的不是香茗。那是一壶浓香扑鼻的老参汤!
  茶壶下底,压着一张素笺:“你的黑小弟来了,住对面福字六号房。”

×      ×      ×

  小黑黝黑粗壮如故,但在白玉楼的感觉上,他觉得小子多日不见,似乎白嫩了不少,也稍稍肥胖了些。
  眼见小子安然无恙,他空悬多日的一颗心,方才释然放落。
  小黑眯着眼缝,上下打量着白玉楼,似乎也有着相同的感觉。
  两人对瞧了片刻,终于忍不住一齐大笑起来。
  笑完了,白玉楼道:“什么时候来的?”
  小黑道:“半夜。”
  白玉楼到:“今天初几?什么事情耽搁了你?”
  小黑笑道:“我当然知道今天初几。不过,能活着来,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接着,他把追踪海山和尚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白玉楼有点惭愧,如果不是小金狐胡美珠适时出现,小黑必然活命不成。如果小黑出了意外,该是谁的过失?
  白玉楼沉默了片刻,接着道:“身上伤好了没有?”
  小黑道:“早好了。”
  他眨眨眼皮,又道:“美珠姑娘念念不忘的,就是她的姐姐。大哥这一路来,有没有见到那位美玉姑娘?”
  白玉楼虽然难于启齿,但还是照实回答了这个问题:
  “见过了,她们姐妹,都很善良。其中的细节,我们以后再谈。现在,我要郑重的告诉你,我决定放你三天假,让你玩个痛快,店里我存了五十两银子,你随时可以支取。过了这三天假期,我另有重要事情,交代你去做!”
  小黑两眼发亮,抢着道:“假期取消!有什么事,我现在就去做。”
  白玉楼故意板起面孔,道:“我说的话,一向不打折扣,要你放松心情玩三天,你就乖乖的给我玩三天。不管什么事情,三天以后再说。”
  小黑嘴巴一扁,耸耸肩胛道:“当然听你的,真没劲!”
  白玉楼道:“什么叫没劲?”
  小黑道:“要玩大家一齐玩,一个人玩有啥意思?我不喜欢赌博,酒量也有限,至于那些娘们,油里油气的,我一见就倒胃口,反不如去城里逛逛大街,泡泡茶馆来得舒服!”
  白玉楼道:“当初谁嚷着要来的?”
  小黑神色一动,忽然压低嗓门道:“噢,对了,你不提我差点忘记。你来了好几天了,有没有见到夺魂镖金用那个家伙?”
  白玉楼道:“我在城里,另外有事要办,还没有着手打听。我要你在这儿各处逛逛,就是因为认识你的人少,这件事交给你办,也需要方便些。”
  小黑一听有正事要办,精神登时抖擞起来,忙答道:“这还差不多,我顺便也想找找那个海山和尚,好算清高邮那笔帐。”
  白玉楼道:“你来的时候,这儿那位金凤姑娘可曾跟你说什么?”
  小黑道:“没有。”
  白玉楼道:“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你得牢牢记住。在这座酒店里,不管碰上了谁,都不许轻举妄动,一切主张,由我决定。”
  小黑道:“看到了夺魂镖金用,或是海山和尚也不能动手?”
  白玉楼道:“无论看到了谁,都不行。”
  小黑道:“为什么?”
  白玉楼道:“因为这是酒店里的规矩,这里随便一个小伙计,都比你小子的玩意强得多!”
  小黑一怔,道:“酒店里养了杀手?”
  白玉楼道:“否则像金用和海山和尚那样的人,他们又怎敢来取乐?”
  小黑道:“连你白大哥都有所顾忌?”
  白玉楼道:“这是什么话?国有国法,行有行规。难道仗着一身武功,就可以不按牌理出牌?”
  小黑道:“白大哥在扬州城里有什么事情要办?”
  白玉楼道:“目前的头绪乱的很,等理出了眉目,可能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这也正是我只放你三天假的原因。”

