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血洗杨园
 
2020-06-22 10:10:40   作者:慕容美   来源:慕容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花蝴蝶牛强的估计完全正确。
  八指神鹰古凌云一道火急密令传下,果然在短短数天之内,便从三十六座分舵中,挑出一零八员猛将。
  连同总舵的六位大护法、三堂堂主,以及三堂的六名左右先锋,又组成一支阵容壮盛,能杀肯拼的劲旅!
  以这样一支精锐之师,即使挥戈直指洪泽湖十三水寨总舵,都不难将洪泽湖总舵杀个落花流水。
  而今,它血洗的目标,只是一座小小的杨园,杨园所面临的命运,自是不卜可知。
  七绝魔女薛三娘虽属武林名人排行榜上排名第十三的大名人,但是,眼前这场战争,非单打独斗可比,她的七项绝艺中,几乎有一半以上派不上用场。
  譬如说:“刺、针、酒、毒、媚、诈、遁”中的“酒、媚、诈、遁”四项,系属蛊惑男人的自保手段,在大厮杀的混战场面中,最多见风色不对,用得上一个“遁”字。
  而“针、刺、毒”三样,在敌人排山倒海而来的战阵中,绩效也是微乎其微,就算她使出全身解数,多伤对方十几二十名野狼帮徒众,对整个大局,又有何补?
  所以,杨园方面,除不断以飞鸽和专差向洪泽湖总舵告急之外,只有整顿现有的一小股人手,日夜巡守,严加戒备。
  八指神鹰古凌云将在短期内督师血洗杨园一节,花蝴蝶牛强不仅敌情估计正确,他个人的应付之策,也称得上绝到毫巅 。
  就在野狼帮复仇大军进攻杨园的前一天夜里,这位花蝴蝶牛大爷突然来了三十六计中的“上计”!
  他对七绝魔女薛三娘和胭脂虎杨俊三四天来酒食款待的回报是:不但本人临危一走了之,还同时拐走的杨俊的第十三房妾苏美仪,以及价值逾万的细软!
  胭脂虎杨俊身为洪泽湖第三水寨扬州方面的负责人,如今强敌当前,心情极为恶劣,虽然对花蝴蝶牛强的下作行径痛恨万分,但已无暇分心追究。
  这件事情发生后,颜面上最挂不住的,是七绝魔女薛三娘。
  她跟胭脂虎杨俊的心情差不多,如果不是为了野狼帮即将率师来攻,依了这位七绝魔女的脾气,即令搜遍天涯海角,她无疑也要找到这只花蝴蝶,来个碎尸万段。如今,这笔账只有暂时记下了。
  而花蝴蝶之所以能在短短的三四天中,就将杨俊的小妾苏美仪勾搭上手,可说全是麻将桌子上“摸”出来的感情。
  杨俊让这位小妾上桌凑一角,是一时权宜,以技取人,并非表示他对这名小妾特别的宠爱。
  深更半夜,牌局散了,各自回房安寝。杨俊落脚的地方,多半是第十八小妾小青的香闺。
  花蝴蝶牛强乃花丛老手,他正值壮年,外形又不错,牌桌上嘻嘻哈哈,笑笑闹闹,桌底下足尖偶尔不期而遇,眉来眼去,三下五除二,自是一拍即合。
  这天午后,七绝魔女薛三娘正一人独坐书房,暗生闷气之际,爱徒小花狐胡美玉忽然出现。
  薛三娘喜爱这两名女徒,犹如亲生子女,此时此刻,小花狐突然来到,自然为这位七绝魔女消去不少烦愁。
  “刚到?”
  “嗯。”
  “这一路上有没有看到美珠?”
  “没有。”
  “那个姓白的小子呢?”
  “进了金凤酒店。”
  “你看小子有么有跟洪泽湖十三水寨为敌的意思?”
  “好像没有。”
  “那就暂时别去管他了。”
  “全凭娘吩咐。”
  薛三娘望着爱徒,眉尖微蹙,欲言复止,显然有话想说而又说不出口。
  胡美玉移身凑拢过去,轻声道:“娘,玉儿这一路上,已经听到一点风声,知道娘的处境很为难。玉儿有几句话,不晓得娘肯听不肯听?”
  “什么话?”
  “吴老头这一次请娘出山,本意完全是为了那个姓白的小子。我们收了他的聘礼,也替他办了不少事。”
  这次他们跟野狼帮发生冲突,那纯属一种帮派间的恩怨,我们师徒跟姓吴的并无僚属关系,其实大可置身事外,不淌这种浑水。”
  薛三娘苦笑了一下道:“玉儿,你这番话,句句有道理。而这些道理,为娘的也并非不懂。可是,人在江湖上,尤其以娘名列排行榜的身份,更该多多少少,讲点江湖道义……”
  胡美玉道:“讲道义也得看看对象是谁,像吴公义和杨俊这等人物,只不过虎狼身上披着一张人皮罢了,娘犯得着为他们卖命?”
  薛三娘沉吟了片刻道:“这样好了,玉儿,这次事件,你们两姐妹,不妨暂时回避一下。咱们犯不着赔了老的,再饶上小的。
  为娘的总觉得临时抽身,有点说不过去。再说,我薛三娘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到时候尽可合计着相机行事。”
  胡美玉眼眶一红道:“娘不肯走,玉儿又能走到哪里去?”
  薛三娘道:“傻丫头,话怎可以这样说。娘多大岁数?你们多大岁数?你们处处赖着娘,娘能陪你们一辈子?”
  “娘——”胡美玉轻轻摇撼着师父的臂膀,眼眶已经润湿。
  这时,杨俊的一名贴身小厮,忽然快步走了进来,朝薛三娘施了一礼道:“我家大爷在前面花厅,有紧急事情等薛姑奶奶过去商量。”
  薛三娘点点头道:“马上就来。”
  小厮退去后,她又转向爱徒道:“你丫头到底走不走?”
  胡美玉低喊了一声娘,垂首不语。
  薛三娘起身道:“好,你不走,我不勉强,但你们以后可别再喊我娘!你们翅膀骨硬了,可以飞了,再喊我娘,我可承受不起!”
  胡美玉又喊了一声娘,热泪已夺眶而出。
  薛三娘面孔一低道:“既然还认我为娘,那就听娘的话,立即离开!”
  胡美玉双膝跪倒在地,颤声道:“娘多保重!”语毕一拜,起身掩面出房而去。