×      ×      ×

  近午时分,白玉楼进城去了。小黑闲着无聊,决定依照白玉楼的指示,见识一下这座他慕名已久的金丰酒店究竟有些什么令人流连忘返的豪华享受。
  他走到外面帐柜上,打算支取一百两银子,以备各处花用。
  邵金凤笑着告诉他:“不必使用现银,只需告诉伙计你房间的房号就可以了。若是想玩几把,情形也是一样,你想要多少筹码,赌厅的伙计自然会如数交给你。”
  小黑本来是个老实人,一向拙于言词,由于邵金凤和蔼亲切,竟使这个憨小子也变得俏皮起来。
  他笑着道:“你们这样放心客人,如果客人荷包有限,花过了头怎么办?”
  邵金凤笑道:“金凤酒店开张到现在,这种事情倒还没有发生过。”
  小黑笑道:“以前没有发生过的事,以后未必就一定不会发生。万一发生了这种事,责任谁负?”
  邵金凤笑道:“只要不是存心找碴,银钱上吃点倒账,金凤酒店还负担得起。”
  小黑笑道:“好,话可是你老板娘说的,等会儿我就去大赌一场,若是输下一笔烂账,看你们向谁去讨!”
  邵金凤笑道:“多了不说,只要你老弟今天敢赌到一千两以上的输赢,凤大姐就承认你是个大人,让你在‘国’‘色’两院免费挑个姑娘!”
  提到女人,小黑只好竖白旗,面孔一红,转身走了。
  身后邵金凤咯咯地笑着道:“小弟,不认得路,可别到处乱闯啊!万一跑错了地方,碰上馋嘴的小狐狸,这里可不作兴喊救命……”
  等小黑走出了大厅,他朝飞刀小张努努嘴,笑道:“跟进去照顾一下,他是白少爷的拜弟,嫩得很。”

×      ×      ×

  小黑第一个走进去的地方,是饭厅。
  金凤酒店的饭厅有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大敞厅,点菜,喝酒,吃饭,丰俭随意。一种是独立的雅房,可以叫姑娘,兼带弹唱,房门关上后,客人趁着酒兴,尽可上下其手,百无禁忌。
  小黑进去的,当然是第一种。
  他从小贫苦出身,节俭惯了,本想叫个客饭,一菜一汤,吃饱肚皮完事。但继之一想,又怕太寒酸了,叫人笑话。反正多点一二个菜,也值不了多少。
  便大大方方的要了一客清蒸阳澄湖大蟹,一客红烧狮子头,一客韭黄炒肚片,一碗雪菜干丝汤,半斤洋河高粱。
  酒菜上桌,果然色香味俱全,远非一般饭馆所能比拟。
  吃喝完了,伙计送上一壶香茗,并含笑请教他的房号。
  小黑道:“福字六号——这一顿共多少钱?”
  伙计陪笑道:“都是几个家常菜,便宜噢!连酒带菜,一共六十五两。”
  小黑点头道:“果然不贵。”
  如果换个地方,他这时准会掀翻桌子,劈头一拳揍将过去。口说“几个家常菜”,竟然开价六十五两银子。奶奶的,这算麻子,还是坑人?
  但是,他忍住了。他决定等白大哥回来,立即搬出这座酒店,另换一家小客栈住。尽管白大哥有的是银子,再贵也花得起,但没人花钱是这般花法的。
  六十五两银子,稍为省着点,他一年也花用不完。如今就被他在半个时辰之内,一顿就吃喝掉了,想想该多痛心!
  奶奶的,金丰酒店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店!他肚子里冒着气泡,脸上带着笑容,缓步走出饭厅。
  出了饭厅,穿过一道圆拱门,是座布置雅致的花园。
  大厅上很多人在喝茶下棋,他原想走过去瞧瞧,但一想到泡一杯茶,不知又要多少两银子,登时兴趣全消,又将脚步缩回。
  他沿着长廊往后走,一脚刚跨过角门,便听到一阵吆喝笑骂之声,原来他在无意间走进了店中专营各种赌博的大院子。
  小黑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仍然决定进去开开眼界。
  喝茶下棋是一种享受,理当收费。至于看别人赌博,该总不会也要收取参观费用吧?再说,金用和海山和尚都是声色犬马场中的大玩家,他们若是进了金凤酒店,在赌厅中碰头,无疑要比在喝茶下棋时碰头的机会多得多。
  飞刀小张这时凑上来了:“楼少爷也想试试手气?”
  小黑道:“阁下贵姓?”
  小张道:“敝姓张,是这里的伙计,我们金凤姑娘怕楼少爷路径不熟,吩咐小的来陪楼少爷各处走走,好听楼少爷的差遣。”
  小黑道:“我对赌博很外行。”
  小张笑道:“万事莫如学赌易,看看就会了。”
  小黑心头暗暗恼火,他听白玉楼说,店里的伙计,差不多都是身怀绝艺的杀手,本来就对这些伙计欠缺好感,如今见这小子竟然怂恿自己赌博,忍不住更是气上加气。
  就在小黑面孔一沉,正准备好好训斥这小子一顿之际,赌厅中忽然传来一阵宏声大笑,显然有人押对了门子,扎扎实实的赢了一注。
  小黑眼角一瞟,迎着笑声望去。一个高大粗壮的汉子, 如鹤立鸡群般站在人丛中,正朝掌心吐着口水,以春风得意的姿态,摩拳擦掌的打算趁胜追击!
  小黑眼光发直,不觉当场一愣!
  海山和尚?
  今天的海山和尚,又换了一付面貌,如果不是和尚那高壮的身材,以及那熟悉的笑声,就算在别处碰上了,他准会对面相逢不相识!
  小黑心中暗暗诧异,今天江湖上,谁有这等高超的医术和易容术,竟能在短短十来天中,为这和尚解除了七日太平针毒,且为这和尚改变了一付迥然不同的外型?
  小黑心念电转,立即转向那个叫小张的伙计,笑了笑道:“等会儿你能不能教我两手呢?”
  小张笑答道:“没问题!”
  两人升阶入厅,走进一片烟雾喧哗之中。
  大厅非常宽敞,共摆了三张赌台,每张赌台四周,都挤满了层层叠叠的赌客。虽然已是深秋季节,仍有人脸孔红涨,头顶冒着热气,不住的在拭着汗水。
  小张道:“少爷要多少筹码?”
  小黑道:“他们在赌些什么?”
  小张道:“左边是赌的三颗骰子赶老羊。”
  小黑道:“这个我懂。”
  小张道:“右边赌的是一二三四不要五,简称‘战四方’!”
  小黑道:“名字好新奇,怎么个赌法?”
  小张道:“庄家拿木杓勺出一杓豆子,以碗覆盖,客人在书有一二三四数字的格中下注,最后揭碗数豆,五颗豆子一拨,余数多少,便是赢家的点子。一赔五!”
  小黑道:“余数一,押一点的赢,余数二,押二点的赢,余类推?”
  小张道:“对!”
  小黑道:“没有余数怎么办?”
  小张道:“庄家通吃!”
  小黑道:“所以它才取叫‘战四方’?”
  小张道:“对!”
  小黑又指指中间那张台子道:“那一桌在赌什么?”
  小张道:“牌九。”