×      ×      ×

  扬州城里,洋洋讲究,连土地庙也不例外。
  这座离杨园不远,荫覆在一排垂柳下的土地庙,宽敞得就像一座祠堂。它的前面,是条小河流,后面则是一畦畦菜圃,景色相当清新而幽静。
  这里,曾一度是丐帮高级头目们,以狗肉烧酒秘密联欢的地方。
  因为丐帮扬州分舵出了事故,长久未有丐帮弟子光临,四边墙角落里,已经结了蛛网。不过白玉楼一向手脚勤快,只花了不到一盏热茶工夫,便将原本极其杂乱的庙内,打扫得干干净净。
  就连中央那座年代已久的神龛,看起来也为之焕然一新。
  土地庙前,除了一道红砖影墙,依例不着兴装油庙门的。
  因为福德正神在神祇界官位甚低,他负责一方百姓的祸福安危,是真正的基层“地方官”,应该不分昼夜,随时接受地方百姓的祈祷申诉,如果装了大门,又无三尺应门之童,整天关呀开的,那岂不烦死人?
  白玉楼虽然富可敌国,但在日常饮食上,却经常简谱的令人难以置信。
  酒,那是无论如何少不了的,至于下酒的菜肴,他就不怎么考究了。只要合了他的胃口,一盘蒜叶子炒豆腐渣,他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在南方,豆腐渣是用来喂猪的。只有很穷很穷的人家,才去豆腐店讨点回来,炒了当菜喝稀粥,且美其名曰“雪花菜”。
  今天,白玉楼用来下酒的菜,当然不是“雪花菜”。
  今天,他置办的菜是:一只黄油油的道口烧鸡,一包已切成薄片并搀了姜丝作料的羊腿肉,一包凉拌小红紫双色萝卜。一包蜜炸松子。一包蒸火腿片。两段熏鱼,一大包盐腌豌豆苗,以及一罐泡好了的龙井茶。
  这份酒菜,不但配搭得精致,份量也很丰足。
  因为他是为两个人准备的。
  小花狐胡美玉去劝师父薛三娘离开杨园,是白玉楼的主意。
  因为胡美玉虽然人在扬州,消息却不如白玉楼灵通。她只知道洪泽湖十三水寨已跟野狼帮结下梁子,却不知道野狼帮主已老羞成怒,调集全帮菁英,准备血洗杨园。
  白玉楼这样做,当然是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
  不论七绝魔女薛三娘过去在武林中的口碑如何,他既跟人家徒弟有了肌肤之亲,又怎忍心眼看人家师父将成覆巢之卵?
  他跟胡美玉交代得很清楚,她如果能劝得动薛三娘幡然醒悟,就不妨先跟师父回去。过一段时间,他再去子午谷看望他们。倘若薛三娘坚持不肯离开杨园,他就在这座土地庙里等她。
  两人分手之后,白玉楼一个人买了这么多酒菜,便是因为他预感胡美玉此行可能徒劳无功。
  结果,他料对了!
  白玉楼买的小菜,全是干箬叶垫底,打开了放在一张短席上,本人则盘膝席地而坐,折枝为箸,随意取用。
  这是丐帮高级头目举行盛宴的标准模式,白玉楼经常加以仿效。他觉得这种自由自在的吃法,别有一番虽南面王不易也的野趣。
  太阳快下山了,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