  小黑道:“我那位白大哥对这种赌博很内行,可惜他不在。”
  小张道:“少爷过去玩过没有?”
  小黑道:“以前在洛阳时,看别人玩过。”
  小张道:“少爷要玩哪一样?”
  小黑道:“就玩几把牌九好了。”
  他选择牌九的原因,是因为这时牌九赌台上的庄家,正是那个曾把他打得遍体鳞伤的海山和尚。
  小张道:“少爷要多少筹码?”
  小黑沉吟了一下道:“一百两好了。”
  小张很快的拿来一叠圆形光板有色彩筹码,蓝色的代表五两,黄色的代表十两。
  小黑道:“没有一两一两的?”
  小张笑道:“没有。这里最小的筹码,就是这种小蓝饼,一枚五两。粉红的代表五十两,大红的一百两,彩色的五百两。”
  小黑暗暗咋舌,心想:“怪不得等闲人物不敢问津这座金凤酒店,也难怪金用和海山和尚不惜昧起天良杀人越货。没有成千上万的银子,谁经得起这种玩法!”
  海山和尚尽管改变了外型,爱吃大蒜的嗜好,显然并未戒除。
  小黑一走近那张赌台,便闻到一阵浓烈的蒜臭味。
  令小黑吃惊的是,这时海山和尚面前,各式筹码堆积如小塔,单是彩色的,就有七八叠之夥,估计总数,当在百枚以上。
  那该是多大一笔数目?
  海山和尚当然一眼就认出了曾在高邮搞扰过他的好事,并曾害他挨了几枚七日太平针的这位小兄弟。
  不知道这位花和尚今天是赢了大钱,还是深知金凤酒店内不得闹事的规章,他在看到小黑之后,居然笑意不改,还朝小黑亲善的点了一下头。
  小黑也报以淡淡一笑,作为回敬。对方既然先跟他打了招呼,在礼貌上,他当然不便装成视而不见。
  现在让小黑真正感到为难的是,整张赌台上,看不到一枚蓝筹码,代表十两的黄筹码,也稀稀疏疏的没有几枚,他该怎么下注?
  他年纪轻,好胜心强,尽管他对赌博一道毫无兴趣,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出手太寒酸,他将如何承受那些鄙夷嘲诮的目光?
  结果还是机智灵巧的小张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小张故意扬声轻松的道:“楼少爷,你不懂没有关系,押几个小筹码,秃子跟着月亮走,有人帮你看牌点子,有人帮你理注子,一样过瘾。”
  恰巧这时有人在天门下了两枚黄筹码,小黑不再犹豫,也跟着放下两枚。这四枚黄筹码,在全台来说,当然是最小的两注。但小黑却紧张得掌心冒汗,觉得自己简直在拿白大哥白花花的银子开玩笑。
  他忘不了小时候流落洛阳街头那段三餐不继的日子。
  那时候,一群无赖汉,苦中作乐,也常聚集在空屋或破庙中玩这种赌博。不过,由于人囊空如洗,下的注子都小得可怜。
  有谁一注押上三五枚小青钱,就是惊人的豪注了。通常下注的,都是一把花生,几条泥萝卜,或是半个冷馒头。
  至于银子,他们几乎谁也没见过整锭的,更别说是拿二十两银子来作赌注了。
  在赌场中,迷信特多,尤其是一翻两瞪眼的牌九。不仅日常生活上的细节,会被赌徒认为与赌运有关,到了赌场,禁忌更多。
  选座椅,占方向,骰子打得顺不顺,或是听到不吉利的话,都被认为会影响到这一天的手气。
  押牌九更要懂得“死门”“活门”,骰点“单”“双”的变化。尽管门道愈精的人,往往输得愈惨,赌徒们却依然不敢不听行家的起哄或指点。
  这一副牌,不知道是哪位行家,根据哪条赌律起的带头作用。
  所有的注子,稀里哗啦,通统涌向庄家右手边的“上门”。庄家对面的“天门”只有两小注,庄家左手边的“下门”,仄光溜溜的,半注也没有。
  上门的注子,即多且重。单是耀眼生花,代表五百两银子的彩色筹码,就有不下二三十枚之多。再加粉红的和大红的,总数决不少于二万两!
  海山和尚兴奋得两眼闪闪发光,像饿豹瞪着一头肥羊似的,他抄起面前的两颗骰子,冲着上门的注堆,大喝一声洒出:“独杀上门!”
  下家立刻轰然反攻。
  “杀你娘个头!”
  “这一把赢了,下一把要他光着屁股走路!”
  “对,对,就像我们对付镇江的那个土财主一样!”
  “哈哈哈……”
  “哈哈哈……”
  “一定没问题!金大爷看门子,一向不会走眼,这一把,大家一条心,重押重赔,庄家骰子打不稳,头撞铁柱山,脑袋破定了!”
  骰子滚定,一加四,是个五点,该庄家抓第一把牌。
  庄家大喊:“五在手,大牌带头走!”
  下家众人,又异口同声吆喝:“五在手,瘪十先拿走!”
  四家牌开了:庄家八点,上门七点,天门六点,下门五点。
  庄家独大,吃通!助手忙着扫过筹码,海山和尚仰天哈哈狂笑,正是小黑刚才在院子里听到的那种笑声。
  众人叽里咕噜的骂了一阵粗话,重整旗鼓,再谋必胜之策。

相关热词搜索:风流太保

上一篇:第七章 笨鸟先飞
下一篇:第九章 血洗杨园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