  白玉楼已喝下不少酒,一只四五斤重的道口烧鸡,也去了将近半只。
  他尽管采办了两个人的酒食,等胡美玉来共同享用,同时也预测胡美玉一定会来。但是,他私底下,仍然希望胡美玉会劝说成功。
  因为野狼帮所啸聚的,几乎全是江湖上一些十恶不赦之徒。不仅一个个心肠狠毒,武功也都邪异诡诈得很,薛三娘若是逞强出头,势难独善其身。
  关于这方面的利害关系,他已向胡美玉作了详细的剖析,胡美玉如果无法改变师父新意,一定非常伤心难过,到时候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来安慰这个多情而善良的小妮子。
  然后,就在白玉楼计算着时间,暗自庆幸胡美玉可能已经将师父劝离杨园之际,胡美玉忽然红着眼泡子出现了。
  此行成败如何,已在小妮子一张愁苦的面孔上表露无遗,白玉楼当然不会不知趣的再去追问小妮子游说的经过。
  他故作若无其事的点头笑笑道:“你来得正好,我为你留了半只鸡,还有你喜欢吃的松子羊腿片……”
  胡美玉一声不响,隔着那张短席,忽然屈膝跪下,朝白玉楼端端正正的磕了三个头,白玉楼大吃一惊,急忙跃身闪开,走过来将小妮子一把强行扶起。
  “美玉,你这是干什么?你把白大哥当成这里的土地公?”
  “白大哥,我求求你,只求你这一次!”胡美玉倚在他怀里,泪如断线:“我求你救救我娘,只有你……白大哥……能救得了她老人家。”
  “不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你先别哭好不好?”
  “再迟……就……就……来不及了。”
  “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我离开的时候,杨俊派人来找我娘,说有紧要事情商量,显然野狼帮的人已经进了城。你看,这会儿天已经黑下来了,我担心对方也许马上就会攻进杨园。”
  “他们进攻杨园的时间,是订在今夜二更。放心,时间还早得很!”
  胡美玉抬起泪眼,有点惊讶:“对方的行动时间,是一大秘密,白大哥怎么知道的?”
  白玉楼微微一笑道:“天底下很少有真正守得住的秘密,尤其是那么一大群毫无纪律可言的乌合之众,要他们保守秘密,更是谈何容易。”
  “可是,你不是说,你这两天一直都没有离开金凤酒店吗?”
  “这消息正是酒店里一个伙计打听到的。”
  “一名小伙计,会有这么大能耐?”
  “小子的全称叫做:鬼影子林西河。听听他这个绰号,就知道他有没有这份能耐了!”
  “金凤酒店方面,也在关心这件事?”
  “俗语说得好:牵一发而动全身。扬州就这么大块地,很多人都依赖它养活。黑道上无论哪一派要在扬州兴风作浪,无形中都会影响到别人的利益。金凤酒店经营的性质,你不是不清楚,它又怎会不关心这种事?”
  “这样说,大哥是答应了?”
  “大哥刚才不是已经答应过了你么?你要大哥答应几次?”白玉楼微笑着,在她脸颊泪痕上亲了一下:
  “这里跟杨园近在咫尺之间,白大哥要不是早已有了腹案,又怎会选了在这里跟你见面?”

×      ×      ×

  常见而好斗的蚂蚁有两种。
  一种是红蚁。
  一种是黑蚁。
  只有见过这两种体形相近的蚂蚁,为夺取食物,倾巢而出,以致纠结相缠,互咬不放,杀成一片的人,才能想象得到野狼帮这次血洗杨园的惨烈情况。

×      ×      ×

  洪泽湖十三水寨总瓢把子,双枪一条龙吴公义,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这次事故虽然发生在第三水寨辖内,但基于对头是洪泽湖的公敌野狼帮,其他十二水寨,自然不能袖手不管。
  所以,吴公义在接到报急文书后,立即征召其他十二水寨的正副寨主,挑选精兵猛将,分三批星夜驰赴扬州,总数亦有百余人之众。
  二更甫敲,北大街数处民房中,如蝙蝠出动般,一片沙沙声起,连续飞出百余条劲装带刀人影,分数路扑奔杨园。
  片刻之后,占地数十亩之广的杨园,便遭这批如蝗阵般的黑衣人团团围住。
  古凌云部下,上次建了大功的孙护法,尽管长相粗陋如屠夫,却是个精于谋算的智囊人物。
  这次,他为古凌云设计了一套很完整的进攻战术。
  所以,当这批野狼帮杀手围定杨园之后,第一个动作,便是迅速解下个人腰间携带的一只大布袋。
  布袋里盛放的,全是松香、火硝、硫磺、木屑等易燃易爆之物,经过一阵洒布,火苗先后窜起,接着一股股烈焰冲霄而上,整座杨园,除了西北角落上有个缺口,眨眼之间,便织成一片熊熊火海!
  西北角落上的缺口,是故意留下来的。
  光烧不杀,当然不够刺激,不够过瘾。
  所以,孙护法建议留下一个缺口,由古凌云率领一批快刀手,守在附近,谁若想从这一角夺路逃命,就得先看看他们的颜色。

×      ×      ×

  就在杨园打火起后不久,一条夭矫身形,如巨雕穿云而下,掠过层层浓烟烈火,其疾无比地投入杨园。
  很多野狼帮徒都看到了这个人,也都为这个人的举动吓呆了。
  “这厮疯了不成,人家逃命都来不及,他竟一头钻进了火窟,这不是找死么?”
  不过,这人在轻功上的卓越表现,也令那些帮徒不得不竖大拇指,由衷表示钦佩。
  “奶奶的,这一身功夫,真是要得!轻功能练到这种程度,别说没见过,就是听也没听说过。”

×      ×      ×

  差不多就在同一时候,洪泽湖方面,由第一水寨寨主,怒豹吴天良率领的第一批援军恰好及时赶到。
  这位第一水寨主,是总瓢把子吴公义的侄子,年约四十出头,兵器是一根长鞭,鞭上功夫,相当狠辣,脾气大得出奇。
  他领了三十多名好手,飞骑赶到现场,眼见敌人使出放火的狠毒手段,登时七窍生烟,热血如沸。
  当下怒吼一声,挥动长鞭,如旋转着一圈乌云般,往敌阵中扫打过去。
  扼守这一角的,是野狼帮的两名先锋和十来名杀手。无论在气势或人数上,初步接战之下,怒豹吴天良这边,算是略占上风。
  吴天良鞭出如狂飙,鞭锋所及,哎唷声起,已有两名野狼帮徒被扫得骨断筋折,倒在一角呻吟。
  等两名先锋双双敌住他的兵刃,一场没头没脑的大混战,才告开始。
  野狼帮那位孙护法的火攻毒谋,手段虽然狠辣,但显然也有照应不周的弱点。
  如今,洪泽湖第一批援军赶到,这一弱点马上就暴露出来了。
  在数量上,一百多人,不算少。如果聚在一起向杨园攻入,那股声势,是够浩大,也够骇人的。
  可是,杨园占地太广了,烟生火起,独照半天,远远望过去,的确很壮观。
  但想想一百多人分散开来,要围守那么大的一片地方,这条包围带,就不难想象是多么的稀松薄弱了。
  倘若困处在杨园里面的人,知道外面这种情形,只要有办法突破火阵,几乎打任何一角,都可以轻易突围脱身。
  刚才以绝佳轻功飞身入园的那人,无疑早就掌握了野狼帮的这一弱点。
  他对杨园内部楼台亭院分布的情形,似乎十分熟悉。入园之后,跨屋越脊,直到第七进一座大厅,方收势跃身跳落。
  今晚杨园方面,情况也够惨的。
  胭脂虎杨俊尽管事先就获得了情报,但因洪泽湖方面援兵迟迟未至,他唯一可采行的防守之策,便是将全园妇女集中在大厅内,再集中园中所有的人手,分两队扼守大厅前后。
  在他的构想上,敌人一旦来犯,不论对方声势如何浩大,他们这边多少总可以抵挡一阵子,以拖延战术,等候支援。
  敌人最后采用火攻,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
  火势一发不可收拾,以有限的人力,不但救不了这场火,同时他们也不敢再将人力分散。
  如今他们所能做的,便是睁着眼睛等,如果情势没有变化,什么时候火舌燎上这座大厅,他们就什么时候完蛋!
  就在这时候,一名身材修长,目光如炬的年轻汉子,在院心飞落。
  “快派一部分人,找被褥帷幔等大件物品,浸透了水,跟在我身后!”年轻汉子宏声发令:
  “妇女走在中间,请薛三娘和杨分舵主断后,火是扑灭不了的,我带你们离开这座杨园!”
  杨俊毫不犹豫,立即吩咐招办。
  不一会,十多条湿漉漉的被褥取至。年轻汉子接过一条湿被,领先奔向一道高墙。
  墙这边的竹林已经着火燃烧,毕卜作响,火舌乱窜,根本无路可供通行。
  只见那汉子抡起湿被,如巨龙游空,所至之处,火焰无不应手而灭。
  被褥之类的物件,本就无法当作兵刃使用,一旦浸透了水,足有三四十斤重,膂力再大的人,也会挥洒不开。而这位年轻汉子,却能抓着被褥一角,上下左右,挥打自如。
  年轻汉子脚下不停,眨眼之间,便开出一条通路,直达墙下。
  后面跟随的妇女,全都不会武功,要越过高墙,当然也是个难题。
  年轻汉子向身后从人换了一条湿被,将通道向左右各拓宽三尺许,然后跑开那条湿被,双掌运气一退,只听蓬的一声巨响,高墙立刻塌落一个大缺口。
  他转身招呼众人速从缺口出去,自己则跃上墙头,挥掌纵跃如飞,只不过瞬息工夫,便在一片惨呼声中,将附近十多名野狼帮徒收拾干净。
  殿后的薛三娘,悄声向杨俊道:“这位老弟台人俊功夫更俊,他是你朋友?”
  杨俊苦笑道:“我杨某要是有这样一位朋友,杨园又何至于落得今天这种下场!”
  薛三娘皱了一下眉头道:“会不会是传说中的那位风流太保?”
  杨俊摇摇头道:“我看不是。”
  薛三娘道:“何以见得?”
  杨俊道:“除了一个丐帮,那位风流太保对武林中的帮派都没有什么好感,如果真是那位小太岁,他刚才不赏我杨某人两个大耳括子,就已经算是奇迹了,哪还会倒过头来,帮我们的忙?”
  一行六七十人,迅速奔出墙外,越过一条水沟,脱离火场。
  那名年轻汉子挺立高墙上,在血红的火光照耀下,宛如一尊金甲天神,这时对着薛三娘遥遥抱拳致意道:
  “薛女侠乃名人排行榜上前辈高人,望能记住今夜教训,远离这片是非之地,恕晚辈不再远送。”
  语毕,身形腾空拔起,迅即于夜空中消失不见。
  在杨园的男男女女来说,这真是多灾多难,令人魂飞魄散,永远难忘的一夜。
  好在杨俊在扬州财雄势大,产业不止一处。一行在他带头之下,只转了三五条巷子,便又来到一座巨宅之前,这些狼狈不堪的男男女女,才算松了一口气。

相关热词搜索:风流太保

上一篇:第八章 黑水大自在教
下一篇:第十章 乐极生悲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